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83章 集体裸跑
    “证据!”宫本太郎冷哼道。

    “如果我猜着没错,这个家伙今晚差不多一直在买庄。”徐一凡指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亚洲男子说道。

    在场的人都点了点头,可是一直买庄又怎么啦!赌场又没有规定不能买庄的,人家乐意买什么就买什么。

    徐一凡看到大家的表情就知道被自己说中了。

    “要买庄还是买闲当然可以自己选择,可是这个家伙买庄却是为了发牌,为了自己能够掌握发牌权。”徐一凡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不会认为我发牌就是我出千了吧!”亚洲型男怪叫道:“牌是荷官洗好放进牌盒里面的,我只是按顺序发牌,而且我今晚总共输了不下于十万。”

    “你当然没有办法换牌,但是你却是可以把底牌透露出去的,因为这个赌场里面的规矩是派完牌之后,还可以补注的。”徐一凡笑道。

    “我怎么透露,牌在我桌面的时候,我动都没动。”亚洲型男哂笑道。

    “利用你表链的反光。”徐一凡说着突然想起这是哪一出戏了,是《至尊无上》,罗森是一个赌术高手,徐一凡转头看着罗森。

    徐一凡的话一说完,现场有五六个家伙脸色变了一下,尤其是宫本大郎,脸色变得奇差,罗森却是眼睛大亮,瞬间便想通了所有的关节。

    徐一凡不在说话,摆了一个福尔摩斯feel的姿势,一付真相只有一个的架势,只看着罗森微笑,罗森向龙哥打了一个眼色,龙哥立刻叫道,请所有的贵宾全部留在现场配合,我马上叫侍应生准备好酒招待各位,尽快给大家一个答复。

    罗森跟着龙哥等一众赌场的高层上去办公室了。

    办公室。

    “果然是利用反光,你们请看!”罗森指着调出来的监控视频叫道:“这个家伙每次发牌的时候,戴着手表的左手便会放在牌盒上面,他这绝对不是习惯那么简单,他这样做就是为了利用手腕上戴着的手表表链的反光,把扑克牌上面的数字映射给他左斜角的同伴看,这个家伙是接受信息的第一道闸门,你们看,这个家伙的眼睛如果是看着自己的牌,或者看着庄家的牌,眼神都不会是这个样子。”罗森用一支笔在显示屏上画了一条线:“这个家伙的眼神,他是视线比看庄家牌的眼神降低了八度左右,看自己的牌又抬高了,很明显,他在看对面的表链反光。”

    办公室里面的都是经营赌场的老手,各式各样的出千手法都见过,一点就通,根本就不用罗森再详细说明。

    “而这个八号位置,十二号位置,还有十四号位置的宫本太郎几人,都是为了让这个出千不要那么显眼,故意分开下注的,实际上闲家和庄家的牌已经通过第一个接收信息的家伙打暗号通知了各人。”

    “fuck you!竟真敢在我们的赌场出千,阿龙,这件事你们保安部的责任,做好看一点,我一定要整个拉斯维加斯的人都知道,我们赌场不好惹的。”赌场的行政总监怒叫道,然后转头感激地对罗森笑道:“十分感激罗先生的帮助,我们不会让罗先生白出力气的,请在拉斯维加斯多呆几天,让我们表现一下诚意。”

    “多谢!”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罗森自然不是王八蛋,何况他确实做事了,虽然是在徐一凡的提醒下。

    赌场的管理层很快便下到了赌厅,并且这一次带来了更多的黑人保安。

    “现在请这位,这位,还有这位先生留下,其他的贵宾请到我们酒店的招待室,我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龙哥寒着脸说道。

    其他的赌客不是傻子,一下子便明白了这几个家伙真的在人家赌场出老千,而且已经被人加赌场方抓到证据了,虽然想留下现场看乐子,但是在十几名黑人安保的恩威并施下,只能慢慢地走向贵宾室,等待处理结果。

    “干什么?我们也是宾客,你们赌场就是这样对客人的吗?”宫本大郎叫嚣道。

    “我们赌场不需要你们这种素质的客人。”龙哥指着宫本大郎的鼻子怒骂道。

    “你们不是要宰了这几个混蛋吧!”徐一凡和彭奕行没有跟着其他人一起离开,赌场的保安知道徐一凡今晚对赌场的帮助极大,也没有赶人,这个时候徐一凡开口说道。

    龙哥想了一下后回答道:“徐先生,请放心,我一定会让这几个王八蛋全部绕着拉斯维加斯裸跑,然后才会跟他们算账。”

    “那就是说我很快就可以看新闻直播了?”徐一凡摊手笑道。

    “当然!”

