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73章 徐一凡被算计
    “我就是知道,不管你觉得多么的不可思议!”

    徐一凡自信满满地说了一句牛逼哄哄的话,然后做了一件很不绅士的事,这家伙说完立刻弯腰猫低身体,迅速地转换了一个位置,出现在了小木屋的左侧方向。

    “对了,先祝福你新婚快乐,我本无意打搅你的婚礼,非常感谢你们让我来主持一场婚礼。”小木屋里面的声音神神叨叨地说道:“原来赋予别人幸福是一件这么快乐的事。”小木屋里面的声音变得有些庄严起来,不愧是神棍专业户。

    可惜徐一凡完全不敬鬼神的。

    “等我一枪打爆你脑袋的时候,你更加快乐!”徐一凡不说话,心里冷哼着又往前面逼近了一段距离。

    “不管你相不相信,做神父的这一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光。”里面的声音说道:“每一个人做错事,都应该有至少一次的改过机会。”

    “对,你说的都对,但是现在请你千万不要乱动,我没有什么结婚时不见血的忌讳,随时会一枪打爆你的头,我的枪法你是知道的。”徐一凡开心地说道,这个家伙阴险地绕进了小木屋的窗口,此刻枪口正对着神父的后脑。

    神父转头看了徐一凡一眼,果然是小庄这个家伙,此刻他已经卸下了脸部的伪装,妥妥的是东方人脸廓,不是杀手小庄是谁,方洁霞等安防警员也是瞎,这样都能让小庄混进来。

    小庄被徐一凡的从背后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却也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反而冲徐一凡露齿笑了笑。

    徐一凡立刻便笑不出来了。

    小庄高大的身材挡着一个徐一凡视觉看不到的人质,看到这个人质,徐一凡顿时囧了,活该你瞎,是方洁霞,小庄倒是善待人质,只用一条麻绳反绑着方洁霞的双手,跟徐一凡那个家伙的五花大绑加嘴里塞臭袜子的行为是天差地别,但是此刻,徐一凡倒宁愿小庄往方洁霞的嘴里塞袜子。

    “能给我一次机会吗?”小庄盯着徐一凡的眼睛问道。

    “好呀!”徐一凡干脆爽快地答道。

    小庄的脸色一喜。

    “你可以跟法官说这句话,看他给不给你机会。”

    小庄的脸色一变。

    “我以前没得选……”

    “现在想做一个好人是吧!”徐一凡嗤之以鼻地打断道,心里冷哼着:“你丫给我玩无间道吗,我可不做陈永仁。”心里想着大拇指立刻便掰开了点三八的击打锤,完全无视小庄的枪口正对着方洁霞的脑袋。

    “不要,你这个混蛋不要开枪。”方洁霞紧张地大叫道,她是仔细看过徐一凡的每一次行动报告的,别人她不知道,但是徐一凡是真的会开枪的,可是杀手的枪口还指着自己的脑袋呢,万一他打偏或者没一枪把杀手打死,那自己不是要殉职了,方洁霞着急得眼睛都红了起来。

    “你能不能给我一点信心,我能一枪爆他头的。”徐一凡看到方洁霞紧张得眼睛发红的上火样子,心情反而便好了,反正枪口现在又不是指着自己脑袋,悠哉地调侃道。

    “爆你妹!”方洁霞差点便脱口而出徐一凡的口头禅,心里暗骂道:“人家脑袋都缩在我的背后,你怎么爆头。”心里越发怀疑,徐一凡就是在拿自己冒险,这个混蛋,亏自己还在署长面前说了他那么多好话。

    “你的强势只会让双方两败俱伤。”小庄肯定地道,‘叮’地一声,方洁霞听到了耳边响起了小庄扣开手枪保险的声音,白皙的脸庞更是煞白了。

    徐一凡的持枪的手没有一点颤抖,嘴上冷笑道:“几败几伤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伤的肯定不会是我。”

    徐一凡的话让方洁霞的脸色更白了,她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来猜测徐一凡这个家伙。

    “你在拖延时间?”小庄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是的!”徐一凡老实交代道。

    “别动!”

    “别动!”

    “举起手,不要妄动!”

