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77章 齐人之福
    “嗨!好巧哦!”

    虽然说这个世界上经常有巧合的事情发生,但是徐一凡绝对不会相信,这件事是巧合。

    徐一凡跟莎莲娜刚下飞机,便遇上了一脸微笑的乐慧贞,乐慧贞脸上挂着谄媚的微笑,莎莲娜姐姐长、莎莲娜姐姐短地帮莎莲娜提行李。

    “莎莲娜姐姐,你们还没订酒店吧!哎呀!太巧了,我刚好订多了一间房,正愁不知道怎么退掉呢,这些国外的酒店太不人性化了,退房偏要扣我百分之七十的违约金。”乐慧贞认真地笑道。

    徐一凡心里默默地给这个女人比了一个中指,他是一句话都不信,以乐慧贞的性格,你要是真能占她便宜,扣她百分之七十违约金,她不跟你闹到打官司才怪,最可气的是乐慧贞说自己提这个提那个,然后就磨磨蹭蹭的,还偷偷转头哀怨地看着徐一凡,最后还不是徐一凡出力扛行李,然后功劳还偏都让乐慧贞这个女妖精给领了。

    “这就是你所谓的订多了一间房?”进入酒店的房间后徐一凡怪叫道。

    这他妈哪里是两间房,这就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套房。

    徐一凡看着莎莲娜淡定的表情,心里明白了一些什么。

    徐一凡看到乐慧贞出去外面张罗用餐,低声地问道:“这事,你知道的?”

    “嗯!”莎莲娜不好意思地看了徐一凡一眼,低着头道:“贞贞的肚子会越来越大,她在港岛会纸包不住火的,乐靖最近天天给她介绍对象,她心情烦躁对宝宝不好的,这事虽然是她提出的,但是我也是愿意的,等在国外生完宝宝了再回去。”

    莎莲娜说着祈盼地看着徐一凡。

    徐一凡真心有些感动地抱着莎莲娜,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谢谢!”徐一凡欠莎莲娜实在太多了。

    “两夫妻哪有什么谢不谢的!”莎莲娜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非常的开心,暗自为自己英明的决定点赞。

    莎莲娜是慎重反复考虑过这个问题的,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不管乐慧贞做什么,她在徐一凡心里肯定是有一份位置的,与其跟乐慧贞针锋相对,不如结为盟友,互相照应,最关键的是,乐慧贞现在可是怀有孩子的,万一在港岛被人识穿,乐慧贞很有可能会抵不住压力,公布孩子的父亲,这是莎莲娜所不能容忍的。

    更何况,以莎莲娜对乐慧贞的性格分析,这个女子可是敢爱敢恨,而且心机非常灵巧,一但真有人给她一点点压力,她指不定就顺着杆子下,立刻爆出自己的孩子是徐一凡的,到时候,徐一凡就很麻烦了,这更是莎莲娜不愿意承受的,莎莲娜爱极了徐一凡,不忍让他有一点麻烦。

    徐一凡虽然没有女人那么细腻,没有她们那么非常有耐心地去衡量每一份得失,但是有一点徐一凡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在这件事上,莎莲娜做了很大的让步,所有,徐一凡逮住一个更乐慧贞独处的机会,狠狠地警告了一番乐慧贞不要得寸进尺。

    乐慧贞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是笑眯眯地‘哦哦’,一付百依百顺的娇俏模样。

    搞得徐一凡准备了一大堆话都没用武之地,非常郁闷,看到徐一凡郁闷的样子,乐慧贞捂着小嘴‘咯咯’笑得像一只小母鸡般得意。

    两个女人,一个大度,一个乖巧,竟然让徐一凡大享齐人之福。

    徐一凡这个幸福的家伙带着一个老婆,一个情人在巴黎的大街小巷里面有说有笑地穿梭,时不时地留下欢声笑语,让那些一直以浪漫自我标榜的法国佬都自愧不如,心里纷纷感叹,原来人家东方人才是真正的罗曼蒂克,欧洲人还是不够开明呀!一般回到家这样感叹的法国男同胞们都少不了一顿竹笋炒肉片,对徐一凡那个一脸贱样的左拥右抱家伙更是羡慕嫉妒恨了。

