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81章 他出老千
    徐一凡和彭奕行坐下后,发现vip厅果然跟外面的普通厅有许多不同,这张桌子上下注的注码最小都是一万美金的,当然这里是不限最小注码的,只是没人买罢了,而且这张赌桌的赌徒虽然众多,但是都比较沉静,不像外面那样,输赢一点就大呼小叫的。

    这张赌桌也是在玩百家乐。

    徐一凡坐下也不下注,只看着别人玩,过了几轮之后,徐一凡发现众人单个下注的注码都不大之后,徐一凡才开始下注,因为他一定要自己看牌。

    这个家伙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全部注码都推了上去,一丝都没有留下一点钱翻本的意思,一般的职业赌徒都不会这么干,这么干的都是那些土豪菜鸟。

    “闲!”徐一凡叫道,不是他不想买庄,而是他发现这张台上虽然也有荷官,但是荷官不负责发牌,只负责把牌洗好,放进一个透明的牌盒里面,以示公平,然后谁做庄家就谁发牌,徐一凡不愿意发牌,选择了买闲。

    “我也买一千美元闲!”说话的是那个跟赚了徐一凡一千美金的鞋拔子脸鬼佬,这个家伙跟进来就是想看有没有油水捞的。

    监视画面前的一众赌博高手,看到徐一凡的举动,都判定这个家伙是一个赌坛菜鸟,没有过多留意这个家伙。

    很快庄家就开始发牌,徐一凡拿起自己的两张牌看了一下,竟然意外地运气不错,两张牌都是九,总共八点,如果对方不是酒店的话,那么这一局自己便是赢定了。

    做庄的家伙只有六点,这一次却是徐一凡赢了,徐一凡却是不知道,这一局是人家明知会输,故意让他赢的。

    徐一凡台面上的筹码翻了一番,变成来了十几万,那个跟着徐一凡下注的鞋拔子脸鬼佬也赢了一千美金。

    赌场后台,总经理办公室。

    监视屏幕前的一众赌博高手都皱了皱眉头,怎么会是徐一凡赢钱了呢?

    徐一凡再一次把所有的筹码都推了上去。

    “闲!”

    这一次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徐一凡的身上。

    “两千美金买闲!”鞋拔子脸鬼佬继续跟进徐一凡的注码,心里暗自祈祷,徐一凡这一次一定要赢。

    ……

    “龙哥,我想下去近距离看下现场的情况,这里看得始终没有现场清楚。”罗森说道。

    “嗯!没问题,你下去吧!那个黄色衣服的女士是我们的人,她耳朵里有戴着微型耳麦,我会让他给你让位置的。”龙哥点头说道。

    “安娜,等一下有一位褐色西装,手里拿着雪茄的男士会经过你的身边,你给他让一下座位。”龙哥吩咐道。

    他以为所谓的高科技微型耳麦就很先进了,却料想不到徐一凡的五官非常地灵敏,再加上这个安娜就坐在徐一凡的身边,徐一凡隐隐听到一些极其低微的尖锐声音,转头疑惑地看了安娜一眼,安娜礼貌地笑了笑,买了徐一凡闲家一千美元赢掩护自己。

    徐一凡的直觉何等敏锐,如果他没有怀疑便罢了,这时起了疑心,开始仔细观察赌桌上的每一个人,发现情况有一些怪异,这里面有几个人似乎是认识的,但是又假装不认识,这家伙混蛋到底想干什么呢?

    这些人里面徐一凡最讨厌的便是拽拽地坐在自己对面的宫本太郎,这种人便是传说中的虽无过错,面目可憎,天生一付奸人相,让人看到了便忍不住揍他一顿。

    徐一凡不动声色地按住自己手里的两张牌,瞥了发牌的那个庄家一眼,没有说话。

    那个家伙似乎非常地自信,看着徐一凡,示意徐一凡看牌,因为这一局徐一凡下注颇大,而且他两次都是全部赌注押下,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所有人都看着他。

    徐一凡正要移开手掌,罗森走到了赌桌旁,往徐一凡身边的一个烟灰缸里敲了敲雪茄的烟灰,徐一凡身旁的安娜突然意兴阑珊地起身,空下一个位置,罗森微笑地坐下。

    徐一凡转头看了看罗森的脸,愣了一下,虽然一时间想不出这是哪出戏,但是心里已经了然,这个赌局绝不简单。

    徐一凡双手伸出,盖住桌子上的两张牌,迅速地过了一眼,一张是方块六,一张是黑桃十,总共六点,这时候庄家已经得意地开牌了,一张红心q,一张黑桃八,这一局却是徐一凡输了。

