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52章 连锁反应
    “阿仁!什么紧要事?这么晚还劳烦你跑一趟!”韩琛看到陈永仁上门,黑着的脸顿时笑了起来。

    陈永仁原本是被黄志诚安排在倪坤身边做事的,目的自然是查倪家的犯罪证据,当时倪坤还在世,倪坤是一个迷信的,上妈祖庙求了一支签,解签的老家伙告诉他,‘兄弟相争、必有一伤’。

    为了不想让陈永仁跟倪永孝兄弟相争,倪坤坚决不让陈永仁在倪家做事,让他跟着韩琛做事,后来倪坤被杀后,倪永孝上位,倪永孝自然不信封建迷信那一套,倪永孝上位后可相信的人不多,立刻便把陈永仁调回自己身边帮忙,倪永孝只相信自己家人,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何况他和陈永仁还是亲兄弟呢。

    因为跟过韩琛一段时间,是以陈永仁很了解韩琛,从刚进门时韩琛的脸色,知道韩琛刚刚生气过,立刻站在一旁看了ry一眼没有吱声。

    “有什么重要事你快说嘛!是不是关于阿孝?”韩琛关心地问道。

    “呃——”陈永仁皱了皱眉道:“琛哥,是关于你的,我在刚刚收到消息,要人下了暗花要杀你。”

    “.…..”

    韩琛脸皮抽搐了一次

    ry的脸色大变,真要开口说话,看了陈永仁一眼,硬生生地把话憋回嘴里,她当然是第一时间怀疑倪永孝下的暗花,他人被拘留着,最担心的肯定是自己老公韩琛。

    “呵呵——”韩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两声。

    “对方下了多少暗花?”韩琛抬头望着陈永仁问道。

    “一千万港币!”陈永仁脸色很差地道,他看到了韩琛和ry的反应,韩琛的城府很深,在想什么不好说,但是对于ry,陈永仁用屁股想都能想到ry在想什么。

    “嘿嘿——”韩琛意味深长地笑了两声:“这么大手笔,我的命还挺值钱的嘛!”

    “阿仁你该帮我接下那笔暗花,哎!一千万,要拼多少年才能赚到这么多钱,想想就动心。”韩琛自以为很幽默地道,却不料ry的脸色已变得煞白,陈永仁的脸色也不好看。

    韩琛不管不顾地道:“港岛能拿出一千万的人很多,但是拿一千万只为了要我性命的人。”说到这里,韩琛自嘲地摇了摇头:“花一千万的暗花买我韩琛性命的人还真没有。”韩琛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自己是被人随便点名而已。

    韩琛嘴上说没有,但是陈永仁却是知道,这个家伙怀疑倪永孝,不说韩琛,陈永仁自己都怀疑倪永孝,正如韩琛所说,有钱有势又想要自己命的人还能有几个,韩琛的那些对头,能花二三十万块找几个愣头青刀手砍人就不错了。

    倪永孝自然更是无辜,本来被抓进来就已经够无辜了,还要背这种毫无头绪、莫名其妙的锅,这家伙被抓进政治部就已经跟外面断了联系,无法跟任何人见面,此刻躺在冰凉的水泥板床上,盘着双手通过铁窗,看着外面忽暗忽明的星光,猜想着自己不在外面,外面会发生什么事。

    陈永仁最终也没有解释,这事越解释越乱,尤其是在ry简直已经认定就是倪永孝的情况下,陈永仁只说了一句:“琛哥我去做事了,一定会在杀手动手之前找到出暗花的王八蛋。”

    此时此刻,出暗花的那个王八蛋翻了一个身,一条大腿压在一个美女的细腰上,揉了揉鼻子,又睡了过去,月光从窗帘间的细缝照进房间里面,那美女玉体横陈地趴在床上,冰肌玉肤显得更是妩媚迷人,美女侧着一半的俏脸,是乐慧贞,哦不!是三联帮女老大丁瑶。

