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7章 半路狙击
    徐一凡赶回警署的时候,那些记者刚好全部都下楼了,一群记者迅速围上徐一凡,问徐一凡对此事件有什么看法,徐一凡这个卑鄙的家伙假装不清楚其中的原因,自信地拍着胸口,向所有的记者保证:“李督察是一名优秀的警察干探,我相信李督察不会无缘无故地犯错误,绝对有自己充分的理由。”

    对呀?谁会傻到无缘无故得罪自己上司呢?这里面肯定有原因,那么是什么原因呢?一众记者习惯性地展开了自己的联想。

    突然想起李鹰说过一句,刘健假公济私,利用手中的权利释放了张子豪,难道这件事跟张子豪有关?

    徐一凡不管这些记者在联想着些什么,迅速地穿过人群,往警署里面快步走去了。

    “徐sir来了!”

    “徐sir来了!”

    徐一凡一回到反黑组,便有几名眼尖的警员看到了徐一凡,低呼道。

    刘健黑着一张脸转头一直盯着徐一凡。

    “徐sir!你手下做得好事!真是教导有方呀!”刘健尖酸刻薄地道。

    “署长!不好意思!”徐一凡低头跟李智龙打了一下招呼。

    李智龙点了点头。

    徐一凡当刘健不存在般的,看都不看刘健,径直往李鹰走去。

    “怎么回事?”徐一凡厉声叫道。

    李鹰低着头不说话,刘商站了出来给徐一凡解释是什么情况。

    刘商说完之后,徐一凡的脸色越来越寒,突然转头,眼睛锐利地看向刘健。

    徐一凡抬手制止继续说话的刘商,按住李鹰的肩膀一字一字地道:“我相信我自己的兄弟,老鹰,我要你说,这件事,你是对还是不对,只要你是对的,就算闹到警务处,我也会帮你讨回公道。”

    反黑组众人还有几十名军装警都激动地轻轻颤抖着,徐sir真是太吊了,要跟就跟徐sir这么霸气的上司才不枉当差呀!

    只有已经下班了还没有离开的女秘书李心儿疑惑地看了看徐一凡,皱着好看的眉头,这不像是徐boss的风格呀,而且徐一凡虽然表现愤怒,但是双脚却是很稳,熟悉徐一凡的李心儿很早便发现徐一凡的一个秘密,徐一凡生气的时候脚下是会轻轻颤抖的,那是他要踹人的节奏。

    “对不起,阿头,这次是我做事过火了,我错!”李鹰低着头道。

    众人皆长舒了一口气,反黑组的人是松了一口气,担心徐一凡真的要这么闹下去,对大家都不好,那些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则是叹了一口气,没热闹可看了。

    徐一凡拍了拍李鹰的肩膀,没有说话。

    “徐sir!你立刻到我办公室一趟!”李智龙说着甩手而去,一付极其愤怒的样子,众人知道徐一凡这次是逃避不了批评了,李心儿和反黑组的众人担心地望着徐一凡。

    “把李鹰给我铐起来,今夜就留在警署,好好反省反省,明天我一定要看到一份悔过报告。”徐一凡脸色不善地怒叫道。

    “李sir!对不起!”李鹰身旁的一名警员低声道,低头一开才想起,李鹰早就自己把自己拷上了呢,抬头看了看徐一凡。

    徐一凡狠狠地指了指李鹰,转身跟在李智龙的身后离开了,反黑组的人明白,徐一凡这么做反而是在保护李鹰,他们却不知道,李智龙叫徐一凡过去也是为了保护徐一凡,不让徐一凡陷入这个麻烦的漩涡里面,不管是任何时候,殴打上司都不是小事。

    徐一凡走后,反黑组的人也各自坐会自己的办公桌,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没人理刘健等人,刘健几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就这么算了。