    只是徐一凡岂是轻易认输的人,一只手掌把两张牌全部覆盖住,心中一动,手上的一张牌凭空消失,已经收进了次元子空间,以此同时,庄家身前牌盒里面的扑克牌一张一张地凭空消失了五张牌,徐一凡能感觉到次元子空间里面有六张牌,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牌,唯有逐个逐个召唤出来观看。

    徐一凡眼睛一凝,覆盖的手掌里面已然又多了一张牌出来,两只手盖住牌,迅速地看了一眼,很倒霉,是一张方块四,不管是跟黑桃六组合,还是跟黑桃十组合,都是输局,没有办法,只能继续把手覆盖上,一秒钟之后再翻开,其他人都发愣地看着徐一凡,这是什么古怪的赌癖。

    要知道,在赌场,什么样的赌徒都有,有人对着扑克亲吻,有人冲着扑克盒点香,有人喜欢在赌桌上放上一块貔貅吉祥物吸财什么的,甚至有人赌局开始前围着赌桌跳大神,但是,似徐一凡这般翻来覆去地重复看牌,这种怪癖还真是没有人见过,你频繁看牌有什么意义呢?要嘛就是你赢,那你就赶紧翻开收钱,要嘛就是你输,那你就是再怎么看都是没有意义了。

    徐一凡又重复地看牌两次,徐一凡身边的罗森疑惑地看着徐一凡,他起初以为徐一凡想换牌,心里暗乐,还有人敢在自己这个亚洲赌王面前换牌,可是看了几次,徐一凡非常地老实,一点小动作都没有,仅仅是手腕翻动,手臂放在桌子上根本就没有动,更加别提什么掩饰性的虚假掩护动作了,这家伙不是想偷鸡,那么是想干嘛呢?罗森想不通,还是这反复地动作就是掩护动作?

    徐一凡终于换到了一张好牌,一张方块九,可以跟黑桃十组合,成为酒店,妥妥地压住庄家杀。

    徐一凡满意地张开双手,靠着椅背,环顾现场,看了赌桌上的所有人一眼,这些人几乎都是老赌客,这一点点耐心还是有点,都等着徐一凡开牌,徐一凡翻开桌子上的一张黑桃十,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赌桌上每一个人的细微表情,这个时候罗森也是在仔细地看着窥视着赌桌上面的所有赌客。

    有人说过,所有老赌客都是出色的影帝,这话虽然多少有些夸大,但是每一位老赌客的演技必定是不差的,徐一凡没看出什么异常来。

    等徐一凡把方块九翻开的时候,有几个人的表情让徐一凡隐蔽地发现了一些倪端,自己左前方的近视眼镜老家伙眼神愣了一下,对面的太郎表情有些惊愕,而那个庄家也是眼神疑惑,关键是他疑惑不看着徐一凡的牌面,而是看向另外一个人。

    这几个混蛋怎么像是看过自己的底牌一样?徐一凡心中一动。

    徐一凡都发现了问题,千王罗森更是能发现了。

    只是他想不到明白这几个人在惊诧什么,自己身边的年轻人换牌了?这一点罗森可以用生命担保,徐一凡绝对没有换牌成功。

    当然,罗森现在还不知道,对于徐一凡这种人,你千万不要轻易用生命来下赌注,因为这会让你命本都无归。

    不管在场的人是怎么想的,荷官已经把赌桌上徐一凡赢下的筹码叠好,堆到了徐一凡的身前,徐一凡笑了笑,潇洒地抽出一张一千美元的筹码扔给荷官。

    “谢谢!”荷官点头矜持地感谢道。

    此时徐一凡的所有赌注筹码又翻了一番,变成了三十几万了,而那个一直跟着徐一凡下注的鞋拔子脸鬼佬也赢了四千美元。

    “难道自己刚刚看错牌了,这个家伙是方块九,不是方块六,自己错把九看成了六?”赌桌上的一个老家伙疑惑地想到,其他心怀鬼胎的人也只能这么想了。

    徐一凡再一次把自己所有的赌注全部押下,那个鞋拔子脸鬼佬也掏出自己所有的筹码跟着徐一凡押。

    “朋友,你的运气这么好,为什么不买庄呢?”罗森好奇地开口问道。

    徐一凡笑了笑。

    “我喜欢摸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喜欢发牌,这家赌场的规矩怎么这么奇怪,发牌的不应该是荷官吗?”

