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40章 套路之王
    “不要开枪是什么意思呢?”徐一凡颇有兴致的探讨道:“如果我真的听你的不开枪,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下不了台?”

    “我现在下不了台哦!方警司!”徐一凡认真地道。

    凌祖儿捂着小嘴,肩膀一耸一耸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方洁霞没有听到枪声响起,松了一口气后,态度也不敢再那么强硬了,低声地叫道。

    “啧啧,这口气我听着不怎么喜欢,你猜,我一颗子弹能不能打穿三名警察的脑袋。”徐一凡的语气很认真地说道,让人感觉他真的跃跃一试。

    方洁霞气得脸色通红,愤怒的小宇宙要爆发了。

    精致的鼻翼噗嗤、噗嗤地急喘了几口气,闭上美丽的双眸,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眸变得温柔如水,突然展开一个极其夸张的笑容,方洁霞的助理恶寒了一下,她在方洁霞身边做事那么久,还没见过方洁霞笑得这么甜美,方洁霞见自己家人貌似都没这么笑过。

    “亲爱的‘v’先生,那么请问我有什么可以为您做的呢?”方洁霞的声音甜得发腻,不仅徐一凡,指挥车里面的众人都受不了方洁霞这种女强人急剧转变为小女人的变化,全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喉咙发痒。

    “嗯!乖!这种语气就对了,我很喜欢,哎!可惜了,如果我也能像你们警方一样,录下这一段语音,在各大电台上转播,嗯!就叫美女警司的嗲声,你说会不会很有收视率。”徐一凡强忍着笑场揶揄道。

    方洁霞简直要气炸,这个王八蛋‘v’,祝他头顶生疮,脚底长脓……,方洁霞瞬间把自己能想到的骂人的话都在心里过了一遍,狠狠地诅咒那个混蛋‘v’生孩子没**,然......并卵,脸上不得不保持最灿烂的笑容,用最温柔的声音回复着‘v’的问话。

    “当然没有问题,如果‘v’先生喜欢的话,我们这边可以帮忙录下来,到时候邮寄给‘v’先生。”方洁霞跟徐一凡打着嘴炮,只求李鹰苗志舜他们能够快一点到达三楼,方洁霞暗暗发誓,如果逮到了‘v’,一定要亲自,不畏辛劳地,好好地招待混蛋v。

    “哈哈!我只是开玩笑而已,想不到方警司这么认真,嗯嗯!”徐一凡好像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慢悠悠地认真总结道:“原来方警司竟有这种癖好。”徐一凡接下来的这句话,差点让方洁霞暴走:“哎!不拍av可惜了。”

    方洁霞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会有七窍生烟这个成语,她原本是一个情绪很少波动的人,在这一瞬间,只感觉胸口发闷,一口气憋在小腹,差点气昏厥过去。

    ......

    袁浩云、李鹰、苗志舜三人面面相觑。

    不是说三楼发现‘v’的踪迹,需要快速支援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看到,空荡荡的几条走廊,李鹰甚至找不到一点战斗的痕迹,哪怕一只弹孔都没有找到。

    “老袁,你先跟一位伙计下楼吧!楼下有救护车。”李鹰看到袁浩云脸色苍白,转头说道。

    袁浩云虽然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但是自己这时候确实也帮不上忙,而且可能会成为累赘,只能点头。

    “方警司,我们已经下到三楼了,但是三楼没有一个人!”李鹰报告道。

    “不可能!”方洁霞声音尖锐地叫道:“从一开始我就跟‘v’在走廊里面对话,他肯定还在三楼,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他挖出来。”

    李鹰跟苗志舜对视了一样,三楼确实没人呀,他们不明白方洁霞是哪来的自信,‘v’一定是在三楼。

    “嘿——”v的声音再次从对讲机里面响起,方洁霞赶紧变脸,刹那间,温柔那个如水呀!

    徐一凡仿佛能看见方洁霞的变脸,忍不住笑道:“方警司,虽然你是一个喜欢说谎的坏女人,想拖住我,但是我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尽职的好警察。”

    “谢谢!”方洁霞从牙缝里面挤出两个字,心里暗想若是让我逮到你,我就让你彻彻底底地了解一下什么叫‘港岛好警察’。

    “不用客气,你也是一个好的av苗子。”凌祖儿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v’这个家伙实在太坏了:“我看好你哦!”徐一凡认真地说道。

    方洁霞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怕自己一开口就是要骂人的话,死死地憋住不说话,把一张俏脸憋得通红,指挥车里面的众人看着都辛苦。

    “嗯!我想跟你玩一个十二小时的游戏,我不出大厦,看十二个小时之内,你们能不能抓到我。”

    “好呀!”这一次方洁霞是真心实意地眉开眼笑道,‘v’这家伙简直是自取灭亡,等第二批警力赶到,看你怎么死!

