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4章 大事件之开端
    察杨建华此次出行可谓满载而归,不仅擒获了张子豪回国内受审,而且还成功跟湾仔总督察徐一凡达成了合作,别看徐一凡的职位很低,但是他在湾仔区的权力却极大,杨建华查过徐一凡的交际网,几乎辐射整个港九地区,当然,杨建华更加看重的是徐一凡这个人的能力,将来必定是很重要的一个助力。

    杨建华看了一眼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张子豪,让一个手下给他重新包扎下,免得这家伙半路死了,那就前功尽弃了,杨建华要押张子豪回国内审判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张子豪案件在港岛闹得沸沸扬扬,自然是他老婆能折腾,但是也少不了杨建华在暗中的助**澜,还有徐一凡的好情人乐慧贞的助攻,现在整个港岛都知道张子豪这号人物,在港岛作案累累,但是港岛政府却束手无策,如果张子豪被国内绳之以法呢?

    张子豪得知杨建华一行人是内地公安的时候,脸色死灰死灰的,哭着喊着要给徐一凡坦白,交代李泽钜是他绑架的,富商刘峦也是他绑架的,还有两次银行押款车抢劫案,六次金铺抢劫案,零零散散几十宗案子,跪求徐一凡一定要把他这种罪恶的人送上法庭受审,可惜徐一凡只问了他一句,便挥手而去。

    “有没有在国内犯过事?”

    张子豪顿时明白,徐一凡不是想要他的钱,不是要将他绳之以法,不是为了抓自己升职,徐一凡想要他死,徐一凡要送他去内地受靶,这个王八蛋。

    ……

    枪王‘v’的枪法虽然犀利,身体却是没有操练过的,体能也就比一般的普通人强一点点,跟徐一凡那种变态的体能不一样,若不是枪王‘v’本身的意志力坚韧,在中第一枪的时候便已经昏厥过去,现在这家伙身体已经扛不住昏迷不醒了。

    凌祖儿满头大汗地给枪王‘v’脱去外衣,他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衫,倒也容易解除,凌祖儿脱下枪王‘v’的衬衫,露出两个触目惊心的伤,幸好,凌祖儿学过一些紧急抢救,而且打中枪王‘v’的两枪均是透体而出,子弹没有留在体内,凌祖儿累得香汗淋漓之后,终于给枪王‘v’包扎好了,枪王‘v’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

    凌祖儿累瘫了毫无形象地坐在地板上,脸色惨白,她胸口上方也中了一枪,虽然是被警察的点三八手枪打中,威力并不太大,但是子弹却是卡在肌肉里面,处理起来更是麻烦,看到枪王‘v’还是昏迷不醒,凌祖儿脸色突然红了一下,一件件地脱下自己的上衣,露出一块绝美的娇躯,胸口前的那一对不大不小恰到好处的倒扣玉碗,与那一抹鲜红色相映交辉,有一种独特的凄美,可惜没人能欣赏到,凌祖儿用消毒棉花擦干净鲜血后,忍着疼痛从纱布慢慢地把伤口包扎了起来。

    凌祖儿穿好衣服后,非常好奇地看着躺在沙发上的‘v’,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呢?他长得怎么样?面具下是怎样的一付面孔呢?如果是以前,凌祖儿绝对不敢奢求能看到‘v’的脸,但是现在枪王‘v’正昏睡呢?这是一个好机会,可能也是唯一的机会。

    凌祖儿不知不觉中,已经伸出了纤纤玉手。

    “陆sir!我建议先把整栋大厦都控制起来先!”李鹰说道,这家伙跟着徐一凡倒也学习了不少东西,此时专案小组的人差不多已经全部到齐,连陈家驹都到了。

    “不啦!”陆启昌摇手反对道:“兵贵神速,现在‘v’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到达了,李鹰、你跟家驹带队堵住几个出口,任何人不得出入,我和其他伙计冲上去。”

    陈家驹想说些什么,李鹰已经回答道:“yes!sir!没问题!”

