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78章 拉斯维加斯
    美国

    内达华州。

    拉斯维加斯。

    徐一凡想不到彭奕行夫妇这么会享受生活,搬到沙漠中的绿洲来定居了。

    遮阳伞下。

    坐着徐一凡跟彭奕行,一个小圆桌上放着两杯颜色鲜艳的饮料。

    “这里怎么样?”徐一凡喕了一口冰凉的饮料后问道。

    彭奕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用手指点了点远处和歌莲一起忙活饮食的莎莲娜和乐慧贞,神奇地看着徐一凡。

    徐一凡明白地摊了摊手双手。

    “没办法,人长得帅有魅力就是这么烦。”徐一凡这个家伙的语气很烦躁,表情很欠揍,然后还有一点得瑟,男人的至高目标想来也不过如此了吧!有钱!有权!有女人!

    只是这家伙在彭奕行的面前比帅,不免有些不自量力,彭奕行也端起饮料喝了一小口,有一滴果汁挂在彭奕行的嘴唇,彭奕行不经意地抬起手指,轻轻地擦掉,那好看的姿态吧徐一凡看呆了一下,正如陈家驹颜值被袁浩云完虐一样,徐一凡也不喜欢跟彭奕行比帅,人家那才是真正的风华绝代,不经意的一个动作都能帅哭你,徐一凡这家伙是扮出来的。

    徐一凡赶紧转移话题,免得自己受伤。

    “对了!还内达华州这么久,枪法有没有落下!”

    “你可以试试!”彭奕行眼睛看着远方说道。

    徐一凡愣了一下,彭奕行真的有些变了,如果是徐一凡以前这么问他,彭奕行可能也会说你可以试试,但是必然是转头看着徐一凡跃跃一试地回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眼睛没有焦距地看着远方平淡地回答。

    “对了,还没恭喜你呢!”彭奕行突然灿烂地笑了起来。

    徐一凡没好气地白了彭奕行一眼。

    “就这样呀!能不能有点实际的表现,譬如红包什么的,我跟莎莲娜在港岛可是累积收了几百万的红包,看你表现了。”

    彭奕行笑了笑。

    “跟我来,我也有礼物送给你!”彭奕行摇头笑了笑,他就知道徐一凡这家伙是要实际不要意义的。

    “一凡,饿了吧!很快就有得吃了。”徐一凡和彭奕行经过歌莲三人的桌子前,歌莲笑着打招呼道,莎莲娜和乐慧贞来内达华州看她,歌莲也是非常地开心,一大早便开始叽叽喳喳地跟莎莲娜和乐慧贞介绍本地的风土人情和一些趣味。

    “老公,这是我做的沙拉,你试一下!”乐慧贞看着徐一凡走过来,端着一个玻璃小盆子,凑了过来开心地叫道。

    听到乐慧贞喊徐一凡老公,歌莲偷偷地转头看了一下莎莲娜,莎莲娜竟然只是微笑地摇摇头,继续忙活自己的手上的菜,歌莲有些不明白,爱情不全都是自私的吗?难道还能妥协,歌莲鄙视地看了看花心大萝卜徐一凡,再看看彭奕行,心里非常地得意,彭奕行不仅帅,而且还专一。

    “啊,我不要试,你自己吃吧!”徐一凡赶紧后退一步,看着玻璃小盆子里面花花绿绿的一团就怕,千万不要相信乐慧贞会做菜,这女人是有毒死猫的前科的。

    “就一口嘛!这一次的卖相差,但是味道真的很好吃!”乐慧贞不依不饶地推荐着自己的手艺。

    徐一凡抬起手刮了一下乐慧贞美丽脸颊上粘上的奶油,摇头笑道:“小心点,这些是奶油无所谓,仔细那些滚油!”说着指了指莎莲娜在煎炸牛排的煎锅。

    “哦——!”乐慧贞吐了下舌头笑了笑,心里甜滋滋的。

    乐慧贞开心地抬头一看,徐一凡和彭奕行已经跑远了,顿时明白徐一凡的诡计,气得直跺脚,徐一凡这个混蛋,对自己也太没有信心了,心里冷哼一声,用调羹勺起一匙沙拉放进嘴里。

