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58章 动手(下)
    李文斌严格按照徐一凡‘不冒头’的命令做事,到了案发现场后,一言不发,只充当一个随时准备待命的行动者角色,哪怕是他很快便想到了在酒店大堂查杀手的情况,因为即使是酒店走廊里面没有监控摄像头,但是酒店前台肯定是有摄像头的,杀手伪装成住客必然是要经过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

    方洁霞把韩琛夫妇往警方的安全屋转移后,便开始封锁酒店大楼,开始逐个逐个客房搜查,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搜查发生爆炸的2048房间,这很有可能是杀手‘o’入住的房间,被发现后开始策划爆炸销毁自己的入住证据,方洁霞也很快便想到了通过酒店前台来查杀手‘o’的资料。

    “我要调用你们酒店的登记资料,还有你们的前台的监控视频。”方洁霞不容置疑地说道。

    “对不起!da对于这个事,我可能帮不到你,对于住客的隐私资料,我们酒店有义务要帮客人保密的。”前厅经理义正言辞地拒绝道。

    这个答案方洁霞怎么会满意。

    方洁霞寒着一张脸,严厉地问道:“你们酒店的负责人是谁,立刻给我过来。”

    “对不起,我们酒店的负责人不在港岛,有什么事您可以通知我,我会向管理层汇报的。”大厅经理形式化地回答道。

    方洁霞的脸色很难看,大堂经理依然是一付微笑,一分钟后这个家伙便笑不出来了。

    “李sir,把这个家伙拷回去审问,我怀疑这个家伙有份参与今晚的恐怖袭击,给杀手打掩护。”方洁霞厉声叫道,这个女人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这个不开眼的大堂经理竟然还撞到枪口上,方洁霞可不是一般的小警员。

    “yes da”李文斌敬礼道。

    “不是,阿sir,你们误会了吧!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匪徒,我良好市民来的。”大堂经理脸色一白惊叫道,平时的警察循例检查他都是这样回答的,却不明白现在的案子可不是小案子,死了两名飞虎队队员,杀手极有可能是酒店的住客,方洁霞才懒得费功夫跟他扯皮。

    “不是?”李文斌挥了挥手,立刻有一名重案组的警员把那个大堂经理拷上。

    “不是的话,我刚刚看你很嚣张呀!”李文斌板着脸道:“拉下去。”

    “你你你,我要投诉你们!”大堂经理叫嚣道。

    李文斌撇嘴笑了笑,你要是真能投诉成功才好呢,作为徐一凡最得力的手下,李文斌自然知道方洁霞跟徐一凡只见的明战暗斗。

    “现在谁能给我调出你们酒店的住客资料?”方洁霞问道。

    剩下的几个前台接待面面相觑。

    方洁霞脸色一寒。

    “我来!”

    “我来!”

    “我来!”

    剩下的几人赶紧说道,方洁霞随便点了一个人。

    方洁霞很快便查到了2048房间的住客资料,是一个登记名字叫小野的日本人,年龄三十一。

    “快!调这个人入住时候的视频给我!”方洁霞眼睛一亮道。

    ‘o’错误地估计了保护韩琛这个黑社会头子的力量竟然是警察,而且是一伙实力很强的警察,他原本是计划一击即中、远遁千里过自己的退休生活的,所以便没有在前台多做掩饰,方洁霞顺利地查到了‘o’的图像,虽然不是很清晰,但确确实实是‘o’的图像,一个身材高挑长相英俊的小辫子男。

    有了‘o’的图像自然是大索全城。

    ……

    另一边徐一凡的调查也有了结果,陈耀庆还真是一个驴蒙虎皮的家伙,莎莲娜太过于谨慎地认为一般的小混混不敢敲诈自己的公司,自以为陈耀庆必然是有什么庞大的背后势力的,徐一凡查到的结果陈耀庆身后只有一个姓郑的房地产小商人。

    “干——”徐一凡愤怒地吼叫了一声,就一个这种下三滥的小脚色竟然浪费自己半天的时间,徐一凡重重一拳打在车前的仪表盘上,得,这仪表盘要大修了。

    无精打采的飞机坐镇在黑仔达的总部,这个家伙既然是看场子的,自然是严格要求自己,虽然黑仔达现在的势力做大,基本上已经没有人捣乱了,飞机还是一整晚都在场子守着,用他的话说,反正他晚上也睡不着。

    “铃铃铃铃-------!”

