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49章 真相只有一纸之隔
    李心儿很奇怪地看着自己的boss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很专心致志地做着一件很奇怪的事,至少李心儿很无法理解的一件事。

    李心儿很少见过徐一凡这么认真地做一件事,当然不是说徐一凡做其他事不认真,只是他绝不会长时间坚持不懈地做一件事,尤其是现在这种反复枯燥的事,这家伙最多是三分钟热情,把重要的部分做完就收工了。

    徐一凡在擦拭他的格洛克配枪,很专注,很仔细,李心儿以前还没太注意,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的boss还有这么专心致志的时候。

    徐一凡先是一步一步慢慢地拆解自己的配枪,每一个块配枪都要细细地把玩,用手中的一块细擦布慢慢地擦拭,一件有一件,慢慢地放在一旁,擦完之后又把它一件一件慢慢地组装起来,然后又是一顿很用心的轻擦,那专注的模样,让李心儿差点起了鸡皮疙瘩。

    徐一凡有恋物癖。

    伟大的心理学家李心儿总结道。

    “boss,你不觉得你手上的枪已经很干净了吗?”李心儿也是一个奇葩,硬是耐住无聊看了徐一凡一个小时,最后忍不住开口问道。

    徐一凡头也不抬地回道:“你不觉得你的包包已经够多了吗?”

    徐一凡发现李心儿上班,一个星期下来,每天都是一个新款式的包包,如果徐一凡知道李心儿的包包一个月都可以每天换新款的话,肯定要汗死,这个家伙也想不明白,女人要那么多包包和高跟鞋干嘛,你又穿不过来,莎莲娜甚至用几个不同的房间来装她的包包和衣服,当然,莎莲娜是做服装设计的,有那么多衣服和包包没什么奇怪,李心儿就有些丧心病狂了。

    李心儿顿时语塞,白了徐一凡一眼,没有说话,双手托着下巴趴在桌子上发呆,一身贴身的连衣裙勾勒出一道美丽性感的身形,百无聊赖地等下班。

    李心儿的心理评估资料已经全部做完,重案组、反黑组、还有行政小组所有的警员心理评估资料已经全部建档入库完毕,剩下的就是慢慢跟进的记录了,徐一凡又没有新的任务安排,李心儿只能发呆白拿薪水,也难怪会被方洁霞盯上。

    李心儿百无聊赖地看着徐一凡撸枪,心里胡思乱想地徐一凡的枪法据警署里面的其他警员说,那绝对是湾仔第一,号称从不失手,徐一凡住院的十几天,李心儿借着工作的便利,在警署的资料库里面查询了‘v’的资料,面具‘v’的枪法也是出神,据说他能够几枪同时打在一个点上,将防弹玻璃粉碎。

    那么是徐一凡更厉害些呢?还是面具‘v’更加厉害些呢?

    徐一凡号称神级指挥师,他指挥警队的几次出色的案例,李心儿也在资料库里面仔仔细细地仿佛阅读过,当时简直是大呼过瘾,想不到徐一凡这个无赖的家伙竟然还有那么缜密的一面,李心儿实在是看不透这个家伙,徐一凡这个家伙在几次教科书般的指挥中,步步料敌先机,智计百出,把犯罪分子玩得团团转。

    而面具‘v’在黄庆大厦的行动中,也表现出自己举世无双的犯罪天才,这个家伙不仅把三百警方全部算计在内,连大厦内的几伙其他罪犯也被他算计,利用几方的力量互相攻击,而自己坐收渔人之利,最后面具‘v’逃出黄庆大厦的方法更是令人拍案叫绝,这个家伙竟然当着几百要拘捕他的警察面,大摇大摆地走出大厦。

    不过每每想起面具‘v’那个混蛋,李心儿就感觉自己的嘴里发苦,那个混蛋实在是太坏了,以李心儿的聪慧现在自然早就明白了面具‘v’的用意,那个家伙正是要激怒自己,利用自己的口向警方报案,好转移警方的注意力,不会注意到人群里多了三个水货飞虎队警员。

    等等,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枪法与智力都那么变态的家伙,李心儿突然转头看了徐一凡一眼,仔仔细细地观察徐一凡坐姿,徐一凡的神态。

    “喂!你干嘛?无声无息地站在我背后,你信不信我一把撂倒你。”徐一凡转头瞪了李心儿一眼。

    “嘻嘻——”李心儿讨好地笑了一下,露出自己洁白的牙齿:“boss,你看我现在都没事做,还领着双倍的薪水,你坐累了吧!我帮你捏一下肩膀。”

