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71章 壬申年
    农历十月初八,壬申年,申猴。

    黄纸上是这样写的:宜嫁娶,订盟,纳彩,祈福,祭祀。

    “我靠,要不要这么繁琐!”徐一凡再一次烦躁地叫道,任谁坐着一动不动被人搞了一个小时都会受不了。

    “新郎官,再等等,很快就好了,这位师傅可是从电视台请来的专业人士,给成龙、周润发、张囯荣等不少顶级的男影星定过妆的,保证把新郎哥弄得帅气逼人。”负责男方这边的司仪喜气洋洋地笑道。

    “差不多到时间了吧!”袁浩云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说道。

    “嗯!应该快出来了。”李鹰也点头道。

    今天是徐一凡的大喜之日,这些家伙认真打扮起来还都是人模狗样的,袁浩云一身帅气的黑色西装,骚气的红领带,胸口上还别着一个胸花,一脸的意气风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货才是新郎官。

    李鹰穿得自然也不差,珍妮挑衣服的品味还是可以的,无奈他硬件跟不上袁浩云,怎么看都没有袁浩云帅,李鹰的胸口上也别着一只胸花,上面自然是题字‘伴郎’的。

    徐一凡虽然开玩笑说不用袁浩云等人当伴郎,其实莎莲娜早就准备好帖子了,徐一凡的好朋友们一个都没有拉下,全部都当了伴郎,不仅袁浩云、李鹰,李文斌、李魁、邱子龙也都当了伴郎,还有陆启昌、徐启升、陈家驹等人全部在列。

    这些人济济一堂地挤在徐一凡的小公寓里面,等待徐一凡这个新郎官一起去接新娘。

    “对了,你叫了几辆车?”李鹰突然好奇地问道。

    袁浩云比了一个手势,自豪地说道:“八辆!”

    “反正都准备好挨批了,我让那几个家伙挑了最好的八辆警车出来,怎么样?够兄弟吧!”袁浩云说完得瑟地操李鹰挤眉笑道。

    “你不是真的没打什么报告就把车开出来吧?”李鹰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袁浩云。

    “这——可以打报告的吗?”袁浩云环顾四周,看了看伴郎。

    “反正我是收到可靠的情报,有人可能会对莎莲娜夫人不利,我是调车派人跟踪调查保护的。”李文斌看到袁浩云看着自己,点头说道。

    “我是调查举行婚礼的教堂附近的黑社会行动的。”李鹰摊手道,这个家伙甚至都找好了几个小混混在那里准备互殴一下,然后被带回反黑组循例录一份口供,关个三五天的,所以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李鹰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徐一凡的油滑。

    “我是真的接到我们署长的命令,维护婚礼现场的,教堂婚礼的时候,我们署长等一众高层都回到婚礼现场祝福两位新人的。”陈家驹笑了笑道。

    其实方洁霞也收到了命令,要维护婚礼现场的,因为不仅湾仔警署的署长方明珠要到婚礼现场祝福新人,可能处长还有财政司的几位高管也要来,酒席他们是不会去的,但是利用中午的午休时间,到教堂祝福一下一对新人还是可以的。

    方洁霞此时已经带队在教堂附近布置维护婚礼现场了,李文斌也是刚刚回来的,他自然也要参与布置,方洁霞用的毕竟是重案组的人手,李文斌不在,她根本就调动不了,这件事差点把方洁霞气死。

    袁浩云听到在场出车的几位老大,全部都有自己用车合理且充分的理由,就自己傻傻地冒着被投诉的风险拉车,顿时思密达了。

    “靠你们——!”袁浩云靠了一声之后,赶紧拿出手机,让办公室的文员赶紧给自己补一份报告。

    袁浩云正在外面骂李鹰等人不够兄弟,这么好的主意不提前通知自己时,徐一凡终于走了出来,原本就一付小白脸样的徐一凡,经过大师级化妆师的手之后,更是帅气逼人了,至少在一众不凡的伴郎团中,徐一凡可以凭颜值虐杀他们。

    “我靠!一凡,看来还是莎莲娜的眼光独到一些,想不到你这个家伙鼓捣一下之后,竟然这么帅的,差点都快赶上我了。”袁浩云语气有些酸酸地打趣道。

    徐一凡也头一次感觉,所谓的大帅哥都是化妆出来的,鼓捣了一个多小时,搭配专业人士设计的发型,服装,甚至细节到每一个纽扣,徐一凡都有些认不出自己,一付要被自己帅倒的自恋模样。

