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46章 全职杀手
    v专案小组。

    会议室。

    陆启昌在主持会议。

    徐一凡一如既往地再次缺席,陆启昌等人早就习惯了徐一凡的缺席,徐一凡不管事总好过方洁霞事事都要插一脚,想想陆启昌就有些怀念徐一凡,那家伙来专案小组做事就像打酱油一样,别说会影响到你做事了,他经常在一个角落睡着,让你差点便忘记这个家伙的存在。

    陆启昌给刘建明打了一个手势,刘建明点了点头,这家伙心里是有些激动的,别的不说,专案小组的成员不是总督察就是高级督察,最次的都是督察,刘建明感觉自己在这里混,前途将是一片光明,想想就令人兴奋,当然,如果不是韩琛命令他必须查出倪永孝的信息的话,搞情报是一个好苗子的刘建明已经查到倪永孝是被什么部门拿住了,想从他们手里抠人,别说自己一个小喽啰,陆启昌自己去都说不上话。

    刘建明打开投影仪,画面上出现一个身材高挑、娇媚动人的性感女人。

    刘建明不断地切换着画面,都是同一个女人,她有时或柔情似水、或风姿卓越、或妖娆魅惑、或媚眼如丝、或如邻家小妹般清纯。

    方洁霞不明白地看了陆启昌一眼,却发现陆启昌双眼灼灼地看着投影仪上的图片,再转头看了看袁浩云、苗志舜、李鹰等人,发现这些臭男人都是一脸猪哥样地盯着投影仪上的图片。

    “哼哼——”方洁霞脸色难看地重重敲了一下桌子,眼带杀气地瞪向现场的男士们。

    “呃呃——!”陆启昌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喉咙动了一下,不自觉地拿起桌子上一杯纯净水喝了一口,其他男人也感觉喉咙发干,均下意识地拿起了杯子,灌了几大口。

    陆启昌瞪了刘建明一眼,心里暗骂,不会随便拿些图片吗?专门精挑细选这些美图,想让自己出丑吗?

    刘建明冷汗,这个家伙也是无辜,那个女人是一个出色的女模特,本来就是一个天生的衣架子,还特别会摆姿势拍照,投影仪上的相片还真不是刘建明挑的,随机抽取的。

    “这个女人叫凌祖儿,曾经涉及一宗强奸案,嗯,当时是徐一凡徐sir破的此案,不过可惜,在法庭上因为证据不足,被告田迪文被无罪释放。”陆启昌指着图片上的女人说道。

    “当然,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田迪文又第二次作案,施暴的对象是凌祖儿的妹妹凌珊珊,与第一次一样,因为证据不足,田迪文再次无罪释放,此次之后,凌氏姐妹不再相信警方,转而在新闻媒体的怂恿下,于电台报纸上寻求‘v’的帮助,我们还曾经用这件事为饵,埋伏过‘v’,大家有没有印象。”

    袁浩云、李鹰等人点头,怎么会没有印象,那是他们第一次与‘v’正面交锋,虽然‘v’无心恋战,随意开了几枪后便迅速撤退隐匿,但是田迪文却被杀死了,当时凌祖儿姐妹还被关押在专案组被审讯过一段时间。

    对于漂亮的女人,男士们总是印象深刻。

    “当时我们审讯的结果是,凌氏姐妹跟‘v’并没有任何关系,‘v’确实是出手帮助凌氏姐妹报了仇,但是却与凌氏姐妹素不相识,不然她们也不用在电台报纸上请求‘v’帮忙了。”陆启昌敲了敲桌子:“所以,很快我们便把凌祖儿放出了。”

    陆启昌说完抽出一叠a4纸一样大的相片。

    “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于我们的意料,凌祖儿之前确实不认识‘v’,然而,我们在她家里搜寻到的资料表明,凌祖儿调查过‘v’,不管她是出自于报恩或者别的什么心里,凌祖儿认真地调查过‘v’。”

