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3章 谁知道(徐一凡经典语录)
    道“陆sir!情况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v’可能不是一个人。”苗志舜垂头丧气地道。

    陆启昌皱起了眉头,他听徐一凡说过,今夜出现的有两个‘v’,一个负责行动,一个负责接应。

    苗志舜看到陆启昌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赶紧开口道:“两个‘v’我也知道,我的意思是‘v’不是几个人,而是代表着一个团体,‘v’是一个团体。”

    苗志舜第一次提出‘v’是一个团体的理论,成为后世研究‘v’文化的一个重要的依据。

    陆启昌等人都开始深思了起来,如果‘v’真的是一个团体,一个组织的话,那就真的很麻烦了,可是这个组织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原先一点征兆都没有,看来要好好翻一下以前的资料了。

    “各位阿sir,这几辆车的车主查出来了。”一名交通警的警长报告道:“这一辆黑色的平治是张子豪的座驾,登记人是张子豪本人。”

    “张子豪?”陆启昌等人惊讶道,最近的张子豪案搞得议论纷纷,张子豪老婆为了在舆论上压倒湾仔警署,花钱雇佣了不少新闻媒体抹黑警队,陆启昌自然听过张子豪,当时还为徐一凡捏了一把汗呢?不知道徐一凡顶不顶得住舆论的压力。

    ‘v’要杀张子豪吗?众人暗想,可是现场看不到张子豪的尸体呀!徐一凡是唯一一个到达现场一,并且参与枪战的警察,可惜徐一凡此刻重伤去医院医治,不然陆启昌等人真的有很多话要问徐一凡。

    “陆sir!这个是张子豪老婆,我在新闻报纸上见过照片。”刘建明指着躺在地上的一具女尸说道。

    陆启昌点了点头,看来‘v’此次的目标真的是张子豪了,地上的其他人是张子豪的保镖,死亡殆尽,只是张子豪的尸体为什么找不到呢?张子豪是跑了还是被抓了?

    “小苗,你在拦截‘v’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张子豪?”陆启昌问道。

    苗志舜皱着眉头摇了摇脑袋:“这个真没留意,时间太紧急了,对方的车子又快又急,尤其是第二辆车,而且对方的枪法太犀利了,我只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罪犯本人身上,我等下问下其他伙计有没有看到吧!”

    陆启昌看到自己身边的那个交通警警长尴尬地抓了抓脑袋,似乎有话要说。

    “还有什么事?”陆启昌问道。

    “呃!陆sir,其他的两辆车是咱们尖沙咀倪家的车辆。”交警警长答道。

    “倪家?”陆启昌走了过去,看了一下车牌,眉头皱得更深了,更加地一头雾水,这不仅是倪家的车,这个车牌还是倪坤的车牌号码!陆启昌跟倪坤打了将近十年的交道,倪坤的很多底细陆启昌都了如指掌。

    “是的,车牌的登记人是倪永孝,以前是倪坤的名字登记的。”交通警长看到陆启昌猜到了自己的意思,开口报告道。

    倪永孝跟张子豪有什么交集?

    ‘v’专案小组瞬间头大,这个案子似乎更加地复杂了。

    没多久,一个警员匆忙地跑了过来报告道:“陆sir!倪永孝带着几个手下向警署报案,说他们无故被人追杀。”

    而另一边,徐一凡到达医院,匆匆包扎一下伤口后,便离开了医院,当然,名义上这家伙还在医院的急救病房住院,任何人不得探视,谁让这是莎莲娜赞助创办的医院呢,徐一凡就是这么得瑟。

    “怎么样?这家伙没事吧!”徐一凡指着张子豪问道。

    “没事!”李杰点了点头道:“还活着。”

    徐一凡笑了笑,他明白李杰的意思,李杰说张子豪死不了,张子豪暂时便肯定不会挂掉,但是,过几天会不会翘辫子,徐一凡就不管了,反正他约了杨建华今夜交人的。

    “叫醒他。”徐一凡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啊——”张子豪脸色苍白地嚎叫了一声,疼得满头都是大汗。

    只因李杰叫醒人方式比较粗暴,一脚踢向张子豪大腿处的伤口,张子豪立马疼醒。

    张子豪抬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空气有些潮湿,摇摇晃晃的木板房,不对,这是在渔船上,张子豪立刻准确判断出自己在水上漂着。

