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48章 洪兴蒋天养
    徐一凡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众人经常,没有说话。

    等所有人都进场入座后,徐一凡还是没有说话,眼睛没有焦距地看着前方,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凝重,徐一凡已经很久没有召集所有人一起开会了,因为湾仔在徐一凡一轮又一轮的辣手整治下,已经没有需要徐一凡费心的案子发生,都是一般的小案子,仅交由重案组或反黑组单独处理。

    肖潇倒是能猜到是什么事情,但是却不会乱说话。

    “大家都先看一下资料吧!”徐一凡突然开口道,让行政小组的女警给每一位在场的警员都颁发了一份资料。

    坐在会议室里面的都是徐一凡最精锐的手下。

    坐在会议桌左边的是重案组李文斌、李魁、还有最近在重案组表现不错的朱华标,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家伙,徐一凡冲他点了点头,朱华标很激动地咧开嘴向徐一凡傻笑,狂点头不止,李魁无语地踩了一下朱华标的脚,朱华标才收敛稳住,低头看起了资料。

    坐在会议桌右边的是反黑组,以李鹰为首,依次坐着刘商、邱子龙,还有重案组几名表现很好被徐一凡提拔出来的警长。

    坐于徐一凡身后的自然是肖潇所带领的行政小组了,行政小组都是女性警员,人数不多,基本都在座,李心儿也不知道那条线搭错,也跟进了会议室,挨着肖潇坐下,她平时最不喜欢的就是开会的。

    “叩叩——”

    “徐sir,在开会呀!有什么大案子吗?我方不方便旁听,学习一下。”走进来的是方洁霞,方洁霞一脸笑意地道,仿佛之前跟徐一凡没有过任何隔阂。

    徐一凡没有说话,环顾一周会议室,冲方洁霞耸了耸肩膀,示意没有座位了。

    “没事,我站着听就可以了。”方洁霞笑眯眯地道,心里却在诽谤徐一凡一个大男人没有度量,坐在徐一凡身后的李心儿看到徐一凡无赖的行为,笑得像偷吃了蜜糖一样甜,跟板着脸的方洁霞形成明显的对比。

    徐一凡抬手给肖潇打了一个手势,跟徐一凡最久的肖潇立刻明白地走了过去,给方洁霞发了一份案件资料。

    方洁霞快速地预览了一遍资料,心里对徐一凡顿时改观了一些,是彭奕行的案子,看来这个男人还是挺够义气的,一出院就要彻查彭奕行的案子。

    “现在会议开始!”徐一凡开门见山道:“这次我要大家办的是你们手头上拿到的案子,不管大家现在手头上跟进的是什么案子,只要暂时还死不了人,就全部给我放下,先跟进这个案子。”徐一凡严厉地下了第一条霸道的命令。

    会议室里面的其他人都习惯了徐一凡的霸道,均没有说话,甚至连疑惑都没有,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只有方洁霞皱了皱眉,觉得徐一凡的做事很不合理,怎么可以让警署两个最重要的部门放下手头的工作,全部去查你的案子呢,正要开口反驳,突然想起李智龙的话,咽了下口水,忍了下来,却不知道这一切被无所事事一直留意着她的李心儿看在眼里,看到方洁霞想说话又不能说的憋屈样子,李心儿真是爽透了,第一次看徐一凡怎么看怎么顺眼,自己上司还挺帅。

    “很好,这次目标的资料大家都看到了,既然出入境没有彭奕行的出境记录,那么便是两种可能,要嘛就是还在港岛,要嘛就是通过其他途径出港了。”徐一凡抬手道:“李鹰,你负责调查彭奕行的人际关系,还有歌莲的人际关系有哪些朋友、亲人,还有查一下他们最近有没有接触什么特别的人,全部都要细细过一遍。”

    “没问题!”李鹰站起来答道,事实上这些资料他早就查过了,彭奕行夫妇性格内向,没什么交际,很容易便查出来了,他们夫妇俩的工作作息又非常有规律,更是没有一点问题,只不过徐一凡再次提出这个要求,李鹰只能从头到尾再查一次了。

    “邱子龙,你负责给我打听道上有没有什么消息,有没有什么人想找彭奕行的麻烦,彭奕行有没有跟谁起过冲突,或者有没有谁对彭奕行有意见,一丝蛛丝马迹都不要给我放过,必要时可以用你自己的方法。”徐一凡再次点名道。

    “yes!sir!”邱子龙眼睛一亮,立刻站起敬礼道,顿时明白徐一凡的意思,彭奕行的房子被烧得这么干净,自然不会是自燃,既然不是自燃,那么必然是谁下的手。

    “李文斌,你给我查以前的旧案例资料,看有没有同样的案子出现过,现场烧得那么干净,却手法老练,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我怀疑是惯犯做的。”徐一凡敲了敲李文斌面前的桌子道。