    “老大你电话!”飞机的手下看到飞机好像没有听到电话铃声一般,赶紧提醒道。

    “喂!”飞机拿起电话放在耳边随意的说道。

    飞机的变轻由随意变为严肃,然后便是狂喜,挂掉电话后,飞机故作平淡地点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四仔,你去叫二十几个能打的兄弟上来,我要用人。”飞机压抑住心中的激动,整整抽掉了半根烟才掐掉仰头叫道。

    四仔是飞机的心腹手下,以前是何敏教过的一个不良学生,退学后跟着飞机混,四仔虽然不明白飞机叫人干什么,却还是点头下楼去了。

    徐一凡如此下力气搜查陈耀庆的资料,自然是知道陈耀庆跟飞机的恩怨的,飞机也看上了那个三线女明星,可是被陈耀庆捷足先登了,想想也是必然的,陈耀庆人长得高大,说话做事都很有气度,反观飞机,首先这家伙的名字就给人不好的印象,再加上非要在头上搞上尖尖的一个飞机头,看起来更是奇葩了,是女人都会挑选。

    至此飞机便跟陈耀庆结下了梁子,再加上陈耀庆最近在湾仔的风头很盛,一山不容二虎,飞机更是看陈耀庆不顺眼,陈耀庆又频频挑战飞机的底线,要不是黑仔达压着,飞机早就跟陈耀庆开战了。

    徐一凡心情大好地安排好事情后,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让徐一凡的心情突然五味杂陈了起来,也说不清楚是高兴还是生气,只是,只是突然紧张了起来,好像被什么东西突然砸中脑袋,有些晕乎乎的飘在空中的感觉,徐一凡已经很久没有紧张过来,这一刻徐一凡竟然紧张得手心冒汗。

    “老公,我有了!”

    是乐慧贞的声音。

    ……

    天空突然飘起了毛毛细细的雨。

    “郑老板,今晚我送你回去吧!”陈耀庆感觉今夜有些不安静,打算亲自送自己的金主回家,他明白要在湾仔做一个出色的黑社会,未来必然是要跟这些有钱的老板合作,跟毒贩合作是没有出路的,因为湾仔警署的反黑组太强势了,容不得一颗毒品流入湾仔,一旦发现便是雷霆一击。

    “呵呵!回什么回,如此美酒佳人,叫上这些美女,全部到我的别墅happy。”郑姓商人喝了点酒兴奋地叫道:“阿庆,你们也一起来,不然我可不开心了。”

    陈耀庆皱眉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明星女朋友,那个女人也是一个出色的交际花,附和着郑老板的话笑道:“阿庆,既然郑老板这么盛意拳拳,那就一起吧!不过郑老板,你们家的客房够不够多,不然我们这么多姐妹可不依哦!”

    “哈哈哈!没问题!”郑老板豪爽地笑道,一双色眼贪婪地在夜总会的一众美女间瞟来瞟去。

    既然郑老板这么有雅兴,陈耀庆只能去安排车辆了。

    “庆哥,我们的兄弟收到风,飞机刚刚在他们的场子里面带走了二三十名刀手,不知道往哪里去了,可能是针对我们。”正要上车,陈耀庆的一名手下小跑过来,附在陈耀庆地耳边低声地道。

    陈耀庆的眼睛凶光一闪而过,自己的灵感果然没错,有人要对付自己。

    “叫二十兄弟带上家伙跟我的车辆一起出发。”陈耀庆冲不远处的郑老板等人笑了笑,低声地跟自己的手下交代道:“然后在叫上二十名兄弟远远地跟在我们的车队后面,记住,全部带上硬家伙。”

    “明白!庆哥!”陈耀庆的手下眼睛一亮,兴奋地道,陈耀庆所谓的硬家伙是特制的大砍刀,因为在湾仔是严厉禁枪的,一旦发现有黑社会持枪,整支势力都会被打掉,所以湾仔的黑社会火拼都只敢用刀棍。

    陈耀庆果然是一个有胆有识的枭雄人物,打听到飞机要埋伏自己,不但不畏惧后退,反而想把飞机一网打尽。

    黑仔达做事不严谨,他的手下里面不但有陈耀庆的内线,也有肥佬基的内线,陈耀庆收到了飞机要出手的情报,肥佬基也收到了飞机要干掉陈耀庆的情报,只不过肥佬基身体越来越胖,已经禁不住熬夜,早就回家休息了,今夜看场子的是肥佬基的心腹手下肥狗,肥狗为了讨好肥佬基的兄弟,立刻打电话通知了肥佬基兄弟。

    “肥狗谢了,今夜的事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帮到的,绝不二话,立刻给我准备四十好手,我要亲自带队,放心,成功了大家一起分功劳,出了事由我全部兜着。”肥佬基的兄弟亢奋地叫道。

    “明白二爷!”

