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60章 一笑泯恩仇
    徐一凡冷汗地看着方洁霞,这个美女发什么神经,一进门就冲自己发春一样地笑,要不是她穿着的总督察制服,徐一凡还以为是李心儿呢。

    “什么事?”徐一凡挂掉电话后问道。

    “徐sir最近有案子要忙吗?”方洁霞试探地问道。

    徐一凡当然听得出来,立刻回答道:“是啊!我非常地忙,彭奕行的案子毫无头绪,昨晚听说还有古惑仔火拼,砍死了几个人,哦!对了,据说还有一宗爆炸案,爆炸的玻璃碎片伤到楼下几个摆夜摊的小贩,都要妥当处理,以免伤害警署一直以来建立的良好警誉。”徐一凡这个家伙拐弯抹角地挖苦着方洁霞。

    但是人家方洁霞今天好像是吃了忍者神丹一样,完全不在意,依然是一脸的春风笑脸。

    “嗯!徐sir辛苦了,那个爆炸案徐sir有什么看法吗?”方洁霞一脸笑意地问道。

    “当然是要替那几个受伤的小贩申请赔偿了,人家辛辛苦苦地在楼下摆摊,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劳动赚钱,无端端地祸从天降,你说,这些伤人的混蛋该不该扑街。”徐一凡笑得比方洁霞还要灿烂。

    方洁霞大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哪里受得了徐一凡尖酸刻薄的挖苦,狠狠地瞪了徐一凡一眼。

    “哼!你明说吧!要怎么样才肯加入韩琛这个案子的调查,我已经查证过了,接下杀韩琛暗花的是国际上通缉的重犯杀手‘o’,这个案子破了对你也有好处。”方洁霞忍不住站起来道。

    徐一凡撇了撇嘴道:“我要好处干嘛?我做事是为了对得起警察这份职业,对得起领导与市民对我的信任,为的是维护湾仔的繁荣与安定,破案怎么可以为了自己呢?”徐一凡摇头晃脑,一付方警官你不是一个好警察的失望模样。

    徐一凡又把天聊死了,方洁霞鄙视地看了徐一凡一眼,拂袖而去,她当然不是被徐一凡的话说得羞愧难当而走,她是被徐一凡的话恶心走的。

    坐在门口处的李心儿趴在桌子上,捂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一抽一抽的,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徐一凡的话,她是连标点符号都不信的,据她的研究所得,徐一凡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功利主义者,当然,这并不是说徐一凡就是一个坏人,只是,你让他白做事、没好处是行不通的。

    李心儿笑着笑着突然愣了一下,不对!抓捕国际通缉犯这事对徐一凡是有好处的,这个家伙没理由拒绝呀!

    李心儿抬头看着徐一凡。

    “干嘛!”徐一凡看着李心儿奇怪的眼神皱眉道:“第一次发现你boss我很帅吧!动心?晚了,你boss号称港岛第一专情的人,你没机会的。”

    “呕——”李心儿撇嘴想吐,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你不会是为了我才拒绝那个黑面神的女人的吧?我虽然跟方洁霞不妥,但是用自己前途来开玩笑就不好了。”

    徐一凡甩给李心儿一个白眼,靠!你能不能再自恋些,我这么帅都没你自恋。

    看到徐一凡的表情,李心儿就放心,不接韩琛的案子,这个坏家伙肯定是有着自己打算的,只是自己暂时还想不到原因,李心儿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秀发,为什么聪明伶俐的自己,面对城府多深沉的人都能一步步解剖,为什么轮到徐一凡就不行呢?这个家伙说的话跟他做出来的事根本就不符合正常逻辑的。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李心儿相信,只要自己用心找,总有一天会拆穿徐一凡这个坏家伙的真面目的,一想到有这么一天,李心儿就像偷吃了蜂蜜一样开心。

    确实,没人能事事如意。

    譬如现在。

    “喝什么茶?”李智龙满脸笑意地问道,徐一凡还没回答,这个家伙就又自顾自地说道:“就上次你送我的那罐茶叶吧!”