    李心儿说着已经伸出了自己的一双芊芊玉手按在徐一凡的肩膀上。

    “嗯嗯!再大力一点,哥受力。”徐一凡不知道李心儿发什么神经,不过有美女按摩,本着又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当然不会拒绝。

    “噢噢!好的!”李心儿在徐一凡的身后白了徐一凡一眼,敷衍地叫道。一边说着,一边张开手掌,默默比划计算着徐一凡肩膀的宽度。

    “boss,你坐这么久了,不用起来走几步放松一下吗?”李心儿关心都说道:“久坐不动对身体可不好。”

    徐一凡这才转头,疑惑地看了看李心儿,李心儿被徐一凡看得灵动的眼珠儿转了转,然后赶紧一脸正色地跟徐一凡对视。

    “有事?”徐一凡试探道。

    “啊?”李心儿愣了一下,然后给徐一凡一个灿烂的笑脸:“没有呀!”

    “卡刷爆了?要预支工资?”徐一凡看到李心儿慌乱掩饰的样子,自以为李心儿有事求自己,不然这个女秘书那么高傲,才不会突然放低身段给你捏肩膀呢。

    “好心你就少买几件东西啦!”徐一凡摇头道:“多少?”

    “不是不是!”李心儿赶紧摇手道。

    “真不是?”

    李心儿表情霉霉地看着徐一凡:“我看着就那么败家?”

    “嗯!你是!”徐一凡认真地道。

    李心儿差点气死,再也不跟这个家伙聊天了,这家伙很容易就把天聊死。

    终于,徐一凡擦好了桌子上的格洛克,把手枪在手里挽了一个好看的枪花之后,一把插进腰间的枪套里面,李心儿眼睛一亮,后退一步,徐一凡果然站起了身,往茶几旁走去,李心儿跟在徐一凡的身后,暗自估算了一下徐一凡身高。

    徐一凡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之后,看到李心儿的表现怪怪的,赶紧开溜,以免李心儿又在做什么心理测试。

    李心儿迅速从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抽出一张a4纸,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她曾经跟面具‘v’近距离接触过,凭眼里估算过面具‘v’的身高等身体数据,立刻把徐一凡的身体数据写上,进行对比,相似度竟然奇高。

    李心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越来越亮,然后看到了自己桌子右上角的报表,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一阵泄气,立刻全盘否定了自己的猜测,越想越感觉自己异想天开,苦笑地摇了摇头,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

    桌子右上角放着的是徐一凡的工作报告,是关于十几天前,徐一凡在尖沙咀外林道与‘v’交战时的报告,报告虽然是李心儿写和润色,却是由徐一凡口述的,徐一凡和面具‘v’在外林道是有过交火的,但是还有那么多警察在场,众目睽睽,徐一凡根本就不可能是他,而且那个混蛋那么坏,徐一凡也坏,但不会那么坏就是了。

    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你与真相之间只隔着一张一戳就破的薄纸,甚至你已经透过纸张隐隐约约看到了对面,却又被别的因素影响,转头就走,与真相擦身而过。

    ……

    “呵呵!天养,你这就太抬举我了,湾仔反黑组根本就不拿我们放在眼里,我之所以能在湾仔立足,仅仅是因为我一直遵守规矩,不搞毒品,拥护当地的制度条例罢了。”肥佬基摇手道,这个死胖子怎么会给自找麻烦呢。

    “诶!基哥谦虚了,道上谁不知道基哥你消息灵通,左右逢源、人脉广博,基哥只要帮我传个话就算帮忙了,至于人家肯不肯见我们这种人,就不关基哥的事了,浩南为洪兴做了不少事,我如果什么事都不做,争取一下,会被别人说闲话的。”蒋天养一脸笑意地奉承道。

    ……

    徐一凡在楼下买了一杯港式奶茶后,便往警署外面走去。

    “阿龙,你干嘛?”徐一凡看见邱子龙神色匆匆地往外面走出去,打了声招呼道。

    “徐sir!”邱子龙立正敬礼一个了礼后说道:“我刚刚查到,彭奕行经常在一间录影带店租录像带看,我想过去查一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资料。”

