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41章 生命无常
    “方警司,三号电梯井被炸开了一个大洞。”ptu警员撬开电梯门之后,终于看见了陈一元炸开的大洞。

    方洁霞吸了一口冷气后,心下骇然,‘v’真是太狡猾了,原来早已经想好了退路。

    “快快快……”方洁霞紧张地大叫道,毫无疑问,‘v’就是打算从城市的下水道系统逃走,这是最紧要的关头,能不能成功抓住v,输赢就看这一次了。

    方洁霞也不再坐指挥车了,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亲自指挥冲出楼的飞虎队围堵这个全人类最可恶、最卑鄙、最嘴贱的罪犯:‘v’。

    方洁霞都出到前线了,其他的指挥官除了维护设备运行的,剩下的自然也只能跟了出来,这时候他们明白坐在指挥车里面已经没有必要了,‘v’的底牌已经亮出,能不能赢过‘v’就看能不能速度截住‘v’了。

    徐一凡、彭奕行、凌祖儿三人混在飞虎队的队伍里面,凌祖儿身材高挑,混在飞虎队里面一点都不显眼,更别提徐一凡了,影帝凡双手抱着一支飞虎队制式的5冲锋枪置于胸前,脑袋转动,眼睛警惕地左右四顾,比一般的飞虎队还飞虎。

    方洁霞经过他们身边时,还特意看了徐一凡一眼,觉得这名飞虎队员不错,虽然是在没有安全威胁的大厦广场,依旧保持着行动部队该有的那份警惕,

    凌祖儿看了一眼方洁霞,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肩膀一耸一耸的,徐一凡悄然靠近,冷冷地瞪着凌祖儿一眼,你妹的,这么紧张的关头,你竟然给老子笑,现在大厦楼下起码集中了两百以上的警察,一旦身份暴露,这些警察一人一巴都刮死你。

    偶像发怒,凌祖儿赶紧端正姿态立正,眼睛不再乱瞄。

    徐一凡刚刚却是在寻找李杰接应的车辆,想不到方洁霞这么谨慎,除了警方的专用车,所有市民的车包括电视台的用车,全部不能靠近广场两百米,徐一凡三人想要不引人注意跨过这两百米,到达李杰的黑车还是有点难度的。

    “要不要冲过去接应。”徐一凡的耳麦里面响起了李杰平静的声音。

    徐一凡明白李杰的意思,与其自己等人冲过去,不如李杰驾着车冲撞进来更加安全可靠些。

    “嗯!你们准备一下,我这边再看一下情况,听到我的指令再动手。”徐一凡低声地道。这家伙估计主要还是隐藏在暗处的飞虎队狙击手,他喜欢狙击别人,但是绝对不喜欢暴露在别人的可狙击范围内。

    “立刻分成四组。”方洁霞大声地叫道。

    这个女人做事能力确实很强,很短的时间内,就把飞虎队分成了四个小组,李鹰带领第二个小组,苗志舜带领第三个小组,飞虎队的指挥官带领第四个小组,剩下的飞虎队警员全部由方洁霞亲自率领,封锁下水道的第一道出口,其他几人依次每队负责一个出口,除非v躲在下水道里面当缩头乌龟,不然绝对逃不了。

    此时行动中,飞虎队的损失最为惨重,不少队员受伤甚至殉职,所以即便是那个飞虎队的指挥官就在身旁,也无法得知自己队伍里面多了三个冒牌货。

    而凑巧的是,徐一凡三人被划在跟随方洁霞的第一小组。

    “gogogo,速度跟上。”方洁霞挥手叫道,自己率先往第一个出口小跑而去,徐一凡给彭奕行和凌祖儿打了一个眼色,迅速跟进,废话,去哪里都比在广场中安全。

    让徐一凡心中一乐的是,方洁霞所带领的这一小组只有七名队员,也就是说除了徐一凡等冒牌货之外,只有四个是真正的飞虎队警员,虽然飞虎队警员的身手不是普通警察可以比得了的,但是现在已经下到大楼下面,徐一凡可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李杰还在身边潜伏呢,徐一凡对李杰有信心。

    很快,徐一凡等人已经到达了第一个下水道出口,远离了广场,徐一凡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陈一元极有可能会选择这里出来,因为这里既离广场有点远,而且对面就是一条马路,过了这条马路就是商业街,跑进人挤人的商业街,警察人多的优势就无效了。

    “杰,我在你七点钟的方向,;立刻赶来。”徐一凡压低声音道。

    “明白!”