    “那你们处理吧!我回家洗洗睡等着看电视了。”徐一凡笑得开心极了,阴到别人徐一凡都不会这么开心,但是能阴倒小日本,徐一凡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只是这家伙忘记了,貌似人家宫本大郎没得罪他,只是他觉得人家面目可憎而已。

    徐一凡和彭奕行真的走了,这些赌场这么处理宫本大郎他没有兴趣知道,他对宫本大郎等人在美国裸跑比较感兴趣。

    “徐先生,请稍等一下,十分感谢您的帮助,这是一点小意思,我们赌场非常有诚意结交徐先生这个朋友。”徐一凡和彭奕行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之前那个赌场的行政主管着急地快步走了过来,握着徐一凡的手笑道。手里还塞给徐一凡一个大大的红包,老家伙还是挺了解中国人的,知道中国人兴送红包这种礼节。

    “哦!那就thank啦!”送到手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徐一凡虽然听不懂美国老家伙说什么,但还是收下了红包点头笑道。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请慢走!”美国老家伙笑眯眯地拽着自己不知道跟哪个有方言口音的家伙学的普通话说道,然后给自己身边的司机打了一个眼色,让他去开车送徐一凡,他认定了徐一凡是那种在赌术上有秘技的人,像这种人,只要是赌场都会极力拉拢的,哪怕不能成为朋友,也不能做敌人的。

    徐一凡打开红包一看,里面是一张一百万美金的支票,心里暗骂了一下美国老家伙,你丫就不会塞一百美金吧!支票怎么叫的士,徐一凡甩手就把支票递给了彭奕行,彭奕行也不客气,他烧枪确实需要用很多钱,而且徐一凡夫妇都是大土豪,也不缺这一点钱,再说,他烧枪的资源跟徐一凡是共享成果的,拿徐一凡的钱也心安理得。

    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

    “徐先生,这边,我们赌场为您准备了车子,请您上车。”

    徐一凡和彭奕行对视一笑,顿时对这家赌场的印象好了很多,免费吃喝还有红包收,现在还专车接送,这样的赌场值得来。

    徐一凡回到彭奕行家门口的时候,刚好遇见了从好莱坞游玩回来的莎莲娜等人,几个女人买了一大堆衣服,徐一凡和彭奕行两个刚刚在赌场威风凛凛地大杀四方,为国报仇的英雄,立刻沦为了两个苦逼的搬运工,帮三个女人搬起了衣服袋子,徐一凡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的衣服永远都买不够呢,莎莲娜不仅每一季每一月都要换不同的衣服,有时候她还可以上午、中午、晚上都换不同的衣服。

    徐一凡以一种葛大爷瘫的姿势瘫坐在沙发上的时候,第一件事便是跟莎莲娜要一些美元来放身上先。

    “你们两个今天都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累!”乐慧贞兴冲冲地从沙发后面抱着徐一凡的脖子娇笑地问道。

    莎莲娜给大家都倒了一杯水,让歌莲端着送了上来,放在茶几上,对乐慧贞跟徐一凡亲昵的样子视而不见。

    “没干什么呀!就是去赌场小赢了一把!”徐一凡拉开乐慧贞的手臂说道,乐慧贞的小手虽然娇娇柔柔的,可是被勒着都不会舒服,何况乐慧贞老是在试探莎莲娜的底线让徐一凡很不爽,斜了乐慧贞一眼,乐慧贞赶紧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让莎莲娜坐在徐一凡的身边。

    “赌场好不好玩,老公带我们去赌场玩一下好不好,我还没去过赌场呢!”乐慧贞听到彭奕行跟歌莲说在赌场赢了一百万美元,并把支票放在桌子上的时候,乐慧贞瞪大着眼睛,兴致勃勃地挨着莎莲娜鼓动说道。

    莎莲娜虽然不喜欢赌博,可是赌城作为拉斯维加斯最出色的一道风景线,莎莲娜也想去这个世界赌城见识一下,非常意动地看着徐一凡,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图非常地明显,大小老婆都意见一致了,徐一凡只能耸了耸肩膀,表示有时间就一起去游玩一下。

    一夜无话。

    徐一凡一大早起床,便是打开电视等待激动人心的电视直播,莎莲娜和乐慧贞起床后没有看到徐一凡,来到客厅里面才发现徐一凡正坐在沙发上,神奇地看着电视节目,这简直是不可思议,那个新闻女主播也没胸呀!乐慧贞的第一反应,莎莲娜则是想不明白徐一凡在看什么,因为徐一凡根本就听不懂人家的语言。

    这个好运的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真的左拥右抱着了,彭奕行家虽然有不少客房,可是徐一凡、莎莲娜、乐慧贞三人却是共睡一个房间,共睡一张床的,具体情况差不多是,在欧洲旅游的时候,每每晚上乐慧贞都喜欢溜到徐一凡跟莎莲娜的房间,跟莎莲娜有说不完的话,从时尚到服装到模特再到电视,两人聊到很晚很晚,反倒把徐一凡撇在套房的客厅撸枪。