    陆启昌、陈家驹、袁浩云、李文斌、李鹰、李魁、邱子龙、七个家伙全部赶到,从几个方向把杀手小庄团团围住。

    方洁霞明白徐一凡的计策之后,心里默默问徐一凡点了一个大大的赞,这家伙太奸了,方洁霞莫名地想起另外一个面具佬,赶紧挺直腰肢,一付大义凛然的样子,这个女人死要面子,在有人的时候必然是要硬撑的。

    “神父嘛!你到监狱里面去拯救那些混蛋罪犯不是更有意义。”看到小庄插翅难逃后,徐一凡摊开双手,有些忘形地笑道。

    小庄环顾一周,发现自己被团团包围住了,脸色很是难看。

    “你是我见过所有警察里面最卑鄙的。”小庄认真地说道。

    “谢谢夸奖!”徐一凡一付我很荣幸的样子。

    “所以我这样做不算不道义。”小庄笑了一下。

    这下轮到徐一凡脸色变了,这个混蛋还有什么底牌?立刻便要抬起手里的点三八手枪。

    小庄突然推开方洁霞,低身蹲下沙发后面,徐一凡自大了,以为小庄只能投降,手枪放低,枪口指向地面,抬手时小庄已经蹲下,陆启昌、陈家驹等人可没有把握开枪,方洁霞就在小庄的身边,他们没有把握,也不敢冒着误伤一名总督察的危险开枪,尤其是袁浩云,对误伤自己伙计更是心有余悸。

    徐一凡迅速冲到方洁霞的身旁,心里狂艹一声,小庄故技重施,沙发后面底下是一个大洞,不用说,小庄再一次利用洞口逃走,洞口的木板上驾着一板复杂的铜线,另一端链接着一个炸弹,很明显小庄早有准备,从洞口里面拉紧了铜线,再一次打开木板很有可能就扯断了铜线了。

    小庄还算厚道,把铜线和炸弹布置在木板的正面,只为警告你不要追来,要是徐一凡这种腹黑的家伙,必然会把铜线布得越隐蔽越好,就是要让你扯断,在炸死你的同时还可以把洞口给堵死了。

    徐一凡一把拦腰抱起方洁霞,迅速后退,他一生最怕炸弹,天知道它会不会突然就炸了,别看徐一凡嘴上说不在乎方洁霞去死,那是他有把握小庄不会杀没有抵抗能力的女人,方洁霞若是真的死在自己的婚礼上,这个锅就算徐一凡能背起,也必定背得很惨重。

    “快放我下来!”方洁霞叫道。被徐一凡在众目睽睽下暧昧地抱着,方洁霞很是尴尬,不过在那瞬间,她竟然神奇地感觉徐一凡的怀抱很宽,在被徐一凡冲上来抱起的一霎那,方洁霞就知道自己安全了。

    徐一凡放下方洁霞,也不解下方洁霞手上的麻绳,方洁霞用眼色瞪了徐一凡几次,徐一凡都没有感觉。

    这时候,陆启昌、陈家驹、袁浩云等人已经围了上去,看着堵在洞口处的炸弹面面相觑,然后全部抬头看着徐一凡,徐一凡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开始有了一股让人信服的领导气质,危急的时候,大家总是会先想到他。

    “哎呀!”徐一凡突然拍了一下手掌怒叫了一声,然后迅速往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叫道:“不要管那个洞口,快往外面散开追。”

    这时候大家都反应过来了,是的,这个洞口有入口必然会有出口的,出口不会很远,杀手肯定是要从出口逃走的。

    徐一凡越发肯定自己上了小庄的恶当了,这个家伙被发现后,故意引自己来小木屋,然后还把大部分的警力都引进了小木屋,再从洞口逃走,这个洞口肯定不会很远,甚至可能还在包围圈内,徐一凡现在最担心的是袁浩云。

    徐一凡猜得没错,这间小教堂本来就是刚刚扩建翻修过的,小庄利用工具之便利,悄然地挖了一个地道,没有多长,只通到教堂的神台底下,所以小庄才处心积虑给徐一凡拖延时间,把教堂里面的警力引开。

    方洁霞张大着小嘴,发愣地看着陆启昌、陈家驹等人迅速赶到现场,团团包围住杀手小庄,然后又瞬间一窝蜂地散开,撤得干干净净,一个人都没有,小木屋里面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一阵风从窗口吹了进来,吹动着方洁霞的秀发,方洁霞整个人像一个美丽的雕塑一样呆滞,自己的双手还是被麻绳紧紧地捆绑着,却没有一个人理自己。

