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79章 赌圣秘技
    枪械4:远程狙击枪。

    契合度:0.

    徐一凡打开系统,点进去个人枪械里面,发现多了一支‘远程狙击枪’,虽然这支狙击枪的所有属性全部没有,但是也足够徐一凡欣喜若狂了,属性嘛!可以慢慢撸,但是把一支枪械加入系统就不容易了,徐一凡都不记得自己尝试过多少支枪了,能够撸进系统的也就这四支。

    徐一凡再一次把系统每一个属性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没有发现说明问题后,这才收起了手机,把注意力集中在桌子上的远程狙击枪上,由枪械狂热彭奕行亲手改造的这支狙击枪,长度异常地变态,加上枪托部分将近一米五,徐一凡的次元子空间根本就塞不下这货,幸好这枪械可以拆卸,徐一凡便只能跟彭奕行学习枪械拆卸的技术了。

    徐一凡不断反复地组装和拆卸,慢慢地开始熟悉远程狙击枪的各项性能及每一个小部件的作用,剩下的便是长时间的联系,增加熟练度,以达到得心应手的程度了。

    “咦!莎莲娜、惠贞、歌莲她们呢?”徐一凡走出房间找点东西吃的时候,只看到彭奕行一个人,奇怪地问道。

    现在已经快下午了,徐一凡早上啃了两个面包后,便就开始忘我地撸‘远程狙击枪’,一直撸到现在,这时候自然又饿了,所以说,徐一凡不是单纯的懒,他只是做无关紧要的事情,或者是事不关己的事情才会懒,那些能够提升自己能力又感兴趣的东西,徐一凡还是非常积极的。

    “歌莲好像说带她们去洛杉矶的荷里活游玩一下,还没回来!”彭奕行无奈地说道。

    荷里活?是好莱坞吧!徐一凡想了一下后了然。

    徐一凡看到彭奕行的表情就知道,这是肯定不是歌莲倡导的,最有可能是乐慧贞这个坐不住的女子怂恿的,只是莎莲娜为什么不跟自己说一声呢,徐一凡想着拿出自己的电话,发现电池已经耗尽了。

    徐一凡只能用彭奕行的座机联系了莎莲娜,莎莲娜一听到徐一凡的声音,赶紧给徐一凡报平安,让不要担心,一切安好,乐慧贞更是接过电话,招呼徐一凡和彭奕行两个宅男过来荷里活游玩,兴奋地说这里有多好玩,多好玩!

    “我有一个学枪的学生就住在好莱坞一带,歌莲也认识的,这次好莱坞之行是由他接待,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彭奕行看到徐一凡有些担心,笑了笑道。

    别以为彭奕行性格高傲就交不到什么朋友,有些人本来就也是桀骜不驯,刚好就喜欢结交这种朋友,再加上彭奕行枪法出众,为人冷傲,更是一下子就在枪会粉了不少粉丝。

    徐一凡和彭奕行既然作为宅男,那么拉斯维加斯道好莱坞几百公里的路自然是不愿意走的,去好莱坞找莎莲娜、乐慧贞她们是不可能,可是也不能留在家里挨饿吧。

    “走,出去吃!我请你!”徐一凡大气地道。

    彭奕行点了点头,可是徐一凡走出门口就后悔了。

    “你说这里港币他们收不收的?”徐一凡尴尬地笑道,他自然想起自己身上没有一分美元,一路游玩下来,都是莎莲娜管钱的,徐一凡跟乐慧贞两个家伙只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竟然忘记了在身上放一点钱,哪怕是一美元,当然,徐一凡的次元子空间里面是有十万八万块钱,可惜全是港币。

    “什么收不收港币?”彭奕行奇怪地看了看徐一凡,语气有些怪异地问道:“你不会没钱吧!”

    “这次你先请吧!”徐一凡笑道。

    彭奕行的脸色更是怪异了,在徐一凡的注视下憋了很久,终于憋出一句:“我也没钱。”

    古人都云了。

    物以类聚。

    这又是一个喜欢带枪,不喜欢带钱,彭奕行不抽烟、不喝酒、不玩儿女人,不是宅在家里,就是在枪会练枪,两点一线的生活,不带钱也没什么问题,可是徐一凡这个家伙出门旅游,不带钱就不应该了。

    “那怎么办?回厨房找一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在港岛湾仔呼风唤雨的徐总督察囧道。

    “我知道一个地方有免费的晚餐吃。”彭奕行说道。

    ……

    拉斯维加斯。

    史丹尼赌场酒店

    这是拉斯维加斯最大的几家赌场之一。

    世界上主流的赌博玩法,基本上都有提供,还餐饮住店一条龙,很多富豪大亨都喜欢来这些玩牌。

    “哈哈,阿rick,你来美国没多久,怎么都染上了美国佬的习性了,你跟我说的免费晚餐就是这个,太幽默了。”徐一凡一边说着一边用叉子叉起,手中端着的碟子里面的一块小蛋糕往嘴里塞。

    彭奕行也是同样的拿着一小碟的小蛋糕在吃着,他当然没有徐一凡那么明目张胆,拖一个大大的碟子,装了一大堆各色的蛋糕,甚至还放着一个红酒杯,里面装着满满一杯的红酒,所以说大酒店就是大酒店,免费提供的晚餐都这么可口,徐一凡虽然嘴上埋怨,但是吃得还算很爽的。

    “咦!有位置。”,徐一凡和彭奕行游走在赌场的大厅里面,看到有两个位置赶紧挤上去坐下,这是一张赌百家乐的赌枱,虽然徐一凡和彭奕行没有下注,但是他们两个的气质不凡,倒也没有人认为他们今晚是来吃白食的,可是这俩货还真是吃白食的。

