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2章 一拳轰出
    徐一凡一大早便看到了李鹰放在自己办公桌上对张子豪的审讯结果报告。

    徐一凡拿起审讯报告斜了一眼,张子豪什么都没有招供,这也是意料中事,张子豪若是靠暴力就能招供,那就不是张子豪了,徐一凡只不过是看张子豪不爽,随便修理他一顿而已,要是张子豪真会招供,徐一凡还就不能暴力逼供呢,不然就接下来走港岛的法律程序,张子豪入狱就不符合徐一凡的利益最大化了。

    徐一凡把审讯报告放到一旁,开始看其他的工作报表,没什么紧要的事,反黑组和重案组可以自己处理,事实上,徐一凡是极大地放权李文斌和李鹰,让他们有很强的自主性,只要每天一份常例的工作报表交上来就可以了,李心儿接替肖潇的这部分工作,做这些整理的工作越来越顺手,徐一凡也越来越闲。

    迅速把所有的工作处理完,看到最底下的一份投诉信,是投诉他徐一凡本人的,办案不依警察条律,还有严重违背港岛基本法的精神,无理由扣留嫌疑人等等。

    徐一凡都懒得看完,直接把投诉信卷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面。

    投诉科既然把投诉自己的投诉信,交给自己来处理,那么徐一凡处理方法就很简单了,垃圾桶见了。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张子豪党羽的手笔,张子豪并不止是一个绑架抢劫的犯罪团伙,这家伙还有自己的智囊团,财务公司,甚至律师事务所,港岛是一个商业资本高度自由的地区,只要你的钱够多,你想买个爵位玩都行。

    徐一凡不让担保张子豪,甚至不让任何人探视张子豪,这本身就不符合港岛那操蛋的基本法的,但是徐一凡可不管,不服气可以投诉,至于处理投诉要多少时间,你就要慢慢等了。

    当然给徐一凡最大信心的不仅是李智龙的信任与支持,而是对自己实力的信任,这世界上是讲究实力的,不管你是一千句牢骚,还是一万句牢骚,都抵不过成功者的一句话。

    徐一凡执行行动时经常是不主动示警就直接开枪的,但是从来就没有因为这事吃过投诉,为什么,因为这个家伙每次击毙的对象都是真正的罪犯,让你叼他都无fuck可说,别人没有这个自信自然不敢这么干,这事干得好是功绩,打错人就是黑锅,而且这个锅是你背不起的那种,所以,后来很多研究徐一凡的砖家叫兽一直都弄不明白这个问题,像徐一凡那么谨慎的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大胆冒险的行为习惯呢?

    “怎么啦?哭丧着一张脸!”徐一凡无聊地靠着椅背问道:“不会那么小气,还在生气吧!”

    李心儿无精打采地抬头,向徐一凡摇了摇头,又趴在桌子上发呆,许久才开口问道:“boss,我听说你每次带队都是亲自上阵,杀了不少的罪犯?”

    其实,李心儿为了研究徐一凡,非常非常了解徐一凡,徐一凡杀了多少人,她绝对是比徐一凡更加清楚的,以前她觉得杀人不过是一场游戏,一个跟两个只是数字上的分别,直到在李府亲眼近距离地接触死状惨烈的匪徒,李心儿才发现杀人不是课本上讲的那么简单的,不是一个数字,不是一个符号,那是活生生的什么,在你面前被彻底地撕碎。

    李心儿黑着一双美眸,这几天都没睡好,一闭上眼睛就做噩梦,那张张被子弹打烂了的恐怖面孔便映在她的脑袋里,她只是观众都尚且如此,那么直接开枪的人呢?

    李心儿此刻才深刻地明白徐一凡设立这个心理咨询顾问的用意。

    “嗯!”徐一凡点了点头,这个家伙肩膀上的肩章几乎都是踩在敌人的尸体上登上去的,你若问他总共杀了多少人,他还真的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是第一次开枪杀人,他也做了一整晚噩梦,那时候文建仁是他的上司,还批他的假,让他休息了好几天,至于后面的,徐一凡记忆就模糊,渐渐地开始习惯了,就跟吃饭睡觉呼吸那么自然。

    “那你会不会做噩梦,或者有没有怀疑过自己做得不对?”李心儿就像突然找到一个同类兴趣盎然地问道。

    “不会,要做梦也是春梦!”徐一凡肯定地道。

    “骗子!”李心儿板着脸白了徐一凡一眼:“你为什么老是不配合我。”

    “有吗?”徐一凡左顾右盼道:“你昨天强吻我的时候,我就很配合地伸出舌头呀!”