    “哦!有这事?”徐一凡疑惑道,心里暗道:“老彭不差几张电影票钱呀!难道有什么癖,看四仔电影。”这个家伙心里诽谤道。

    “上车,我跟你走一趟,刚好没什么事!”徐一凡向邱子龙打了一个手势。

    “好的徐sir!thank sir!”邱子龙兴奋地道,赶紧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上,能跟偶像一起做事,自然是一种荣幸,邱子龙加入湾仔警署的时候,徐一凡已经位高权重,高居总督察的职位了,所以几乎没有亲自出任务了,邱子龙等新人自然就没能跟徐一凡一起做事学习过,只能从一些老警员的口中听过徐一凡的传说。

    “你不用这么拘束的,车座后面有水,要喝自己拿。”徐一凡看到邱子龙有些紧张笑道:“你以前跟我干架时不是很猛吗?”

    “嘿嘿!”邱子龙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地道:“以前不知道徐sir的身份,不过我一直很感激徐氏帮我复职,还帮我调入湾仔,徐sir,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不用这么严重。”徐一凡转头看了一下激动的邱子龙:“认真做事就好,年轻人里面我最看好你。”

    徐一凡这个油滑的家伙,那番话对每一个手下都单独说了一次,当然每次都让他们感激涕零,士为知己者死之气熊熊燃烧。

    没多久,徐一凡便到达了目的地,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录像带出租店,就在一条安静的步行街旁边,徐一凡进入店里面甚至都没看见几个人,可能彭奕行是贪图它安静吧。

    录像带出租店很小,徐一凡不到一分钟便在里面逛了一圈,非常普通的一间店面,也没有出租什么受年轻人喜爱的违禁欧美片子,和岛国的*****子,难怪没有几个人,如果非要挑出一点不普通的话,就是这录像带出租店的女店员长得还不错,精致的面孔上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文文静静的,显得一丝书卷气儿。

    “啊!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吗?”女店员发现徐一凡盯着自己的脸看了一会儿,抬头脸红红地对徐一凡说道。

    徐一凡没有说话,伸出两根手指,给身后的邱子龙打了一个手势,邱子龙立刻闪出,掏出证件向女店员出示了一下。

    “我是反黑组的,请问你对这个人有没有印象?”邱子龙把彭奕行的照片递出给女店员看了一下。

    女店员只看了一眼便点了点头。

    “嗯!这位先生以前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可是最近都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来过了。”

    彭奕行的长相英俊,气质出色,女店员对他的印象很深刻。

    “嗯!他主要租些什么带子呢?还有,你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或者异常的情况出现。”顶头上司当前,邱子龙一边询问着一边拿出一个小本子记录着。

    女店员听着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本子,翻开了几下,找出一页,把本子递给邱子龙。

    “警官您好!这是那位先生的租录像带记录。”女店员看了邱子龙一下,又看了徐一凡一下说道。

    “嗯!这张记录表我们要拿回警署调查,调查完之后再还回给你,有没有什么问题。”邱子龙问道。

    “噢噢!好的!”女店员说着从记录本上小心翼翼地解下彭奕行租借录像带记录的一张,然后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下:“警察先生,哪位先生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不要瞎打听。”邱子龙循例地警告道,给女店员地上一张卡片:“如果想起什么,可以打上面的警署电话,二十四小时有人接听的。”

    “噢噢!好的!警察先生,有一件事我想向你们报告下。”女店员说着看着徐一凡问道,她当然不会太笨,看出徐一凡才是管事的。

    徐一凡一直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个文静的女店员,感觉有些眼熟,听到女店员的话,微笑地点了点头,示意女店员说话。

    “是这样的,我们店里最近来了一个面具怪客,他每天都戴着不同的面具来租借录像带,一般都是中午过后就会来。”女店员嗔怪地看着徐一凡说道。徐一凡一直盯着人家,女店员好看的脸颊上飘起了两朵红晕。

    “戴面具的?”邱子龙眼睛一亮,立刻想到港岛的头号重犯面具‘v’,兴奋地转头看了徐一凡一眼。

    “是什么样的面具呢?”徐一凡心中一动,隐隐想到了什么。

    “呃!是什么样的面具呢?”徐一凡问道。

    “嗯,各种各色的都有,他来了七天就换了七具不同的面具。”

    看来女店员对工作真的很细心。

    “阿sir,他来了,就在你们身后。”女店员低声地道。

    徐一凡和邱子龙转头,看见一个一身红色西装,头上戴着一个美国总统克林顿头套的家伙,徐一凡的记忆如流水般快速闪过,向邱子龙轻轻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