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72章 杀手神父
    “你们要怎么样才能开门?”邱子龙这个笨蛋老实地问道。

    徐一凡知道要坏了,他以为邱子龙会直接撞门进去,这家伙的蛮力,徐一凡不认为自己的门锁能挡得住邱子龙几次冲撞,他这样一问,主动权就跑到人家女方手里了。

    果然。

    “那新郎官先说说,你是怎么样获得我们新娘子的芳心的。”说话的是乐慧贞,徐一凡几乎都能看到这个女妖精俏脸上的揶揄。

    所有人都看着徐一凡,不仅房间里面的伴娘们八卦,这个问题门外面的伴郎们也是想知道的,尤其是单身狗们,万一自己学到两招,也能娶到一个霸道多金的女总裁呢。

    徐一凡冷汗,这怎么回答,难道说是胡萝卜加大棒的结果,房间里面的莎莲娜也是羞红着脸,没有说话,徐一凡却是是对莎莲娜威逼利诱过。

    “当然是因为莎莲娜漂亮,不然你们以为呢?”徐一凡狡诈地答道,一边说着一边暗示陈家驹到前面来。

    双方的宾客当然不满意徐一凡这个油滑的答案,可是你偏偏还不能反驳。

    “什么情况?”陈家驹低声地问道。

    “开锁!”徐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两根铁丝,这个家伙还真没有房间的钥匙,他很少有带钥匙的习惯,莎莲娜知道他的习惯后,迁就他也就基本不锁门了。

    “那你在说说,你取了我们莎莲娜之后,会怎么样好好照顾自己的老婆。”说话的依然是乐慧贞那个死女人,徐一凡恨不得啪死这个女人算了。

    陈家驹转头,给徐一凡竖起一根食指,比了一个手势,莎莲娜房门的锁比较复杂,陈家驹需要一分钟的时间。

    “对呀对呀!快说,你将来打算怎么样照顾自己老婆。”其他女人跟着起哄。

    莎莲娜有些着急了,轻声地叫道:“不要闹了,差不多就开门了吧!一凡该等急了。”说着生气地瞪了乐慧贞一眼,都是这个罪魁祸首,你还不知道一凡的急性子吗!

    徐一凡就算是再急性子也明白结婚的时候,不花点心思是没那么容易接走新娘子的,幸好这个家伙这么多年的电影不是白看的,立刻便开口说道。

    “从现在开始,

    我只疼你一个,宠你,不会骗你,

    答应你的每一件事情,我都会做得到,

    对你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

    不欺负你,不骂你,相信你,

    有人欺负你,我会在第一时间来帮你,

    你开心的时候,我会陪着你开心,

    你不开心,我也会哄着你开心,

    永远觉得你最漂亮,做梦都会梦见你,

    在我的心里,只有你!”

    徐一凡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把一众人感动得要死,乐慧贞除外,乐慧贞是真的想死,因为是她挑起的,虽然她知道徐一凡说得是鬼话。

    门口外面的众人,不管是有妇之夫还是单身狗们,都对徐一凡肃然起敬,这你都能做到,该你能娶到霸道女总裁,走上人生巅峰。

    房门突然打开。

    莎莲娜选的伴娘团自然不会像一些不知轻重的伴娘一样不依不饶,差不多就就行了,要闹也是点到为止,何况新娘子都着急了呢。

    然后,陈家驹思密达了,房门毫无征兆地打开,陈家驹但是正弯着腰,翘着挺拔的屁股,两只手里还各自捏着一根撬锁的铁丝。

    陈家驹脸色一变地仰着头,看到了阿美叉着小蛮腰,狠瞪着自己的一张怒气冲冲的俏脸,陈家驹转头看向徐一凡,希望徐一凡帮自己解释下,结果徐一凡等人集体都是痛心疾首看着陈家驹,一付交友不慎、羞与之为伍的样子。

    陈家驹心里一万匹草泥码狂奔而过,一万句妈卖批只知道从何讲起。

    无论如何,徐一凡总算是接到了新娘子。

    一群人组成车队,往教堂呼啸而去,引起路人的纷纷侧目。

    “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警车出动,湾仔最近没什么大案子吧!”一个市民问道。

    “没吧!”一群人也是摸不着头脑,湾仔已经很久没有出动过大批警力了。

    十几二十辆警车开过之后,他们竟然看到了一排排白色的豪华婚车,接着才是新郎和新娘坐的主婚车,最近居然还有十几辆警车在后面断尾。

    “呃——!”一个家伙犹豫了许久,说出了大家想说有不大相信的话:“前后的那些警车不会是护卫中间的婚车的吧!”

