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5章 喝最烈的酒、玩最美的女人
    “肖潇,给我查一下刘健最近的情况,见过什么人,做过些什么事都要尽量查出来,对了,想办法查一下刘健或者其直属亲戚的银行账户。”徐一凡低声地说着,轻轻地挂掉电话。

    “喂!肥基!是我,徐一凡,给我查一下张子豪女人最近在道上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行动,对,尽快,还有查一下张子豪的背景,还有没有哪些关系很好的朋友,他绑架抢劫的武器炸药不可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徐一凡说着又挂断了电话。

    “喂!曹达华,我是徐一凡,给我仔细留意最近道上的一举一动,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给我报告,还有一个任务,我拉了张子豪的事你知道了吧!嗯!他的女人现在在外面搞风搞雨,你给我收集下她的犯罪证据,大大小小都行,对,小到她买东西不给钱,跟老人抢占老弱病残座位都要收集。”徐一凡脸色阴郁地挂掉电话。

    自己的座机反而响了起来,徐一凡迅速拿起接听。

    “喂!哪位?”徐一凡阴郁的脸色突然变幻,开心地道:“恭喜恭喜,没问题!一定到,对了,上次‘明心医院’的案子谢了,哎!别说了,大家心照,好了,好了,你先忙。”徐一凡笑眯眯地挂掉了电话,脸色又板了起来。

    打电话的是飞虎队的指挥官徐启升,这个家伙媳妇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要给孩子摆满月酒宴客,请徐一凡去喝酒叙叙旧,徐启升这家伙虽然职位不高,但是飞虎队绝对是实权中的实权部门,徐一凡当然会卖他面子。

    只是,徐一凡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小孩,乐慧贞还跟他闹了一整晚呢,所以,一挂断电话后,徐一凡的脸色又阴郁了起来。

    徐一凡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的***秘书眯着的双眸,好看的眼睫毛却颤了颤,李心儿甜甜地小睡了一会儿,此刻已经醒了,来不及瞎想为什么在家里自己都睡不着,躺在自己这个贱人boss沙发上反而一下子就睡着了,李心儿第一次见到徐一凡真正认真做事时的精神状态,是既亢奋又懒散,不停地在变脸,跟不同人下指令谈话时,就变幻不同的语调与脸色,李心儿突然明白,徐一凡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不让电话那头的人看懂他。

    李心儿终于懂了,徐一凡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男人,他的各种掩饰的面具,只是为了不被人一眼看穿,这一切都是基于他对身边所有人的不信任,所以他要衍生出不同的角色,只是想到这里,李心儿就不懂了,成功至徐一凡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不自信呢?这个家伙年纪轻轻就已经大权在握,背后更有莎莲娜庞大的财力支撑,李心儿仔细调查过徐一凡,不说别的,就是湾仔警署的署长也对徐一凡青睐有加,在警署内,徐一凡提出的建议与要求,基本上是全盘通过的,即使是高到警务处,据说徐一凡还救过警务处长的儿子,与警务处长关系极好。

    “肯定是哪里不对!”李心儿想道:“必然是有哪些自己想不到的地方,不然徐一凡不会是一个不自信的男人,像他这么成功的男人,不当自大狂就已经不错了。”

    可是,今天看到的事实却是,徐一凡表面亲和,实际上却是非常排他的,李心儿一直以为徐一凡就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野心家,现在才发现不是,当然,徐一凡也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甚至特别到与李心儿见过的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徐一凡打完电话后,抬头看了李心儿一眼,李心儿赶紧紧闭眼睛,平息呼吸,假装睡着了。

    过了许久之后,李心儿听得办公室里头沙沙的写字声,这才慢慢地睁开眼睛,假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往徐一凡望去,却发现徐一凡右手拿着一只签字笔正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己。

    “怎么啦?我脸上没什么东西吧!”李心儿摸了一下自己的俏脸道。

    徐一凡摇了摇头。

    “不知道,我只看到冰蓝色的内裤。”徐一凡指了指李心儿的短裙底认真地贱笑道。

    “啊——,徐一凡,你个混蛋。”李心儿俏脸通红地蹭蹭往外面跑去,一整天都感觉下面怪怪的。

    徐一凡把例行工作都做完之后,便离开了警署,他做事不大包大揽,给足权力给手下做事,所以自己反倒很悠闲。

    “刘sir,徐一凡已经离开警署了。”徐一凡一离开没多久,便有一名警员进入刘健的办公室报告。

    “很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刘健挥手道。

    “yes!sir!”