    于是,徐一凡的一个电话,引得湾仔三方势力都出动了。

    ……

    “不关事的人全部给我滚!”飞机横刀立马地站在马路中间大声地喝叫道。

    这里刚刚好是湾仔区跟尖沙咀的分界线,飞机一边有二十几名凶悍的刀手,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壮汉,每个人的右手都戴着一直白色的手套,手上抓着一柄大砍刀,飞机戴着白手套的手上自然也抓着一柄大砍刀。

    陈耀庆的六辆车全部扎了钉子抛锚停在路中间,这时候,从车子里面下来的人男男女女加起来有四十人左右,比飞机这个埋伏者的人还多,只是年轻人居多,十七八岁头发染得千奇百怪的家伙占大多数,但是飞机这边的人浑然不惧,这些家伙都是跟着飞机打过不少硬架的,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

    “飞机,你在搞什么飞机?”陈耀庆上前几步,掏出一根香烟,点着了吸了一口平静得说道,陈耀庆不愧是陈耀庆,很是潇洒镇定,身后的一众美女眼睛里面纷纷乏起了小星星。

    飞机看到陈耀庆身后的明星女朋友更是怒火中烧。

    “老大!威武!老大!威武!”陈耀庆的手下大声地摇手呐喊道。

    “陈耀庆,我今天就要收你的皮,最后再说一遍,不关事的人立刻滚开。”飞机说着开始扯出一条白布巾,慢慢地把自己的右手和砍刀绑在了一起,飞机身后的刀手也纷纷扯出白布巾开始缠带绑紧。

    “收我的皮?”陈耀庆冷笑道:“就凭你们这二十人,飞机,我看你脑子里面装的都是豆腐,好!我就看看今晚是你死还是我活,今晚两个只能活一个。”陈耀庆说完从身后抽出自己的砍刀,陈耀庆其余的手下见到了也纷纷抽出自己的砍刀和钢管。

    “宝贝,你先跟郑老板一起回车子里面等我,这外面是男人该忙活的事。”陈耀庆笑眯眯地在自己的明星女朋友丰硕的臀部拍了一巴掌,引起一阵臀浪,其他的女人纷纷向陈耀庆的女朋友投来一阵嫉妒的眼光。

    当然,羡慕嫉妒归羡慕嫉妒,这些女人们还是赶紧躲会车子里面,免得被人家乱刀砍死。

    很快,陈耀庆的身后又开来了三辆面包车,车上走下二十几名刀手,加上陈耀庆前面的二十名刀手,已经有四十名刀手了,在人数上足足是飞机那边人数的两倍了。

    但是飞机等人畏惧了吗?

    飞机这个家伙一点都不畏惧,转头看了看自己的二十几名兄弟,每一位兄弟的眼睛里面都是嗜血地红芒,甚至有几个粗神经的家伙还兴奋地颤颤发抖。

    陈耀庆也看到了飞机那边的气势,心里暗暗叫苦,还是低估了飞机的实力,自己这边虽然人多势众,但是这些家伙都是跟着自己捞偏门的,欺善怕恶,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追斩别人可以,打硬仗就不知道了,陈耀庆都是算计别人,以众凌寡的,而飞机那边全部都是真正的打仔。

    “干他!”

    陈耀庆还待再说些什么,飞机根本就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大声地喊叫了一声,率先冲在最前面,往陈耀庆这边冲了过来。

    一个挡在飞机前面的小混混,正要抬起砍刀劈向飞机的脑袋,飞机眼睛一锐,大家经验丰富的他立刻便看出了这个小混混的抬刀不够靠后,发挥不出多大的力气在刀刃上,狠狠地一刀对上对方的刀刃,以刀对刀大力砍去。

    “叮——”对方刀上的力量果然不大,一下子便被飞机的砍刀劈飞,飞机也不回手收刀,顺着力气,刀身微微一斜。

    “撕啪——”

