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9章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
    一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各位黄庆大厦的住户早上好!我是刑事调查科方洁霞方警司。”电视机前的方洁霞一身整洁的白色警服,一脸正色地说着话。

    “黄庆大厦现在混进了一批穷凶极恶的劫匪。”方洁霞竖起一根手指厉色地道:“但是我们警方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一定能这货匪徒绳之以法,然而,大家给个也看到了,这批匪徒是携有大火力枪械,甚至是炸弹,我在这里再重申一遍,请住在黄庆大厦里面的住户,务必锁好门窗,千万不要出门,请相信警察,我们会以最快的时间破案,逮捕所有的匪徒,还大家一个美好的居住环境。”

    徐一凡坐在电视机前,磕着瓜子,看着电视机里面方洁霞的信口开河,差点想吐,炮火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躲在家里面就能安全,徐一凡嗤之以鼻。

    叶宽也是嗤之以鼻,所以现在徐一凡坐在他家里面看电视,而他在抹桌子。

    时间倒回三十分钟前。

    黄庆大厦中的一户普通住户,房门突然打开,探出一个傻头傻脑的家伙,往走廊的左右望了望,没人,安全!

    叶宽马上打开大门拉出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孩,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

    “老爸!电视上的警察姐姐叫我们留在家里才安全的。”小男孩看着叶宽不服气地叫道。

    “你懂什么,老爸几十岁的人了,什么事没见过,警察的话信不过的,电视上这些警察懂什么,人家写什么她就读什么,照着稿子上面读的。”叶宽一边抱起小男孩,一边拉着小女孩道。

    “快点,听老爸话,老爸给你买你最喜欢的‘v’公仔贴纸。”叶宽背起儿子的小书包说道。

    突然一支冰凉的枪口指着自己的额头。

    叶宽慢慢抬头,看到一个一身花花绿绿的家伙,头上戴着一顶连衣帽,脸上戴着一双硕大的眼镜,占据了大半边脸,还有两撇小胡子。

    小胡子男嘴角向上翘了翘,带动着那一撇小胡子也在向上斜。

    “为什么不停警察的话呢?”徐一凡哑着嗓子笑道,声音有点像靓坤。

    这时候,楼下刚好响起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天花板上都有些掉灰。

    “是是是!”叶宽陪着笑点头哈腰道:“我们马上回去。”

    这个死胖子赶紧把自己的小儿子小女儿推了进去,正要关门的时候,徐一凡突然开口道:“怎么?不请我进去坐下吗?”

    “是是是,请进!”

    徐一凡进屋后,看到是一个虽然简单但是比较温馨的小客厅,有小沙发、小电视、还有小餐桌,看来是客厅跟餐厅的结合体,应有尽有,把小小的空间应用得很充分。

    “阿仔,给叔叔倒茶!”徐一凡一坐下,叶宽便赶紧叫道。

    “哦!”叶宽的小儿子嘟着嘴答道。

    “大哥,你是警察吗?”叶宽问道。

    “警察不会用枪指着市民的头。”叶宽的小儿子聪明地反驳道。

    “闭嘴呀!”叶宽赶紧捂住小家伙的嘴巴,他自然知道眼前的家伙不是什么好人。

    徐一凡笑了笑。

    “你儿子很聪明嘛?”徐一凡藏在巨大墨镜下的眼睛笑了笑,谁他妈规定警察不能用枪指着市民的头的。

    “你也不用装糊涂,我自然不是什么好人,而且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外面枪林弹雨,你们坐在家里绝对比出到外面安全。”

    徐一凡接过叶宽小儿子的茶杯,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小家伙一脸地抗拒,好奇地小眼睛盯着徐一凡放在茶几上的手枪。

    “谢谢你啦!小朋友,叫什么名字?这支枪送给你了。”徐一凡拿起茶几上的手枪递给小家伙。

    “他叫叶开!”叶宽赶紧叫道。

    小叶开却是小手抓起徐一凡手里的手枪,对着徐一凡得意地喝叫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徐一凡施施然地喝了一口茶,皱了皱眉,他喝惯了高档茶叶,这些劣质茶叶却是有些喝不下。

    “小朋友,快把枪放下,水喷到我,我就打你屁股。”徐一凡看着电视,头也不转地道。

    “啊——这是假枪?”小叶开拿着手里的手枪,对着地面按了按,一道水柱射了出来,真是玩具枪。

    “老爸!快打他,他没有枪的。”小叶开兴奋地大叫道。

    这时候哪里要他说,叶宽这种家伙面带猪相,心头嘹亮,早已经拿起一根棍子冲了上来。

    徐一凡面前的茶几上,有一把小水果刀,徐一凡右手一闪,头也不回,那只叶宽一直杨言要丢掉的钝小水果刀钉在了叶宽手里的木棍上,一半的刀身已经扎入了木棍,刀尾还在激烈颤抖,叶宽咽了一下口水,赶紧把手里的短棍丢下,抱起小叶开就是一顿猛揍屁股。

