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43章 有些事、在心中。
    徐一凡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躺在病床上面,头上包扎得像一个印度阿三,他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只等待今夜送彭奕行出港,彭奕行这次留下的证据太多,徐一凡必须送他出港才放心,别的不说,只彭奕行被子弹打穿胸口,留在弹头上的血迹就有可能暴露他的身份。

    穷极无聊的徐一凡点开了电视机,第一个画面便是看到了方洁霞铁青的脸,徐一凡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对于徐一凡这种小心眼的家伙来说,对手的倒霉就是自己最大的乐趣,别看这家伙像具尸体一样懒在床上一动不动,他已经动用了自己的能量,开始调查早上开枪狙击自己的枪手是哪个王八蛋了,相信迟些便会有信息传来。

    看到方洁霞苦着一张俏脸在电视上跟公众与媒体不断地道歉,徐一凡的心情就像是大热天里喝了冰冻酸梅汤一样舒爽,熟悉警队那一套的徐一凡知道,方洁霞这次的锅背大了,如果没有特殊的手腕,这辈子,完了。

    当然,现在的徐一凡并不知道,他坑方洁霞是一时爽快,最后坑得反而是他自己。

    然后便是电视台的报道了,严厉谴责警方这一次行动的重大失误,导致不管是市民还是警察都有严重的伤亡,爆炸损坏的财物更是触目惊心,当然,方洁霞团队的能力也不是盖的,立即便有为警方说话的媒体出动,报道警方正确的行动策划,还有警队的英勇表现。

    不过很可惜,如果没有徐一凡那个搅屎棍的出现,掌握着新型传媒手段做事的方洁霞确实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用作秀的方式把这次行动演绎完,然而,事实不能说如果。

    徐一凡这个坑货让方洁霞一车一车地运走昏迷警员的行动,被新闻媒体拍下,如果这还可以解释为警方遭到匪徒的卑鄙暗算,那么在陈一元被击毙的井盖现场枪战,则是把方洁霞团队推向了深渊,这场枪战全程被新闻记者拍下了,一个画面都没有漏下。

    被港岛警队推崇为警队最强的作战部队飞虎队,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而且,‘v’队的三人隐藏在飞虎队里面,从楼上一直撤退到楼下,如果不是神秘狙击手的突然介入,怕是‘v’三人已经悄然退走了,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警察抓贼,而人家却大摇大摆地从他们的面前走过。

    此时枪战更是把港岛皇家警察的脸丢到了英吉利海峡,不堪一击,短暂交火,已经躺下了十几名警察,这还是在‘v’没有出手,甚至是在‘v’出手牵制住楼上狙击手的情况下,说到这里很多‘v’粉就气愤不已、怒不可遏,为什么‘v’在为警方抵抗楼上的罪犯狙击手的时候,一些卑鄙的警察还在‘v’的背后偷袭,实在是太无耻了,而率先开枪射击‘v’的湾仔反黑组阿头李鹰,更是上了‘v’字粉丝团的黑名单,倒霉的李鹰好几次跟珍妮上街吃饭,都被‘v’的铁杆粉丝店长、老板拒接赶出,不做李鹰生意,让李鹰哭笑不得。

    还有许多市民纷纷假设,如果不是‘v’一人牵制住楼上的狙击枪,如果‘v’也全力加入战圈,结果无法想象,但有一点是可以想象得到的,警方的损失将更加惨重。

    此时,方洁霞悔得肠子都青了,陈一元团伙甚至张春团伙已经全部落网,这次行动原本是完美落幕的,为什么自己偏偏要干预‘v’的案件呢,自己当做没看见陆启昌等人不就好了,现在好了,偏偏要惹那么混蛋‘v’,哦不,是那个混蛋‘v’先惹自己的,才不是自己的错,都怪‘v’那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方洁霞此时想甩锅给陆启昌是不可能的了,她一来到就反客为主夺下陆启昌指挥权的事,很多警官都是心知肚明的,况且陆启昌还报告过给他的上司,陆启昌当然也逃避不了责任,但是大头绝对是方洁霞这个美女警司了,你既是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又是警衔最高的,不负责才怪,何况‘v’组的四名警探:袁浩云、李鹰、陈家驹、苗志舜此次行动表现可圈可点,成绩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有勇有谋,如果不是决策层出错,凭他们的身手要擒下‘v’也不是可不能的。