    一道撕裂的声音响起。

    一颗硕大的脑袋冲天而起,鲜血喷了一米多高。

    陈耀庆那边的人吸了一口冷气,吓得脸色煞白,他们只是普通小混混而已,大家砍人也是往对方的身体上招呼,哪里像飞机这么凶悍,真的一刀砍死人。

    顿时胆气被飞机的凶狠吓退,未战而先怯三份,手中的刀都持之不稳,而飞机这边看到自己老大勇猛,一刀挥出,就是一个人头飞起,更是战意高昂,‘吼吼吼’地兴奋嚎叫,我盛敌衰,陈耀庆那边更加不是飞机一伙的对手。

    仅仅一个回合的冲刺,双方互换了位置。

    陈耀庆那边便倒下了十几人,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被飞机这方砍伤的人更是不少,此刻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像个女人一样哭叫着。

    飞机这边竟然没有一个人躺下,当然,短兵相接,受伤是免不了的,有一个倒霉鬼被陈耀庆一刀桶进肚子里面,这个家伙站不住干脆坐在地上,咬牙拔出陈耀庆的刀子,一道鲜血喷出,赶紧用棉布堵住,冷得满头大汗,却是哼都不哼一声,反而是嘴上爆着粗口,大艹陈耀庆的老妈。

    还有一个家伙大腿被砍了一道,鲜血淋漓,这个家伙干脆也坐下,和那个被捅到肚子的家伙靠在一起,自己给自己包扎了起来,出来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躺下,早就预到了这一天,反正安家费肯定是有的。黑仔达自己知道自己事,他的背景即使是退休后,也是不可能分到钱的,与其如此,不如把钱都分给手下,所以黑仔达赚到的钱几乎都是花在手下身上,黑仔达的势力集团也是全港岛福利最好的,同时是最心齐的。

    飞机一个回合下来,倒在自己刀下的起码有四个人,当然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只靠自己的蛮力和经验,所以肩膀上也被砍了一刀,那把砍刀此刻还嵌在飞机的肩膀上,鲜血染满了飞机的胸口,看起来更是狰狞。

    这个家伙也不把刀拔下来,就让他卡在肩膀上,慢慢地呼气休整,等待第二轮冲刺,飞机只知道一件事,徐sir要让陈耀庆死,那他就必须死。

    这时候,飞机的身后又急速开来了四辆面包车,紧急刹车,停在飞机的身后,陈耀庆的眼神慌乱地看着车门打开,这个时候陈耀庆是真的后悔了,飞机的人竟然这么厉害,黑仔达那种老牌的黑社会果然不是自己能惹的,这时候突然开来的车辆,不知道是敌是友。

    陈耀庆的脸色一变,他看见了从车上下来的第一个胖子是肥佬基的兄弟,被自己狠狠打脸的家伙。

    飞机这个时候也拿捏不准自己身后的家伙是敌是友,但是对方的来意如何,战斗经验丰富的飞机明白,只有迅速干掉陈耀庆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到时候不管是战是退,都有回旋的余地。

    肥佬基的兄弟一下车,看到现场的情况也是吓了一跳,太变态了,以少击众,飞机的人已经搞定陈耀庆了。

    “冲!砍死陈耀庆!”飞机只转头看了肥佬基兄弟一眼,就转过脑袋大声吼叫道。

    陈耀庆魂飞胆裂,光是飞机一伙人他就害怕得要死,再加上肥佬基的人,他是百分百死定了。

    “快!挡住他们!”陈耀庆脸色苍白地厉声地尖叫道,自己却反身拉开身边的一脸面包车门,也不管自己的兄弟女人了,迅速发动了车子。

    陈耀庆活着的手下早就吓得心惊胆战了,一看到飞机等人凶神恶煞地冲过来,不是抱头跪地求饶,就是往道路两边的树林逃命地跑去,竟然没有一个人去抵挡飞机。

    看到飞机等人势不可挡的气焰,肥佬基的兄弟终于明白,为什么肥佬基人多势众,势力是黑仔达的数倍以上,可愣是不愿意跟黑仔达开战,原来不是黑仔达在任何场合都给足肥佬基面子,处处以肥佬基马首是瞻,可能还有黑仔达手下的人太彪悍了,打赢都是两败俱伤呀!

    “兄弟自己人!”肥佬基兄弟看到飞机那两个受伤躺坐在地上的两个大汉,人都重伤倒地了,还抬着砍刀转身拦截自己,赶紧开口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