    “没问题!”李文斌挺直了腰板大声地答道。

    “李魁,你给我查走私船,还有那些人蛇,不要只查年轻男女夫妇,所有人偷渡的都要给我彻查一遍,以防目标人物画了妆。”徐一凡转手对着李魁叫道。

    “yes!sir!”李魁大声地答道。

    听到徐一凡的安排,方洁霞对这个年轻的家伙开始有些敬佩,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徐一凡能有今天的成就不是只靠运气,看他安排一个案子如此严密全面便能知一斑,‘v’专案小组也查彭奕行,却只用了两点,查出入境和走私船。

    朱华标看到很快便轮到自己了,立刻把腰板挺得直直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对面,表情非常地严肃。

    “呃——”

    “徐sir,我叫朱华标,从西九龙调来跟你,啊不,跟李sir的。”朱华标转头看了徐一凡一下又转正脑袋叫道。

    “嗯!朱华标是吧!行动期间,由你和刘商互换值夜班,应付特别情况。”徐一凡点头道。

    “噢!yes!sir!”朱华标愣了一下敬礼道,心里默哀,以为能上一线,结果只是一个替补的。

    “肖潇,你们行政小组负责调度。”徐一凡补充道。

    “好的,徐sir!”肖潇站起来点头道。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大家有什么疑问可以现在跟我提出。”

    熟悉徐一凡的人都知道会议就要结束了,纷纷坐正身体准备散会,徐一凡开会与其他高层开会,最大的区别就是,第一,徐一凡很少开一些没必要的会,第二,徐一凡开会很简练,绝对不会长篇大论地浪费时间,所以,警署其他部门的警员都非常羡慕重案组和反黑组,光是少开会这一项都能让人长命十几年呀。

    方洁霞举手,她有问题要问徐一凡,可惜徐一凡装模作样地环顾一周,当方洁霞不存在一般。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散会,立刻做事。”徐一凡挥手道。

    李心儿又是肚子抽搐,捂着小嘴噗嗤、噗嗤着。

    “徐sir,我有事想请教你!”看到大家都陆陆续续走出会议室后,方洁霞说道。

    “关于这个案子的事?”徐一凡扬了扬手中的资料。

    “嗯!是的!”方洁霞点头道。

    “可是已经散会了,刚刚在会议上你又不提出,不好意思!现在我要忙别的工作了,请让一下,谢谢!”徐一凡一付爱莫能助地摊手道。

    “请让一下,谢谢你!”走在徐一凡身后的李心儿有模有样地学着徐一凡的姿态,憋着笑严肃地说道,然后跟方洁霞擦身而过。

    走到过道之后,传来了李心儿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方洁霞俏脸再度变黑,再加上她的表情很严肃,李心儿觉得徐一凡那个家伙给方洁霞起黑脸神的外号真的很贴切,哈哈哈!

    徐一凡一回到办公室便除下外套,松了松领带,躺在沙发上休息。

    李心儿进来后,笑着调侃道:“徐sir,你不是很忙吗?怎么?就是忙着偷懒吗?”

    “皮痒是吧!做你自己的事,管好你自己再说吧!”徐一凡笑骂道,跟李心儿熟悉之后,才发现这个女子不是那么难相处,是一个看似冷漠实则心善的人,只要你不戳她死穴,李心儿还挺好玩的。

    徐一凡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会再管,相信专案小组的陆启昌,很快就会收到自己在忙于彭奕行案子的信息,不会让自己过去专案小组帮忙,刚好避开‘v’案子的雷线,英国佬现在来势汹汹地查‘v’案子,如果专案小组拿不出什么好看的成绩,肯定会被雷得很惨,徐一凡才不愿意触那条线的电。

    当然,这些奸计只有徐一凡一个人知道,徐一凡挖坑的本事太强,其他人就算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道道,还以为徐一凡是为了兄弟,要尽快查出彭奕行失踪案呢。

    方洁霞在徐一凡这边憋了一肚子的气无处发泄,只能先回专案小组看一下了,看审讯的结果怎么样,能不能挖出什么线索,英政府给的压力太大,专案组的人都在绷紧着神经做事。

    专案小组审讯室。

    陈浩南和山鸡那对难兄难弟一脸霉气地坐在冰凉的椅子上面,双手被手铐反拷在身后的椅背,因为昨夜无缘无故的两声枪声响起,没有逮捕到小庄,不过却也交战了几分钟后小庄才逃走,所以陈浩南更加倒霉了,因为小庄正是在他的地盘被发现的,窝藏逃狱的通缉犯可不是小罪名。

    “怎么样,想了一个晚上想清楚了吗?”袁浩云微笑道:“是继续挨义气不吭声,还是出卖兄弟从实招来。”

    陈浩南抬头瞥了袁浩云一眼,没有说话,也没必要说话,他这算是人赃并获,推脱是没有用的,山鸡知道自己连累陈浩南了,心里闪过一丝愧疚,还是同样的话:“什么挨义气,我就是租在那里住的,跟别人没有关系。”

    “嘿嘿!是吗?我们在你的房间搜到两只黑星,一颗手榴弹,大量火药和雷管,说说,你准备去炸谁,还有小庄那个家伙现在藏身在什么地方,你们跟‘v’是什么关系,”