    陆启昌自然也是个人精,不然你以为尖沙咀总督察是人人都可以当的,大肆宣扬‘v’专案小组的成绩,尤其是为了抓捕‘v’而光荣负伤的警员,让调查组想谴责他都无从下口。

    于是,很快陆启昌便敲响了徐一凡的病房门。

    徐一凡可是专案组最早负伤的警察。

    “进来!”徐一凡听到敲门声,立刻把电视机关掉,盖上被子开始转死狗。

    陆启昌满脸笑意,手里提着一个水果篮走了进来,李鹰和苗志舜自然也是要来的,可是方洁霞可不笨,这两个家伙在电视机镜头前的英勇表现是众目昭彰,自然要让他么两个多露脸,好尽量挽回警队的声誉,拉住李鹰和苗志舜做宣传去了。

    “好点了吗?”陆启昌看了一下房间里面没有人,把果篮放在桌子上,走到徐一凡的病床前低声地问道,陆启昌刚一坐下,就皱了皱眉,好浓的药味,看来徐一凡这次伤得不轻。

    “好个毛线。”

    与陆启昌猜测的不一样,徐一凡虽然包着一个印度特色头,但是精神确实异常地好,白了陆启昌一眼没好气地叫道。

    “帮我看下莎莲娜走了没有。”徐一凡向陆启昌打了一个眼色道。

    “莎莲娜走了,可能忙什么紧要事吧!我护士台问过护士长了,莎莲娜交代不让人探视的,我这还是拿出警官证吓唬那个护士长办案需要才进来的。”陆启昌奇怪地问道:“我看你也没什么事呀!干嘛莎莲娜那么紧张。”

    徐一凡摇了摇头。

    “鬼知道,我又没中枪,莎莲娜紧张过度了,说我是伤了脑子,医生说是脑袋剧烈震荡,导致颅内有淤血什么的,还要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看能不能自然消散,不然就手术什么云云,可是我不痛不痒呀!”徐一凡胡扯着还摇晃了一下脑袋。

    “我靠你!”陆启昌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按住徐一凡的脑袋。

    这家伙哭丧着脸道:“老大,脑袋这玩意,那么复杂,问题可大可小,难怪莎莲娜那么紧张,你还是乖乖躺着吧!出了事,我可负责不了。”

    徐一凡心里得意一笑,脸上却不耐烦地道:“哪有什么事,医生嘛!不夸大你的病情,怎么赚你的钱,‘v’案子的进程怎么样了?快给我说说,看你春风满面的贱笑,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徐一凡表现得很感兴趣。

    陆启昌原本是打算跟徐一凡说‘v’案子的事,最好是能让徐一凡也分摊到一部分压力的,现在看到徐一凡的样子,陆启昌又不想说了,徐一凡伤到的是脑子,天知道自己跟他说案件,会不会引起什么伤情恶化,莎莲娜现在在那些高官夫人、商界名媛圈子里面声望很高,陆启昌宁愿去得罪自己的上司,也不愿意得罪莎莲娜,赶紧扯开话题。

    但是徐一凡岂是善罢甘休的人,死揪着这个问题不放,陆启昌只能败走,找了一个借口撤,哥惹不起你们夫妻俩,我还躲不起吗。

    陆启昌走后,又打电话叮嘱苗志舜和李鹰最近不要来探视徐一凡,影响徐一凡休息。

    徐一凡也乐得耳根清净。

    ……

    看到电视上的报道,托尔刺杀‘v’失败,丁瑶紧皱着的眉头跳了一下,托尔等杀手去刺杀‘v’,为的可是她丁瑶悬赏的奖金,不知道‘v’会不会把这笔账算在自己身上,被‘v’刺杀过一次,丁瑶现在心里都有阴影的,那个男人就好似无所不能、不可战胜一般,谁能不畏惧,丁瑶当初出悬赏为雷公报仇,不过是为了拉拢人心好上位而已,她自然不是真心要与‘v’那种独行侠对抗。

    唯一能让丁瑶找到一点安全感的只有徐一凡那个家伙,丁瑶想都不想就拨通了徐一凡的电话。

    “喂!一凡,我是丁瑶,看电视了吗?我之前出追杀令赏金追杀‘v’的事,你还记得吗?”丁瑶听到徐一凡的声音赶紧说道。

    “嗯!什么问题?”徐一凡寒着脸道:“我不是让你没什么紧要事不要主动联系我吗?”