    “别——!”徐一凡赶紧说道:“署长,有什么事您直接交代我吧!我刚刚在办公室喝了一肚子水,不渴。”

    “我希望你跟方洁霞合作,接下这个案子。”李智龙这个家伙还真直接,立刻便开门见山道。

    李智龙看到徐一凡不愉的表情摇头解释道:“我知道你嫉恶如仇,让你去保护一个黑社会头子是难为你了,可是这个案子现在已经不再是保护那个什么韩琛的了,现在国际刑警介入,主要的任务已经变成了逮捕国际罪犯杀手‘o’,而且我们警署带队时损了两名飞虎队警员,社会舆论对我们警署很不利,我希望你能扭转这个局面,再一次为我们警署立新功。”

    李智龙说完还补了一句:“你知道我月底就要转警务处了,如果这个案子没处理好,我到了警务处被人提起这件事多没有面子。”

    “嫉恶如仇?我?”徐一凡汗颜。

    老顶都开口了,徐一凡有什么办法,只能无奈地点头了。

    李智龙当然不能让自己的爱将心有芥蒂,开口解释道:“你知道我月底就要卸任走马警务处了,你知不知道新接任湾仔警署的署长是哪一位吗?”

    徐一凡摇了摇头,心里暗道:“管他是谁呢?只要不是刘健就行。”

    “内部的名单已经出来了,方明珠,方洁霞的亲姑姑会接任湾仔警署的署长位。”李智龙摇手让徐一凡靠近后低声道:“我知道你跟方洁霞不对盘,可是哪有怎么样?工作嘛!互相退一步就算了,方明珠可是出了名的护短,而且还跟方洁霞一样强势,我升任警务处后,没人看着你,你就自求多福吧!”李智龙给徐一凡打了一个你懂的眼色。

    徐一凡在心里默默地给李智龙比了一个中指,靠!难道我还能去拍方洁霞的马屁不成,不过方洁霞的后台还真的很坚挺呀,一环一环的,刚调来湾仔,自己的亲姑姑也跟着上任了,如果说这是巧合,打死徐一凡都不相信。

    “可是这事我在三十分钟前才推辞了方洁霞?”徐一凡瞥了李智龙一眼暗示自己下不了台,让李智龙居中调解下。

    “香——”李智龙闭着眼睛咂了一口清茶,然后看着天花板,就是不看徐一凡‘含情脉脉’的眼神。

    “男子汉嘛!能屈能伸,一点小小的委屈算什么?韩信都受过胯下之辱呢!工作嘛!不丢人。”李智龙看着天花板像背书一样地说道。

    “艹!”徐一凡暗靠了一声。

    “叩叩——”

    “请进!”方洁霞的声音跟李心儿清丽的声音不一样,天生就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而且还很高傲,除非是那些受虐狂,不然谁听了都不会很爽。

    徐一凡当然不爽,但是又能如何哦!自我安慰道:“对方是个大美女,不丢人。”

    徐一凡伸出食指跟拇指,比成一个‘八’字,然后往自己的嘴两边撑了撑,撑出一个虚伪的笑脸。

    “da,早!”徐一凡推门进来笑道。

    徐一凡推门进来的时候,方洁霞一直抬头处理自己的工作,她跟徐一凡是完全相反的人,徐一凡对工作是应付型,及格通过就好,不管绩效是多少,方洁霞确实一个严格要求自己追求完美的人,对待工作非常地认真,上班时间绝对是在用心工作。

    听到徐一凡的声音,方洁霞抬头愣了一下,呆呆地看着徐一凡许久才反应过来,这个一脸微笑的家伙是湾仔警署最犀利的家伙,徐一凡总督察。

    “有,有什么事?”方洁霞非常奇怪地问道,似乎很难想象徐一凡会过来自己办公室找自己。

    徐一凡随意地摇手道:“只是da你调来湾仔这么久了,大家都没什么走动,过来随便看下。”徐一凡没话找话地左顾右盼,方洁霞的办公室很宽大,只是装修比较简约,冷色调的风格。

    方洁霞紧皱眉头,想不明白徐一凡的意图,这个家伙是特意来看我的笑话?方洁霞暗想。

    方洁霞靠着办公椅背,板着双手不说话满脸怀疑地看着徐一凡。

    徐一凡也不说话,对视着方洁霞,你妹的,我站着,你坐着,这种俯视的高度我怕你,哎!可惜,这个女人把警察制服的每一颗纽扣都扣得密密的,什么都看不到,不然徐一凡少不得要露一些鄙夷的眼神。

