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84章 里昂,你明天有空吗?
    一间意大利餐馆。

    这时候午餐时间刚过,晚餐的时间还没到,餐厅里面没有几个人,或者更精准地说是只有两个人,一个胖老头,用一个老式的煤油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脸上戴着一副很老土的圆形墨镜,头上罩着一顶更加老土的帽子。

    两人静静地坐着,没有说话,知道胖老头抽了半支烟的时候,胖老头才开口打破了沉默。

    “最近还好吗?里昂!”胖老头没话找话地问道。

    “还行!”里昂却是认真地回答道。

    他本性如此,哪怕是最简单的一件事,他都要认真地对待。

    “嗯!上个星期本州最搞笑的裸跑事件你听说了吗?”胖老头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呼了一口气问道。

    “听说过!”里昂一如既往地认真答道。

    “嗯!昨天晚上,有本州的巡警在郊外发现了四具亚洲男子的尸体,已经被证实了是之前裸跑的五名日本人的其中四位,伤痕累累,死前应该是受过重刑拷打。”胖老头莫名其妙地说道,意图勾起干瘦中年人的好奇。

    可惜干瘦中年人里昂依旧是心如止水般淡定,根本就不知道好奇为何物,既不说话,也不问话,只干瘪地坐着,背脊靠着墙壁,眼睛警惕地看着门外。

    胖老头似乎已经习惯了里昂半死不活的姿态,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既然五名日本人只死了四位,那就意味着有一位逃过了一劫,他们是因为在赌场出老千被拆穿后活活打死的,活下来的那个虽然没死,但也受了重刑。”

    “按说他们在赌场里面出老千,被对方当场拆穿了,活活打死那是天经地义的事。”胖老头说着又狠吸了一口香烟,点了点头说道:“可是据说这一伙日本人不是被赌场方拆穿的,而是被两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人拆穿的。”

    “你也知道日本人的性格,欺善怕恶、眦睚必报,赌场他们是惹不起的,现在他们出一百万美元的价钱悬赏杀这两个中国人。”胖老头说着往桌子中间推出了两张相片。

    里昂看着两张相片上的两名亚洲面孔的男子,没有说话,桌子上的相片豁然是徐一凡和罗森,罗森一脸的嬉笑,徐一凡这是一脸的沉静冷漠。

    “这里是我收集的,关于这两个目标任务的生活习惯。”胖子老头说着又拿出一个文件袋放在桌子上。

    “日本人希望明天就能动手,因为他们明天将在拉斯维加斯开业他们的第一间酒店赌场。”胖老头说着掐灭了烟头:“对了,你明天有空吗?”

    “是的,我明天有空!”里昂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那就好!办完之后,过来我这里拿钱。”胖子老头开心地拍了拍里昂的肩膀笑道。

    里昂没有说话,他的视线在徐一凡和罗森之间迅速地互换着,最后把阳光锁定在徐一凡的相片上,他本能地觉得这个家伙更加难对付些,如果杀了罗森,很容易引起徐一凡警惕的,所以要把最厉害的先干掉。

    里昂是杀手界的老司机,自然有一套自己熟练的高效率做事法则。

    “好的,准备好钱!”里昂说完一口饮尽自己杯中的牛奶,他从不浪费粮食,这才把徐一凡和罗森的照片放进文件袋里面一并带走。

    一道高大沉稳的身影慢慢走出了门口,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胖子老头笑了笑,拨通了一个电话:“ok了,让你的boss准备好钱,我们只要现金。”胖子老头相信里昂,他虽然沉默寡言,却是最好的杀手,因为他从不失手。

    ……

    “对不起!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了你,我建议你还是报警找警察帮忙吧!”李杰眼神坚定果断地拒绝道。

    “报警?报警有什么用,警察要的是自己立功,又不会真的帮我报仇,我求求你了,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求求你帮我报仇!”玛丽当娜楚楚可怜地看着李杰的眼睛哀求道。

    “我没有这个本事!”玛丽当娜确实很有魅力,让李杰心里慌乱了一下,这个家伙可是很少说假话的。“我是一名保镖,不是杀手,杀人是犯法的,你明白吗?”

    刚刚她被毒蛇炳的老板追杀,七八手持大砍刀的大汉,竟然不及李杰一个人,李杰几乎是站在原地不动,只凭双手快速出击,一拳一个,非常干净利落地就把一众彪悍的打手全部打趴,关键是被他打趴下的那些大汉还全部爬不起来,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可见李杰的拳头之重。

    李杰把他们全部放倒后,笔挺的西装还是那样一丝不苟,唯有领角沾上了些许灰尘,李杰抬起右手,随意地弹了弹,那随意潇洒地姿态,差点帅倒了玛丽当娜。

    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只有注定,李杰晚上如果没有任务,是很少会外出的,今晚却是正巧李建军的儿子满月,他们以前日子穷苦的时候,自然是煮多一碗面条也就算庆祝了,现在有了两个钱,便入乡随俗地去酒楼庆祝一下,结果在半路却是遇见了玛丽当娜被毒蛇炳的老板派人追杀。