    “你好!请问你是行动的指挥官吗?”

    现在可不是在大厦里,大路边没有封锁,立刻便有几名女记者还有几名摄影师跟着徐一凡等人小跑了过来,拿出麦克风向方洁霞采访。

    “军装,把他们隔开。”方洁霞板着脸怒叫道,然后转头对一众电台的记者挤出一个笑脸:“非常不好意思各位,现在是行动当中,不接受任何采访,为了大家安全,请后退至安全距离,多谢合作。”

    看到军装来赶人,各个电台的记者很识趣地后退至警戒线外,当然,镜头必须对着方洁霞等人的方向拍摄着,这可是枪战现场拍摄呀。

    徐一凡打了一个手势,让彭奕行和凌祖儿后退至自己背后,三人站位呈一个三角形,徐一凡单脚蹲下,三人的枪口瞄准这下水道的井口,这家伙跟徐启升是死党,早就摸透了飞虎队的那一套风格,其他四名飞虎队看到徐一凡三个人教科书般的经典站位就明白了他们三个是一个小组,徐一凡是小组长。

    其余四名飞虎队也后退几步,跟徐一凡小组拉开距离,呈九十度的角度准备瞄准。

    方洁霞左右看了一眼,最后选择了徐一凡小组,轻挪莲步,靠近徐一凡身旁,拔出一只格洛克配枪,同徐一凡一样蹲下,枪口对着下水井盖。

    徐一凡仿佛没有看见方洁霞一般,全神贯注地盯着井盖,凌祖儿的笑点低,肚子又要开始抽搐,徐一凡好像背后长眼睛一般,头也不转,悄无声息地伸回一只手回背后,向凌祖儿比了一个国际手势,凌祖儿赶紧绷住了脸。

    “我是方洁霞,其余三个行动小组全部到位了没有?”方洁霞拿出一个新款的通讯设备呼叫道。

    “第二小组到达指定地点,进入作战状态。”李鹰报告道。

    “第三小组到达指定地点,准备完毕。”是苗志舜的声音。

    “第四小组到达指定位置。”

    “检查下井盖的松动的状态。”方洁霞立即紧张地叫道。

    得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后,方洁霞心中一喜,忍不住笑了一声出来,顿时一张寒着的俏脸瞬间解冻,仿佛一朵花儿一样好看,那些正在拍摄的摄像师自然不会吝啬胶卷,狠狠地看下快门,把一个美丽睿智的女警拍了下来。

    徐一凡这时候才瞥了方洁霞一眼,没有自己的女秘书好看,这贱人这个时候竟然想这个,还有就是很得瑟地恶意诽谤,但愿你将来知道哥就在你身边时,还能保持现在的好心情。

    地下排污管道虽然很臭,但是陈一元、张春等人都是苦哈哈出身,再苦再脏的活都干过,这点臭味根本就不算什么,迅速地跟在陈一元的身后往前面爬行,到了一个分叉口,陈一元拿起手电筒,对着手上的建筑图纸看了一下。

    “往左边!”陈一元说道。

    这家伙虽然说往左边的通道爬,却把自己手上戴着的一个手链解下,扔进右侧通道里,张春想了一下,立刻在心里为陈一元比了一个大拇指。

    “陈兄,你们做劫匪,一回能抢不少钱吧?”张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有兴趣地问了一下。

    陈一元撇了撇嘴,一边往前面爬着,一边笑道:“不多,每人分个一两百万吧!你们呢?做杀手好不好赚?”

    张春久久没有说话,只闷头往前面爬行着。

    “这么?不方便说?”陈一元转头奇道。

    “三万,有时候会多一点,运气好,五六万都有可能。”张春原本声音挺大,后头越来越沮丧。

    “嘿嘿!”陈一元苦笑道:“中间的经纪人抽了不少吧?”

