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56章 黑道风云起
    肥佬基的堂口。

    “大哥!”一个长得跟肥佬基有些相像的家伙低着头,这个家伙右脸肿了一大块,一个红橙橙的手掌印,很明显是被人打了。

    “你搞什么鬼?”肥佬基阴着脸骂道:“谁干的?”

    “陈耀庆!”

    “艹他妈的。”肥佬基怒叫了一声:“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废物弟弟,干什么,什么不行。”

    “他们人多,我只带了两三个人。”肥佬基兄弟不服地叫道:“大哥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陈耀庆这么嚣张,你就是不出手做事呢?这个王八蛋又没有什么背景,现在新开的几个场子都是这个孙子在看,我们再没有一点动作,道上的其他人就要开始闲话了。”

    肥佬基瞥了他兄弟一眼,久久没有说话,这个白痴懂什么,陈耀庆是他故意留下了钳制黑仔达的一颗棋子,黑仔达自从收了一个叫飞机的家伙之后,势力越来越大,肥佬基手下没有飞机那种能打的人才,只能不停让步,幸好黑仔达没什么野心,见好就收,但是不把黑仔达打垮,肥佬基的心里总感觉有一根刺。

    肥佬基知道黑仔达似乎跟徐一凡有一些关系,他自己不敢出面,这才有了陈耀庆的出头之地,陈耀庆一开始也不明白,以为肥佬基是特别欣赏自己,后来才慢慢地琢磨明白了肥佬基是想利用自己钳制黑仔达,陈耀庆也是一个聪明的家伙,弄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不但不退,反而很快便在二者之间找到平衡,利用肥佬基短时间内不会动自己的优势,迅速地打开了名号。

    肥佬基却是没有想到陈耀庆是一个枭雄式的人物,打开名号后,自然不甘心永远潜伏在别人的底下,陈耀庆这个家伙运气不错,认识了一个电视台的三线女明星,然后通过女明星认识了几个大老板,现在已然开始自立门户地帮这几个大老板看场子了,近两个月都没有交数给肥佬基,要知道在湾仔,除了黑仔达,所有的黑道势力都要交数肥佬基的,肥佬基已经隐隐感觉到陈耀庆会成为第二个黑仔达,甚至更麻烦。

    “大哥,做事吧!陈耀庆今天哪里是打我,他是打你的脸啊!”肥佬基的兄弟劝说道。

    “让阿东找几个大圈仔,记住,钱要给到位,我不差那几个钱,这些大圈帮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让他们出了湾仔再动手!”肥佬基深吟了许久后说道,说着把桌子上的一个玉质雕刻的手饰品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面,那是陈耀庆以前讨好肥佬基的时候,送肥佬基的。

    “好的!大哥!”肥佬基的兄弟兴奋地叫道。

    “等等!”肥佬基抬手制住道,他突然想起下午徐一凡莫名地问起陈耀庆的情报,虽然徐一凡没什么事,就随便问问,可是肥佬基被徐一凡的高深莫测吓怕了,可不敢把徐一凡的任何一句话当做是随便。

    “大哥,又怎么啦!”肥佬基的兄弟苦着脸道:“叫刀手的钱我出都没问题哦!保证做得漂漂亮亮的,最多我也出完安家费,交替罪羊给差佬下台。”

    “你懂个屁!先别动手,再缓缓再说!”肥佬基拍着桌子怒骂道:“让陈耀庆再多蹦跶几天,我要想清楚一些问题先。”

    肥佬基发话,他的兄弟自然不敢再多说,只捂着脸退出。

    陈耀庆始终还是太嫩,或者说肥佬基一统湾仔黑道之后,就没有什么大动作,让陈耀庆以为江湖大佬也就这样,却不知道,肥佬基只是为了维持湾仔的平衡,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乱子,给警方找麻烦而已,肥佬基要想收拾他,都不用自己动手,只要放出点风声,那些要拿钱出位的家伙多的是,陈耀庆根本无法在湾仔生存。

    只是有一些事已经脱离了肥佬基的猜测,肥佬基错误的判断了陈耀庆的胆量,还有陈耀庆的愚蠢。

    如果肥佬基知道陈耀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跑去敲诈莎莲娜的公司,恐怕会把肥佬基吓死,陈耀庆找死事小,万一徐一凡怀疑到自己身上,怀疑自己被背后搞他的话,肥佬基就真的不敢想象了。