    ……

    一栋公寓大厦。

    昏暗的房间里面,只有一盏灯光很微弱的台灯。

    一个绑着小辫子的家伙,坐在写字桌前面,房间很是闷热,这个家伙也不开窗通气,毫不在意房间的压抑,似乎已经习惯,这个家伙慢悠悠地打开了一个信封,信封里面是一张照片,一张韩琛的照片,小辫子把照片翻了过来,眼角抽搐了一下,照片背面写着一连串的数字,数学不好的他,用手指逐个逐个地点了一下,吸了一口冷气,雇主的出价竟然是一千万港币,一千万港币是多少日币,数学很差的小辫子暂时还算不出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做完这一单就可以退休了。

    原来这个小辫子竟然就是传说中的亚洲第一杀手:‘o’

    杀手虽然是一个高风险的工作,但是收入不一定很高,‘o’一辈子的积蓄都没有一千万港币,这还是得益于‘o’有一个很好的经纪人合作伙伴,抽水不会太多,且效率很高,为‘o’揽接了不少的活干,从暗花放出的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韩琛的照片便出现在了杀手‘o’的写字台上,‘o’经纪人的效率之快可见一斑。

    像托尔那种杀人只为开心的杀手毕竟少见,‘o’是一个很传统的杀手,杀人自然是为钱,这个任务必须完成,他也从来没有失手过。

    ……

    “星仔,陈浩南被抓进去的消息你收到了吧!”东星的办事人大堂,司徒浩南坐在办事人椅子上叫道。

    “不是我干的!”周星星立刻抖机灵道,这个家伙混得不错,坐在司徒浩南的右下角,紧挨着司徒浩南的位置。

    东星所有在座的堂口老大心里纷纷给周星星比了一个中指,虽然不满周星星的上位之快,但是也无可奈何,这个家伙太能打了,东星内除了司徒浩南外,所有人都被周星星揍过。

    司徒浩南给周星星一个无语的眼神。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干的,我是说,你有什么看法。”司徒浩南摇头哭笑道。

    “什么看法,当然是站在旁边板着手看笑话了。”周星星认真地答道,说出来的话却差点让司徒浩南找个洞钻进去。

    司徒浩南也不再问周星星的意见了。

    “各位,我是这样想的,铜锣湾与其两分天下,不如我们东星拿下来自己玩,我收到可靠的消息,陈浩南这是要倒大霉了,趁这次机会,我们一鼓作气扫掉洪兴在铜锣湾的所有场子。”

    司徒浩南的话刚说完,周星星便叫道:“老大,对方有难,我们这样落井下石不好吧!不如等陈浩南放出来了,我们再跟他们一对一干一场。”

    “靠你!”司徒浩南也忍不住给了周星星一个中指:“出去、出去,出去喝可乐去”,司徒浩南挥手道,看来是指望不上周星星了。

    周星星立刻闪遁,一点后悔的机会都不留给司徒浩南,搞得司徒浩南真的有些懊恼,只能开始安排东星其他堂口的人稳住洪兴相对应的堂口,好让自己腾出手来专心扫陈浩南的场子。

    ……

    何细辉一大早就早早起床,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给全家卖了早餐,搞得他全家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何敏及何细辉的父母脸色大变,上一次何细辉买早餐是因为他拿了人家社团阿公的安家费,要替社团砍人,准备好要猫监狱的。

    “小辉,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何敏担心地问道。

    “没事呀!”何细辉愕然道,转头看了一下自己全家,才发现他们都想多了:“真没什么事,我现在什么江湖地位?怎么说也是一个小头目吧!湾仔飞机的名号谁不给三份面子,再说了,我真有什么事,姐夫,啊不,徐sir不会看着我嘛!”

    “你胡说什么?”何敏羞红着脸怒叫道。

    何细辉老爸老妈也是骂这个不正经的儿子,无端端的装什么好人嘛!吓人一跳,大家早就习惯这个混蛋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床,午餐当早餐的生活,也不期盼他大富大贵,只平平安安即可,何细辉无缘无故装一回好人,全家都以为这家伙回光返照要挂了的节奏。

    “老姐,我以前不懂事,经常让你担心,还‘借’你的钱,现在你老弟发达了,跟了一个好大哥,现在在社团有一些小小的股份,还有看管几个场子的代客泊车,这两万块先还你,老姐,有空你也买几件漂亮衣服啦!我看你们学校那几个老姑婆穿得都比你花俏。”何细辉说着笑眯眯地拿出两万块推给何敏,这个家伙在道上混是凶神恶煞的飞机,只有在家人面前才会有说有笑。