    才刚进入大厦,陆启昌已经命令大家实弹准备好了,他记得徐一凡曾经在这栋大厦破了两个案子,一个是很大的贩毒案,一个便是与凌祖儿有关的意图强奸案了,虽然最终以凌祖儿证据不足败诉。

    “家驹,你堵前门还是后巷?”李鹰问道。

    陈家驹白了李鹰一眼,无奈地摇头道:“我想上去。”

    李鹰无语。

    “那我去看后巷了,你们堵前门。”李鹰垂头丧气道,后巷自然比前门不好守,一般疑犯慌乱之下哪里还管什么后巷,直接就跑前门了,而且,一般这种公寓大厦后巷都是生活垃圾堆临时停放处,环境自然不会很好,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如果能立功,你叫李鹰住垃圾堆里面他都愿意,但是,本来就是打伏击战,陆启昌带走了几十人,这里面还有十二名是飞虎队警员,李鹰可不认为自己和陈家驹还有汤喝。

    陈家驹自然也是看到了这点,这才不爽。

    “对了一凡呢?”陈家驹开口问道。如果是徐一凡带队,他和李鹰自然不会是守在下面,必定是冲在第一线。

    李鹰摇了摇头,低声地道:“我也是刚刚到,听老袁说,阿头是今晚第一个跟‘v’交手的,两败俱伤,阿头现在躺在医院,‘v’也中了几枪,据说还有一个黑衣人,枪法非常不凡,苗志舜带着两辆冲锋车伙计都没挡住对方。”

    “这么惨烈?”陈家驹咂舌道。

    陈家驹还没听过,有谁能把徐一凡那个油滑的家伙撂倒过,突然有些期待‘v’的表现。

    “好了!各自随机应变吧!”陈家驹跟李鹰互击了一下肩膀,开始做事,这个‘v’如此强悍,还真指不定会冲下楼来。

    陈家驹记得徐一凡曾经说过,机会是留给那些随时准备敲闷棍的人,呃,不对,是留给那些随时准备立功的人。

    公寓大厦楼上。

    此时已经凌晨五六点了,已经有一些早起的人要出门了。

    一道铁门打开,走出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妈。

    “嘘——”袁浩云竖起一根手指低声道:“警察办案,回去房间不要出来!”

    “噢噢!好的!”那个大妈看到走廊里面人头济济起码有三五十名警察,赶紧挤出笑容低声道:“我知道啦!我只是想丢垃圾而已。”

    袁浩云接过大妈手里的垃圾袋。

    “好啦!你现在可以回去了,垃圾我帮你丢!”袁浩云一边说着一边把大妈的门关紧,然后把垃圾丢在人家的门口。

    陆启昌的准备很充分,不仅请求了飞虎队到位支援,连天然气切割机都准备好了,此时已经有两名特殊工种的警员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呜呜呜——’一道火花闪现,凌祖儿家铁门的大锁位置已经被一整块切割了下来。

    那两位警员很快便拉开了铁门,只剩下一道木门了,陆启昌不知道,如果他让陈家驹上来,陈家驹那个家伙只要给他几根铁丝就能把两道门打开,更加快捷,且没有动静。

    不过,凌祖儿此时一点都不知道,她家的铁门已经被人家切割开了。

    “铃铃铃铃……”一阵电话声响起。

    陆启昌赶紧抬手,低声命令道:“停——”

    凌祖儿的手刚刚碰到枪王‘v’的面具,枪王‘v’衣服口袋里面的移动电话便响了起来,凌祖儿做贼心虚地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赶紧按下了挂断键,以免吵醒枪王‘v’。

    “铃铃铃铃……”电话声再次响起,凌祖儿又赶紧挂断,可是这个女人在匆忙之下,按的是接听案件,电话里面传出一个年轻的女声。

    “喂!rick,你怎么还没回来!”对面似乎刚刚睡醒,看了一下时间,顿了一下道:“哎呀!已经五点半了,你昨晚在阿凡那里过夜吗?”