    那个退出门外的警员撇了撇嘴,早就听说刘健这个家伙孤寒,帮他做事,一句赞赏都没有。

    刘健迅速拨打了一个电话。

    “徐一凡已经离开警署,按他的习惯,今天都不会回警署的。”刘健向电话那边报告道。

    徐一凡驾着车子奔驰在大路上,心里在暗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刘健这个麻烦呢?

    想了许久,一点头绪都没有,莎莲娜帮不上忙,别的还行,玩儿阴的,莎莲娜还比不上徐一凡自己,找李文斌想办法?李文斌恐怕也搞不定,这个家伙的思维惯性是以正合以奇胜,习惯了以多压少,用堂堂正正的力量压制敌人,也不是个玩阴谋的高手,徐一凡想要的是打掉刘健,还不被人轻易察觉。

    徐一凡突然想到一个女人,立刻转了一个方向开去。

    ……

    湾仔警署。

    拘留室。

    一个看管拘留室的警员突然走了进来,打开了张子豪拘留室的铁门。

    “起来!”那个警员低声地叫道。

    “什么事?”张子豪翻了一个身,看到那个警员比了一个手势,张子豪愣了一下,脸上一阵大喜。

    “叶继欢在哪个拘留室,我要见他。”张子豪立刻翻起身叫道。

    “没问题,跟我走!”

    把张子豪带进叶继欢的拘留室后,那个警员很有眼色地走了,把铁门再一次锁好后,便走了出来。

    “阿豪!”叶继欢还躺在拘留室中间的一个移动病床上,但是一只手依旧被拷在床架上,双脚也各自铐着一付手铐。

    叶继欢看到张子豪激动地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一只手还铐着手铐,无法起身,只能侧着身看着张子豪。

    “阿豪!你怎么来了?”叶继欢动作太大,扯到了胸口处的枪伤,此刻有一丝鲜血渗出,张子豪按住叶继欢示意他不用起身。

    “来看看你,还好吧!”张子豪笑道,这个家伙哪怕是身陷牢狱,却还是能坦然微笑。

    “阿豪!你也被抓了?”叶继欢这才看到张子豪手上的手铐,还有脸上的红肿,恐怕是被那些条子用刑了,叶继欢被单独关在这个医疗拘留室已经几天了,一个人都没有,自然不知道张子豪也被拘捕了,他还以为自己出事,张子豪就会得到消息跑掉,他原本还想见到张子豪,让张子豪帮忙照顾下自己外面的兄弟呢。

    “嗯!进来小住几天?”张子豪笑道:“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接你出去。”张子豪说着拍了拍叶继欢的肩膀。

    叶继欢满脸苦涩地摇头。

    “看来条子没有抓到阿豪你的证据,难怪这几天有几个家伙一直轮流着暗示我转做什么污点证人,说可以减刑,我干,原来是想让我出卖兄弟。”叶继欢愤愤地骂道。

    “那你有没有出卖自己的兄弟?”张子豪脸上的笑意突然停顿,寒着脸说道。

    叶继欢怔了一下。

    “你以为我想捷足先登截你的胡,独吞李超人的那笔赎金?”叶继欢失望地叫道:“我要是想截胡就不会让我兄弟通知你了,虽然这件事出了错,但是我绝对没有害过你的意思,不过是想做点事,让你多分点给我们兄弟罢了。”

    张子豪点了点头,他其实并没有因为赎金的事怀疑叶继欢,赎金的是他已经调查清楚了,从你开始他就中了徐一凡的计策,李超人那个老家伙竟然敢报警,张子豪说的是现在,叶继欢有没有向警方招供了下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供词,现在从叶继欢的表现看来,叶继欢什么都没有说,张子豪也就不纠正了。

    “不好意思!”张子豪拍了拍叶继欢的肩膀道歉道。

    叶继欢本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看到张子豪道歉自己反而不好意思了起来。

    “没什么不好意思,是我说对不起才对,原本想给你个惊喜来的,想不到栽了。”叶继欢认真地道。

    张子豪笑了笑:“栽了就栽了,出去后,咱们下次再来过!”