    李杰已经换掉了夜行衣,此刻一身灰色的外套,站在徐一凡的身后,徐一凡低着头,昏暗的灯光下,张子豪看不清楚徐一凡的脸面。

    “两位兄弟要钱还是要命,如果要钱,请开个价,我张子豪虽然不是什么大富豪,但是已经回尽量满足两位的要求,花钱消灾,这规矩我懂,如果要命,我想两位也不会费这么大气力,把我弄来这里吧!直接在路上把我毙了就完事了。”张子豪仰着头说道。

    其实在外林道的枪战现场,张子豪便想通了自己不会死,因为黑衣人如果要杀自己,那太简单了,远程袭杀就行了,没必要冒险与废那么大的力气,对方要活捉,而活捉自己,无非是为了钱罢了,按常理,落在黑衣人手里,只要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就不可能会出事,落在‘v’的手里才是死路一条。

    只是徐一凡出牌从来就没按过常理。

    徐一凡抬起了头,在昏暗摇曳的灯光下笑了笑。

    “你、你、你、你、徐一凡!”张子豪想看到鬼一样地看着徐一凡。

    “怎么样?我这身造型是不是特别帅!”徐一凡笑了笑。

    “你、你、你、你、你疯了,你是警察,你绑架我干嘛?”张子豪脸色一变,他以为徐一凡知道自己要对付他的事,打算先下手为强,可是不对呀!徐一凡现在的做法是知法犯法,他是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总督察,这么做,值得吗?张子豪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他从没见过这么疯狂的警察,连想都没想过。

    徐一凡没有说话,只阴阴地笑了笑,笑得张子豪心里发毛,这个家伙不会明里不行,在暗地里做了自己吧!

    “你这么做是在知法犯法,你也逃不了。”张子豪咽了下口水道,这家伙真的开始害怕了,他万万没想到,绑架自己的竟然是徐一凡,徐一凡还光明正大地让自己知道这件事,自己怎么可能还有命在。

    “谁知道!”

    徐一凡说了一句经典台词。

    张子豪哆嗦得嘴皮都白了,对呀!谁知道?谁能有那么大的脑洞,去怀疑一个前途一片光明的湾仔总督察是一个绑架犯。

    而此时此刻,陆启昌等人也都怀疑绑架张子豪是某个富豪雇人下的手,毕竟张子豪这个家伙绑架过那么多富豪,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一笑泯恩仇的人。

    “这么说,当时的黑衣人和‘v’是两拨人?”陆启昌问道。

    “那当然,我们当时在遇见张子豪车驾的时候,他们已经被黑衣人伏击了,车上只剩下一男一女,就是张子豪夫妇,我们当时根本不认识什么张子豪,以为是江湖仇杀,对方连续两枪警告,打爆了我们的后视镜,我们的车子只停留了一下便赶紧离开了。”倪永孝面无表情地坐在尖沙咀警署,没有说话,说话的是他的另外一个侥幸逃生的手下。

    “这么说‘v’当时并没有出现,只是一个黑衣人在袭击张子豪?”陆启昌问道。

    “他的目的应该是绑架张子豪。”倪永孝突然开口道,也不解释为什么,警方只要了解完全部的案情,自然会明白黑衣人跟‘v’不是一伙,目的也不一样,黑衣人是活捉,而‘v’是要张子豪死。

    陆启昌自然是接着盘问,倪永孝为了撇清这个案子跟自己的干系,自然是让手下实话实说。

    ……

    “名字?”刘建明转了一下手中的签字笔问道。

    “阿仁!”

    “全名!”刘建明瞥了一眼陆启昌的办公室,陆启昌、苗志舜、袁浩云等人都在里面盘问倪永孝。

    “陈永仁。”陈永仁回答道,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刘建明的警员证,高级警长:刘建明。

    陈永仁眼睛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很快便被这个家伙掩盖过去了,一只手靠着椅背,翘着一只脚,歪着脑袋看着刘建明。

    “性别?”