    李心儿虽然俏脸通红,但是却已经倔强地瞪着徐一凡:“你又想转移话题,boss,一个人压抑着那么多秘密,你不辛苦吗?”

    对呀!一个人承受着太多不可见人的秘密,自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徐一凡眼角抽搐了一下,眼睛直直的盯着李心儿,只把李心儿盯得有些心慌,突然爽朗一笑:“电影看多了吧!你!”

    “我就知道,又是这样!”李心儿气愤地道:“我又不是你敌人,更不是投诉科的人,我是一名有职业素养的心理咨询师,难道我还能不帮你保密吗?我无端端地帮你分担一部分密码耶!真是好心没好报!”

    徐一凡笑了笑,没有说话,经过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弯腰捏了一下李心儿气呼呼的俏脸:“谢谢!我ok的。”

    李心儿看着徐一凡落寞却坚强的背影,心里暗道:“我就怕你不ok。”

    一个人隐藏着太多秘密,确实并不好受,有人选择隐忍,有人却是要发泄出来,此时,一个房间里面,一个阴沉的影子,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眼冒凶光地闪烁着。

    报纸上的图片豁然是张子豪的相片。

    “张子豪第六次被警方批捕,此人前后六次涉嫌杀人,绑架,抢劫等罪名,均以证据不足,无罪释放,这一次不知道是警方的铁证如山制裁张子豪,还是张子豪施展神通手段,再一次逃过牢狱之灾。”

    “rick,吃饭了!”歌莲笑着敲门道。

    “好的!来了。”男子抬头,一脸的阴郁顿时转变成一付很有魅力的笑脸。

    是彭奕行。

    ……

    徐一凡对审讯张子豪没报什么希望,但是李鹰跟邱子龙不知道呀!所以审讯得非常地认真和用心,徐一凡再次见到张子豪的时候,几乎认不出这个家伙,张子豪的脸好像中了面目全非脚一般,重了几公斤。

    “我老婆没有案底,你最多只能扣留她二十四小时,我要见我老婆!”张子豪眯着眼睛,盯着徐一凡道。

    “嗯!”徐一凡点了点头:“看来你熟读港岛的法律程序呀!专门钻法律的空子。”

    “彼此彼此!”张子豪冷笑道,讽刺徐一凡滥用私权。

    徐一凡却根本不当一回事,恨徐一凡的人海了去了,张子豪都排不上号。

    “你知道就好!”徐一凡不以为然地道:“两个小时前我们已经释放了你老婆了。”

    徐一凡看了一下手表。

    摊手道:“但是我又让人把她带了回来审讯,现在还差二十二个小时才够二十四小时,你可以等。”

    “你什么意思?”张子豪愤怒地双手砸了一下桌子。

    “没什么意思,彼此彼此!”徐一凡撇了撇嘴。

    “罪不及家人。”张子豪阴着脸道:“你别忘了,你也有家人。”

    张子豪刚说完,便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火热的额头无端冒起一阵冷汗,抬头一看,徐一凡眼睛像看死人一样地盯着自己。

    “你可以试试!”徐一凡阴狠地道。

    徐一凡杀的人多了,自然会有一股煞气,只是一直压抑着,爆发出来的时候,连张子豪这种悍匪都心寒,低着头不在说话。

    ……

    李府。

    “徐sir,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李超人父子一脸笑意地道。

    “我听说徐sir很喜欢喝茶,凑巧我也喜欢喝茶,年前有人送了我两盒好茶。”李超人低声道:“是极品铁观音。”

    徐一凡笑着收下。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按说一凡你有什么事吩咐,我一定全力以赴。”李泽钜一脸愁苦为难地道。

    徐一凡明白李泽钜的意思,看来这父子俩以为自己要逼迫李泽钜上庭作证的,徐一凡挥手打断道:“这件事不必再说,张子豪是任何时候都可以抓的,一个家族的荣誉却是要靠长期的坚持。”

    “谢谢!谢谢徐sir理解!”李泽钜还没有说话,李超人便感激地道,这徐一凡实在太聪明了。

    “虽然在这件事上无法帮到徐sir,但是湾仔地王的投标,我们长江集团一定全力相助。”李超人抬手表态道。

    徐一凡摇了摇人。

    “李翁可能不知道,生意的事情都是莎莲娜在负责,我是一窍不通,你跟莎莲娜谈就行了。”