    “徐一凡,你这个魂淡!”怨念充斥着整个小木屋。

    刚刚跑进教堂里面的徐一凡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

    “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走过?”徐一凡拉住一位重案组警员问道。

    “报告徐sir,没有!”重案组警员立正,姿态端正地向自己偶像敬礼道。

    徐一凡挥了挥手。

    重案组警员又开口报告道:“刚刚中区警署的袁sir出去了,说如果看到您,就给他带个口讯,下次有缘再会。”

    徐一凡脸色阴晴不定,被小庄给打击到了,这个家伙果然是冒充袁浩云大摇大摆地从一群警察中走出,从来都是徐一凡算计别人,不想这次被小庄反算计了,步步被设套,这种憋屈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徐一凡吸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教堂的天花板,真心想下令,以后再看到袁浩云就不要跟他说话,也不要让他说话,直接开枪射死这个王八蛋。

    然后,那个年轻的重案组警员发蒙地看着徐一凡的身后,脑袋有些不够用,袁sir刚刚不是从自己身后的门口出去了吗?怎么又从这边进来了呢?

    “怎么样!阿凡,有没有情况?”袁浩云跑过来喘了一口气问道。

    然后看到徐一凡脸色古怪地看着自己,好像要揍自己一顿,袁浩云赶紧退后一步,他可干不过徐一凡,对于这一点袁浩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走啦!收队,喝喜酒去!”徐一凡忍了好久,终于憋出了一句。

    “啊!抓到人了?”袁浩云愣愣地发问道。

    “抓你妹!”徐一凡终于爆发,随手抄起一个不知道谁放在教堂桌子上的纸杯,往袁浩云砸去,结果那个纸杯轻飘飘地往相反方向飞回反而砸了自己一脸。

    徐一凡简直要气炸,这时候李文斌等人也港岛了教堂。

    “文斌,你留下跟方洁霞处理手尾,剩下的情况问这位伙计!”徐一凡说完怒气冲冲地走出了教堂。

    搞清楚事情真相的众位警队精英面面相觑,竟然被杀手小庄耍得团团转,难怪徐一凡会那么愤怒。

    “你敢说你没有双胞胎兄弟?”陈家驹忍不住叫道。

    “有个扑街,我是独子!”袁浩云再一次无精打采地重申道。

    “那你老豆肯定是跑船的。”陈家驹肯定地判断道。

    袁浩云已经不想说话,尤其是跟陈家驹这个白痴。

    “算了!”陆启昌挥手让那个重案组警员走了之后笑道:“失败一次有什么大惊小怪,别坏了心情,别忘了,今天是一凡的大喜日子,咱们原先是怎么约定好灌他酒的,别被他给趁机忽悠过去了。”

    袁浩云一想,凭徐一凡的尿性,还真有可能借机发挥,意在逃酒,也跟着笑道:“好!喝喜酒去。”

    方洁霞得知徐一凡没有抓到杀手小庄,被杀手小庄逃脱的事,脸色一变,这件事她自己绝对要负大部分责任,再听到徐一凡的意思,是让李文斌配合她处理手尾,方洁霞的脸色又变好了一点,还有机会补救,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对徐一凡这个混蛋的感情很是复杂,你要狠他吧,也狠不起来,要感激他更是不可能。

    莎莲娜已经坐着主婚车带着一众宾客前往酒店的宴客厅了,徐一凡只能自己开一辆车。

    “铃铃铃铃……”徐一凡的电话铃声响起。

    “哪位?”徐一凡按下接听吗,语气生硬地说道。

    “徐sir,你好!是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你有一个朋友在这里,我把她放在路边了,顺路可以把她带走,黄色平治,车牌尾数八六八。”是小庄的声音,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徐一凡看了一下电话,竟然是乐慧贞。

    乐慧贞也是倒霉,这个女人也太精明了些,她再一次发现了小庄不是袁浩云,悄悄地跟了上去,掏出移动电话,想在新婚之日给徐一凡一个惊喜,结果这个不自量力的小女子也不想想小庄是什么人,再一次把她抓,幸好小庄真心不伤女人的,绑住她后,把她丢在车里,便换了一辆车扬长而去了。

    徐一凡在路旁发现了乐慧贞,倒是没受一点伤,只是神情有些沮丧,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徐一凡不忍骂她,只能瞪了这个女人一眼,拨通了乐慧贞的电话。

    “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