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88章 阿坑
    “谢了!老袁!”徐一凡转头对袁浩云点头道。

    这是一间简单的华人诊所。

    莎莲娜已经睡着了,幸好子弹没有打在什么要害的位置,只是穿透了莎莲娜的肩膀,虽然非常疼痛,却是没有危险的。

    徐一凡把位置让给乐慧贞坐下。

    袁浩云模样的男子无语地摸了摸头,耸了耸肩膀苦笑道:“朋友!可能我真的很像你港岛的老友老袁,但是我叫阿ken,十五岁就来美国混了。”

    徐一凡没有心情跟眼前这个叫阿‘坑’的家伙说笑,从莎莲娜的包包里面取出俩叠美元大钞,看那厚度,一叠估摸着有一万美元,不小一笔钱了,徐一凡数都没数,给那个帮莎莲娜处理枪伤的女医师一叠,剩下的一叠递给袁浩云,哦不,是阿ken。

    女医师兴奋地低声感谢着,虽说是帮助老乡义不容辞,但是有钱收自然是更好的,何况眼前的这几个家伙似乎根本就不缺钱。

    “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帮你是为了这些钱?”阿ken挡开徐一凡递过来的钱,不爽地叫道,虽然他一年也未必能赚到一万美元,但是他有他的骄傲。

    “嘘——!你他妈小声点,出去谈!”徐一凡瞪了阿ken一样,低声地吼叫道,这个混蛋不仅袁浩云样,连性格都像袁浩云那个鸟人一样,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袁浩云的本事。

    ……

    港岛。

    正在侦查与玛丽当娜相关的那单毒品案件,无端端地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袁sir,怎么啦!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这个案子交给我和曹米高跟进就可以了,有新的进展再报告您!”苗志舜看着袁浩云低声地问道。

    袁浩云虽然是苗志舜的直属上司,但是苗志舜其实对于袁浩云的办案能力并不太认可的,只是袁浩云这个家伙做事非常拼命,关心手下伙计,大小案件都与大家一起努力,亲力亲为,这种独特的人格魅力很容易影响到别人,不仅苗志舜,连同苗志舜一起从中区反黑组解散后,加入重案组的其他警员现在都以袁浩云马首是瞻了。

    “没事没事的!”袁浩云挥手,揉了揉因为几天没睡有些发红的眼睛,看到大家都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己,袁浩云露出一个自己招牌式的豪爽笑容:“几个喷嚏罢了,又不是感冒,说不定是杜老志的美女们想我了呢?”

    袁浩云笑完,没有听到预期的哄笑声,抬头看了看,发现大家都脸色又尴尬又担心地看着自己背后,袁浩云的背后一凉,转头一样,豪爽笑容变成一个苦涩的的苦笑。

    “毛毛,我开玩笑的!”

    是程思林,板着双手,狠狠地瞪着袁浩云。

    ……

    那个叫阿ken的家伙突然缩了一下脑袋,感觉背后莫名其妙地发寒。

    “我感谢别人一般都是口头表扬的,给你钱是让你帮我做事。”徐一凡拉好病房的门后低声地说道。

    “那还差不多!”阿ken嘀咕地道,这家伙也是个臭脾气,犯贱,明明可以白拿这些钱的,偏要摆自己的臭架子,现在这种社会玩原则的人都不会好混,所以阿ken从美国最发达的东岸纽约混到了最差劲的西海岸,差点快讨不上饭吃了。

    “你要我给你做什么事?”阿ken问道,他一时想不明白自己能做什么值一万美金的工作。

    “你会做什么?”徐一凡想不出这家伙是从哪来乱入来的,开口询问道。

    “呃!蛋炒饭!”阿ken尴尬地答道。

    “什么?”徐一凡愕然,脸色铁青地骂道:“你丫的外号不会是叫船头尺吧!这么窝囊废?”

    “什么船头尺?”阿ken听不懂徐一凡的梗,事实上他确实是一个出色的厨师,在纽约开过一家中餐厅,只不过跟本地的黑帮起冲突,被人一个炸弹给炸掉了,这才只能跑来西部的餐馆当厨师,不要看这个家伙腰间围着一块很挫的大白围巾,这货绝对是一个逞凶斗狠的主。

    “敢不敢杀人?”徐一凡直截了当地问道。

    “艹!说得好像谁手上没有几条人命似的。”阿ken得意地叫了起来,开始说自己的威水史:“你知不知道,在纽约,有几个黑鬼欺负我们同胞,老子一个人单枪匹……!”

