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47章 徐一凡VS方洁霞
    “那个杀手小庄的消息呢?为什么自‘黄庆大厦’事件之后就消失了,像销声匿迹了一样。”

    “这个我知道!”举手的是李鹰:“我手下的伙计已经查到了,小庄现在隐匿在铜锣湾,之前小庄曾经被徐sir带领我们抓捕过一次,被法庭判刑的,只不过他后来越狱逃走了,有一件事大家可能不记得了,跟小庄一起逃狱的还有一个家伙,名字叫赵山河,绰号:山鸡,小庄此刻便是和山鸡一起,藏匿在洪兴社铜锣湾扛把子陈浩南的地头。”

    ……

    “陈浩南?”徐一凡疑惑道。铜锣湾虽然也是徐一凡的地盘,但是徐一凡很少去管那边,那里就像一个垃圾收容所一样,被徐一凡把湾仔所有无法处理掉的垃圾全部逼进湾仔,有些烂仔又不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是手脚不干净而已,徐一凡不可能把人赶尽杀绝,只能用强硬手段,让他么在湾仔无法生存,逼进铜锣湾。

    所以铜锣湾几乎已经成为了小混混的天堂,真正的龙蛇混杂,只不过陈浩南最近都很低调,没有给反黑组找过麻烦,徐一凡几乎忘记这个喜欢留长发的家伙。

    徐一凡眼睛一亮,看来是时候清理陈浩南了,徐一凡一只没有清理陈浩南等人,不是因为他喜欢陈浩南,他又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只是暂时腾不出手,还有就是时机未到,他一下子把湾仔的黑道全部吞下,还没完全消化掉而已,现在肥佬基已经全部稳住了湾仔的黑道局势,徐一凡已经从遵从规矩的家伙变成了制订规矩的大佬,自然是早晚要进军铜锣湾。

    其实,聪明如陈浩南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虽然陈浩南也是捞偏门,但是坚决不碰黄赌毒,就怕哪一天徐一凡开始整治铜锣湾的时候,把自己给清算到了,这也导致陈浩南被手下与诸多好兄弟所误解,以为大佬b死后,陈浩南就胆怯了。

    ……

    “只是,小庄应该跟‘v’的案子没有什么关联吧!‘v’频繁作案的时候,小庄可是在赤柱蹲监狱呢!”李鹰忍不住说道,他跟小庄虽然只见过几面,且都是各为其主,但是却颇有些惺惺相惜。

    “不对,凌祖儿都能是‘v’,那么小庄便也有可能是‘v’,别忘了,黄庆大厦中,如果不是他掩护‘v’,牵制住我们的一部分警力,‘v’会那么从容而退。”陆启昌摇手反对道。

    “陆sir说得对!”这是方洁霞加入专案小组以来,第一次跟陆启昌意见一致:“任何细微的细节都不应该放过,立刻出警抓捕这个小庄,说不定也是一个突破口。”方洁霞的目的很简单,她现在只要有行动都要上,一来可以表现自己,二来则是不让自己沉寂下去,不尽快做出一点成绩来,让总署以为自己下放到地方后便无所作为就惨了,这才是方洁霞表现这么积极、处处争先的原因,只是这个女人身处高位惯了,习惯不顾忌下面人的感受,嘿嘿,你要积极是好事,但是很容易便得罪了一大批人。

    陆启昌与方洁霞两个官职最高的都赞成做事,袁浩云早就坐发霉了,有事做就好,赶紧举手赞成,苗志舜是看袁浩云眼色的,袁浩云现在是重案组组长,苗志舜所在的反黑组据说要撤掉,早晚要在袁浩云手下做事。

    所以,专案小组立刻冒雨出动。

    陈浩南要屎。

    专案小组做事的风格自然没人湾仔反黑组温和,虽然湾仔反黑组也不见得有多温和。

    ……

    “你做得很好,我先走了,需要买什么我会让人带给你,同样是联系这个电话,外面是什么情况,相信你的能力不出门也能知道”徐一凡事情办完后站起身道,凌祖儿搞情报似乎有一套,为了安全起见,徐一凡不想跟她单线联系,用一个可靠的针来隔开。

    “噢噢!外面大雨哦!”凌祖儿笑道。

    “哪又怎样?”徐一凡说着已经下楼,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你自己小心点,政治部的探子不是吃干饭的,有情况立刻躲会密室,给我传讯。”