    “凡,吃饱就走了,我们这样明目张胆地白吃白喝也不好!”彭奕行的食量很小,很快就吃饱了,只有徐一凡这个家伙还在胡吃海塞,这货真把人家赌场当自助餐厅了,吃得那叫一个心安理得,各种蛋糕都拿了几块。

    “嗯嗯!”徐一凡不在意地点了点头,饶有兴趣地看着桌面上的赌局,他是丁瑶博彩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对赌博这一行自然不会陌生,百家乐正好是徐一凡玩得比较溜的一种扑克玩法。

    “哎,要是有筹码玩一下就好了。”徐一凡喝了一口红酒后感叹道。

    “来,给你一个筹码!”徐一凡身边的一个声音揶揄地说道。

    徐一凡愣了一下转头一看,哎呀!刚才只顾着吃饭,竟没发现自己身边坐着一个大美女,徐一凡看呆了一下,这是一个看起来充满知性美,很娴静的一个大美女。

    童可人从徐一凡和彭奕行一坐下就注意到这两个家伙了,因为很少会有男士坐在自己这样一个美人的身旁,而把注意力放在别的事物上,事实上徐一凡和彭奕行简直是完全当人家大美女不存在一般,尤其徐一凡,他是挨着童可人坐着,可是蛋糕才是他的目标,美女什么的都是浮云。

    童可人听到徐一凡和彭奕行的对话,心里就一直暗笑,自己竟然能看到两个这样的奇葩,真的有人来赌场只为吃喝的,其他鬼佬听不懂徐一凡和彭奕行的中国话,童可人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自己身边的这个家伙大吃大喝还没有一丁点负罪感。

    童可人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酒店的安保是怎么让这两个人溜进来的,却不知道,保安现在也很迷糊,这两个人衣冠楚楚的,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精英分子,哪里能知道他们是光吃不下注的。

    “真的?”徐一凡愣了一下问道。

    “当然!”童可人虽然是女人,却是说一不二的。

    “谢谢!”

    “不用客气!”童可人笑道,然后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笑得太早了,因为徐一凡从她的筹码下方,抽走了一只最大的筹码,代表五千元美元的筹码。

    这下轮到童可人愣愣地看着徐一凡了,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知道客气。

    “五千块庄!”徐一凡不仅拿钱不客气,下注更是潇洒大气,一注过,全部押了上去。

    “嗯!六千庄,让你没得看牌。”童可人被徐一凡气了一下,看到徐一凡五千块钱买庄,自己赶紧扔出六千美元买庄家,让徐一凡没得看牌,看自己赌,童可人转头,看到徐一凡脸都绿了一些,心里莫名地快意,一天郁闷的心情顿时便好了,毫不吝啬地给徐一凡展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徐一凡当然要生气,他自己看牌才能有机会保证自己赢钱,别人看牌,自己连摸都不能摸牌的话,输赢可就控制不住了。

    “我帮你看牌呗!”

    “不行!”童可人得意地道。

    荷官很快便开始发牌,徐一凡无语地撇了撇嘴,他自然不会紧张,几千块钱还不放在眼里,只是他和彭奕行现在身上没有一毛钱,这几千块才比较重要而已。

    闲家第一张牌是黑桃k,第二张牌是红心6,童可人翻开自己的第一张牌也是k,可是她的第二张牌是方片4,只能补牌,示意荷官补了一张牌。

    第二张牌是黑花‘8’,已经爆了,童可人有些丧气地推开翻着的两张明白,一张是‘8’一张是‘k’,正要翻开自己手上的方片4,突然一只大手盖上了自己的小手,童可人转头一看,是身边的那名中国籍男子,突然心中一乐,这个家伙也是买庄,自己输了,他也就输了,活该,让你贪心童可人心里暗道。

    “等一下,我买得也不少,你都看两张牌了,让我也看一张呗!”徐一凡笑道。

    童可人抽回自己的小手。

    “好呀!这张牌让你看!”童可人笑道。

    童可人自然是知道底牌的,故意让眼前的这个男子受一下打击,好看徐一凡难受的表情,反正这一局是输定了。

    徐一凡轻轻地瞥了一眼底牌,然后用手掌把牌盖住,然后再一次翻开牌看了一下,接着又用手掌盖上,再翻开牌迅速看了一眼。

    “你在干什么?”童可人有趣地问道。

    “特异功能,赌圣没看过吗?”徐一凡一付你孤陋寡闻的样子笑道。

    童可人无辜地摇了摇头:“我不看唐片的。”

    “……”徐一凡无语,还唐片,这个女人估计是上一代的海外移民了。

    “没见过是吧!那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中国人的国粹级别表演,特异功能,赌圣秘技!”徐一凡突然有了兴致在国外土包子老乡面前刷一下帅,两只手指夹起桌子上的扑克牌,做陆小凤灵犀一指的潇洒状,可惜这个家伙忘记了,童可人不看港片,未必就知道陆小凤是谁。

    “各位观众,一条a——!”徐一凡把手上的扑克牌甩在绿色的赌桌上,赫然是一张黑桃a。

    “你你你你……”童可人瞪大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徐一凡,她刚才明明看到自己的底牌是一张方片4的,这这这,怎么可能,现在童可人这边是一张8、一张1、一张公,九点,而闲家是一张6,一张公,六点,自然是童可人赢了。

    这个时候,罗森带着螃蟹从徐一凡、彭奕行两人身后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