    叶继欢苦笑:“阿豪,你别安慰了,人赃并获,我这次是逃不了了,也没打算逃。”叶继欢指了指自己被打中的双脚,即使伤愈也是要跛了。

    “不会的,只要我们努力,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的。”张子豪眼神突然锋利了起来:“只要我们不认输,就没人能打败我们。”

    “阿豪,你听我说,我这次真的要栽了,你来看我,我非常地开心。”叶继欢紧紧地抓住张子豪的肩膀道:“我这一生算是赚到了,本来就小瘪三一个,最烈的酒喝过,最漂亮的女人玩过,最好的兄弟交过,人生能如此,还有什么奢求的。”

    “不会的、不会的!”张子豪眼睛通红地道:“我们一定可以重新开始。”

    “阿豪,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如果你被条子逮住了,让我们不要花钱来救你,谁说能就你的也不要相信,那些都是想骗钱的,我现在要说的也一样,该放弃的时候就要放弃了。”叶继欢脸色突然变得狰狞了起来:“那些想骗你钱的王八蛋,出去就把他做了,扑酿母!”

    “阿豪!这个案子让我扛下,有什么话要我在法院上说的,你赶紧说下。”叶继欢说着突然摇头笑了笑:“至于我那些没出息的手下,阿豪你要是有心就帮我照看一下他们,不然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放心,你兄弟就是我张子豪的兄弟,只要有我张子豪一口饭吃,就不会饿着咱们兄弟!”张子豪拍了拍叶继欢的肩膀郑重地道。

    叶继欢感激地点了点头。

    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已经全军覆没了,这个消息神通广大的张子豪自然是知道的。

    张子豪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大费周章地来探视叶继欢,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要叶继欢愿意扛下整个案件,湾仔警署的人就更加告不到自己了。

    徐一凡?罪恶克星?哼?张子豪心里冷笑道,这个家伙恐怕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自己用这招吧!

    财可通神,张子豪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金钱做不到的,只要有钱,黑的都能变成白的。

    ……

    “杨科长,这里面便是关于徐一凡此人的全部资料了,请问还有什么指示吗?”一个小个子带着压得低低的鸭舌帽说道。

    “嗯!做得很好!我听说你们政治部快要解散了?”杨建华问道。

    “是的,迫于大陆的压力……”矮个子发现说错话,赶紧抬头说道:“经过祖国不断地施压,英政府终于妥协,决定解散政治部,不过保安部应该会保留下来,而且不再独立于警务系统之外,名誉上归警务处统一管理。”

    矮个子警员抬头后,才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居然是刘杰辉,刘杰辉竟然是杨建华安插在政治部的人。

    “政治部解散后,那些情报人员英政府打算怎么安置呢?”杨建华眼睛一闪开口问道。

    刘杰辉虽然在政治部只是一个小卒子,但是这个家伙很用心地收集资料,倒也打听到不少机密。

    “大部分政治部特工会撤销个人档案资料,移民回英格兰,剩下的小部分可以留在港岛,进入保安部或者其他的警队部门,不过应该也会重新修改档案。”刘杰辉答道。

    杨建华默默地点了点头,许久没有说话,似乎在想着些什么。

    “我要你留在港岛,想办法拿到政治部的特工资料,至少那些留港的特工资料我要知道。”杨建华突然开口道。

    刘杰辉皱了皱眉,他当然明白杨建华的意思,无非是担心回归之后,这些原政治部特工会成为一个不稳定的炸弹,但是调查所有的政治部特工资料,刘杰辉没有可没有这个本事,也没有这个胆量,他跟杨建华只是合作而已,无非是双头下注,买个保险罢了,只不过随着合作的加深,刘杰辉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杨科长,这个东西,我只能说全力以赴,不敢保证能竟全功。”刘杰辉谨慎地道。

    杨建华盯着刘杰辉好一会儿,才说道:“尽力吧!这是你的行动经费。”说着给刘杰辉递过一个箱子。

    “该怎么运作你自己把握,我只要结果。”

    刘杰辉接过杨建华的箱子,也不打开看一下,只低头道:“没问题。”

    送走了杨建华,刘杰辉才打开了箱子,眼睛一亮,迅速地点了一下,有三百万港币,看来大陆的实力比自己想象中要更强。

    刘杰辉把箱子里面的钱一叠一叠地放进自己的背包里面,掏出一个仪器,对着空箱子检测了一下,没有什么问题后,再把它划烂,放进另外一个手提包里面,刘杰辉自然不是百分百相信杨建华。

    出了房间后,刘杰辉没有乘坐电梯,走楼梯的消防通道下楼,下了几个楼层之后,把空箱子丢到楼梯间的垃圾桶里面,这才继续下楼。

    刘杰辉的反侦察能力非常出色,从湾仔驾车开出尖沙咀之后,再拐回中区的警察总部大厦。

    而杨建华给的钱已经不在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