    罗森耸了耸肩膀,各地有各地的习惯,有些赌场还规定必须是闲家先开牌呢,而徐一凡每次都是最后开牌的。

    新一轮的发牌开始了,这一次徐一凡手里拿着的两张牌,一张是黑桃八,一张是方块八,总共六点,这一次决定不可能看错,心中有数的几人纷纷把注码全部压在庄家身上,因为庄家虽然还没看牌,他们已经知道了庄家是一张黑桃六,一张黑桃二,又是八点,八点自然是赢六点的。

    徐一凡看着庄家翻开两张牌八点摊在桌面上,自信地看着自己,心中一动,这一局自己只怕又是要输了,继续两只手盖着牌,迅速地看了一下,一对八。

    徐一凡一乐,他的次元子空间立刻刚好有一张黑桃a,可以跟任意一张八组成九点,又是九赢八。

    换牌完毕后,徐一凡把桌面上的黑桃八翻开,几个心怀鬼胎的家伙心中一笑,知道自己赢定了,因为徐一凡的第二张牌也是八。

    徐一凡这个贱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最喜欢的就是让人从大喜跌落至大悲。

    “各位观众,黑桃a!”徐一凡笑道,迅速地拿起桌面上的扑克牌,非常帅气地甩在桌面上,豁然是一张黑桃a。

    “你出老千!”宫本太郎愤怒地站起来指着徐一凡大叫道。

    徐一凡没有说话,眼睛满带杀气地瞪着宫本太郎。

    “你再用手指着试试,我立刻让你躺下。”说话的是语气阴沉的彭奕行,他自然知道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出老千是什么样的下场,但是他相信徐一凡,就像他相信自己手里的枪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出老千呢?”徐一凡坐着不动地叫道,这个时候,赌场的安保和经理室的几人全部走了下来。

    “各位不好意思,敝赌场出了一点小状况,为了洗清各位的嫌隙,请大家配合,误会解除后,输了钱的,我们赌场会把各位的筹码全部奉还,赢了钱的朋友,也可以得到十万美元的误会费,麻烦大家了!”那个叫龙哥的家伙抬手叫道。

    赌桌上的赌客总算安静了下来,配合赌场的调查,这个时候谁叫嚷得最欢,谁就最有嫌疑。

    “宫本先生你好!你怀疑这位先生出千,请问您有什么证据吗?”赌场的一位经纪人说道。

    宫本太郎自然不敢说自己看到了徐一凡的牌,只能推说徐一凡一直在赢钱,从来没输过,请求赌场的安保人员搜徐一凡的身,肯定能找到徐一凡的出千工具。

    龙哥悄然地看了罗森一眼,罗森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龙哥顿时了然,这个年轻人只怕是没有出千,只是他也想不明白为何宫本太郎会一口咬定徐一凡出千呢?

    赌场的经纪人看向徐一凡。

    徐一凡再一次笑了笑,竖起手指指着宫本太郎笑道:“我怀疑这个家伙的老妈不孕不育,那我是不是可以找一只公狗来给他的母亲试一下呢?”

    “八格耶鲁!”宫本太郎指着徐一凡怒骂道。

    “不可能是吧!那么现在既然是在赌场,那就用赌场的办法解决问题,我让各位搜身,怎么搜都行,但是我要加一个赌注,两千万美金,但凡各位能够在我身上找到一片出千的工具,就算各位赢了,赌场和这个狗杂种先生一人一半。”

    徐一凡的话一说完,宫本太郎也不管徐一凡是在骂自己,眼睛大亮地叫道:“好!”他倒是坚信徐一凡的身上肯定有出千的工具,至少有两张扑克牌。

    “我话还没说完,别急,如果找不到一片出千工具,那就好玩了,你们冤枉了我,两千万美金我也不要了,我只要你们拿着自己国家的国旗,在拉斯维加斯街上脱光屁股,裸跑上一圈就可以了,当然,如果你们愿意输我一千万美金也行。”徐一凡摊手笑道。

    所有人面面相觑,这家伙是疯了吗?一千万美金光屁股跑一圈,别说一圈了,就算是跑上十圈都是没有问题的呀!

    可是徐一凡的钱是那么好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