    “噗噗…,好咸呀!”乐慧贞苦着脸道。

    莎莲娜和歌莲一乐,这个女人把食盐错当糖了。

    ……

    “怎么样?我这个枪房比港岛的要大吧!”袁浩云带着徐一凡进入自己的枪房,自豪地说道,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成绩能够被人欣赏,尤其是跟自己同样级别的朋友欣赏,徐一凡自然便是那种朋友。

    “我靠——!”徐一凡赞叹地狂点头:“怎么这么多枪支!”彭奕行的这个枪房岂止是比他自己在港岛的私人枪房要大,都快赶上徐一凡湾仔警署的枪房了。

    “这边不禁枪的,而且材料更加先进。”彭奕行自豪地拿出一个小本子:“豪尓森枪击俱乐部vip会员,我是里面的no1.”

    徐一凡看着彭奕行的收藏,不禁咂舌:“我擦,连狙击枪都有,这玩意你怎么弄到的?”徐一凡说着端下玻璃柜顶端的一支长枪。

    当徐一凡用力地端起这支狙击枪,抱在身前的时候,徐一凡隐隐感觉到自己西装内衬里面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徐一凡神色一动,这玩意好他妈重呀!也就是徐一凡这种猛男,一般人扛着它也跑不了不远,整支狙击枪通体漆黑,很喜欢很低调,可是徐一凡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低调的风格,枪嘛!用来杀人的,追求的是威力,你要它好看干嘛!徐一凡忍不住开口说道:“这玩意好不好用的。”

    彭奕行摊了摊手。

    “狙击枪能有什么好用的,子弹飞得太远,很难控制射击目标的,这是一个鬼佬送我的,后座力奇大,不过被我改造之后,后座力降低了,当然因为后座力降低,精准度也就上去了,有效射程没测试过,不过两千米没问题,枪管被我加长过,声音消成我喜欢的低沉型,嗯,我还加了一块微力扳机模块,轻轻扣一下就行,很容易击发的。”

    彭奕行说着,看到徐一凡的眼睛越来越亮,不由地问道:“怎么?你喜欢这个大块头?”

    徐一凡没有直接回答彭奕行的问题,而是问道:“这枪可以拆解吧?”

    “当然可以拆卸!”彭奕行理所当然地说道:“而且我稍微改善了一下快拆,拆卸更加便捷了。”彭奕行说着接过徐一凡手里的狙击枪,一手搭在瞄准器上,拇指轻轻一扣,便把硕大的瞄准器给拆卸了下来,接着双手飞快迅速地翻动着,一直完整霸气的狙击枪变成了一堆枪械零件。

    徐一凡眼睛一亮,贪婪地说道:“这枪送我呗,我喜欢这个大家好!”

    彭奕行大气地撇撇嘴,一付喜欢就拿去的模样,然后又想到了些什么,担心地说道:“可是你怎么带回港岛,内达华州虽然不禁枪,可是也不是谁都可以持枪的,更别说带出境了。”

    “嘿!这个我自有办法。”徐一凡竖了下眉毛,得意地笑道。

    彭奕行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徐一凡这个家伙的门路广,说不定有什么隐蔽的托运方法也说不准,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找把椅子坐下。

    “你不是说想结婚礼物吗?”彭奕行笑了笑:“我现在就送给你。”说着拉开一排排桌子的抽屉,只见里面都是一些紧密的工具。

    “现在能把我之前送你的第一支改装枪给我看下了吧!”彭奕行笑道:“如果我没猜错,那支枪现在变成黑不溜秋状了吧!我刚打赌一百美元。”

    徐一凡笑了笑,彭奕行果然猜到了自己就是面具‘v’,全世界也只有‘v’的改装枪才是通体消光黑的,当然,彭奕行除外,这家伙本来就是改枪的,他只是刻意为了模仿面具‘v’的枪支而已,不然彭奕行更加喜欢枪械原来的本色,那才是最纯粹的枪械。

    徐一凡笑着把手伸进西装内衬,掏出了一只黑色的改装枪,正是徐一凡戴‘v’面具做事时用的改装枪,也是彭奕行送他的第一支枪。

    “你什么时候喜欢赌博的?”徐一凡调侃地笑了笑。

    彭奕行看着桌子上的黑色改装枪,抬头有些呆滞的看了看徐一凡,虽然大约已经猜到,但是真正肯定下来徐一凡便是面具‘v’,彭奕行还是有些震动,原来自己的假想敌一直都在自己身边,是自己最好的好朋友。