    凌祖儿没有说话,也不敢说话,她怕说错话会引起误会,但是又不忍挂断电话,她想多了解‘v’一点,对面说话的是他的女朋友吗?凌祖儿酸溜溜地胡乱猜测着。

    “喂!rick,你怎么啦!睡了吗?”歌莲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电话没有挂断呀!昨夜她坐在沙发上等彭奕行回来,结果等到睡着了,彭奕行还是没有回来,若是平时,彭奕行回来后,回轻轻把她抱回房间睡的,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躺在沙发上睡着,连毯子都没有盖一条,差点便着凉了。

    歌莲又给彭奕行拨打了回去,均没有人接听,歌莲皱了皱眉,想了一下,给徐一凡拨打了电话。

    “喂!一凡,我是歌莲,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打搅你了,rick在你那里吗?”歌莲轻声地问道。

    徐一凡此时自然是躺在他的病床上,有些表面的工作还是要做的,虽然这货刚刚和李杰撸完啤酒串串回来,一点睡意都没有,歌莲的问话让徐一凡眉头紧皱,心里暗道不好!彭奕行可能出事了,不然以彭奕行的性格,无论如何都会回家不让歌莲担心的。

    “喂!一凡,你在听吗?”歌莲再次问道。

    “喂!”徐影帝瞬间入戏,伸了一个懒腰,声音懒散地迷糊道:“哪位?”

    “噢噢!”歌莲听出徐一凡是刚刚睡醒,赶紧说道:“我是歌莲,不好意思打搅你休息了,rick昨晚是不是在你那里。”

    “哦!是歌莲呀!”徐一凡道:“找rick吗?”

    徐一凡把电话拉远了一点,摇着自己的病床,发出声响,对着空气叫道:“rick,醒醒,歌莲找你,哎呀!你压倒我脚了,不能喝你还喝那么多。”

    过了一阵,徐一凡这才把电话放回耳边说道:“歌莲,rick昨晚喝多了,还在睡,他醒了再打给你吧!我好困,我要睡了。”

    “哦哦哦!好的!谢谢你了一凡,不要叫醒rick,让他继续睡!”歌莲开心地笑道:“能不能麻烦你给rick盖下毯子,他很怕冷的。”

    歌莲这边说着,凌祖儿拿起了一件毛毯盖到了枪王‘v’的身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个时候她也很困了,忍不住靠在对面的沙发椅子上眯起了美眸。

    “轰——”一声巨大的撞门声响起。

    凌祖儿家的房门被暴力撞开,苗志舜和袁浩云最先闪入,两人背靠背互相掩护,持枪指着大厅里面的四周,看到没人、没情况后,两人迅速往卧室掩进,陆启昌等人也鱼贯而入,把大厅挤得满满的。

    从房间走了出来的袁浩云摊了摊手,房间里面也是空无一人。

    其他从各个房间返回警员也搜查完毕,一个人影都没有,难道情报错误。

    “陆sir!快进来!你们看!”吴云信突然大叫道。

    吴云信把凌祖儿房间的大灯打开,明亮的房间里面,一面墙壁上贴着的都是‘v’的各种照片,一张整洁的女式小巧写字桌上,吴云信找到了更加重要的线索,凌祖儿的一个记事本里面,粘贴的都是各大报纸报道的‘v’的新闻,还有‘v’每一次出手时的时间,还有多次出手的特征与连贯性,整理地非常之详细,看得出来,凌祖儿非常用心地写这些东西,‘v’的每次案件背后,都有凌祖儿写的一小段总结以及自己对该案件的看法,这里面甚至包括了‘v’枪杀田迪文时自己的感受,和凌祖儿在警署录的口供一致,田迪文自寻死路地开车撞向‘v’,‘v’才下手击毙田迪文的。