    徐一凡三人在欧洲几个国家悠哉地游玩了一个多星期才飞往美洲大陆。

    港岛,湾仔警署。

    徐一凡休假去度蜜月后,方洁霞一直筹划着怎么从徐一凡的手下挖人,方洁霞会动这个心思原因无他,一方面是整个湾仔警署的精锐警力全部集中在徐一凡辖下的两个部门,最重要的是徐一凡离港度蜜月后,湾仔反黑组和重案组竟然还能井井有条地运行,方洁霞仔仔细细地研究过了,发现不仅李文斌,李鹰是一个人才,连他们手下的每一个小组长几乎都能独当一面,在加上肖潇带领的行政小组居中调节,方洁霞终于明白徐一凡那个王八蛋扑街为什么每天都那么闲了。

    这种人才由不得方洁霞不动心,这已经是她第三次邀请肖潇了。

    “方督察好!”肖潇敲门进来后敬礼道。

    “都叫你不用这么客气了,你还这样。”方洁霞摇头微笑道。

    “怎么样?今天忙吗?”这个女人没话找话说道。

    “呃——!”肖潇皱了皱眉头,点头说道:“还好!都是老样子,忙点也比较充实。”

    方洁霞负责监督整个警署的所有部门,自然是有权利查问行政小组的这些工作细节的问题,徐一凡如果在警署的话,肖潇以徐一凡为依仗,倒是可以不鸟方洁霞,可是徐一凡现在不在,肖潇可不敢跟方洁霞打马虎眼,方洁霞问一句,肖潇就斟酌着回答一句,没多久,肖潇的话便被方洁霞套得七七八八了。

    “肖潇,你看徐一凡那边做事的都是一些莽撞的粗鲁男警员……”来了、来了,方洁霞又要挖人了,可惜方洁霞不知道肖潇的性子,肖潇不仅是徐一凡一手提拔,更是徐一凡从中环警署带过来的,最最重要的是,肖潇一开始什么都不懂,她现在所会的一切都是徐一凡用心刻意栽培的,肖潇对徐一凡的感激与死心塌地是方洁霞这种人往高处爬的人想不明白的。

    所以,任凭方洁霞说干了口水,肖潇就一句话:“听徐sir的。”

    方洁霞很是头疼。

    这个肖潇做事很机灵呀!怎么做人这么差劲呢?她却不知道,这正是肖潇处世做人最厉害的方法。

    肖潇都挖不到,更不要说李文斌和李鹰了。

    李文斌还好,不管方洁霞说什么,他都是笑眯眯地附和,可是你丫倒是行动呀!李文斌又是笑眯眯地应承,然后,你丫的你还没行动表示一下呀!

    李鹰就很吊了。

    方洁霞刚露出这个意图,李鹰就竖起了徐一凡式的中指,气得方洁霞一连给了他三张投诉。

    这一场方洁霞vs徐一凡手下干将的战斗,以方洁霞的大败告终。

    另一边,袁浩云查毒蛇炳的案子断了线索,毒蛇炳被人杀了,是枪杀,尸体实在中区的维多利亚港湾被发现的,对于一向少有刑事案件的中区来说,影响非常地恶劣,袁浩云的直属上司鬼佬署长全面授权袁浩云,令其迅速破案。

    “哭,现在哭有什么用?我早就叫你跟我们警方合作了,现在才哭,早跟我们合作毒蛇炳也就不会死了。”袁浩云指着玛丽当娜的脑袋怒骂道。

    “是你,就是你们警方害死我哥哥的。”玛丽当娜也是情绪失控,胡乱抓着袁浩云的衣服:“如果不是你们警方跟着我哥哥,我哥哥也不会被人怀疑跟警方勾结,被杀人灭口的。”

    “我看你真是胸大无脑!”袁浩云跟玛丽当娜可不会客气,他可不是小庄,不打女人,袁浩云一脚踹开玛丽当娜,‘啪!’地一声,玛丽当娜狠狠地跌在地上。

    对于袁浩云这种嫉恶如仇的家伙来说,所有贩毒害人的毒贩全部该死,最好在拘捕现场就全部打死,省得害人,玛丽当娜虽然是个女人,却也是参与贩毒行动的。

    袁浩云理了理衣服怒骂道:“我们害死了毒蛇炳?毒蛇炳害人害己,死有余辜,还要我们害,你最好跟我们警方合作,把毒蛇炳掉包的那批货藏在哪里说出来,不然下一个死的就是你,那些人心狠手辣无恶不作你是知道的。”