    “是紧要事。”丁瑶赶紧说道:“你说‘v’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迁怒于我,找我报仇,我看电视上播放的画面,‘v’因为被杀手的狙击枪拖住,被警方打中了两枪。”

    “咦!你怎么知道那个开狙击枪的杀手是杀‘v’的?”徐一凡奇怪地道。

    “因为今天凌晨有人领了追杀令。”丁瑶赶紧回道。

    徐一凡默然了许久,丁瑶心里扑通扑通的。

    “给我查一下那个杀手的来头,你最近就不要去赌船了,在家里呆着,加强护卫工作,只要你不出湾仔,在我的地盘还不是‘v’说了算的,哼!”徐一凡阴沉地道。

    “好、好!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好赌船的事,这几天都呆在家,凡,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你了。”丁瑶说道最后,声音发腻地道,最安全的自然是徐一凡这个湾仔总督察在身边,徐一凡在湾仔也是一个不败的神话。

    “艹——”徐一凡挂掉了电话。

    ……

    夜晚,李杰已经把彭奕行的资料全部准备好了,当然还包括彭奕行的女朋友歌莲的,徐一凡不让人知道自己跟这件事有关系,只能让李杰辛苦了。

    “凡,真的要走?”彭奕行情绪低落地道。

    “嗯!必须走,这件事过后,‘v’专案组可能会有更多的警力加进来,到时候全城搜捕,只要他们用类似法,想假设嫌疑人,很有可能就查到你,我一分差错都不想出,所以你必须走。”徐一凡严厉地道。

    歌莲自从知道彭奕行就是‘v’之后,吓了一跳,她爱极了彭奕行,自然不想让彭奕行冒一丝危险,难得彭奕行有徐一凡这种好朋友,愿意帮忙,要是别人早就出卖彭奕行去立功了,至少会撇清干系,但是徐一凡却是冒着生命危险救彭奕行,歌莲觉得最好的朋友也不过如此了。

    “rick,我们听一凡的吧!一凡不会害我们的,他在警署做事,这方便肯定比你熟悉。”歌莲满脸慌张地劝说道。

    彭奕行抬头看了徐一凡一眼,点了点头,也没有问去哪里,正如歌莲所说,他相信徐一凡,徐一凡要安排他去哪里,自然会有他的理由的。

    这时候,海面上远远看见了船灯,船灯两短三长地闪了几下,李杰知道是自己安排的船只,拿起手电筒开始打起了船语。

    “我要走了,有需要帮忙的时候,记得call我。”彭奕行突然站起,紧紧地抱了徐一凡一下道。

    “保重!”徐一凡叫道。

    “你也保重!”彭奕行盯住徐一凡的眼睛说道。

    徐一凡看着彭奕行的眼睛,突然明白了过来,原来彭奕行已经明白了他才是真正的‘v’,真正的‘v’是徐一凡。

    彭奕行明白只有自己走,才能最大程度上保护徐一凡的身份,即使警方查到最后,也只能确定‘v’是彭奕行,彭奕行就是‘v’,但是自己已经离开港岛了,这案便无从查起,彭奕行不知道徐一凡是不是这样想的,他只愿意相信自己的朋友不是这样想的,自己的朋友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安排自己离开港岛的,彭奕行坚信,事实的真相必然是这样的。

    彭奕行从来就不笨,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聪明罢了,徐一凡自以为自己很够义气了,却想不到彭奕行才是最够义气的那个,对于彭奕行来说,有些事,在心中,没必要经常提起,但它一直都在。

    彭奕行最终还是走了,走上了徐一凡为他安排的路,先坐船去泰国,再转机马来西亚,经澳洲,最后飞往美国。

    徐一凡在那边为他和歌莲买了一个庄园,美国是不禁枪械的,希望彭奕行在那边没有放下自己的枪法,徐一凡希望自己下次见到彭奕行的时候,彭奕行能够给自己惊喜。

    “阿杰,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徐一凡眼睛望着漆黑的夜空问道,今夜无月,连星星都没有几颗。

    “我不知道。”李杰平静地道。

    然后认真地说了一句:“但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好朋友?这就足够了吗?

    或许吧!至少对某些人来说是,譬如彭奕行、譬如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