    众人面面相觑。

    一路开到教堂,所有的路人都面面相觑,这是什么人结婚,场面这么大,撇开前后的警车不谈,懂车的人都明白中间的婚车都是超级豪车来的,莎莲娜的那些闺蜜个个都是非富即贵,为了给莎莲娜撑场面,不给男方看低,自然是让司机开家里最好的车子出来的。

    婚礼是在中午举行的,湾仔的普通市民到下午才打听清楚,原来是湾仔警署的传奇总督察徐一凡,与俏佳人服装、跨时代地产的创始人莎莲娜结婚。

    莎莲娜在商界的那些出色的表现普通市民不太清楚,可是徐一凡上任湾仔之后,针对湾仔区的一系列整治行动,普通市民可是直接受益感受得到的,湾仔区的蒸蒸日上发展绝对有徐一凡的一份功劳。

    湾仔警署竟然收到了上百名普通市民自发送来的祝福信,甚至还有一些贺喜的红包,当然这个红包没有别的意思,港岛的贺礼文化发达,红包只是讨一个好意头,未必就有多少钱的。

    圣心教堂。

    这是一间虽然很小却很考究的教堂,莎莲娜选择在这里见证她跟徐一凡的婚礼,仅仅是因为她的父母当年也是在这里见证爱情的。

    徐一凡挽着莎莲娜的手臂,在众人的祝福中漫步地走进教堂里面。

    “谢谢!”处长果然亲自出席,徐一凡赶紧上前一步伸手握住处长的手笑道。

    “恭喜!恭喜!”处长很和善地笑着说道:“新娘子很漂亮,叫莎莲娜是吧!以后这个家伙就要交给你管教,多费心了!”俨然是一付长辈的架势。

    “谢谢!uncle!”莎莲娜不好意思地点头笑道。

    接着是一个油光满面的大胖子,徐一凡不太记得起这是谁,只好继续伸手笑着感谢道:“谢谢谢谢!”

    还有财政司司长夫妇也都一起来了。

    “恭喜恭喜!”

    “谢谢谢谢!”

    对于李智龙排在自己的前面,林雷蒙一开始是拒绝的,虽然李智龙现在的职位确实是比自己高一点点,但是林雷蒙一直都认为这个老混蛋就是踩着自己上位的,处长出面后,林雷蒙才不敢再闹,排在李智龙的后面。

    “谢谢!”徐一凡顿住脚步,敬了一个警礼后郑重地说道。

    “恭喜了!”李智龙欣慰地笑道:“你比我想象中还要聪明,继续努力!”这种场合李智龙不方面多说,只说了两句。

    然后是黑着一张脸的林雷蒙。

    “署长,谢谢谢谢!”徐一凡。

    林雷蒙对李智龙的意见极大,对徐一凡这个老下属却是非常之满意的,徐一凡都离开中环警署几年了,林雷蒙训那些新人还经常不自觉地提起徐一凡的名字,说以前的徐一凡是如何如何破案的,看到徐一凡打招呼,林雷蒙立刻挤出笑脸,一只手握住徐一凡的右手,另外一只手拍了拍徐一凡的肩膀,笑着说道:“恭喜啦!工作上突飞猛进,在生活上也要再接再厉,早生贵子。”

    “谢谢署长!”徐一凡笑了笑,心里却是汗颜地暗道,早生贵子是要早生贵子了,就是不知道如果林雷蒙知道了早生贵子的对象,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认真地鼓励自己。

    “谢谢标叔!”徐一凡伸手向标叔笑道。

    标叔那个老家伙却是冲徐一凡拱手笑着道:“恭喜恭喜!”然后张开双手,跟莎莲娜抱了一下,还行了一下西方人的贴面礼,兴奋地握着莎莲娜的玉手笑道:“恭喜恭喜,徐一凡那个家伙很油滑的,世侄女要小心看好他。”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老不羞,徐一凡现在就想踹他一脚。

    徐一凡挽着莎莲娜跟代表男方的宾客们都打了招呼之后,开始轮到女方的宾客了,徐一凡和莎莲娜都意想不到,站在女方宾客这边最前排的竟然是李超人,莎莲娜感激地跟李超人握了握手,男方那边警务处处长都出席了,女方这边要是没有一个撑得住场面的人出现,莎莲娜的情况会很尴尬的,徐一凡也很快便发现了这个情况,也很感谢李超人的到来。

    “多谢啦!”徐一凡笑道。

    “恭喜恭喜!”

    接着便是莎莲娜通过基金会认识的一种社会名媛,然后才是在商界认识的一众合作伙伴,这一次的婚礼,也让大家都直观地认识到了徐一凡夫妇俩的能量,男方这边都是警队的大佬,而女方那边除了李超人这个商业大亨,还有许多新晋的商界富豪与名流,众人暗自咂舌,原来徐一凡和莎莲娜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到达这种位置了。

    徐一凡这边的男方宾客们这才发现,原来传说中的总督察背后的女人,在商界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站在代表女方宾客第一排的不就是港岛的首富吗?