    “喂喂……”方洁霞继续说道,发现‘v’已经关掉了通讯对讲机,气得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指挥车里面的其他警官纷纷撇开眼神,不敢跟方洁霞对视。

    方洁霞实在太憋气了。

    “找,李鹰,你给我里里外外地搜查,‘v’带着十几名警察,不可能走远,二楼有人守着,他不可能下二楼,查三四五楼,立刻,马上,楼上的其他警员全部下楼,堵死五楼的楼梯,我要把这只老鼠封锁在三到五楼之间。”方洁霞愤怒地叫道。

    所有的指令绕过对讲机频道成功下达之后,方洁霞强迫自己慢慢冷静下来。

    “陆sir,你能想到‘v’的目的吗?有没有什么好建议。”指挥车里面的人都没有说话,方洁霞只能点名地问道。

    陆启昌苦笑地摇了摇头。

    “虽然‘v’专案小组已经成立一段时间了,但是我们真正跟‘v’交锋也不过一次而已,现在是第二次,真的无法捉摸这个人,这个人好像越来越高深莫测了起来。”

    指挥车里面的方洁霞脑袋很疼,‘v’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能逃走的路只有两条,要嘛下楼,要嘛上楼横渡到对面大厦,第二条很明显不是,因为‘v’已经知道飞虎队狙击手的存在,真要横渡立刻就会成为狙击手的靶子,可是,如果是下楼的话,这家伙也不积极呀!拖拖拉拉的,好像故意把警方引来引去,疲于奔命,难道这家伙真的还不想逃?

    方洁霞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自己实在跟不上‘v’的思维,再被他这样搞下去,迟早得心理崩溃,看心理医生。

    方洁霞知道,‘v’说了那么多难堪的话,无非是想激怒自己,让自己做出错误的行动方案,那么自己就更加不能乱了,至少说明自己现在的布置让‘v’无缝可叮,‘v’才会想方设法激怒自己,所以,一二楼的警力更加不能轻易调动,坚决不能让‘v’有一丝下楼的机会。当然,这事知道归知道,你想让方洁霞不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她是人,不是机器,机器若是被徐一凡这么气法,可能都会死机。

    “现在我们怎么办?”凌祖儿眉飞色舞地问道,都被警方包饺子了,这个女人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彭奕行没有说话,独来独往他没问题,你让他想这些算计人的弯弯道道,那是肯定no zuo no die。

    方洁霞的判断没有错,徐一凡三人确实被她堵在了三到五楼之间,徐一凡三人就在三楼的其中一个房间里面。

    徐一凡拉过凌祖儿的手,看了一下时间,刚好是八点三十分。

    “嗯!是时候给陈一元找点麻烦了。”徐一凡喃喃道。

    凌祖儿吐了一下舌头,心里开始为那个叫陈一元的家伙默哀。

    ……

    此时,陈一元与张春三人顺着电梯井里面的架子,一步一步已经下到了一楼,张春正打着手电筒,给陈一元照亮着一张手绘地形图。

    “看来你早有准备呀!”张春开心地笑道。

    陈一元笑了笑:“那当然,做我们这一行的,风险高,躲在哪里之前,肯定要想好万一出事了怎么逃,就像你们做杀手的,杀人之前也会先想好怎么逃。”

    张春的表情突然慎重了起来,摇了摇头。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但是如果目标很棘手,逃不了的话,我们也会接。成功了之后,其他兄弟会帮忙把酬金带给他家人。”

    陈一元抬头看了一眼张春,默默地底下脑袋,没有说话。

    或许,有的人杀人并不全都是为了钱,看张春等人穿着有些做旧的地摊货衣服,就知道他们并不怎么花钱的。

    “就是这个井盖了。”陈一元眼睛一亮道:“来,一起合力搬开这个井盖,下面的井底跟这栋大厦的排污水管只隔着几面墙,完全可以炸开。”

    “好!希望时间来得急!”张春一边说着一边用嘴巴叼住手电筒,双手扶住井盖,张春另外一名手下早就扶住了井盖,三人一起合力,很快便把井盖搬开了。

    陈一元得意一笑,突然一阵恶寒,打了一个喷嚏,眼皮跳了一下,抬手看了看腕表,刚好是八点三十分,这个时候是上班的高峰期,只要一混进人群,这些警察根本就没法追。

    “怎么?你们今天有任务吗?”陈一元爬下井底道。

    “嗯!中午十二点,目标每周一都会在一家咖啡厅喝午茶,错过就只能等下周了。”张春一边给陈一元递炸药一边答道。

    “怎么?你们也是准备今天动手吗?”张春好奇地问道。

    “我无所谓,我是劫匪,运钞车每天都有。”陈一元耸了耸肩膀笑道。

    “每天看到来来往往的运钞车,我总是想,为什么世界这么不公平。”陈一元一边说着一边把所有的炸弹都并联在一起,确保所有的炸弹同时爆炸,机会只有一次,炸不穿下面那堵墙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难道你以为世界是公平的?”张春冷笑。

    “那倒不是,我只是每每这时就会想起我上学时,一个戴眼镜的老师教我的一句话,他说‘世界是不公平的,你要学会去适应,’”陈一元突然狂笑了起来:“我想我这辈子是学不到那种境界的,与其被那些有钱人驯服成一条狗,我选择抢他妈的。”