    徐一凡翻看着肖潇查到的资料,此刻已经下班了,肖潇实在加班给徐一凡查的信息。

    “肖潇!刘健那里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徐一凡突然开口问道。

    “刘sir?”肖潇想了一下摇了摇头:“刘sir最近在接受icac的调查,最后一次回来警署是前天,据说他还是无法解释账户里面的巨款来源,已经被停职调查了。”

    徐一凡默认地点了点头,不是刘健,这个家伙现在泥菩萨过江,自己都尚且无法自救,而且,他也未必猜到是自己坑了他。

    那么是谁在幕后指使呢?徐一凡闭上眼睛,细细地对比总结肖潇查到的资料,还有肥佬基的资料,肥佬基则是认为陈耀庆就是一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早晚要教训他一顿,肥佬基还问陈耀庆是不是得罪了徐一凡,需不需要动手,徐一凡自然是不需要。

    肖潇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只静待徐一凡慢慢思考,等待徐一凡的下一步指令。

    “叩叩——”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请进!”

    肖潇用眼神请示徐一凡后说道。

    “凡——”进来的是莎莲娜,莎莲娜打电话回家里的保镖,查到徐一凡没有回家,又打电话到警署的肖潇,自然很容易便知道徐一凡还在警署,便赶紧赶了过来,徐一凡自然比什么生意都重要。

    徐一凡瞥了肖潇一眼。

    “徐sir!没事我先出去了。”肖潇看到气氛尴尬,赶紧说道。

    徐一凡没好气地瞪了肖潇一样,哼声道:“嗯!你先回去吧!”

    “凡,对不起,我听说最近警署有很多烦心事,想自己解决,一点小事而已。”肖潇出去后,莎莲娜走过来低声地说道。

    徐一凡一开始是很生气,但是一路回到警署的时候,便已经不生气了,莎莲娜是自己人,生气她有什么用呢,要气也是气陈耀庆才有用。

    当然徐一凡虽然不生气,脸上却还是一付黑面神的样子,莎莲娜有些担心地放下手上的包包,绕过徐一凡的办公桌,走到徐一凡的身边。

    “凡,对不起啦!我以后有什么事都跟你交代好不好!”莎莲娜也就在徐一凡面前才有这副小女儿姿态,在公司绝对是一个女强人。

    徐一凡一脸愤怒地重重扬起一只手掌,莎莲娜有些害怕地闭上眼睛,徐一凡还没下手呢,这个女人闭着眼睛的眼皮便轻轻颤抖着,修长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

    “啪——”

    莎莲娜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

    徐一凡的手掌自然不会很重,但是也不会很轻,可是这个贱人的巴掌是落在莎莲娜的翘臀上,打得莎莲娜的翘臀一阵火辣辣的。

    徐一凡拉着莎莲娜的手,轻轻地绕了一圈,莎莲娜轻轻地坐在了徐一凡的双腿上。

    “你派人查过陈耀庆?”徐一凡问道。

    “嗯——”莎莲娜知道徐一凡原谅她了,脑袋靠在徐一凡的颈脖间低声地嗯了一声。

    “结果如何?”徐一凡一只手环抱着莎莲娜丰腴的腰间问道。

    “呃——,可能调查出错了,我的人查回的资料显示,陈耀庆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组织头目。”莎莲娜说道:“所以我一直没有动作。”

    徐一凡的眼光一寒,普通的小混混头目,难道这个王八蛋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敲诈到自己身上,肥佬基和肖潇查到的资料也显示,这个陈耀庆虽然颇有胆量,为人很讲义气,手下跟着几十个小混混一起讨生活,可是,背后没什么势力支持,无根浮萍罢了。

    “嗯!这事你别管了,陈耀庆要是再打电话什么的,你直接报警,我会让李鹰出面处理,走正规的渠道。”徐一凡想了想道。

    “可是新闻媒体那边,我们现在兴建的这块地皮,以前被别的承建商承建的时候是死过人的,这事要是被陈耀庆闹大……”莎莲娜担心地说道。

    “新闻媒体?”徐一凡冷笑了一下:“这些方面不用担心,我会搞定的!”