    即使是一个普通人,以李杰的性格都不会袖手旁观,玛丽当娜虽然陷害过他,但是李杰却是知道了她是从内地来的新移民,虽然女人虚荣,很快便学会了港岛的那一套为人处世,比李杰等人更加似一名港岛人,但是李杰还是下意识地把她当老乡,举手之劳的帮助还是愿意的,可是想让李杰帮忙对付毒蛇炳老板为毒蛇炳报仇却是绝不可能,李杰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他身后站着的是他的一众战友,他的兄弟,所以李杰出手必定是极其谨慎,一击即杀,像这种极其麻烦的事,李杰是一万个不愿意摊上的。

    李杰身后的李建军和铁牛却是非常讨厌玛丽当娜,不要以为艳丽的美女就会人人喜欢,李建军和铁牛的审美观是喜欢朴素能干活的女人的,像玛丽当娜这种来港没多久便浓妆艳抹、穿衣露骨,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是从内地来的,好像自己祖宗给自己丢脸一样的女人,李建军和铁牛不仅不喜欢还非常之反感,这绝对不是自己等人大嫂的人选,李建军给铁牛打了一个眼色,早就悄悄地拨通了报警电话。

    “为什么?你不帮我,他们一定会再派人杀了我的,我求求你了,救救我!”玛丽当娜拉着李杰的手,人见犹怜地继续哀求道,这会儿她也不奢求李杰帮她报仇了,只求李杰能帮忙保住自己的小命。

    “小姐,不好意思!有问题你可以报警求帮助,我们还有事要忙,请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好吗!”李建军上前一步大声地叫道。

    “哼——!我又不找你帮忙!”玛丽当娜努嘴冷哼道:“关你什么事!”

    李建军被呛得说不出话,脸色很是难看。

    这便是玛丽当娜不懂李杰了,李杰把自己兄弟看重得紧要过自己,岂能让李建军受辱,立刻便开口说道:“建军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这事我帮不了你,请你找警方帮忙吧!”

    玛丽当娜顿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多机灵的一个女人,马上便把李杰的性格猜到一个大概,正要开始服软地向李建军道歉。

    一道声音响起。

    “哎呀!我们又来晚了!李先生,英雄救美的感觉怎么样,这美人有没有以身相许呀!”是袁浩云阴阳怪气的声音:“李先生,你是一位谦谦君子,可不要被一些别有用心的腹黑女给利用了,不是每一个送上门的美女都是报恩的。”

    袁浩云不得不点醒李杰,在他看来,李杰这个家伙呆呆的,能量却又是出奇地大,跟港岛的富豪阶层关系极好,他的保镖公司还非常非常地出色,可千万不要中了玛丽当娜的美人计,在袁浩云看来,不管李杰是怎么想到,他是绝对hold不住玛丽当娜这种女人的,李杰如果铁心要跟警方做对,袁浩云也是要头大。

    “袁警官,你来得正好,我刚刚遇见这位玛丽当娜女士被人追杀,你最好彻底地查一下是什么回事,怎么港岛的治安现在变得这么差劲了。”李杰看到袁浩云欣喜地说道。

    袁浩云却是把李杰想岔了,李杰这个家伙的聪明不是表现在脸上的,李杰是那种心里什么都明白,嘴上却不说的人,千万不要被他沉默不语的外表所欺骗,能够跟徐一凡那种家伙引起共鸣的家伙岂是一个笨蛋。

    李杰怎么会看不穿玛丽当娜的把戏,只是不想拆穿罢了。

    袁浩云听到李杰的话愣了一下,心里暗想这个傻小子还挺配合的嘛!

    袁浩云开心地拍了拍李杰的肩膀,却不知道他刚刚拍李杰的肩膀,李杰的右手抽搐了一下,差点条件反射地把他撂倒在地。

    “你放心,这个案子我们警方一定处理得漂漂亮亮的,把罪犯惩治于法,还大家一个朗朗乾坤!”袁浩云说好话也是很溜,笑眯眯地对李杰说完,立刻转头对身后的曹米高和苗志舜命令道:“把地上的所有王八蛋都给我铐回警署审问。”

    在玛丽当娜望眼欲穿的含情脉脉眼神中,李杰的背影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街道的镜头,李杰始终没有回头。

    “现在死心啦!”袁浩云鄙视地看着玛丽当娜嘲笑道:“人家是做什么生意的,港岛最出色的保镖公司老板,上千万身家,年少有为,港岛多少有钱佬都恨不得把自己女儿嫁给他,保护自己的安全,你什么身份,一个白粉妹,好心你就不要害人害己了,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都是大陆同胞,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玛丽当娜狠狠地瞪着袁浩云,就是这个王八蛋害死自己哥哥的,虽然他未必是故意的,但是警方的介入,让毒蛇炳的老板徐少强以为毒蛇炳报警了,绝对是导致毒蛇炳被杀的原因之一。