    “性别你还看不出来吗?”陈永仁哂笑道,心里暗想,如果自己穿警服,一定比面前的这个家伙帅气,不过说归说,面前的这个王八蛋还真帅。

    刘建明也不跟陈永仁扯,低头在表格的性别栏目上填上男性。

    “家庭住址?”刘建明继续问道,他是从最低的警员升级上来的,这些日常的工作早已习惯,警署一年到头什么样的疑犯都有。

    把倪永孝的人审问完了之后,陆启昌就把这些家伙暂时拘留,倪永孝也知道尖沙咀出了这么大的案件,警署肯定不给担保,也懒得给律师打电话,只给家里打了电话让不要担心,明天自然会回家。

    现在陆启昌等人都在想一个问题:“黑衣人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

    “陆sir!好消息!大突破!”吴云信一脸激动地跑了进来,打断了陆启昌、袁浩云、苗志舜等人的评论。

    “逃走的两辆车查到了!”吴云信兴奋地道:“黑衣人的越野车车牌是一个澳洲人的,我根据等级的地址去查过了,那个人的车子还在家里,越野车是仿照的车牌,‘v’的车子是一个大突破,你们猜我查到了什么?”

    “别卖关子,快点说!”袁浩云笑骂道:“是什么好消息?”

    “车主登记的信息是凌祖儿!”吴云信说道。

    “凌祖儿是什么人?”袁浩云疑惑地问道。

    陆启昌却是眼睛一亮,他记起了凌祖儿姐妹俩。

    “凌祖儿就是前段时间上电视伸冤的凌氏姐妹,我们之前还想用她们的事件做鱼饵,引出‘v’的,凌祖儿的妹妹现在被关在少年劝导所,别忘了,‘v’但是可是出手帮过她们,如果‘v’是一个团伙,我有理由相信,凌祖儿已经成为了‘v’组织的一员,并且开车的就是凌祖儿本人。”吴云信自信地道。

    经吴云信这么一说,凌祖儿还真是嫌疑重大。

    “走!出发!call飞虎队,‘v’很有可能就在凌祖儿那里。这一次一定要万无一失。”陆启昌站起身来大叫道,他们曾经调查过凌祖儿的背景,对凌祖儿住址很清楚。

    而凌祖儿对这一切毫不知情,正手忙脚乱地帮枪王‘v’止血。

    ……

    “阿凡,有人来了!”李杰说道。

    徐一凡点了点头,没多久,杨建华一个人走进来了船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张子豪皱了皱眉头。

    “今晚闹得动静有些大,不会影响你的仕途吧!”杨建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她自然有自己的渠道知道一些隐蔽的信息。

    徐一凡挥了挥手,微笑道:“尖沙咀又不是我的辖区,英政府行的是责任制,与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杨建华满意地点了点头,她倒是想不到徐一凡会用这种粗暴的手段绑来张子豪,张子豪这个家伙也算是报应,半辈子绑架别人,到头来自己却被人绑架了一回,也是最后的一回。

    杨建华倒不介意徐一凡的手段,国家需要的是有能力的人,而不是空谈的思想先生。

    “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也不喜欢听,以后有需要我杨建华的地方,尽管开口。”杨建华豪爽地笑道。

    徐一凡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个人情债,他自然不会轻易使用。

    “你是什么人?徐一凡我艹你妈,你要把我交给什么人?”张子豪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对着徐一凡和杨建华大声地吼叫道,徐一凡和杨建华说的都是非常标准的普通话,不得不引起他的猜想,那是最坏的猜想。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徐一凡自然不会跟他计较。

    杨建华却是替徐一凡不愤,一脚踩中张子豪大腿上的枪伤,张子豪不愧是张子嚎,嚎叫的声音果然比普通人要响亮三份。

    徐一凡身后的李杰,看到杨建华出脚的方位与动作却是顿了一下,眼睛闪过一丝光芒。

    “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先走了,我还有一点事要处理,下次再聚!”徐一凡笑道。

    “好!保重!”

    杨建华的手和徐一凡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这是一次非常完美的互利合作。

    徐一凡走后,杨建华又叫了一名手下进来,和李杰一起把张子豪搬上了他们的船,准备连夜离开港岛,回返内地复命。

    张子豪如果不出意外地话,应该逃不过命运的安排,虽然这个安排提早了一些年。

    “我送你回去!”徐一凡紧紧地在车上等着李杰。

    李杰点了点头,坐进了副驾驶室。

    许久之后,李杰才开口道:“那个杨建华等人可能是国安局的人,他们队里人做事风格只要结果,不问手段的,你要小心点!”

    “什么?”徐一凡一个紧急刹车,差点又磕到脑袋,两人坐在车子里面久久没有说,徐一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色不停地变幻着,李杰也不打断他,只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空,过了许久,徐一凡才长舒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再次发动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