    陆启昌拿起一张相片,相片上是一身黑色斗篷装的家伙,黑色手套、黑色皮靴、只是没有戴面具,是凌祖儿一张俏丽的面孔,一头乌黑的秀发,竟有一番异样的魅惑。

    “凌祖儿甚至模仿过‘v’,这里有一本从凌祖儿家里搜到的日记本,详细记载着凌祖儿对‘v’的感激逐渐转变到好奇、崇拜、甚至是爱慕。”陆启昌竖起一根手指道。

    陆启昌坐下示意李鹰说话。

    李鹰站了起来。

    “我们调查了凌祖儿经常出入的场所,证实了凌祖儿确实在道具店购买了一套‘v’套装,她甚至买了一只仿真枪,这是她在收据上的签名。”李鹰拿出一个透明的自封袋,里面有一张凌祖儿的亲笔签名收据。

    “最重要的是,16号晚,第一次出现了两位面具‘v’,第二位出现的‘v’把与徐一凡徐sir交战中的‘v’救走,并且冲破了苗sir设下的路障,车牌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是凌祖儿的车牌号码,17号凌晨我们顺着凌祖儿的车牌追踪到了黄庆大厦,黄庆大厦其中一个单元正是凌祖儿以前租下的,毫无疑问,凌祖儿就是第二个‘v’,真正的v正是凌祖儿救走的,黄庆大厦业主叶宽见过凌祖儿不戴面具的样子,录口供时认出了凌祖儿照片,也可以证明凌祖儿当时穿着‘v’制服和‘v’一伙出现在黄庆大厦。”苗志舜报告道。

    “这么说,凌祖儿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点,像这么美丽出众的女人,要在港岛找出来不难吧!”方洁霞摇着手里凌祖儿的相片严肃地叫道。

    袁浩云撇了撇嘴,不难才怪,你试试让我故意躲起来,让你整个港岛搜刮,看你找不找得到,没看这么多天,专案小组加情报科甚至加政治部的人一起出动,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找不到吗!

    方洁霞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以凌祖儿的美丽出众,通缉令已经发下去了,只要一出现立刻就会被发现,可是袁浩云说得也对哦,港岛地方虽小,人却非常之密集,凌祖儿如果不出门,再加上有心人的隐藏,你把港岛翻过来都找不到她。

    一众代表着港岛警队最精锐力量的警官们,看着投影仪上的美丽女子,那么凌祖儿藏在哪里呢?

    山顶。

    一间宽大的别墅里。

    一个美丽的女人擦了擦湿漉漉的秀发,斜着白皙的脖子,用电吹风慢慢吹干着。

    突然房间里面的警报声响起,美丽女子吓了一跳,迅速关闭电吹风,赤着一双精致的小脚,小跑到一旁的监视器上看了一下,外面的道路上正下着大雨,再加上夜晚的路灯朦胧,画面有些模糊不清,女子眯着眼睛看了许久才看清楚了车牌号码,顿时一张俏脸如桃花盛开般灿烂,迅速转身,跑到衣柜前,脱下睡衣,换上一套美丽性感的连衣裙穿上,等她转过头时,豁然正是被通缉的女罪犯,凌祖儿。

    山上虽然有不少别墅,但是开到最里面这条小路必然是来凌祖儿别墅的,难怪凌祖儿这么紧张,不仅是道路边隐藏着摄像仪,别墅的四个方位都隐藏着小型摄像仪,只要有人靠近,凌祖儿立刻便能知道信息。

    徐一凡收到传讯,已经查到了黄庆大厦狙击手杀手的资料,只是查到这个信息的不是肖潇,不是肥佬基,也不是丁瑶,竟然是凌祖儿,想不到凌祖儿真的有两把刷子,徐一凡小看这个女人了。

    “喂!我到了,开一下铁闸。”果然,很快,凌祖儿便接到了徐一凡的电话,兴奋地跑下楼去,连拖鞋都忘记了穿。

    “不要出来,我自己进去。”徐一凡的车子进了铁闸之后叫道,虽然来之前,徐一凡便有‘场景扫描’把几百米的范围都扫描了一遍,但是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还是不让凌祖儿出门。

    “噢噢!”凌祖儿乖巧地按动开关,把铁闸关闭了起来。

    停好了车,一个黑衣黑裤、一身黑色斗篷的家伙从车内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一个面具,不是‘v’是谁,快步从雨中走过,凌祖儿透过玻璃门看的眼睛都迷醉了起来。

    “把斗篷脱下吧!”凌祖儿低声得道。

    “嗯!”