    ……

    指挥车。

    时间距离‘v’最后一次通话,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方洁霞着急地在一张报纸上不断地写画着什么,脑子里面迅速回想着,从这个案子开始到最后,‘v’所说的每一句话,以及他做的每一件事,还有带来的影响,她发现自己一直被‘v’牵着鼻子走。

    “不对,‘v’肯定不是在跟我们捉迷藏,他已经开始准备走了,什么十二小时的游戏,都是在迷惑我们。”方洁霞突然开口叫道:“大家快一起想想,除了从天台和一楼出口逃走,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逃走。”

    当一整车人都在苦思冥想的时候,那个可恨的‘v’的声音再次响起。

    “方警司在吗?我又来了。”徐一凡笑眯眯地道。

    “嗯!在的。”方洁霞咬牙切齿道,这个时候警方虽然没有搜刮到‘v’等人,却是找到了其他被‘v’打晕的警察,看到这么多警察全部被‘v’算计击晕,让警方的威信再次狠狠受挫。方洁霞现在真的恨不得咬死对讲机那头的‘v’,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痛恨一个人,更加可恨的是,她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方洁霞这次行动道目前为止是完败,想借这次行动挽回警方的威信危机,可惜遇上了‘v’,算是流产了。因为无法判断那些被‘v’击昏的警察有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必须立刻让救护车及时送医院抢救,然后就是一担架又一担架的昏厥警员被救护人员抬上救护车,外面的上百名记者又不是瞎的,立刻抬起照相机,一顿狠拍。

    听到方洁霞有气无力的回答,徐一凡隐隐觉得这个女人要乱了,赶紧开口哂笑道:“你们不会以为我真的要跟你们玩游戏吧!”

    “怎么?‘v’也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方洁霞嘲讽道,现在‘v’的手里没有人质,若不是为了形象,方洁霞就要破口大骂了。

    “嘿嘿!承你方警司的教导,我们立场不同罢了!”徐一凡轻松地笑道:“反正我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给你们一点提示吧!不然这游戏我一个人玩,在智力上碾压你们的感觉实在没意思。”

    徐一凡的话再次把方洁霞气得要死。

    “好心你们警方在布置行动之前,一定要查一下地形图啦!真真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什么意思?”

    “啧啧!电梯,轰!我要走了,古了个白!”徐一凡说完关掉了通讯对讲机,站起身来,示意彭奕行和凌祖儿一起准备,他知道方洁霞很快便会醒悟过来,这个女人除了自傲些,聪明着呢。

    “地形图?电梯,轰?这货要炸电梯的节奏吗?”

    方洁霞立刻大叫道:“马上拿黄庆大厦的建筑图纸给我。”

    指挥车里面的都是警队最精锐的专业人才,工作效率奇高,立刻便有一根建筑图纸放在桌子上,方洁霞下意识地先去看图纸上各个电梯的位置,突然吸了一口冷气,她终于明白‘v’的真正目的了,这个死人原来一直躲藏在电梯井里,难怪怎么都搜不到人,原来要离开重重包围的黄庆大厦,真的存在第三条道,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掩护他真正的目的,让警方全部的警力都集中在大厦里,让自己杯弓蛇影不敢轻易调动警力,如果不是气昏了头,自己早该想到电梯了,这个混蛋v。

    “不好!‘v’要炸开这道电梯井的墙壁,从排污管道逃走。”陆启昌的反应也不慢,看到图纸立刻大叫道。

    陆启昌的话刚刚说完。

    “轰————”

    一阵闷哼的爆炸声响起,地面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很明显,爆炸声来自底下,才会声音小而动静大。

    “一、二、三、四,这个排污管总共有四个出口。”方洁霞紧急地用红笔在图纸上圈了起来,一边立即命令李鹰、苗志舜带领飞虎队下楼,围堵那四个出口,希望时间上还来得及。

    徐一凡看着自己手机上面的‘场景扫描’,外面是一阵慌乱的脚步声,附近的红点自爆炸后,开始往下一层拥去,徐一凡心里笑了一下,方洁霞已经下指令了。

    与此同时,徐一凡耳朵里面的监听耳塞听到了方洁霞打给李鹰的电话命令,原来这个家伙竟然一直都能听到方洁霞跟李鹰的任何通话,原因只有一个,李鹰身上带着湾仔警署专用的通讯对讲机,徐一凡便是通过那个对讲机来监听的。

    “一、二、三!行动!”徐一凡叫道。

    一片慌乱的行动中,没人注意到,飞虎队的队伍里面多了三个人,行动的最高指挥官方洁霞命令飞虎队下楼行动,自然没人警察会拦住他们。

    “咚咚咚咚……”跟随着一阵紧密的脚步声,飞虎队全部下到了一楼,到达黄庆大厦的广场,此时,凌祖儿心里简直把‘v’崇拜到要死,他们竟然就这样在几百名警察的众目睽睽下,大摇大摆地走下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