    “不知道,我们行规不能问这些。”

    “去他妈的行规,我刚跟我师父出来做事那会,以前不敢抢银行,那时候大家都是抢金行的,因为金行都是买了保险的,我们一般行动的时候,都不会有人反抗的,很容易就得手了,我记得第一次行动后真的很开心,我们师兄弟几个看着满目都是金光闪闪的金项链,金戒子,金手镯。”陈一元越说越激动:“后来,我师父带着我拿着货去销赃,那个收脏货的家伙说老规矩,七三开,我还很开心,虽然吃亏了一点,但是能捞到七成也不错呀!春哥,你猜怎么着。”

    “怎么啦?”张春顺着陈一元的话问道。

    “蒲他妈的,原来七三开是人家占七成,我们辛辛苦苦拿命博回来的就只能拿三层。”陈一元恨恨地道:“这就是他吗的行规,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以后要抢,就抢不让任何人占我便宜的东西,那就是抢劫提款车。”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起干?”陈一元突然转头笑道。

    张春犹豫了一下,他的手下却是向他狂打眼色。

    终于到达了出口,陈一元站起身来,伸直了腰,扭了扭一直僵着的脖子。

    “想什么呢?干你那个,三万?还是五万?靠!”陈一元甩手讥笑道:“你们拿命博的钱都不够人家有钱人买一件衣服,或者叫小姐的钱。”

    “好!承蒙陈兄你看得起我,张春如果还矫情,就是不识抬举了,不说了,以后你指挥,你说东,我绝不往西,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张春说着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陈一元也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还有另一位张春的手下,也赶紧抬起右手,三只手掌紧紧地握在一起。

    “春哥,我想过了。”陈一元一边说着一边往上爬:“咱们以后不抢运钞车,专门绑架有钱人,张子豪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家伙也是同行,专抢富豪,听说现在身家上亿。”

    张春两人被陈一元说得眼冒金光。

    镜头稍微往上抬升一下,地面上,四个正品港版飞虎队警员和三个水货飞虎队警员,一人举着一支5冲锋枪对着井盖,正等着生怀远大抱负的陈一元、张春等三人打开井盖呢。

    “咔——”

    井盖突然动了一下,方洁霞嘴角向上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徐一凡悄然地给身后的彭奕行、凌祖儿打了一个手势,慢慢往后退去,徐一凡已经瞄见李杰的车已经开到自己二十来米的右侧了。

    “咔——”

    井盖又挪开了更大的口子,所有人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元哥,怎么啦?你倒是快点呀,条子快追来了。”排污井里的张春手下叫道。

    陈一元半边身体已经爬出了井外,刚要感叹一下逃出生天的喜悦,却悲剧地发现七八支枪口正对着自己的脑袋。

    这还不止,还有一排照相机开着闪光灯对着自己的脸,咔嚓、咔嚓地狂拍,真是蒲领姆。

    现场的所有警察都一脸地狂喜,只有方洁霞的笑脸僵住了,这个家伙是陈一元,不是‘v’,‘v’到底在哪里?方洁霞隐隐觉得自己被一个巨大的阴谋给笼罩住了,毫无疑问,自己再一次中了‘v’的奸计。

    “噗——”

    人事无常,当你觉得自己就要逃出生天的时候,说不定正一步步迈进死亡。

    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陈一元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弹孔,竟是一枪爆头,枪声来自黄庆大厦对面大厦的上方。

    方洁霞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陈一元的鲜血喷了她一脸,她在警署是做文职工作的,还是第一次这么贴近死亡,战争跟演习自然是不一样的。

    “小心,是狙击手。”徐一凡大叫道。毫无征兆地开枪,也把他吓了一跳,赶紧晃动身体,不然瞄准镜头定位到。

    “‘v’的时代结束了,不过如此,以后是我托尔的时代。”大厦上的一个房间内,一个戴着一双黑色墨镜的家伙骄傲地低声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