    “我知道的!”凌祖儿皱着的脸顿时笑得如一朵昙花般灿烂。

    搞得徐一凡有些自恋起来,难道哥戴着面具都阻挡不住哥的帅气啦!当然,自嘲归自嘲,必要的奖励套话还是要说的,又不用花钱。

    徐一凡走到玻璃门口时,凌祖儿赶紧拿过徐一凡的斗篷给他披上,并抢着帮徐一凡系带,凌祖儿的身材高挑,倒也轻松就能拉到徐一凡的斗篷系带,心里则在暗暗测量徐一凡的身高。

    “呃……”凌祖儿犹豫了一下道:“你不然我知道你身份,我自己靠自己本事去查可不可以的。”说着表情很是紧张。

    徐一凡不搞个人崇拜,自然不明白凌祖儿那种迷妹见偶像的患得患失忐忑心情,耸了耸肩膀道:“那就要看你本事了。”

    这对徐一凡来说当然是套话,我不让你查,你又不会真的那么笨不去查,这个家伙却不知道,如果他现在回答说不让凌祖儿查,凌祖儿即使再好奇,也会忍住不去查他的信息的。

    “yes!”凌祖儿高兴地握住小拳头,差点蹦跳了起来,还好记得在偶像面前要保持气质。

    ……

    “就是这栋大楼吗?”陆启昌问道。

    “嗯!我们反黑组线人收到情报确实是这里。”李鹰点头道。

    陆启昌做事自然不会像方洁霞那么张扬,张扬没什么好处,你成功了还好,如果失败了,就等着被踩吧!所以专案小组出动的人不会太多,就专案组几个核心的督察,还有十几名李鹰反黑组的人,用于万一发生混乱的时候,控制场面,他们全部都是便衣打扮。

    当然,便衣归便衣,枪械还是要带上的,不仅带上,还要带够量,陈浩南山鸡虽然是古惑仔,小庄可不是。

    陆启昌给众人打了一个手势,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没问题便上楼去了。

    可惜这些家伙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一辆黑色的轿车,徐一凡正灭火熄灯,放低座椅躺在车子里面呢!

    “看来,今夜要被人捷足先登了。”徐一凡笑了笑,打开‘场景扫描’,看到专案小组的人直接乘坐上了六楼,心里点了点头,看来专案小组的人情报还挺准确的,已经知道了小庄的位置,徐一凡心里迅速判断小庄被逮到对自己的利弊。

    徐一凡最终决定不能让小庄轻易地被陆启昌等人抓到,徐一凡很贱地掏出手枪,对天放了两枪空枪。

    “砰砰——”

    大半夜的,这两声突兀的枪声特别的刺耳,放完炮后,徐一凡赶紧开车溜走,小庄能不能逃就看他自己运气了,徐一凡才不会冒险费力去救人,这家伙所谓的帮忙也就仅限于鸣枪两发。

    “有情况!”小庄立刻警惕地从床上爬起,从枕头底下摸出两只手枪。

    剩下会发生什么事,就不关徐一凡的事,这家伙开始洗洗睡了。

    ……

    第二天一大早,徐一凡回到警署上班,看到了方洁霞板着一张臭脸,就知道昨晚的行动不顺利了,心里得意地冷笑了两声。

    “徐sir,我是新调来湾仔的总督察,我叫方洁霞,初次见面,以后请多多指教。”一身白色督察制服的方洁霞看起来很是英姿飒爽,刚好在一楼遇到徐一凡,方洁霞激灵一下挤出一个笑容,向徐一凡伸出右手笑道。

    方洁霞自然是调查过徐一凡的,徐一凡可是上过电视亮相的,很容易便认出了徐一凡,只是她之前没把徐一凡查彻底,昨晚回去后,经她的姑丈提醒,才彻夜仔细翻查徐一凡的个人履历,这可把方洁霞吓了一跳,神枪手加神级指挥官,不仅在君度酒店就下一众达官贵人,更是在圣德堡中学案件中,击败恐怖分子,零伤亡地就下了政府一众高官的子女,其中就包括一哥的独子,还有两名领事馆领事的公子,财政司长的公子,据说,虽然徐一凡很少上警务处闲聊巴结关系,但是一哥对徐一凡很是关照。

    徐一凡的这个总督察职位一点都没有掺假,都是实打实地凭着功劳往上升职的。

    方洁霞原本以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徐一凡应该是一个不会做人的顽固家伙,人际关系肯定很差,深入调查后才吸了一口冷气,徐一凡这家伙虽然不善交际,但是人际关系却奇好,陈家驹是他曾经的战友,两人的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李鹰是他的手下,对他俯首听命、袁浩云极其推崇徐一凡,甚至在学习徐一凡,连陆启昌都很佩服徐一凡的办事能力,做什么事想不通的时候,都会想要不要找徐一凡帮忙,专案小组的精英警官几乎都是徐一凡的好朋友,然后最最让人嫉恨的是,徐一凡还有一个极好的贤内助,这种人不步步高升简直没有天理了。

    方洁霞今天早上,正后悔自己之前没调查清楚情况,便将自己整理好的投诉资料递到署长办公室了,但愿署长还没来得及看那份投诉文件吧,方洁霞这才知道,湾仔警署署长李智龙对徐一凡的意见几乎都是言听计从的。

    “幸会!幸会!”方洁霞一个女人都伸出手了,徐一凡自然不能小气,伸手握住方洁霞的手打着哈哈道:“关照说不上,希望大家都工作愉快吧!”