    而莎莲娜那边的女方宾客这时候也愕然地发现,莎莲娜哪里是下嫁给一个小督察,没看到站在前面的警队最高领导人和财政司司长吗?人家是没什么钱,可是人家有权呀!这种人才是真正惹不起的。

    双方的宾客默契地点头,互相笑了笑。

    徐一凡已经挽着莎莲娜往教堂中间走了上去了。

    “两位新人你们好,我是为你们支持婚礼的见证人,同时还有现场的所有宾客,都会成为你们这场神圣婚姻的见证人。”一个身穿西方牧师袍的神父一脸肃穆地说道。

    莎莲娜认真而庄严地点了点头,她是一个信教的。

    徐一凡却是皱了皱眉头,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大胡子的神父,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头。

    这个神父有着西方人特征的高大身材,茂盛而修剪地精致的胡须,戴着一双大边框的近视眼镜,手里捧着一本类似于圣经一样的小本子,只瞥了徐一凡和莎莲娜一眼后,便低着头看着手上的圣经。

    莎莲娜悄然地碰了徐一凡一下,徐一凡跟着点了点头。

    “莎莲娜女士,你是否愿意接纳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和他缔结婚约?不管疾病还是健康,贫穷还是富贵,你都永远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而且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吗?”神父庄严而肃穆地说道。

    “我愿意!”莎莲娜想都不想就开心地脱口而出。

    “徐一凡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不管疾病还是健康,或者其他任何理由,你都永远爱她,并且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神父继续问道。

    徐一凡愣了一下,认真地道:“我愿意照顾她到我离开这个世界为止。”

    热烈的掌声立刻响了起来,只有坐在下排的李心儿皱了皱眉头,她总感觉徐一凡说得话有另外一层意思,跟照顾你一生一世不一样。

    “现在我以神的名义,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妻,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神父抬头笑了笑。

    徐一凡在瞬间捕捉到了神父的眼光,非常深邃而又犀利的眼神,这个家伙不是神父,徐一凡肯定地判断道,神父点了点头便退了下去,把位置让给托出结婚戒指的侍应生。

    看着神父退下去的背影,徐一凡胸口里面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徐一凡送给莎莲娜的是乐慧贞帮忙精心挑选的大钻戒,而莎莲娜送给徐一凡的是一枚精致的戒指,虽然看起来并不华丽,但是却非常地精美。

    交换完戒指后,整个西式的婚礼也就结束了,那些赶时间的贵重宾客开始退场,不赶时间的,莎莲娜还设了第二个婚礼现场,在湾仔最大的酒店招待宾客,那里才是真正的宴客场。

    徐一凡找了一个空隙,打开手机快速地过了一眼,心里暗骂一声我艹,刚刚那个神父竟然是杀手小庄,真是神奇的化妆术,好家伙,棒子的整容术也不过如此吧,徐一凡这才想起小庄刚刚是故意抄着一口蹩脚的鬼佬粤语的。

    “文斌,有情况,立刻把处长等重要宾客送走。”徐一凡叮嘱李文斌道,这次绝对是李文斌跟方洁霞的重大失职,让杀手隐匿在身前都不知道。

    “明白!”李文斌眼皮跳了一下,低声地答道。

    这次却是徐一凡猜错了,小庄并不想杀任何人,今天的事纯属巧合中的巧合,说起来还是徐一凡打乱了小庄的安静,小庄自铜锣湾偷走之后,便一直隐匿在这间小教堂里面,还养了一群白色的小鸽子,小庄虽然是一个无情的杀手,却也是一名虔诚的信教徒,在这的几个月是小庄最宁静安详的日子。

    这小教堂原本没有什么人的,举行婚礼的人家一般都会选择市中心的大教堂,没什么人会来这小教堂,谁知道有一天突然几十辆警车开了过来,把教堂团团围住,小庄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连枪支都插上了腰间,准备突围,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一位警署的年轻高官要在这里举行自己的婚礼。

    小庄能够在杀手界生存这么久,靠得并不是自己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而是自己的隐匿技巧高超,刺杀目标之后,迅速隐匿起来,等风声过后,再离开换一个地方,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人类都有一个共同的思维盲点。

    “宝贝,你先带着宾客去酒店,老公等一下找你。”徐一凡并不知道小庄的目的,自然要做最坏的打算,亲吻了一下莎莲娜的额头后,低声地叮嘱道。

    徐一凡跟着小庄刚刚退走的路线,走到了教堂的后面。

    想不到教堂后面还有一个简陋的小教堂木屋,屋顶上歇息着许多白鸽,地上也站立着几只白鸽,正悠闲地啄食着地上的谷粒,‘咕咕咕’地叫着。

    徐一凡的右手甩了一下,一支‘点三八’警枪悄然地出现在自己的手掌中,放慢脚步,缓缓地往小木屋走去。

    “咦!莎莲娜姐姐,一凡呢?”乐慧贞奇怪地问道。

    “一凡去了一下卫生间,我们先去酒店吧!他们随后就到。”莎莲娜笑道。

    “哦!好的!”乐慧贞嘴上虽然答应,脚下却是没有移动,只笑吟吟地招呼其他的宾客上车。

    徐一凡只通知李文斌一人,便是不想把事态扩大,李文斌很了解徐一凡的心思,这事要是扩大,他跟方洁霞的责任最是重大,悄然地快速送走警队的高层,或是直接坐车离开,或者去酒店喝喜酒,目的只有一个,尽快离开小教堂。

    陆启昌、袁浩云、陈家驹、李鹰、李魁、邱子龙等人作为徐一凡的好友和下属伴郎,自然是最后离开。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一道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