    “好了好了,新郎官,各位帅哥伴郎们,要出发了,接新娘子去。”男方的司仪赶紧催促道。

    ……

    另一边。

    新娘子莎莲娜和一众伴娘们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哇!表姐,你今天真是太漂亮了。”仙蒂眼睛亮晶晶地尖叫道。

    这个小妮子还是如愿地当上了伴娘,一身可爱的粉红色伴娘裙,看起来很是美丽娇憨。

    整个婚礼所用的化妆团队可都是乐慧贞,从电视台调用的最顶级的化妆团队,不惊艳才怪,这些女人们可都比男人八卦多了,逮住一众化妆师就问,这是什么牌子的粉底,这是什么牌子的睫毛膏,有没有什么好介绍的。

    这时候却没有人发现,乐慧贞这个心机女,让化妆师给自己化的妆容和头饰都是和莎莲娜同款的新娘妆来的,胸口上戴着一条天蓝色的钻石项链,手上戴着一颗硕大的钻石戒指,若不是她穿的是伴娘的短裙,差点就跟莎莲娜平分秋色了。

    莎莲娜很细心,很快就发现了乐慧贞的小心思,不经意地瞪了乐慧贞一眼,乐慧贞赶紧投降,向莎莲娜露了一个抱歉讨好的笑脸,让莎莲娜气不起来,毕竟这个婚礼,乐慧贞也帮了不了忙,徐一凡这个男人反而什么都帮不上,时间这么仓促,幸好有乐慧贞帮忙,分担了莎莲娜很大的工作量。

    “新郎官和伴郎快来了吧!各位姐妹,一定要把好最后一道门,不好好地刁难新郎官,决计不能轻易开门。”一位伴娘起哄道。

    “啊!不要,随便闹一下就好了,一凡的耐性可不好,太久会很烦的。”莎莲娜紧张地说道。

    “哦哦哦!我们这还没出题,新娘子就迫不及待要嫁出去了。”伴娘团之一珍妮忍不住揶揄地笑道,其他人也跟着哄笑:“就是、就是,我们家莎莲娜这么出色,要想抱得美人归,自然要好好刁难一下徐一凡那个好运的小子。”徐一凡这个穷酸的警察,能娶到莎莲娜这种黄金富婆,可是有很多莎莲娜的名媛贵妇朋友们不服气呢,她们早就想把莎莲娜这么好的女人介绍给自己未婚的弟弟,堂弟,表弟什么,不料竟然被一个死条子捡了便宜。

    这当然是她们一厢情愿的想法,等她们到达婚礼现场的时候,看到满地的警车和一众警队的高官之后,她们才会明白徐一凡不是她们嘴里的那种一个小督察,她们都是极其精明的女人,立刻便意识到徐一凡的不凡,人家莎莲娜是真的谦虚,没有吹嘘自己的男朋友,轮不到她们为莎莲娜不值。

    徐一凡凭着自己的帅脸,还有十几位警队精英长官的庞大气场,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很快便到达了别墅的三楼,莎莲娜的主人卧室门前。

    “开门!开门!山大王要来抢新娘了。”说话的又是袁浩云这个搞怪的家伙,前面的好几关李文斌等文静的手下全部用不上,靠得都是袁浩云和陈家驹这两个家伙的插科打诨,才可以一路前行。

    “嘻嘻!不开、不开、就不开!想接我表姐,先来一个九九九九九的红包,让我看一下表姐夫的诚意先。”不用说,说话的肯定是仙蒂,刚一说完,小妮子便咯咯地笑了。

    徐一凡豪爽地挥一挥手,散财童子李文斌又是一个大红包从门缝里面塞了进去,看得袁浩云一阵心疼,这个家伙跟程思林一起供了一套房子,是莎莲娜的地产项目,莎莲娜给他们打了六折的内部价,他们才终于忍痛付了首期,现在每个月都要还银行利息,然后每月只剩下一千块钱了,烟酒不禁的袁浩云真的有些支撑不住,看到徐一凡大把大把地撒钱,袁浩云真是眼热。