    袁浩云自然知道玛丽当娜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哪有这样?别说是间接害死毒蛇炳,就算是明知道这样可以害死毒蛇炳,袁浩云也会特意这样做,只要能达到自己认为是正义的目的,袁浩云管你几个毒贩的死活。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们不要浪费心机了。”玛丽当娜脸色阴森地叫道。袁浩云嘲笑她的话,让她更加坚定了找李杰帮忙才是替自己哥哥报仇的最佳途径,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些死差佬。

    “我们可不指望你说什么!”袁浩云摊手笑道:“你以为我们警方就真的那么点本事,看守不了你一个嫌疑犯,让你逃走了,不过是引蛇出洞罢了!看来你手里真的掌握着一些让对方忌惮的证据,这才急着杀人灭口。”

    玛丽当娜脸色一变,转头震惊地看着袁浩云等人。

    玛丽当娜油滑,袁浩云等人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

    ……

    “哎!阿rick,我现在才觉得你们夫妻两可怜,在拉斯维加斯这么大的地方,竟然就这几家中餐馆,你们平时是怎么吃饭的,不会是歌莲做饭吧!”徐一凡一边用茶水冲洗碗筷,一边笑道,洗完自己的碗筷又开始办莎莲娜洗碗,然后是乐慧贞,歌莲的碗筷自然有彭奕行帮她清洗,南方人吃饭就有这些怪癖,碗筷明明已经洗干净了,开始用餐之前还要自己用滚烫的茶水再清洗一遍。

    “我们又不喜欢吃中餐!”彭奕行一句话就把徐一凡怼得哑口无言,好像也是,在座的几人里面也就徐一凡喜欢吃中餐,莎莲娜是为了迁就他才吃中餐的,乐慧贞则是无所谓,至于彭奕行和歌莲,徐一凡好像真的没有在他们家看到中式厨房,做中餐那么麻烦,像彭奕行和歌莲那么简洁的人自然不会选择。

    徐一凡无趣地拿起菜单,开始点菜,几人里面既然是徐一凡最钟爱中餐,自然就是他点菜了。

    “老公,我们吃完饭就去赌场吗?”乐慧贞有些小激动地问道,在徐一凡和彭奕行去枪会练枪期间,乐慧贞便缠着莎莲娜和歌莲带她去赌场玩,赌场龙蛇混杂,可不比好莱坞,徐一凡不在,莎莲娜哪里敢擅做主张带她去逛,只能推说等徐一凡闲下来了再一起去。

    徐一凡今天跟彭奕行比赛枪法,没有作弊,靠着自己的真实成绩赢了彭奕行一把,心里非常地高兴,大手一挥笑道:“没有问题,今晚一起去赌场玩个尽兴,庆祝你老公我的枪法大成。”

    彭奕行摇头笑了笑,他经常赢徐一凡,也没见自己这么得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彭奕行总感觉徐一凡没有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跟自己比赛,没有拿出‘v’的实力。

    彭奕行自然不会明白,他把徐一凡的黑枪大手术改装升级,更换了更加出色的零部件,枪威力是变得更加强大了,可是也把徐一凡和旧枪的契和度给硬生生地刷下来了,徐一凡拿着这样一支枪,枪法自然是暂时倒退的,但是只要给徐一凡足够的时间,等他把契合度撸回原来高度的时候,徐一凡的枪法肯定是比以前更加变态的了。

    中餐厅与西餐厅最大的区别不是菜品的区别,而是中餐厅的大厅永远是这么的热闹,而西餐厅就像是去哀悼一样死气沉沉,徐一凡有时候喜欢这种热闹,所以没有进包厢,几人正坐在门口对面的一张大圆桌旁。

    很快便开始上菜了,徐一凡除了给自己点了几份喜欢辣的川菜、湘菜之外,为了照顾到莎莲娜、乐慧贞和彭奕行夫妇,还点了不少的粤菜和汤。

    店小二正在徐一凡的身前上菜,微微有些挡住徐一凡和彭奕行看门口的视线,这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了一个身穿深色大衣,头上戴着一顶复古老土小帽子,眼睛上戴着一付圆形小墨镜,脸上很多浓密短须的家伙,这个家伙手里提着一个小皮箱,坐在徐一凡的身体左侧的一张小桌子上,那里刚好是徐一凡拔枪指向最不爽利的位置。

    是从不失手的杀手里昂,如果不是店小二挡住徐一凡视线,里昂一进门徐一凡就能发现他,现在徐一凡的视线已经在餐厅里面巡看了一遍,却也没有留意到这个平凡的中年男人是刚刚才来的。

    里昂不会说中国话,指着菜单上的图纸点了一份鸡扒饭,沉静地靠着椅背,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徐一凡,因为里昂的眼睛上戴着墨镜,徐一凡饿得有些发慌,只顾得跟桌子上的酸菜鱼搏斗,却也疏忽了里昂的存在,一个绝对不能疏忽的杀手。

    “先生您好!这是您的鸡扒饭!”一名国内的店小二笑着把里昂的鸡扒饭放在里昂的面前,里昂愣愣地看着桌子上的两根快走,跟服务员要了一个汤匙。

    里昂一边漫不尽心地吃着,他的注意力主要是放在徐一凡的身上。

    里昂放在口袋里面的右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冰冷的枪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