    ……

    “嘣嘣嘣……!”彭奕行一直都是谦谦君子的作风,即使是冒充‘v’杀人时也是不急不缓,没人见过他发狠起来的凶悍,史丹菲尔便有幸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餐馆的动静闹得这么大,早就有人报警了,何况这么恐怖的枪声,路人又不是聋子,一辆辆警车已经玩围住了餐馆的门口。

    “rick,小心!快退!”徐一凡的眼睛最尖,远远地便看见了门外支援的警车,徐一凡瞬间心思百转,终于晦气地判断出,被自己干掉的几个家伙是当地便衣警察,真是混蛋加三级呀,竟然不表明身份,徐一凡就是再蠢,也不会在别人的地头干人家的地头蛇。

    当然,现在的情况又不一样了,因为史丹菲尔动了徐一凡的女人,徐一凡就算再能忍,他也是一个男人,何况这家伙本来就不能忍。

    史丹菲尔看到警方的支援已经赶到,激动地大叫道:“我是史丹,快,干掉里面的几个狗娘养的。”

    “砰砰砰……”前来救援的警察全部是军装警,还没进入餐馆便听到了枪战声,这些家伙也是怕是,赶紧打开车门掩护自己,倚在车门里面开枪,竟然没有一个家伙去救援史丹菲尔。

    史丹菲尔乐极生悲,彭奕行冒着枪火,又往门口处逼近了几步。

    “嘣嘣——!”

    “啊——!我艹你姥爷的**!”史丹菲尔惨叫道,彭奕行斜里逼近几步,一枪打中了他的大腿。

    “砰砰——!”彭奕行后退了一步,肩膀中了一枪,这是彭奕行最大的破绽,他的枪法精湛,但是躲避对方子弹的身法却是很渣,很容易成为别人的靶子,事实上彭奕行很少有保护自己的习惯,他更加擅于快抢,先于对方开枪,这于双方一对一决斗自然没问题,但是被人围攻自然就没有意义了。

    “rick!”歌莲看到彭奕行中枪,害怕地大叫道,彭奕行这个家伙,徐一凡叫他没反应,歌莲惨呼了一声,这家伙立刻回头,这个混蛋回头也不闪避,‘砰——!’背后又中了一枪。

    “艹你妈!”徐一凡眯着眼睛。

    “嘣嘣嘣——!”徐一凡双手紧握着黑色改装枪,三颗子弹瞬间迸出枪膛,呼啸着冲出门口。

    “啊——!啊——!”两声惨叫声响起,徐一凡的子弹竟然穿透警车的车门,打中了躲在车门后面掩护的两个倒霉警察。

    彭奕行早就跑了回来,抱着脸色苍白的歌莲,自己肩膀上的血流不止也不管不顾。

    “快跑!”突然背后响起一个突兀的声音,徐一凡倚在墙柱后面,迅速回枪。

    一身厨子装扮的袁浩云正在向他们招手。

    “嘭嘭——!”

    两颗大威力的子弹在徐一凡身后的墙柱炸开,徐一凡赶紧往旁边闪了一下,突然想起自己也有大火力的手榴弹,若论投扔的精准度,徐一凡认第二,恐怕很少有人敢认第一,这家伙不但精准,而且还臂力出众。

    两颗菠萝弹划着一道漂亮的弧线,从餐馆的门口飞过,准确无误地擦着地面,滚进了两辆警车底下。

    利用车子当掩体的美国警察愣了一下。

    “轰——!”

