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35章 轩然大波起,宇宙隘而妨
    “我现在郑重的宣布,你现在已经成为我的俘虏!”戴着面具的徐一凡摊手笑道:“我会按照日内瓦公约战俘条例,给你必要的人性优待。”

    “啊——!”看到面前的面具‘v’一本正经地说话,李心儿愣住了,完全捉摸不透这个家伙的思维意向。

    徐一凡要的却正是这种不可猜测的效果。

    “嗯!好的!想不到你答应的还挺爽快的。”徐一凡挥手道:“闪到一边站着,不要挡住门口,由这一刻开始要发言必须先举手。”

    李心儿赶紧举手,人家刚刚是说‘啊——’,不会说‘是’,鬼答应当你的俘虏了,可惜,徐一凡已经转过了头,看也不看李心儿,李心儿俏手都累酸了,看到没人睬自己,这才灰溜溜的放下,心里暗道,这几个家伙倒也没为难自己,连手都没有捆绑,好像还真算是优待,李心儿静静地站在一边不说话,只看着徐一凡三人,眼睛骨碌碌地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楼下的枪火声不断,但是看着房间里面的几个家伙,缩在墙角处的李心儿感觉这里很安全。

    ……

    “你们先走,我断后!”张春不愧是一伙人的头,当机立断地叫道,如果没人断后,他们跑到哪里都会被警察紧咬着,就会源源不断地有警察前来支援,而他们的人数是有限的。

    现在张春这边只剩下自己和陈一元,还有张春的两名手下,而且都伤得不轻。

    “春哥,你们走吧!我来断后,我走不了了。”张春的一名手下拉了一下张春坚决的叫道,脸色一片灰败。

    这个倒霉的手下双脚均被子弹射中,此刻瘫坐在拐角处,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撤退了。

    “春哥,如果你们逃出去了,记得把我的那份钱交给我老婆。”

    “放心吧!兄弟!如果我逃出去了,我那份也一起给弟妹!”张春声音沙哑地承诺道,别过脑袋,不忍心看自己兄弟,张春自然知道带着他撤退是不可能成功的。

    “好好!春哥,你们快走,留两颗炸弹我。”

    “砰砰——”

    李鹰射击了两枪之后,开始靠着墙壁更换弹夹,这才想起自己的子弹已经用完了,徐一凡给每个手下警官标配的子弹就这么多。

    “老袁,子弹!”李鹰低呼道,幸好同他一组的是袁浩云这个弹药库,要是跟陈家驹一组就好玩了,陈家驹最多也就十二发子弹,袁浩云用的枪械刚好也是格洛克,想都没想就从口袋里面掏出两个弹夹扔给李鹰。

    “哒哒哒哒……”

    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畏惧,将生死置之度外后,激发出的能量将会超乎任何人的想象,张春的那名手下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双手扶着一直ak47,扣动扳机,枪口冒着骇人的火舌,扫得袁浩云等人不敢冒头,全面压制住了警方的攻势,把警方挡在通道里。

    “刚刚用对讲机说话的到底是谁?立刻给我查出来!”指挥车里面的方洁霞愤怒地脸色通红,所有的一切都是源自那个王八蛋的命令。

    “方警司,查到了,我们这次总共开启了三百六十个对讲机,刚刚说话的对讲机不是我们的发送点,用人接驳进来了我们的通讯频道。”一名正在数码操控台下工作的警官转头一脸震惊地报告道。

    “这是什么意思?”陆启昌问道。

    “也就是说,我们的通讯频道泄露或者被窃密了。”

    “怎么可能?”方洁霞呐呐地道:“这些只是普通的劫匪,又不是什么高科技罪犯。”

    听到方洁霞的责问,那名检查对讲机通讯频道的警官不再说话,低头鼓捣自己的设备。

    “不管情况怎么样!以防万一,换频道吧!”陆启昌瞥了方洁霞一眼,开口说道,现在可不是自我批评的时候,要拿出行之有效的应急措施。

    “等等!”方洁霞突然抬手叫道:“那就是说,我现在说话,对方还是有可能听到的。”说完眼睛直盯着那个负责通讯设备的警官。

    “是的!”

    方洁霞点了点头。

    拿起了桌子上的对讲机。

    深呼吸了一口气后,按下了通话的ptt按键。

    “神秘的先生你好!我是此次行动的指挥官方洁霞,请问怎么称呼呢?”方洁霞的声音在三百六十个通讯对讲机里面响起,一众行动中的警察完全听不到方洁霞莫名其妙的话语,这是什么意思呢?

    不,不止三百六十个通讯对讲机,还有一个,这时候,徐一凡桌子上的对讲机也响起了方洁霞美丽的声音。

    李心儿吸了一口冷气,眼睛瞪大地看着房间里面的几人,聪明如李心儿,听到对讲机里面的声音,立刻便反应了过来,这些家伙竟然破解了警方的通讯频道,全线监听了警方行动的一举一动。

    坐在桌子前的两人都没有说话,突然,那个面具男‘v’曲着两根手指敲了敲茶几,他身后的那个同样装扮的‘v’立刻上前一步,往他的茶杯里面续了一杯。

    李心儿撇了撇嘴。

    指挥车的那头非常紧张地等待对讲机的回应,无论结果如何,对警察的信心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意味着情况已经不在警方的控制范围之内了。

    “怎么?敢做不敢认,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是哪号人有这般本事破解警方的通讯频道。”方洁霞嘲讽地摇头道。

    “好拙劣的激将法!”