    静静看着这一切的吴云信等人都有些脸红,凌祖儿对‘v’的了解并不比自己等人少,但是,自己等人能调用的资源却是凌祖儿的百倍、千倍。

    “你们看!”苗志舜大叫着打断道,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张照片,是一张凌祖儿的照片,只见凌祖儿身着一件神秘黑色斗篷,黑色长裤,黑皮靴、黑手套,黑色绅士帽,这妥妥的就是‘v’的打扮,最重要的是,凌祖儿手里还拿着一块白色的‘v’面具。

    这是一张凌祖儿的自拍照,背景便是她的房间,凌祖儿是一个专业的模特,拍摄功底自然不会很差,这一张照片,她表情冷酷又带着一点妩媚,眼睛很是高傲,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独特的韵味。

    “毫无疑问,开车的‘v’就是凌祖儿,她是接应者。”苗志舜肯定地道。

    “小吴,保护好现场,尽快拿出一份完整的鉴定报告给我。”陆启昌给吴云信下命令道,确定了凌祖儿的‘v’身份,也是一个大突破,总不至于无功而返。

    “yes!sir!”吴云信大声答道,这些鉴证的活不仅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兴趣。

    凌祖儿总算不太笨,没有回家,她现在带枪王‘v’入住的是一间工厂大厦,凌祖儿看中这里原因无他,这里住的人不仅多,而且还繁杂,大厦四通八达,方便随时撤退,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栋工厂大厦里面有很多私人的黑诊所,凌祖儿自己身上的弹头总要找人取出的。

    “铃铃铃铃……”枪王‘v’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凌祖儿正想着再次挂断电话。

    “电话给我!”说话的是枪王‘v’,此时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彭奕行已经醒来。

    “你醒了!”凌祖儿俏脸激动,惊喜地笑道。

    “电话、给我!”枪王‘v’坐起身来,再次强调道。

    凌祖儿乖巧地把电话递了过去,低声地解释自己之前为什么会挂掉枪王‘v’的电话。

    彭奕行‘嘘’了一声,开始按下了接听键,凌祖儿看到自己偶像好像不在意自己的擅自做主,很是开心,闭上嘴巴、安静地听枪王‘v’说话。

    “在哪?”电话那头是一个男声,房间很安静,凌祖儿听到了电话里面响起的声音,那个家伙说话竟然比枪王‘v’更加简洁,而且很是霸道,不容抗拒的语气。

    枪王‘v’没有说话,对方也没有开口,凌祖儿好奇地看了一眼枪王‘v’,赶紧竖起小耳朵想听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

    “阿凡,这事你别管,我自己会处理。”彭奕行不知道徐一凡知道多少,但是心里猜到徐一凡可能推断到了什么。

    “你处理个屁!”电话那头的声音骂道:“歌莲打电话给我了,我跟她说你在我这喝酒。”

    “谢谢!”彭奕行认真地道。

    “谢个毛线!”对面的声音霸道地道:“我跟歌莲说你在我这喝醉睡着了,所以你必须在我这里醒来,具体位置报我。”

    彭奕行久久没有说话。

    沉默了许久之后,彭奕行开口说道:“凡,谢谢了!帮我照顾歌莲!”说完挂断了电话。

    彭奕行挣扎地站了起来,轻轻挥了一下手臂,虽然拉着伤口很是疼痛,但是开枪却是无碍的。

    “你要干嘛?我帮你!”凌祖儿赶紧扶着说道。

    “你已经不欠我什么,事实上你也从不欠我什么,我杀人只为兴趣,不为帮助人,所以你不必感激我。”枪王‘v’说道:“你快走吧!我那朋友不会无的放矢,警方可能已经查到这里了。”

    凌祖儿不信地跑到窗口往下面一看,楼下的警方已经开始封锁出入口,心里一凛。

    她毕竟小看了尖沙咀警方,更加小看了‘v’字专案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