    方洁霞一听徐一凡的话语就知道要遭,徐一凡肯定听到了一些风声,自己之前做事实在太草率了,都怪那个混蛋‘v’,让自己气急了头,最近有些方寸大乱,做事急急冲冲的急功近利,方洁霞以前自然不是这样的。

    “好!你希望大家以后合作愉快”方洁霞是一个高傲的女人,既然恩怨已经结下了,也不愿意太过于示弱解释,只点头笑道。

    “嗯!再见!”

    “再见。”

    徐一凡上楼时刚好碰见了买早餐的李心儿。

    李心儿冲徐一凡比了一个大拇指,开心地问道:“怎么样?跟那个女人吵了,看她黑着一张脸上楼。”

    徐一凡无语地瞥了一样心情大好的李心儿,这个女人跟方洁霞真的很像,不过李心儿的眉毛很细,是修得很精致的眉黛青颦,方洁霞是一个不打理的宽眉,李心儿的脸型柔和,青春文静些,方洁霞是一个黑脸神。

    “我请你和豆浆。”李心儿眉开眼笑地道。

    “我靠!难得呀!还能喝到你这么精打细算家伙的早餐。”徐一凡惊奇地笑道,李心儿自然不是精打细算,是抠。

    这个女人是一个购物狂,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就会不假思索地迅速买下,赚再多的钱都不够花,因为女人的包包和鞋子什么的是永远不会嫌多的,而且李心儿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购物欲望,据肖潇办公室里面的八卦道,李心儿曾经一天刷爆自己四张信用卡,双倍工资都不够还,这好像是一种心理疾病,李心儿这个女人,能医不自医。

    徐一凡自然不会管这些,只要你不影响工作,这货才不会关心下属的健康问题呢,除非他别有用心。

    “对了,你跟那个黑面神真的没有亲属关系?”徐一凡跟李心儿一边爬楼梯一边笑道。

    “什么黑面神?”李心儿愣了一下之后,才醒悟过来徐一凡是说谁,捂着嘴巴笑得欢快,然后有狠狠地瞪了徐一凡一眼:“绝对没有关系,我姓李、她姓方,怎么会有关系。”

    徐一凡赞同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在诽谤道:“鬼知道呢,这个要问你老爹才知道,万一姓王呢?”

    李心儿虽然很难猜到徐一凡心里想什么,却能看出徐一凡敷衍式的点头,真是要把李心儿气死了,为什么警署的人都以为自己跟方洁霞有关系呢,明明就不像。

    ……

    “署长你好!”方洁霞敲门道。

    “请进!”李智龙头也不抬地道。

    “署长您好!”方洁霞立正道。

    李智龙没有说话,只低头处理自己的文件,让方洁霞站了有二十多分钟后,李智龙才抬头,放下手中的钢笔。

    “什么事?”李智龙问道。

    这期间的二十分钟,方洁霞早就找到了放在李智龙办公桌一侧的投诉报告了。

    方洁霞低声地道:“署长,我有一份文件搞错了,想拿回去修改一下再上交。”

    “是这份?”李智龙拿起方洁霞投诉徐一凡管理的‘重案组’、‘反黑组’以及肖潇的行政小组的报告笑眯眯地道。

    “嗯!是的!”方洁霞不知道李智龙是否看过,只能低头回答道。

    “你丫!做事太冲动了,难怪老方要我帮忙看着你一下。”李智龙突然摇头苦笑。

    方洁霞眼睛一亮,听李智龙这么说,就知道李智龙是自己人,却不怪自己。

    “对不起署长,我给您添麻烦了。”方洁霞在长辈面前自然是表现出十二分的尊敬。

    “哎!拿回去吧!你能这么快醒悟过来,我就放心了,下次做事,多想想、然后再行动,一定要思虑再三。”李智龙苦口婆心地道:“我很快便要调上总署了,帮不了你多久,但是可以肯定地跟你说,跟徐一凡联手合作,对你有好处的。”

    “恭喜署长,谢谢署长教诲。”方洁霞结果自己的投诉报告,开心地道。

    “嗯!难怪老方对你的期盼那么大,你确实很聪明,哎!老方生了一个好女儿。”李智龙摇头叨叨道:“行了,你下去做事吧!不用管我,有事解决不了、可以多问问徐一凡,他是一个有才能的,你们的误会我回头会帮你调解一下。”

    “谢谢署长!”

    ......

    “肖潇,让所有的骨干警员都到会议室,我要开会。”徐一凡把早上的日常工作处理完之后,通知肖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