    “合作你妈的头。”玛丽当娜泼辣地破口大骂道:“别当我是水鱼,傻子才会跟你们警方合作,要嘛就放我走,要嘛就锁我一辈子,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玛丽当娜骂完毫不畏惧地狠狠瞪着袁浩云,嘴角虽然流淌着鲜血,但是在气场上绝不妥让半分。

    “好!我就锁你一辈子。”袁浩云冷笑着走了出去,把门反锁。

    “阿头,现在怎么办?”曹米高低声地问道。

    “妈的,我现在下不了台,你说怎么办?”袁浩云低声地怒叫道。

    “打她一顿?”曹米高说完立刻皱眉道:“阿头,我们男子汉大丈夫,打女人不好吧!”

    “你懂个屁!这是打一棍棒给一甜枣,这些东西有得你学的。”袁浩云拍了下曹米高的脑袋叫道。

    曹米高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认真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放她走吧!”袁浩云想了一下,最终决定道。

    “什么?放这个女人走?那你不是更加没有面子?”曹米高惊讶地看着袁浩云,感觉自己阿头的思维自己完全想不明白,他刚刚可是亲眼目睹了袁浩云跟玛丽当娜对怼的样子,现在的架势是谁让步谁就输了。

    “你知道我会没面子就好。”袁浩云拍了拍曹米高的肩膀说道:“所以这个女人只能是你放走。”

    “我?”曹米高问。

    “对!”袁浩云答。

    曹米高愕然。

    看着袁浩云的表情,曹米高终于明白了什么。

    “不如我们悄悄地放松看管,让她逃走。”曹米高突然灵光一闪地说道。

    袁浩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孺子可教也!”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放玛丽当娜走呢?”曹米高又犯迷糊了。

    袁浩云狠狠地拍了一下曹米高的脑袋,打算收回刚才的那句话,这家伙哪里是孺子,这个白痴就是一块朽木。

    “自然是放长线钓大鱼,把玛丽当娜关在这里有什么用处,真的要养她一辈子呀!快餐不用花钱吗?”袁浩云怒骂道。

    曹米高这次是真的懂了。

    但是袁浩云依然不放心,叮嘱道:“放她走归放她走,一定要紧紧地跟踪住,别真的给放飞了,现在这个女人是唯一线索了。”

    “那当然了。”曹米高理所当然地答道,心里却是一凛,幸好袁浩云提醒了一下,不然自己真的要把玛丽当娜给放走了,想不到当警察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不是只要努力抓贼就行的。

    袁浩云看到曹米高明白便离开了,这个家伙破案什么的都还颇有些手段,就是不太守规矩,老是用自己的方法做事,难怪要吃那么多投诉,事实上,真正破案例高警员,基本上都是不太守规章制度的,袁浩云如是、李文斌如是,李鹰如是、徐一凡更是其中翘楚,至于陈家驹、陆启昌之流,也没见他们破了多少大案,唯有熬资历。

    ……

    “老大,现在毒蛇炳死了,他的那批货该怎么填补,短时间内咱们无法筹集够货送美国佬的。”一个目光有神,短小精悍的家伙开口说道。

    金丝眼镜男点了点头,用一块热毛巾擦了擦脸颊,那里有些肿红,是被曹米高在健身中心踢的,金丝眼镜男皱了皱眉头道:“毒蛇炳是死了,可是他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这个小婊砸既然能帮毒蛇炳散货,就一定知道毒蛇炳把我的货藏在哪里,这个女人一定要抓到。”

    “可是现在玛丽当娜在警方的手里。”金丝眼镜男的另外一名手下摇头道。

    “废物,在警方的手里就没有办法了吗?”第一个开口的精悍手下怒斥道,看来这个家伙在金丝眼镜男团伙里的地位不低。

    “老大,这件事我去办吧!”精悍男说道。

    “嗯!做得好看点,不要像现在一样搞得人尽皆知,和气生财,大家都是为财罢了,能不跟警方直接冲突就尽量不直接冲突,明白吗?”金丝眼镜男吩咐道。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