    莎莲娜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徐一凡的那个小情人,白了徐一凡一眼,难怪这个家伙这么自信,生气地掐了徐一凡一下,然后又想到这个小情人这个时候能帮上忙,又矛盾地揉了揉刚刚掐徐一凡的地方。

    看着莎莲娜这么小女人的一幕,徐一凡冷汗。

    ……

    大富豪夜总会。

    湾仔的夜总会很有特色,与别的区的夜总会寒酸的装修不一样,湾仔的夜总会的装修全部都是极尽奢华,非常地华贵,这跟徐一凡上任几年内对湾仔的整治有关,徐一凡接管湾仔后,便开始赶绝湾仔的黄色行业和毒品,这导致那些依赖黄色和毒品才能生存的小夜总会全部倒闭关门,只剩下那些小姐漂亮,经营有道的夜总会可以支撑着,这些夜总会老板苦苦撑了大半年后,发现生意突然变好了,这也是必然的,因为生意竞争对少变少了,而湾仔夜生活的需求依旧存在。

    话说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这些经营夜总会的老板也是精明,很快便想出了一条妙计,你们不是要玩儿小姐吗?他们自己不经营这些行业,但是别的区可以玩呀!夜总会备有专车,送这些在夜总会消费完的嫖客们出湾仔去嫖,不仅如此,你们还可以带夜总会的小姐出街,当然前提是必须出湾仔去开房,依然是免费的专车接送。

    这样一来,夜总会的风气肃然一清,很多原本不敢下夜总会的中层消费者也都被吸引住了,跟准确地说是,原本那些担心夜总会不安全,心里却蠢蠢欲动的城市白领们终于要登场了。

    夜总会的消费主流从来不是古惑仔小混混,这些人身上能有几个钱,而且又喜欢打架闹事,中层收入的三十岁以上家伙才是真正的消费主流,他们的审美直接影响到夜总会的经营方向。

    很快,湾仔仅剩的几家夜总会的老板纷纷反应过来,开始相应警署的号召,严谨黄赌毒,湾仔的夜总会也创立了港岛第一例,商家主动在夜总会显眼的地方贴上‘严谨黄赌毒’的标志,夜总会真的成为只唱歌跳舞消遣的地方。

    不想从此生意竟然变得更好,口碑传开之后,不仅中层消费者,很多上流社会的家伙也喜欢交际于湾仔的夜总会,不为其他,只因这里安全,风气好,如果你说晚上去夜总会蒲,家里的母老虎肯定要发飙,但是如果你说要去湾仔的夜总会玩,那可能不仅不会被骂,还会被多塞上几百块钱,让不要吝啬丢了家里的面子。

    商人都是逐利的,看到湾仔的夜总会这么捞钱,其他区经营夜总会的老板都想来湾仔经营,湾仔原有的势力早已经稳固了下来,要想在湾仔经营夜总会就必须要有势力协助,不然那些客人喝醉酒闹事谁负责,那些喝了两杯耍酒疯的谁负责,看场子、代客泊车谁负责,陈耀庆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傍上了几个老板。

    “阿庆,做得不错,现在我们场子的生意越来越好了,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不用出钱,我算你两层干股。”一个大腹便便的眼镜佬拍着肚子豪迈地笑道。

    “郑生你说怎样就怎样,我无所谓的。”陈耀庆摊手笑道:“最要紧的是生意兴隆,大家赚钱开心。”

    陈耀庆说话很有气度,难怪能冒头这么快,身旁的几个老板纷纷举起大拇指。

    “庆哥,我渣甸二街的夜总会要拆旧楼动工了,你有没有人手,帮我照看一下,我担心有人捣乱,当然,钱是肯定少不了庆哥的。”另外一位老板端着一杯酒敬陈耀庆道。

    “好说!好说!叫我阿庆就可以了,郑生的朋友就是我陈耀庆的朋友,有什么事,打我电话。”陈耀庆笑着取出一张卡片递了过去:“一定帮忙。”

    陈耀庆也不调查清楚情况就大包大揽下,他也不想想渣甸二街是黑仔达的地盘,他们想在黑仔达的地盘拆旧楼建新楼,黑仔达怎么会答应,肯定是一场大战,不过陈耀庆应下也没什么,因为他跟黑仔达已经起了好几次冲突,势如水火了,黑仔达的一味退让,让陈耀庆以为黑仔达的本事也就那样。