    ……

    徐一凡跟阿ken聊了很久,终于了解到了这个家伙是一个美国通,有问题找他帮忙绝对ok,而且这个家伙讲烂义气,是一个信得过的家伙。

    “这么说,我们今天干倒的那个家伙是本地最大的地头蛇?”徐一凡这个贱人消无声息地把阿ken拉下水,一点都不顾义气,要不是阿ken自告奋勇地带路,他们怎么可能带着几个女人在复杂的餐馆后巷逃走,徐一凡这种家伙才是真正的阿坑,坑人。

    阿ken却没有留意到徐一凡的用词,点头说道:“倒也说不上是最大的地头蛇,拉斯维加斯的情况复杂着呢,你们今天得罪的家伙叫史丹菲尔,缉毒局的头头,实际上也是底下毒贩的保护伞,拉斯维加斯所有的毒品交易都要经过他的批准。”

    “史丹菲尔这个家伙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你们今天打死了几名缉毒警,还差点要了他的命,我建议你们尽快离开美国,我可以帮忙安排偷渡船。”阿ken倒是一个热心的家伙,虽然是萍水相逢,却很关切地帮徐一凡等人着想。

    “嗯!有没有办法查到那个什么菲尔的家伙在什么医院?”徐一凡没有回答阿ken的话,却是莫名其妙地问道。

    “只要花钱肯定能查得到。”阿ken理所当然地答道,然后愣了一下,这个家伙的反应倒是很快:“你不会是想干掉他吧!”

    “你们是哪里的同胞?这么牛掰?”阿ken忍不住问道。

    “那个混蛋看到我们了,必须干掉他。”徐一凡斜了阿ken一眼说道,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另一个原因,徐一凡走进歌莲的病房的时候,阿ken就明白了。

    彭奕行趴在歌莲的病床前打盹,歌莲的身体里的弹头已经取出来了,此刻正在沉睡,徐一凡一进来,彭奕行便醒了,看到阿ken也不惊讶,他比徐一凡更早认识阿ken,原本想给徐一凡惊喜的,谁知道出了这档子事。

    阿ken却不认识彭奕行,冲彭奕行友好地点了点头。

    彭奕行看着阿ken欲言又止,徐一凡明白彭奕行的意思,他有事要跟自己单独谈。

    “走了,外面商量,不要打搅歌莲休息。”

    ……

    彭奕行不知道徐一凡为什么这么相信阿ken,但是他相信徐一凡,于是三个家伙出现在了彭奕行的枪库。

    “你表姐靠不靠得住?”徐一凡再一次问道。

    “靠!我亲表姐来的,从小一起玩到大,当然没问题!”阿ken瞪着眼睛叫道。

    莎莲娜、乐慧贞等几人都在阿ken的表姐也就是那个女医师处出养伤,徐一凡却是和彭奕行、阿ken一起回来彭奕行的家。

    看来他们的身份还没有暴露,彭奕行的家风平浪静,美国佬的做事效率也就一般般,没有电影里那么夸张,动不动就出动复仇者联盟。

    “rick!”

    徐一凡示意彭奕行打开枪房,带着阿ken走了进去。

    阿ken看着彭奕行的枪房目瞪口呆,自己这两个同胞是搞恐怖袭击的吗?这么多枪械?

    彭奕行也不管徐一凡和阿ken,默默地打开一个暗间,徐一凡皱了皱眉,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彭奕行的枪房里面还有一个暗间,暗间里面却是没有枪械的,只有一个大衣架,衣架上面挂着一件黑色的斗篷,黑色的皮靴,还有一个嘲讽笑脸的面具,是‘v’套装,徐一凡心里暗靠了一声,彭奕行还是念念不忘‘v’呀!

    “喂!你喜欢用什么样的枪械?”徐一凡一边往自己的口袋里面装弹夹一边问阿ken道。

    “我随便!”阿ken随口回答道。这个家伙愣愣地看着彭奕行脱下衣服外套,慢慢地换上‘v’套装,很快一个身穿黑色斗篷、黑色皮靴,黑色绅士帽,脸上戴着一个嘲讽笑脸面具的家伙出现在了阿ken的面前。

    徐一凡耸了耸肩膀,心里暗道,看来阿ken这个家伙跟袁浩云一样,不靠精准度取胜,又是一个靠子弹数量压制敌人的家伙。

    徐一凡自然也是换了衣服,一条普通的黑色牛仔裤,一件黑色的连衣帽运动卫衣,当然,卫衣里面还穿着一间避弹衣,次元子空间里面还有一块面具,徐一凡只是还没戴上而已。

    阿ken说随便,徐一凡就真的让他随便了,也不理他,让他自己挑枪,自己和彭奕行一起,自顾自地打开箱子,往自己的身上补充弹夹。

    史丹菲尔就算想破自己的脑袋也不会想到,有这么两个神经病家伙,这个时候不赶紧逃命,还在策划着进来层层包围的医院干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