    山鸡没有再说话,从昨天被锁进来到现在,山鸡和陈浩南已经猜测到这伙警察不是普通的反黑组警员了,反黑组警员是不会轻易开枪的,陈浩南手下有个叫谢东旭的小头目,‘v’专案小组在楼上抓捕到山鸡后,立刻下一楼的酒吧拘捕负责人陈浩南,当时那个很嚣张的谢东旭不把苗志舜的警示放在心上,三次警告无果,谢东旭还招手呼唤一群古惑仔围住办案的专案小组,被经历过黄庆大厦神枪手,神经高度紧张的苗志舜果断开枪,一枪爆头击毙,所有的古惑仔一哄而散。

    “他们两个还没招吗?”方洁霞走了进来问道。

    袁浩云摊手耸了耸肩膀,其实他挺欣赏陈浩南和山鸡的义气的,男子汉大丈夫,如果不讲道义,两面三刀那才是妄为男子,袁浩云这个家伙也是运气好,也不知道为什么让他鬼使神差地考中警校,不然以这货的性格,绝对是一个妥妥的小马哥。

    湾仔,百花街,肥佬基的总部。

    今天肥佬基的地盘来一位贵宾,一个气势非凡,梳着一个大背头,看上去很有气度却满脸微笑,让人如沐春风的矛盾家伙。

    “太子、韩宾,这位是?”肥佬基疑惑地问道。

    现在洪兴社里面肥佬基接收了靓坤的力量,成为洪兴社势力最大的一支旗,隐隐已经脱离了洪兴社。

    这里是肥佬基的地盘,太子和韩宾不敢摆谱,笑着抢先一步走到肥佬基和大背头男的中间,一脸笑意地介绍道:“基哥,这位是蒋生的弟弟天养先生,基哥,你应该记得小蒋先生的吧!”

    “小蒋先生,这位就是基哥,现在我们洪兴就基哥最出位,整个湾仔清一色都是基哥的地盘。”韩宾自豪地挥手道。

    “基哥您好!”蒋天养微笑地率先伸出右手。

    “天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接你机。”肥佬基没有伸手握蒋天养的手,却拍了拍蒋天养的肩膀大声地笑道。

    蒋天养眼睛闪了一下,保持微笑不变,正要开口说话,肥佬基已经大声地叫道:“里面请,快里面请,站在门口说话像什么样子。

    “基哥,这是送给你的,泰国那个穷乡僻野的地方,除了大笨象就是大笨象,没什么好带,我随便给你带了些上不得台面的土特产,基哥不要见怪。”蒋天养向自己的手下打了一个手势,蒋天养的两个手下真的扛着一个大笨象走了上来,放在会客厅中间,肥佬基眼睛一亮,只因为那只大笨象是用黄金打造的。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肥佬基把刚刚想说的,问蒋天养这次要在港岛呆多久,什么时候会泰国的话憋了回去,一脸笑眯眯地没有说话。

    “基哥,是这样的,蒋生不是出事走了吗?我们洪兴群龙无首,最近被东星频频踩过界,你们老一辈的又不肯出来主持公道,我们是这样想的,请小蒋先生回来主持洪兴,你看怎么样?”太子站起来笑道:“这件事其他堂口的人半数以上都同意了,就看基哥你的意思了。”

    肥佬基心中一动,他自己不愿意出头,是因为顾忌徐一凡,肥佬基担心自己势力太大,会引来徐一凡的忌惮,到时候就是真的玩完了,这才一直龟缩在湾仔,等徐一凡的命令做事,但是看现在的意思,洪兴是想让蒋天养回来主持洪兴的事务,蒋天生要主持哪里肥佬基都无所谓,但是想插足湾仔就绝对不行,徐一凡也不会允许。

    “呵呵!天养想回来弟继兄业当然没有问题,我就守着湾仔这一亩三分地,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忙,但还是可以投天养一票的嘛!”肥佬基笑呵呵地道。

    蒋天养眼睛一锐,肥佬基果然要独霸湾仔,不让任何人插足进来,与此同时,蒋天养也放下心来,肥佬基没有争话事人的野心,也就是肥佬基这种目光短浅的家伙,只盯着湾仔这么好的地方、又不贩毒又不搞黄,简直浪费了这片黄金地。

    “哈哈哈!谢谢基哥支持,我早就跟兄弟们说了,基哥是明大义的,一定会支持我,他们还不信。”蒋天养拍了下大腿大笑道。

    “基哥,其实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蒋天养笑完之后认真地道。

    “嗯!你说,我看下能不能帮忙。”肥佬基话不说尽地道。

    “嗯!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湾仔反黑组的人带队扫了铜锣湾浩南仔的场子,还拘捕了陈浩南,你也知道铜锣湾现在是什么局势,没有浩南在铜锣湾撑住,我们洪兴的人分分钟会被东星的人吃光,我听说你跟警署的关系比较熟,能不能帮我约一下管这事的,我想请他吃餐饭,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蒋天养开口说道。

    他们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陈浩南是被专案小组的人抓去的,只凭借几名小混混见到李鹰出动,便以为是反黑组的人,他们想捞出陈浩南,估计会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