    “你这个死小子,发达了不孝敬你老子我,给钱你姐干嘛!你姐当老师又不花钱。”何细辉的老子骂道,说着就要拿掉何敏桌子上的钱,何细辉赶紧拦住:“好啦!好啦!拿去吧!拿去吧!这是四万,每人两万。”

    何细辉父母顿时眉开眼笑。

    何敏眼睛有些湿润,何细辉发不发财她无所谓,只要这个弟弟生性就好。

    二十分后,好不容易感动一回的何敏气得追着何细辉打,让何细辉很没有面子的落荒而逃。

    “老姐,最近徐sir有没有找你,徐sir不找你你可以找下徐sir吗?说不定徐sir工作很忙呢?男人嘛!三妻四妾有什么奇怪的,哪个有能力的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你老弟我都有两个马子。”何细辉很用心地暗示道。

    徐一凡毕竟小看了何细辉,这个家伙虽然大局观很差,看不清楚局势的大方向,但是办事能力还是极强的,徐一凡才漏出一点口风,何细辉便把握住机会,已经组织好小弟准备做事了,甚至已经开始想打下铜锣湾之后,怎样说服徐一凡让自己当铜锣湾的话事人,别看徐一凡在快捷酒店说得爽快,那不过是做事前为你打气,给你的念想罢了,这一点何细辉还是明白的,铜锣湾这么肥的一块黄金地,徐一凡凭什么让自己管理,何细辉想了一个晚上,只想到一个答案,自古英雄爱美人,是因为自己的美丽姐姐何敏。

    ……

    “boss,你的早餐!”李心儿一脸笑意地端着一份丰盛的早餐笑道。

    李心儿高兴自然是有原因的,帮徐一凡买早餐是可以搭上自己那一份的,然后都报徐一凡的账,李心儿很开心地给自己买了一份最最丰盛的早餐,花了徐一凡两百八十二块钱。

    “好的!帮我端到审讯室。”徐一凡放下手上的钢笔,抬头说道。

    “.…..”李心儿皱着眉头,嘴巴嘟哝着暗骂徐一凡,老是把自己当丫鬟使唤,人家可是高等秘书,是小秘。

    审讯室。

    托尔的恢复很快,依稀能看出是华仔的轮廓了,至少坐在椅子上的那份目空一切的气质错不了。

    “早!”

    “早!”托尔撇了撇嘴道。

    “啧啧——啧”徐一凡坐在椅子上又在地用着早餐,身后站着美丽的心理咨询师兼女秘书,托尔鼻青脸肿地坐在冰凉的铁椅子上,双手被手铐反铐在身后,身后站着一脸不怀好意的邱子龙。

    “吃早餐吗?”徐一凡不说话,默默地吃完一份三明治,喝了一口热咖啡后,菜开口问道。

    托尔刚要说话,徐一凡便转头对身后的李心儿做严厉的思想批评。

    “糖放多了,咖啡!我以前不是都一块半放糖的吗?”徐一凡啧啧嘴严苛地批评道:“你那一半切多了十分之一,过了,下次注意。”

    李心儿汗死,要不要这么装,咖啡里面根本就没有放糖,李心儿知道徐一凡喝纯咖啡的。

    托尔不说话,只像看戏一样地看着徐一凡装。

    “呃——,骆达华是吧!”徐一凡自然不是吃亏的家伙,一边妆模作样地搅拌着自己的纯咖啡,一边说道。

    徐一凡的话让托尔瞪大了眼睛,心里凛了一下,这个家伙好快的效率,这么快就查到了自己的底细。

    “听说你最近很出位,整个东南亚都是你作案的传闻,干嘛!想搏一下金像奖吗?有朝伟在,你行吗?”徐一凡的前半段话,托尔还挺得意,后半段话托尔完全莫不着头脑,不仅托尔,审讯室里面的李心儿和邱子龙也是听得云里雾里的,纷纷感叹自己的上司说话太高深了。

    “徐sir呢?”方洁霞问道。

    “徐sir在审问犯人!”

    方洁霞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