    署长办公室。

    “坐呀!”李智龙头也不回地道。

    徐一凡抓了抓脑袋一脸霉气地坐下。

    李智龙给徐一凡倒了一杯茶,有给自己倒了一杯。

    徐一凡看到李智龙桌子上放的是自己让李心儿送过来的茶叶,尴尬地摸了摸鼻梁,不知道该不该喝。

    “喝呀!”李智龙笑骂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烦恼有个屁用,不过话说回来,这茶叶真的不错。”

    徐一凡自作自受地端起茶杯,闭着眼睛像喝毒药似的悲壮地喝下。

    徐一凡喝完后,李智龙开口道:“这件事你不要管,让李鹰自己背这个锅,我会给你安排个假期,等风头过了你再回来,也不会有属下说闲言闲语。”

    徐一凡感激地点了点头,自把徐一凡从中环挖来湾仔后,李智龙确实把徐一凡当自己门生一样培养,大力提携不说,还教了徐一凡不少做人做事的方法。

    “对不起署长!这次我一定要保李鹰!”徐一凡斩钉断铁地道,这也是必然的,李鹰原本就是按他的命令做事的,李鹰是真的问都不问缘由,果断执行,这样徐一凡更加不可能放弃李鹰。

    李智龙一付我就知道会这样地摇了摇头。

    “你知不知道,你要保李鹰会有什么后果,你会直接跟刘健冲突。”李智龙恨铁不成钢地怒骂道:“你知道不知道我升迁之后,我的位置谁最有可能接替,我现在摆明了告诉你,就是刘健,即使我不给他写推荐书,凭他的资历,也该轮到他接替我的位置。”

    徐一凡没有说话,拿起茶杯,给李智龙冲了一杯茶。

    “一凡,你跟刘健就不能和解吗?”李智龙苦口婆心地道。

    徐一凡依旧没有说话,只低头给李智龙泡茶。

    而这个时候,张子豪的车子已经到达了尖沙咀,又是那条人烟稀少的马路,东星的前话事人骆驼便是在这条路上遇袭的,这条路前不见村,后不着店,本来就是一个打伏击的好位置。

    “阿豪!我买了些袖子叶,回家后给你洗洗晦气。”张子豪的老婆笑道。

    张子豪硬气地摇了摇手:“我张子豪天生命硬,人生总有起落,怕什么晦气,老天爷都不收我。”

    说完张子豪又打电话让人收集徐一凡家里人情况,既然跟徐一凡撕破脸了,那便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徐一凡这个王八蛋杀了自己这么多手下,简直是吧自己的左肩右臂给斩除殆尽,张子豪也不会放过徐一凡。

    “对了,还有两个王八蛋,一个叫李鹰、一个叫邱子龙,玛德,也给我查查!”张子豪说着便感觉脸上的淤伤更加地疼痛了。

    “砰——”

    安静的夜晚,突然一声枪声响起。

    张子豪的车驾左摇右晃地在路上乱冲着,终于在路中间停了下来。

    “不要下车!”张子豪按着他老婆的脑袋大叫道。

    熟悉枪械的张子豪知道,刚刚的那一声不止是轮胎爆胎的声音,还夹杂着一声枪响。

    车上总共有四个人,前面的两人都是张子豪团伙的骨干,听到张子豪的提醒也全部低头弯腰趴在车里。

    “豪哥,怎么办?”张子豪开车的手下问道。

    张子豪的眼皮闪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对前面的两人命令道:“小心点,抬头看一下外面是什么情况。”

    “好的!豪哥!”坐在前排右边驾车司机应道,悄悄地伸出半个脑袋,往外面观察着。

    “豪哥!没情……”司机话还没说完。

    “砰——”一声枪声响起。

    车前的挡风玻璃破了一个手指大小的洞口,如同蜘蛛网般地裂开,一个子弹穿过挡风玻璃,擦过汽车的方向盘。

    “噗——”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子弹穿过那个司机的脑袋,横穿而过,从他的后脑钻出,透过车座椅。

    “啊——”