    “胡说八道什么,怎么能打劫匪叔叔呢?要不是劫匪叔叔拦着爸爸的棍子,我就一棍子抽死你。”一边说一边猛揍小叶开的屁股,还转头冲徐一凡傻笑。

    “闭嘴,憋装了,全部乖乖坐过来看电视直播。”徐一凡说着一只银色的大手枪重重地砸在茶几上,光听声音就知道,这一定是一支真枪。

    叶宽一家赶紧挤在一处,坐在地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上的直播。

    三十分钟之后,叶宽手指颤抖着敲着自己斜对面的房门。

    “您….您好!”叶宽声音颤抖地叫道,想到小胡子的吩咐,叶宽心脏都跟着颤抖。

    “‘v’先生您好!您….您千万不要开枪,我…我不是警察,我是一个普通市民,我替人传话的,您对面屋有一位‘y’先生要见您!”叶宽畏畏缩缩地叫道。

    枪王‘v’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凌祖儿,凌祖儿摊了摊手,这间房子是她以前的一个女同事租的,她同事回家生孩子后,这房子一直空置,警察不会这么快查到才对呀!而且听外面的话语,对方根本不是警察。

    那对方是怎么知道‘v’是在这里的呢?凌祖儿突然对那‘素未谋面’的‘y’感兴趣了起来。

    枪王表情凝重地抬起了手里的改装枪,凌祖儿慢慢走了过去,把房门打开,看到了满头大汗的叶宽。

    随着房门的慢慢打开,叶宽看到了一个一身黑色着装的家伙,黑色的斗篷,黑色的长裤,黑色的手套、皮靴,最让人印象深刻,永远不会忘记的是,一个嘲讽脸的面具,他儿子的文具盒上便贴着这个家伙的照片,想不到竟然能见到真人。

    叶宽的双脚发软,几乎要跪在地上,因为在见到‘v’本人的同时,他也见到了‘v’手中的专用枪,那黑乎乎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

    “铃铃铃铃……”

    “喂!表姐,什么事?”李心儿从被子里面伸出一支玉手,在桌子上面胡乱摸了摸,摸到一个电话,把电话拉回被子里面迷糊地道:“灯没关吗?哦!我会关好的。”

    电话那头的林艳儿愕然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移动电话。

    “星星,我刚刚说了什么?”林艳儿呆呆地问道。

    “你说你们那栋大厦进匪徒了,还发生了猛烈的枪战,叫你表妹小心。”周星星奇怪地道。

    对呀!我是这样说的呀!没说什么灯不灯的呀!林艳儿表情怪怪地再次拨通了电话。

    “喂!心儿,我是你表姐,别睡了,认真听我说,我们那栋大厦进匪徒了,你快点打开电视机看电视。”林艳儿着急地道。

    五分钟后,李心儿一阵尖叫,噼里啪啦地一阵乱跳,用力推来一个大鞋柜堵住了门口,突然一阵爆炸声响起,李心儿感觉脚下的大厦动了一下,吓得俏脸煞白。

    “对对对,煤气,要关煤气!”这个女人神经兮兮地跑进厨房把煤气管道给拧关了。

    “还有呢?还有呢?要干嘛?报警,对对对,报警!”李心儿慌乱地自言自语,拿起电话后,才想起电视上不是正在播放警察进入大厦捉贼的画面吗?警察都已经出动了,还报警干嘛?

    李心儿蹲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大型布娃娃,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boss。

    ……

    “阁下是谁?”枪王‘v’看到面前这个所谓的‘y’戴着一个宽大的墨镜,让人看不到他的脸面,戒备地问道。

    “这有什么关系呢?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即使把玫瑰花叫做别样的名字,它还是照样芳香。”面前的男子摊手神秘地笑了笑,突然说了一句:“‘v’也一样,只是一个代号!”

    枪王‘v’突然激动地颤抖了起来,说了一句凌祖儿等人都不理解的话。

    “你….你是‘v’!”枪王‘v’眼睛发光地叫道。

    当然,此刻眼睛发光的不止是枪王‘v’,还有叶宽的儿子小叶开,此刻也是眼睛崇拜地看着枪王‘v’。

    凌祖儿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身前的枪王‘v’会问出这么奇怪地话呢?

    徐一凡再次摊了摊手。

    没有说话。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再次响起,这次大楼晃动得更加厉害了,房间里面的其他人都吓得蹲了下来,只有两个人依旧凝望着。

    放在腰间的手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