    “这就是da的待客之道,茶水都没有一杯。”比眼神徐一凡率先败阵,也不知道方洁霞是不是练过的,竟然可以长时间不眨眼的,徐一凡只能转移话题,这个家伙也不想想,人家方洁霞几次去他办公室,也没见他请过人家喝过哪怕一杯清水。

    “我不喝茶的,只有咖啡,要喝自己泡。”方洁霞指了指自己的茶水桌,透明玻璃的茶水柜里面却是只有速泡咖啡粉,当然还有咖啡机和咖啡豆等一系列工具,不过徐一凡可没有耐心磨什么咖啡豆,你磨给他喝还差不多。

    徐一凡一边自己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泡咖啡,一边诽谤这方洁霞的小气抠门,却不知道他算是好待遇了,方洁霞把他当成跟自己是同一种聪明人,若是别人,高傲的方洁霞动都不让人动她的东西。

    徐一凡慢悠悠地喝着咖啡,方洁霞低头看了自己桌子上的资料,一时间没有声音,很是和谐安静,方洁霞低头皱着眉头看着资料想了很久,抬头看到徐一凡被靠着自己的茶水柜,很悠哉地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风景,忍不住问道:“徐sir,你说那个杀手‘o’会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们这么多警力,这么大范围的搜查都没有线索?”

    徐一凡转回视线看了一下方洁霞,撇了撇嘴道:“为什么要去搜查杀手,他任务完成了吗?只要他的任务没完成,你们守着韩琛,守株待兔不是更好,干嘛要浪费警力?”

    ‘啪——’方洁霞眼睛一亮,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哎呀!真是当局者迷,自己急于立功,太过于紧张这个案子,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双眼感激地看着徐一凡。

    徐一凡心里暗道:“看来方洁霞还不知道方明珠即将上任湾仔警署的内部消息。”

    “还有呢?还有呢?”方洁霞开心地问道,方洁霞的心可比徐一凡要大气得多,只要是为了工作,什么事都能靠边站,何况她从来就没有记恨徐一凡,只觉得有才能的人就是要有一些怪癖的傲气。

    “看来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要保护好韩琛,还有别的什么要注意?”方洁霞走了过来问道,等她走到徐一凡身前,发现徐一凡这个混蛋竟然用自己专用的杯子喝咖啡,气得脸色一变,眼睛一蹬,突然想起自己有事要求人家,赶紧换上一付笑脸。

    心里却暗暗决定,这个咖啡杯得丢。

    “别的?”徐一凡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道:“搜查当然要继续,不然那个杀手可能就会猜到警方的意图,知道警方想守株待兔,只要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如果他故意拉长刺杀时间,警方也不可能天天守着韩琛,浪费警力不说,没有什么是没有漏洞的,到时候百密一疏,总有一天可能会被杀手一击得手。”

    方洁霞赞同地点头。

    “但是也不能漫无目的地乱搜查,要逆转思维想一下,假如你是杀手,你会藏在什么地方?”徐一凡给自己的咖啡杯里面加了一点热水,这玩意虽然加糖了,但还是死苦死苦的。

    “那么杀手‘o’藏在什么地方呢?”方洁霞喃喃自语道。

    “铃铃铃铃——”徐一凡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方洁霞的遐想。

    “喂!我是徐一凡!”徐一凡拿起电话接听道。

    “什么?你知道报纸上通缉的杀手‘o’藏在什么地方?”徐一凡这个贱人故意加大声音叫道。

    方洁霞呼吸顿了一下,突然加重了起来,徐一凡的线人这么强大,上千名警察在做事,都没有查到一点有用的消息,徐一凡的线人竟然查到了杀手‘o’的藏身之处,这太不可思议了。

    徐一凡挂断电话,看着方洁霞祈盼的眼神,什么都没说,伸出了一只手掌,方洁霞眼睛一亮,伸出自己的倩手,跟徐一凡的大手重重地拍在一起。

    “准备一下。”徐一凡放下杯子说道:“马上出发。”

    “没问题?”方洁霞犹豫了一下说道:“要通知国际刑警吗?”

    “你要不要把你茶水柜里面的咖啡分一半给我?”

    方洁霞眼睛再亮,徐一凡跟他想到一块去了,两人对视一笑,颇有些一笑泯恩仇的感觉。

    徐一凡转身便走出了方洁霞的办公室,只留下兴奋的方洁霞在办公室里面转来转去。

    高兴过度的方洁霞竟然忘记了一件事,徐一凡为什么会突然不请自来自己的办公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