    有一次徐一凡实在困得慌了,便只能死皮赖脸地爬上床躺在一旁睡觉,有一次睡醒了才发现了自己的左边躺着一身性感睡衣的莎莲娜,右边手臂上枕这更加惹火睡衣的乐慧贞,这个女妖精还习惯性地一只大长腿压着徐一凡的大腿,那天早上,徐一凡非常地纠结。

    后面的日子,三人也就渐渐地不订两室一厅的套房了,只订一室一厅,或者豪华单间,让一众外国前厅服务员都亮瞎了眼睛,对徐一凡的艳福羡慕不已。

    “老公,你在看什么?”乐慧贞打开冰箱一边取出一瓶牛奶,一边奇怪地问徐一凡道。

    乐慧贞最近的食量上涨,一顿不吃就饿得慌,而且喜欢上了吃零食,尤其是酸酸甜甜的东西。

    莎莲娜看到乐慧贞拧开牛奶的瓶盖便要喝,有气地拍了一下乐慧贞的小手。

    “不是跟你说不要喝冷饮的吗?快去热一下先!”莎莲娜说着抢过了乐慧贞手里的牛奶瓶。

    “谢谢!莎莲娜姐姐!”乐慧贞吐了下舌头,赔着笑脸媚笑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妖精女子不怕徐一凡,却是真的有些怕莎莲娜板着脸的样子。

    “去坐吧!我给你热,要加糖吗?”莎莲娜无奈地摇头道,乐慧贞怀孕了还乱吃东西,徐一凡也不管,只让自己操心,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了这两个家伙什么。

    “要要!多糖!谢谢姐姐!”乐慧贞笑得更甜了。

    “啊!这些日本人好恶心!”乐慧贞看着电视上的直播怒骂道,别问她怎么知道是日本人,只因为画面上出现的几名男子都是被剃了一个半秃的日本民族头型,额头上还绑着一条‘用过的卫生巾’,插着一面日本的小旗子,双手捂着下体,在大街上光着屁股裸跑。

    想不到龙哥那个家伙还挺专业,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这几个家伙是小日本的,这几个家伙被人在后面牵着几只大狼狗追赶着奔跑,倒也没有交警或者警察阻止,这些行为艺术在美国,人家已经见怪不怪了,后来很多电视台的记者都到了,听说这几个家伙是在人家赌场里面出老千,这才被人处罚,那就更加没有人管了。

    这种人即使是被打死,警察都不会管,也不敢管的,能在拉斯维加斯开大赌场,哪一个老板没有一点背景,遇到这种事,大家都是相互掩饰。

    宫本大郎几人捂着毛茸茸的下体,光着身体在清晨的凉风中仓皇地跑着,感觉非常地耻辱,心里更是恨透了徐一凡跟罗森,发誓只要有机会,一定要让徐一凡和罗森一百倍、一千倍偿还今日的耻辱。

    “老公,你怎么知道电视上要播这些的!”乐慧贞摇着徐一凡的肩膀好奇地问道。

    徐一凡看到莎莲娜不在,忍不住在乐慧贞精致的脸蛋上啵了一口,得意地笑道:“你以为你伟大的老公,昨天只是收获了一百万美元吗?”

    “这是你干的!”乐慧贞张大着美丽的小嘴,指着电视上的画面叫道。

    “嗯嗯——!”徐一凡点头道。

    “啵——!”乐慧贞抱着徐一凡的手臂,在徐一凡的脸上留下一个火热的唇印,自豪地娇笑道:“老公,你真是太棒了!”

    然后,看到莎莲娜端着两个小杯子的热牛奶走了过来,乐慧贞赶紧用俏手擦掉徐一凡脸上的唇印,媚笑地接过莎莲娜手中的托盘,嘴巴甜甜地感谢莎莲娜。

    相处的十几天,莎莲娜已经知道乐慧贞虽然喜欢耍些小聪明,却绝对是一个心肠不坏的女人,只要不是太惹莎莲娜生气,莎莲娜也懒得理她的小聪明。

    徐一凡此刻只是看着电视上的宫本太郎等人嗤笑,却没有想到宫本太郎这个呲牙必报的阴狠小人最后给他造成巨大的危险,几乎要害了莎莲娜和乐慧贞。

    裸跑事件结束后,赌场下狠手宰了宫本太郎的几个手下,却留下了宫本太郎,只因为这个家伙的家族在日本有很大的势力,他们听说宫本太郎出事后,带着几千万美金来拉斯维加斯赎人,而且开出了交换赌场的美好条件,用他们家族在日本的大赌场换拉斯维加斯的几间小赌场,最后宫本太郎逃过一劫,得以保住性命,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徐一凡并不知情。

    他正在和彭奕行练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