    凌祖儿干练地走到徐一凡身后,接下徐一凡脱下的滴水斗篷,挂在一旁的衣架上面。

    徐一凡斗篷里面穿的依旧是一件黑色的长衫。

    “资料呢?给我说说那个家伙的情况。”徐一凡已经是哑抑着声音说话,凌祖儿虽然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是‘v’,却不知道‘v’面具底下的是什么样的脸孔。

    “嗯!”凌祖儿带徐一凡到楼上的一个房间坐下,拿出一叠资料放在徐一凡面前,徐一凡环顾了一周,墙壁上贴满了剪辑下来图片和一些凌祖儿手写的信息,看得出来,这个女的挺努力的。

    “那天突然出现的杀手叫托尔,你给我的这份资料是正确的,他当时确实是揭了台湾三联帮的追杀令,目标正是你,‘v’,不过这个家伙杀错人了,把劫匪陈一元当成了您。”凌祖儿坐到徐一凡的对面,拿起一份资料说道,徐一凡看了一下,知道是丁瑶查到的资料,可惜只有那个家伙的名字叫托尔,其他的信息空白,徐一凡把自己所有情报途径搜集到的资料都交给凌祖儿整理,希望她能整理出最可靠的情报。

    “托尔是去年才新冒起的一位出色的杀手,据说出道至今从来没有失过手,您是第一位让他铩羽而归的。”凌祖儿得意地笑道。

    “你请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表扬我吧!”徐一凡瞪了凌祖儿一眼怒道。

    凌祖儿不敢开玩笑,赶紧正色道:“托尔自然不是他的本名,我查了很多资料,终于找到这个家伙,他的本名叫骆达华,曾经是国内最出色的枪术射击比赛的运动员,92年代表国家参加过奥运会比赛,总决赛中,他前面九枪全部打中十环,把第二名的分数远远地甩在后面,可惜,在开最后一枪的时候,骆达华突然全身抽搐,子弹脱靶打出安全区域,被取消成绩,并且禁止参加任何枪击比赛,从此失踪。”

    “托尔?骆达华?”徐一凡靠着沙发背,闭上眼睛喃喃自语道,他实在想不起这是哪号人马,看枪法应该不是普通角色,那个比徐一凡还耍贱的系统有一点提示都没有,徐一凡只能靠自己了。

    “还有呢?这家伙还有什么信息,我要所有的信息,越详细越好。”徐一凡皱眉道。

    “哦!这个是我在网上找到的,骆达华的相片。”凌祖儿赶紧道。

    “咦!这不是华仔吗?”徐一凡看着照片上那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心里暗道:“惨了,华仔这货演的电影太多了,杀手、杀手,杀手是哪一部呢?”

    “这个托尔很嚣张的,他不接一般的杀手任务,专门挑一些难度高的任务做,有一次他在马来西亚接了一个到当地警局里面去杀拘留犯的任务,你看,这是我找到的当地报纸。”凌祖儿打开自己的电脑,打开一张图片给徐一凡看:“托尔不是伪装到人家警局去潜伏暗杀哦!那个狂妄的家伙一个人从马来西亚警局的大厅门口,一直杀到警局最里面的拘留室,中间杀死警察三十六名,最后还炸了人家一间警局。”

    “我靠!这么猛!”徐一凡吓了一跳,徐一凡去过马来西亚,见过他们警方的渣战斗力,那是堪比菲律宾警方的存在,只要计划得好,徐一凡自己自然也能做到一个人玩死他们一队人,只是徐一凡不会那么嚣张作死就是了。

    “又嚣张、又犀利、又是华仔,还是杀手,他妈的还作死地叫托尔,是谁呢?”徐一凡眼睛一亮:“全职杀手?”

    徐一凡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是什么情况了。

    “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凌祖儿看到徐一凡很满意自己的工作,有些面红耳赤地期盼问道。

    徐一凡正在喝了半杯开水,听到凌祖儿的话,抬头凌厉地道:“你说呢?”

    “不行!”凌祖儿又不笨,听他语气就知道了。

    “good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