    “呵呵!”为了缓解内心的震动,彭奕行笑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内达华州,拉斯维加斯,世界赌城,连小孩子都会赌博,我迷上赌博有什么奇怪的,改天带你去赌城逛逛。”

    “咦——!”彭奕行把徐一凡的黑色改装枪拿起来的时候,心里感觉有些怪异,这枪是他送徐一凡的,他自然是熟悉自己改装过的每一支枪的特性的,徐一凡的这支枪追求的是快和大威力,但是过于追求这两者的枪支就会在控制力上偏颇,需要使用者很高超的用枪技能,可是现在彭奕行再次拿去这只改装枪的时候,发现它手感圆滑了很多,很容易就把它给握住了,让人忍不住要发几枪的冲动,这是彭奕行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彭奕行改枪都是菱角分明的。

    彭奕行一边想着一边迅速拆解枪支,把所有的枪支零部件都拆下来之后,才发现这确实是自己的手笔,每一块零件都是自己的原装配件,可是手感怎么变化这么大呢?

    彭奕行不知道,这枪对徐一凡来说手感变化更大,只是有一点徐一凡也不知道,怎么自己认真撸枪,不仅增加自己与枪械的契合度,让人跟适合枪,同时也有一点点让枪慢慢适合人了。

    “这枪管不行了,要换,不然再开个百八十枪也是要报废的。”彭奕行拿起徐一凡的枪管测量了一下道,说着得意一笑,取出一根银色的枪管得意地说道:“高强度合金钢枪管,就算在美国也是紧俏货,有价无货,这份结婚礼物够分量吧!”

    “对了,你手臂里和握力奇大,我在加大两磅弹簧力度给你怎么样?”彭奕行抬头问道。

    徐一凡的改枪技术能唬得住一般的菜鸟,可是在彭奕行这种枪械狂热分子面前就没有发言权了,只能频频点头:“听你的,听你的。”

    徐一凡和彭奕行在枪房里面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处女座的彭奕行还是没能找到最完美的升级改装方案,莎莲娜等人的饭菜做好了,两人只能放下手头的工作,洗干净手出来吃饭了。

    ……

    “我真是想不明白,这么古老的千局都有人上当?”一个一身火红服装的美丽女人摇头说道,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竟然是意图阴掉莎莲娜几百万黑钱的那个律师事务所的余文慧。

    “令人上当的不是千局,是贪心,是源自于人类身体里面最致命的弱点:贪!”一个戴着硕大近视眼镜,长相很斯文的家伙说道。

    “嘿嘿!我又不这样认为哦!为什么说‘贪’是人类的弱点,我说‘贪心’才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一个年轻的家伙靠着椅背,把脚搭在桌子上,嘴里叼着一根牙签,语气很跩地笑道。

    戴眼镜的叫罗森,是一个千王,专门靠设局利用千术为生,号称亚洲最强的千王,没有他骗不到的人,嘴里叼着牙签扮小马哥的年轻人花名叫螃蟹,至于真名叫什么,反而没几个人知道,据说这个家伙的手很快,能够在牌桌上换掉你的底牌你都不自知,人称亚洲第一快手,至于那个女的,罗森称呼她波波,究竟是另外一个女人,还是余文慧隐姓埋名呢?做他们这一行的又有几个人是用真名的呢,再说哪有人姓波的。

    “现在有一个大单,不过不是在港岛,要过海,在世界赌场拉斯维加斯,有没有兴趣一起做?”罗森点燃了一根香烟后转头看着螃蟹开口说道。

    “你说怎样就怎样了,反正我刚刚出狱,也无事可做。”螃蟹摊手笑道。

    罗森哂笑道:“你都不问我是做什么事?”

    “一世人两兄弟,计较那么多干嘛呢?你能介绍我的活计,能差到哪去,我就算不相信这个单子,总不能不相信自己兄弟吧!”螃蟹洒脱地笑道:“反正有什么好赚头,两兄弟一起拍着肩膀上。”

    “拉斯维加斯!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