    一声凄凛的惨叫声响起,那颗子弹不仅打穿了司机的脑袋,还穿透了车子座椅,打在了张子豪的大腿上,也幸好张子豪好奇地抬头往下外面的情况,若是他还低着脑袋,那颗子弹甚至可能打穿他的后脖。

    “阿豪!”张子豪的老婆恐惧地大叫道,浑身都在颤抖,她虽跟着张子豪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但是这么近距离的死人还是第一次,那个司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情况,便已经魂飞魄散了,鲜血从脑袋上的前后两个洞口中潺潺流出。

    张子豪半辈子以绑架别人为乐,却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别人绑架的一天,所以只带着两名手下,现在只剩下一名手下了。

    百米之外的一个黑衣人趴在一个小山丘上,退出狙击枪里面的弹壳,左手熟练地一拉一合,把第二颗子弹压进枪膛。

    “不要叫!”张子豪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大腿喝叫道:“快…快报警!”

    “哦哦哦!对对对对!报警!”张子豪的老婆慌乱地道,立刻手忙脚乱地从一个手提袋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移动电话,拨通了九九九。

    “是道上的哪位朋友?”张子豪突然大叫道:“张子豪有什么得罪阁下的地方,现在万请原谅,需要多少钱能罢手,请尽管开口,张子豪哪怕倾家荡产也决不食言。”

    张子豪的声音在空荡荡的马路上扬起,没有任何回应,依旧是一片安静。

    这时候几辆车子从张子豪的前方开来,张子豪眼睛一亮。

    “刘混,把大个推下去,引起前面车辆的注意。”张子豪吩咐道。

    前排的刘混听到张子豪的命令,赶紧爬到过右边的车门,打开车门,把死了的司机从座位上退出了车外,摔倒了地上。

    “砰——”

    又是一声枪声响起。

    “啊——”刘混脸色苍白地惨叫着,在他退出大个的时候,一颗子弹打穿了车门,穿过了刘混的手掌,有车门挡着对方不可能看到他的手掌,唯一可能便是对方是盲狙,刘混手上虽然疼痛,但是心里更是恐惧,开枪的到底是人是鬼。

    黑衣人只是看到地上的影子,随意瞄了一下盲狙一枪而已,谁知道差点把对方吓破胆。

    “孝哥,你看!”

    坐在车上的竟然尖沙咀倪家的话事人倪永孝,开车的是陈永仁,车子减速后,一眼便看到趴在地上的人是被一枪爆头而死,眼角抽搐了一下。

    “救命!救命呀兄弟!”张子豪夫妇趴在车子里面不敢抬头,高声地呼救道。

    “阿仁,停车,看下什么情况!”倪永孝看到地上的尸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尼坤,开口说道。

    “好的!”陈永仁警惕地看了四周一眼,开始停车。

    张子豪听见外面车子减速的声音,脸色一喜。

    陈永仁的车子还没完全停下来。

    “砰——”

    倪永孝一车人都吓了一跳,心脏狠狠地收缩了一下,他们车子的右后视镜被一枪狙爆了。

    “阿孝!快趴下!”倪永孝身旁的一个老家伙一把按低倪永孝的脑袋,陈永仁也是踩住刹车迅速低头。

    “砰——”

    又是一声响起,

    陈永仁驾驶的车辆左后视镜也被一枪狙爆了。

    倪永孝的安全工作不错,每次出行都有一前一后两辆护卫车,前面的护卫车听到枪声,立刻停车。

    “全部不要下车!”倪永孝奋尽全力大声吼叫道,幸好他们的车窗玻璃都是打开的,前后车辆虽然没有打开车门,却还是能听见倪永孝的叫声。

    “砰——”

    又是一道声凌厉地枪声。

    一颗子弹从枪膛中飞出,从空中呼啸而过。

    “叮……”