    “嘿嘿!”陈家驹拍门笑道:“‘长长久久’的红包已经奉上了,可以开门了吧!不然等一下我们就不仅抢新娘子了,伴娘都要抢上山当压寨小丫鬟。”

    “家驹,你要抢伴娘,仔细你的皮!”阿美在里面刚好听见陈家驹得瑟的声音,气冲冲地叫道。

    陈家驹刚刚还一脸嚣张跋扈的姿态顿时哑火,刚要用力敲出的手指顿时停住,噤若寒蝉地缩了一下脖子,赶紧从伴郎队伍的最前面弯腰溜到最后面,徐一凡等人正莫名其妙间,陈家驹气喘吁吁地叫道:“谁叫我,我是陈家驹,刚刚是不是有人叫我了。”陈家驹一脸不明所以地在队伍后面喊着话。

    “呐——!”徐一凡等人纷纷忍不住向这个气管炎比了一个国际通用的中指,看来每一位出色的警察都是影帝呀!徐一凡心里感叹道。

    陈家驹这个废物已经阵亡,看来还是得靠袁浩云了。

    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放在袁浩云的身上,结果袁浩云突然缩了一下脖子,低声地问道:“思林不会也在里面吧!”

    “袁浩云,我看你很得瑟嘛!新郎官都没有你高调,咱们家的搓衣板是不是该换一把了。”怕什么来什么,程思林的声音适时地响起,袁浩云顿时面红耳赤,偏偏跟在身旁的曹米高还傻乎乎地问:“阿头,搓衣板是什么武器。”袁浩云要不是干不过这家伙,现在就当场揍这笨蛋一顿。

    袁浩云一付爱莫能助的样子,把头低到最大程度,灰溜溜地跑到队伍后面,有一名猛将败北了。

    袁浩云在伴郎队伍的后面看到了聋拉着脑袋一脸垂头丧气的陈家驹,陈家驹转头看了一眼无精打采的袁浩云,两个一向不对盘的家伙顿时起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难兄难弟般地伸出手握了握,还自我安慰地低声道:“怕是爱到极致的表现,我们是爱老婆,不像徐一凡那种渣男。”

    徐一凡转头看了看李文斌。

    李文斌低声认真地道:“阿头,我肯定我老婆也在里面。”李文斌一付拜托了,给我留点面子的哀求状,好像徐一凡让他去死一样,或许徐一凡让他去赴死还容易些。

    徐一凡的眼光扫过李鹰,李鹰顿时脸色潮红,呼吸困难,好像随时准备倒地不起。

    徐一凡摇了摇头,顿时感叹,有老婆的人都是靠不住的,看来好兄弟还是要在单身狗里面找,邱子龙离婚了,妥妥的一枚单身狗吊丝。

    “嗯——!”邱子龙悲壮地敬了一个警礼。

    一支黑色的手枪稳稳地抓在手里。

    “砰…砰…砰…砰……”

    一道道枪声很有节奏地响起,弹跳出的弹壳逐颗逐颗地掉在地上。

    几十米以外的一个移动的靶心停止了,所有的弹孔全部打在十环以内,持枪的人心无旁骛地收起手枪,插回腰间的枪匝内,蹲下身体,一颗一颗地把弹壳都捡了起来。

    “rick!rick!”一个美丽的女人一脸开心地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几张纸,是歌莲。

    “怎么啦!”彭奕行摘下眼睛,安静地问道。

    歌莲站住脚步,平息了一下因为急剧跑步而有些难受的呼吸,彭奕行温柔地拍了拍歌莲的后背。

    “什么事?看把你激动得!”彭奕行摇了摇头。

    “一、一凡要跟莎莲娜结婚了。”歌莲喘了一下气后,摇着手里的传真信件,激动地说道。

    彭奕行让歌莲别那么激动,结果听到了这个消息,自己也是同样的激动,握拳的右手抖了一下,几颗握在手里的弹壳掉在了草地上。

    彭奕行把手里的弹壳放回自己背后的一个小腰包里面,接过歌莲手中从大洋彼岸传来的传真喜讯,上面还有几张徐一凡跟莎莲娜拍的婚纱照,照片上的徐一凡一脸的微笑,莎莲娜则是满脸幸福与甜蜜的笑容。

    太阳的余晖下,这一对情人看着大洋彼岸另外一对情人的幸福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