    对讲机里面突然响起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不仅仅是指挥车里面的一众警官,包括使用这对讲机的几百名一线警员。

    “怎么称呼呢?”方洁霞立刻紧急地问道。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或许太久没有使用我的代号,我已经忘记了我的名字,不过人们现在给我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称呼我为:“v”,是的,大家早上好!我是‘v’!”徐一凡的口气平淡的就好像跟人打招呼吃了吗一样,但是对讲机频道的另外一端的三百多人集体心中一震,‘v’这个名字是港岛所有人都绕不开的一个传奇,警察想把他逮捕归案,柔软的好人奉他为神明,年轻人视他为偶像,做坏事的人忌他如虎豹。

    ‘v’绝对不是他口中所说的一个简单的代号。

    “哼!‘v’是吧!你以为你做的是正确的事,罪犯自然是由政府的法律来制裁,你算什么?你以为你是上帝吗?你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罪犯,天网恢恢,我劝你立刻投降。”方洁霞怒喝着威胁道,她只刚刚的短时间内已经阅读完‘v’的所有资料。

    “呵呵!这世界本来是大家的世界,人们聚在一起生活,为了方便管理,于是选出一批代理人来帮助管理秩序,可是渐渐的,这些代理人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们忘记了自己是被谁选出来的,是代理者,不是管理者,他们把自己当成了世界的主人,把原本赋予他们权力的公众当成了附属来管理,法律?若不能为大家服务,要来何用,让你们巧立名目,坑害大众吗?”徐一凡严厉地大声道。

    这家伙说着说着,逐渐带入了‘v’的角色,这番话说得很是掷地有声、让人热血沸腾,再加上他说话的时候,双手挥动,更加别有一番独特的魅力,不仅凌祖儿眼睛发光崇拜地看着他,连坐在对面的彭奕行都像第一次认识徐一凡一样震惊的看着他,差点就以为坐在眼前的徐一凡是真正的‘v’。

    “快点,立刻给我查出对方通讯对讲机的位置。”方洁霞低声地对旁边的警官说道。

    “明白!”指挥车里面的人立刻明白了方洁霞的意图,她想拖住‘v’,查出他真正的位置,这个女人确实了得,不怪能年少得居高位,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大家都沉迷在‘v’突然出现的震撼中,只有她几乎是不受‘v’的影响。

    只是有一点方洁霞不知道,她跟‘v’的对话,不仅她跟有行动对讲机的警员知道,还有一些记者通过身旁执勤警察的对讲机听到了,这些记者知道的事,分分钟能让全港人都知道。

    立刻记者立刻让摄影师对准对讲机录音,顷刻间,全港人第一次真正听到‘v’的声音,和大家想象中的一样,‘v’的声音沙哑而有魅力,渐渐地引起不少人的共鸣。

    “老豆!快先别做事了,你快听,是‘v’,真的是‘v’!”一户普通的三口之家,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激动得脸色通红地呼喊着他的父亲,他们父子俩在工地上给人干了半年都领不到一分工资,眼看就没米开锅了,去讨要薪金,反而被打了一顿,儿子年轻气盛反抗,还被人打断了一只手,他们实在没有办法,父子俩只能跪在劳工署门口抗议,劳工署当初给他们找工作时不是这样说的。

    这事引起了新闻的注意,报道过一次便不了了之了。

    那则新闻彭奕行曾经看过,彭奕行一直想不明白。

    “明明是光明正大、天经地义的抗议,为什么要跪下呢?”

    后来有人给父子俩出了一个主意,让他们夜里悄悄在工头的房门上写一个‘v’字,第二天,那个工头满脸惶恐地把欠发的工资一分不差地发给了他们父子。

    人总是要有所畏惧的,很明显,政府做不到让不法分子忌惮,只让善良的人恐惧。

    至此,这对憨厚的父子成为了‘v’忠实的支持者,虽然他们素未谋面,甚至连声音都没听过。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千万要保佑‘v’不要被警察抓到。”老家伙双手合十竭诚地喃喃道。

    年轻人撇了撇嘴,眼睛坚定地道:“他们才捉不到‘v’。”

    ……

    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家人正在用着美味的早餐,突然电视台插入了这样一则报道,想起了‘v’掷地有声的声音,一家人默默地停止了进食,没有说话,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快、快,你们快听,电视台说这是‘v’跟警方对话的声音。”一间茶餐厅里面,挂在墙角的电视机上直播着方洁霞跟‘v’的对话。

    此时,港岛的各个角落都在播放着‘v’的声音。

    “罪犯不靠法律来审判,难道要交给你来审判吗?”方洁霞为了拖延时间找出‘v’的位置,继续问道:“难道你以为你能代替法律,我看你对政府便没有一点敬畏之心。”

    方洁霞说完之后,久久没有听见‘v’地回应,就在方洁霞以为‘v’看破了自己的动机,已经关掉了通讯频道的时候。

    ‘v’的声音突然再次传出。

    在整个港岛的上空震荡着,至此“轩然大波起,宇宙隘而妨”。

    ‘v’认真地说道:“人民不该畏惧他们的政府,政府才应该畏惧它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