    子弹穿过倪永孝的车后玻璃,狠狠地砸在车内正中的后视镜上。

    倪永孝一车的人心里俱是一悸。

    “小弟倪永孝,纯属路过,无意妨碍了尊驾做事,绝对无心与尊驾为敌,现在立刻离开,水土不相犯。”倪永孝大声吼叫道。

    他们的车辆是比张子豪的小轿车高上许多的商务车,刚好平行看见小轿车内趴着的张子豪三人,倪永孝气的脸色阴森,明白自己刚刚中了张子豪的奸计,现在进退两难。

    倪永孝的话喊完之后,空阔的马路上没有一丝声音响起,对方没有回应,气氛非常地凝重,陈永仁等人抓枪的手满是油腻腻的热汗。

    过了一阵之后,倪永孝再次开声喊叫道:“既然尊驾不方便开口,那在下便当尊驾同意了,十分感谢,阿仁,开车。”

    黑衣人还没说话,张子豪倒是想说话了。

    “刘混,开枪,不能让他们走。”张子豪果断地道。

    刘混掏出怀里面的手枪,朝着子弹射来的方向,胡乱射出两枪,想引起混战。

    在此之前,彭奕行跟歌莲吃完晚餐后,一脸笑意地说道:“歌莲,我有事出去一下,晚上可能比较夜才回来。”

    “哦!什么事?”歌莲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疑惑地问道。彭奕行没什么朋友,晚上很少有应酬的。

    “是徐一凡!”彭奕行果断地道:“他们警署给他换了一只新式手枪,说用着不顺手,让我帮他调校一下,顺便聚一下喝酒什么的。”

    “好的!那你去吧!”歌莲笑道,突然想起什么的,小跑到一个小柜子前面,打开柜子取出一瓶精致的红酒。

    “给,听说徐一凡那个家伙的嘴巴很挑的,这是我一个朋友从法国带回来的。”歌莲笑道。

    彭奕行亲了歌莲一下,笑着接过。

    虽然徐一凡那个家伙很花,但是彭奕行却很专一,所以彭奕行夜里出去和徐一凡蒲,歌莲也很放心,她对彭奕行有信心,笑眯眯地把彭奕行送出了别墅门口。

    可惜她并不知道,彭奕行不仅带走了一瓶好酒,还带着一支好枪,以及一百发子弹。

    这时候,徐一凡刚刚走出李智龙的办公室,肖潇的办公桌还亮着灯,徐一凡走近一看,原来是在帮李鹰写明天的报告,徐一凡满意地点了点头,要是真的让李鹰亲手写报告,里面肯定少不了要被404的用语。

    “收工了!回去休息了,又没人看着你们!”徐一凡经过反黑组的时候,反黑组大部分都没有走,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说话,有几个家伙甚至围着玩起了扑克牌。

    “徐sir!没事吧!”邱子龙站起来问道。其他人也担心地看着徐一凡,以为徐一凡肯定被李智龙骂惨了。

    徐一凡耸了耸肩膀笑骂道:“没事!有事也不关你们的事,你们的职责就是用心办案,我的责任就是替你们扛骂,各司其职,都撤了吧!不要以为明天就可以迟到!”

    “yes!sir!”反黑组的警员笑着敬礼道。

    看徐一凡的表情,应该是没事的。

    徐一凡经过李鹰办公桌的时候,拍了拍李鹰的肩膀,李鹰顿时明白,轻轻点了点头,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他现在有了女朋友,现在都很准时下班了。

    看到李鹰收拾东西,其他反黑组警员也纷纷收拾东西,准备撤了,徐一凡看了下挂在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很夜了。

    眯着的眼睛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徐一凡收到了一条短讯。

    “第二步搞定——瑶!”

    徐一凡冷笑地删除了短讯。

    打开办公室的门,徐一凡愣了一下,女秘书李心儿竟然还没有下班,此刻正仰卧在自己的茶几沙发上小睡着。

    “什么情况?这么晚不回家?”徐一凡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外套挂在衣架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