    李超人这个老狐狸当然知道莎莲娜才是俏佳人公司的掌舵人,但是这种出力的事情,自然要让徐一凡这个家伙知道自己出力了。

    莎莲娜此时正在楼下跟李泽钜的老婆说着话,李泽钜被绑架了一次,把他老婆差点给吓死了,要知道,像李超人这种传统的家伙,妻子的势力都是来自丈夫的,如果李泽钜此次真的出事,这个女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对莎莲娜是非常地感谢。

    李泽钜老婆听说莎莲娜在办什么基金会,开心地主动把自己的私房钱都投了进去,徐一凡是湾仔警署的总督察,年少得志,他女人创办的基金会自然可靠,可别小看李泽钜老婆一个女流之辈,她私房钱虽然也就那么几百万,但是她认识的人多呀!那些富豪圈里面的其他小姐太太她都认识,李超人的儿媳妇,谁不卖她半分面子,有她穿针引线,莎莲娜瞬间便集资上千万,而且还不停地往上面增加。

    “莎莲娜,你别怪我八卦,我听说你前阵子也被匪徒袭击过,能不能详细给我说说。”李泽钜的老婆问道。

    “嗯!”莎莲娜此时惊吓已过,倒也不介意李泽钜夫人的询问,点头笑道:“是有几名持枪的悍匪,我的保镖没有持枪,所以一时被他们压制了,不过最后还是把匪徒制服了,我倒没什么事,就把一凡吓了一跳。”

    “啊!!!”李泽钜夫人眼睛一亮,赶忙激动地问道:“莎莲娜你的保镖是从哪里请的,赶紧给我们家介绍一下,我们家正有意思换掉所有的保镖呢。”

    自发生了李泽钜这档子事,李超人在安保方面也不吝啬了,赚再多的钱也要有命花才行呀,此刻李家便在斥重金全力寻找出色的安保团队。

    莎莲娜的话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呀,他的保镖可是赤手空拳对付有刀枪的匪徒,不跑掉就算好了,还..还制服了匪徒,李泽钜老婆不了解详细情况,只看报纸上报道现场开了数十枪,死了两个匪徒。

    李泽钜老婆也不跟莎莲娜聊天了,兴冲冲地往二楼跑去,只剩下莎莲娜和李泽钜老婆娘家的一个表妹面面相觑。

    ……

    李府别院。

    “徐先生,让我下场吧!铁牛他下手没有分寸的。”李建军走到徐一凡身旁低声地道。

    徐一凡坐在椅子上还没有说话,李泽钜赶紧叫道:“别,就让最厉害的高手下场,我们李家找保镖自然是要找最厉害的。”转头对场下的铁牛道:“这位大兄弟,尽快全力施为,打赢了重重有赏,受伤的我也绝对不吝啬医药费。”

    李超人听到李泽钜的话,也是点了点头。

    转头对徐一凡说道:“让徐sir见笑了,泽钜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徐一凡笑了笑,向铁牛点了点头。

    其实李超人第一次看到莎莲娜的保镖便已经非常地满意了,整个精气神都跟普通的保镖不一样。

    “喝!”李超人的保镖队长冲了过来,中途扬起了拳头,要给这个断臂的大个子一点颜色瞧瞧。

    铁牛一动不动地站着,好像还没反应过来。

    “嘭...”李超人的保镖队长一拳重重地砸在铁牛的胸口上。

    “好...”李超人的保镖团队纷纷鼓掌叫好,这几个乡巴佬还想在李翁面前逞能,原来连这么简单的直冲拳都闪避不了,其他没上场的保镖不禁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上场,在李翁的面前好好地表现一下呢。

    徐一凡没有说话,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改变,右手稳稳地端起一个茶杯,一饮而尽,他虽然不太了解铁牛,但是李杰的为人徐一凡却是明了,李杰看中的人岂会有差。

    李超人眼睛闪了一下,看着徐一凡平淡的表情,再对比了一下自己儿子失望的神情,什么是大将之风?

    哎!李泽钜是拍马都及不上徐一凡的。

    铁牛被李超人的保镖队长打中一拳,却是脸色都不变一下,伸出大手,轻轻地推开对方。

    李超人的保镖队长愣了一下,什么情况,这个大个子的力气怎么这么大,他双脚用了撑住地面,双手按着铁牛的手,都被他轻松地推后两步。

    铁牛没事人一样地扫了扫被打乱衣服的胸口。

    “呃!你小心,我要出拳了。”铁牛郑重地说道。

    “出拳就出拳,哪那么多废话。”

    “好!”

    铁牛的话音一落,一拳轰出。

    对,就是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