    “好!爽快,我先干为敬了。”

    ……

    黑仔达堂口。

    飞机一脸戾色地走了进来。

    “达叔,听说陈耀庆那个王八蛋在我们看的场子里面抢客人,刘经理刚刚上公司投诉了。”飞机拉开一把椅子坐下道,曹达华也不介意,房间里面还有几个人。

    “对呀!达叔,陈耀庆最近太嚣张了,要给他一点教训才是。”坐在椅子上的另外一个家伙说道。

    曹达华笑呵呵地给所有人都倒了一杯茶,没有说话。

    “什么教训?”飞机怒叫道:“不砍死这个王八蛋以后就没人怕我们,我们的场子哪个不是抢回来做的,达叔,你给句话吧!也不用抽签了,这件事我去做,保证漂漂亮亮的。”飞机说着很是气愤地站了起来,想来这家伙跟陈耀庆的恩怨不是一天两天了。

    “呵呵!”曹达华压手示意飞机坐下笑道:“你们当我是老大,我就不能不看着你们,现在的湾仔不是靠打打杀杀能解决问题的,你们一动,警察就会上门,我觉得现在的秩序就很好了,陈耀庆这么嚣张,早晚会惹上不能惹的人。”对于曹达华这个不求上进的卧底来说,现在的生活确实不赖,有钱有势有人。

    ……

    “阿庆,‘跨时代地产’的事做得不错,一定要拖住他们公司的工程,让他们明年才能动工,这样我在他旁边的楼盘就能抢先盖好出售了。”其他人出去后,那个姓郑的老板取出一张支票低声地对陈耀庆道。

    “好!谢谢!只是有一件事,我打听到消息说‘跨时代地产’的老板不简单,跟李超人等富豪的关系不浅!”有钱收陈耀庆自然开心,不过爽快地手下后,陈耀庆还是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哎!现在的谣言真是,她一个新进入房地产的新人,能有什么本事跟李超人搭上关系,不过是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抬高身份罢了。”郑先生笃定地摇头道。

    郑先生说着又给陈耀庆传授了一些房地产工程搞破坏的事,这些事都是他以前经历过的,交了不少学费,才混到今时今日的地位。

    两人在有说有笑地密谋着,突然一个家伙敲了一下门,就跑了进来。

    “什么事?”陈耀庆皱眉道。

    “庆哥,有人在场子里面捣乱!”

    “那就按规矩办,拖到后巷里面打一顿,这种事还要我教你吗?打搅我跟郑生谈生意。”陈耀庆怒骂道,这个小弟不懂事闯进来,让陈耀庆很没有面子。

    那个小弟脸有难色,看了看姓郑的,想说又不能说的样子。

    “你这个混蛋,郑先生是自己人,有什么事直接说。”陈耀庆大骂道。

    “嘿,阿庆,你先去忙吧!我坐一下。”郑先生无所谓地笑道。

    “呵!不好意思,那你先坐,我叫肥妈安排几个美女过来。”陈耀庆点头道。

    ……

    “就是你这个王八蛋在我的场子里面闹事?”陈耀庆指着一个中年的胖子骂道,这个家伙敞开的衬衫里面带着一条拇指粗的金项链,一付暴发户的样子,陈耀庆自己是暴发户,却最是不能忍受别人暴发户。

    骂完的陈耀庆上前两步,狠狠一巴掌甩在那个家伙的脸上。

    “啪——”那个家伙被拍得后退两步,眼冒金光。

    所有人包括陈耀庆的手下都愣住了,陈耀庆隐隐觉得这个死胖子的身份恐怕不简单。

    “干——,给我干死他!”缓过气的胖子歇斯底里地吼叫道,也顾不得他这边只有两个手下,他的手下也是够勇,听到老大发话,硬是冲上去,跟陈耀庆的十几名手下干在一起,当然很快便被干趴下。

    “那个混蛋是什么人?”陈耀庆问道。

    “呃——,好像他说他是肥佬基的亲弟弟。”陈耀庆的手下低声地说道。

    陈耀庆的眼睛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