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89章 杀进医院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查到那两个王八蛋的踪迹没有?”史丹菲尔一只脚打着石膏悬吊在病床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看到进来的是自己的手下怒骂道。

    史丹菲尔的手下自然知道自己老大的性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推脱,谁都不想先出声。

    “啪啪嘣嘣——”翻箱倒柜的声音响起,史丹菲尔侧着身体翻找着床头位置的置物柜。

    “老大,您要找什么?”史丹菲尔的几名手下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家伙壮着胆问道。

    “我的枪呢?”史丹菲尔激动地怒叫道:“fuck,老子全部毙了你们这些王八蛋。”

    “我靠!”史丹菲尔的几个手下赶紧走了过去,按住史丹菲尔的手紧张地叫道:“老大,我们已经尽力了,十几条街道全部封锁都搜遍了,出了这么大事,那几个家伙肯定已经跑路了,我们也通知了交通组,有消息立刻回复我们。”

    “废物!”史丹菲尔推开了这几个家伙,有些气急败坏地深深吸了几口气,挤出一个笑容微笑道:“赛蒙,你过来,把你枪给我看下,我就看看,保证你不打死你们这些王八蛋。”

    赛蒙本来还挺靠近史丹菲尔的,听到史丹菲尔的话反而后退了两步,他自然不是白痴,史丹菲尔这话就跟一个男人在床上跟一个女人说:“我就在外面蹭蹭,绝不会进去”一样靠不住。

    “老大,现在这个案子非常地严重,赶来支援的巡逻警,有一名被射杀,三名被炸伤,两名已经无法救治,宣布死亡了,现在不仅联邦刑事组的那些家伙要调查这个案子,听说连fbi也派人来了。”

    赛蒙的话刚一说完,敲门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史丹菲尔警官是吧!我是fbi探员安吉尔,这位是我的助手布特曼。”进来两名大晚上带着黑色墨镜的家伙,其中一个家伙进门后摘下墨镜,掏出证件向史丹菲尔等人摇了摇笑道。

    “什么事?”史丹菲尔皱着眉,不耐烦地叫道,他平生至讨厌的便是这些fbi,仗着拥有一些特权,经常捞过界。

    “嗯!我们是为了今天的案子而来的,想找史丹菲尔警官了解一下情况!”安吉尔走进史丹菲尔微笑地说道。

    史丹菲尔却是摆着一付臭脸。

    “这似乎是我们缉毒局的案子吧!什么时候轮到你们fbi插手了。”史丹菲尔阴阳怪气地叫道:“你们以为我躺在医院就无法破案了?”

    “诶!史丹菲尔警官不用紧张,这个案件的经过我们已经大概了解过了,公寓楼上的案件我们不过问,你史丹菲尔的大名,我们也是有耳闻的,但是餐馆的案件就不是你们缉毒局的办案范围了吧!这个案子现在这么大,不仅你们缉毒组死了四名警察,还有另外三名巡逻组的警察也殉职了,这个责任你打算自己背?”安吉尔摊手暗示道。

    史丹菲尔眼睛一亮,这个家伙能够爬到现在的这个位置,自然不是一个迟钝的笨蛋。

    “当然不是!”史丹菲尔立刻叫道:“我们是处理完了餐馆楼上的贩毒案,下来买个快餐的时候,跟悍匪巧合相遇,然后交火的,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对方是持枪作案的悍匪,这才在毫无防备下损失惨重的,若是事先有一点点可靠的情报,凭我们缉毒组的能力,绝对不会损失这么惨重。”史丹菲尔说得信誓旦旦,好像真的一样。

    “很好!”安吉尔点头笑道:“那么你能跟我们说一下当时餐馆的具体情况吗?总共有几名悍匪?有什么特征?用什么武器?”

    史丹菲尔虽然也想亲自干死徐一凡和彭奕行,但是为了撇清自己的干系,还是决定借用fbi的力量。

    “他们总共有三个人,一个中年的白人,还有两个青年模样的亚洲人种。”史丹菲尔开口说道。

    “对方就三个人?”安吉尔的手下布特曼不信地疑问道。

    别说布特曼不信,这件事发生之前,史丹菲尔的本人也不相信,自己这边五个人,那边才三个人,而且是分为两方对峙的,怎么看都是自己赢定了。

    “你他妈的最好相信我的话,对方确实是三个人,而且主要开枪的是其中的两个亚洲人,我们进去餐馆的时候,两个亚洲佬正跟那个白人持枪对峙着。”史丹菲尔脾气不好地叫道。

    安吉尔拉住了自己的手下,一脸笑意地对史丹菲尔笑问道:“这么说,对方虽然是三个人,而且还是两个相对立派别的?史丹警官,你对他们的外貌应该是有印象的吧,我希望你能尽快帮我们做个拼图。”

    史丹菲尔当然对徐一凡和彭奕行有印象,不仅有印象,而且还是印象太他妈深刻了,无论是徐一凡弹无虚发的枪法,还是彭奕行盛气凌人的凶狠,都让史丹菲尔心惊胆战。

    丹尼菲尔眼前突然闪过彭奕行凌厉的眼神。

    “嘭——!”

    对对对,这个混蛋的就是这种枪声。

    史丹菲尔刚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发现大家都一脸紧张,安吉尔的助手布特曼的太阳穴出现一个弹孔,艹!是真的枪声。

    “敌袭——!”

    史丹菲尔正要狂喊,自己的手下已经慌乱地喊叫了起来。

    “子弹是从窗口射进来的,大家快隐蔽!”安吉尔不愧是fbi的高级探长,助手布特曼死都已经死了,也不管布特曼,自己是第一个趴下身体的,迅速顺着地板滑到一面墙壁后面掩护。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对面大厦上。

    徐一凡长舒了一口气,手掌松开了狙击枪,一枪毙命,自己的处女狙还算不错,虽然没有狙中真正的目标。

    史丹菲尔的上半身被一堵墙壁挡着,徐一凡自然无法狙到他的脑袋,只能狙击到另外一个家伙。

    “快,呼叫支援,有杀手在对面的大厦上。”史丹菲尔的手下紧张地叫道。

    安吉尔早已经默默地拿出了移动电话,拨通了911报警电话。

    徐一凡再一次紧紧地抱住狙击枪,趴卧在地上,眼睛透过彭奕行为这支狙击枪特制的光学瞄准器望了过去,病房里面所有的警员都已经找掩体闪避了,只有一个倒霉鬼还没有完全闪避,那就是躺在病床上的史丹菲尔,虽然有一个机灵的缉毒警员已经把窗帘拉上,但是透过房间的光影,徐一凡还是能看到史丹菲尔悬挂在病床架子上的脚。

    徐一凡再一次屏住呼吸,慢慢地微调枪口的角度,狙击枪因为距离太远,你枪口处差一毫米,子弹射到目标的时候都找不到飞到多少米去了,所以务必要做到丝毫不差。

    “嘭——!”

    又是一声低沉的枪声响起。

    凭感觉,徐一凡知道这一枪偏右了。

    果然,子弹打在了墙壁上,掀起了一块墙皮,虽然徐一凡的这一枪没有打中,但是却把fbi警探安吉尔吓了一跳,因为这个家伙刚好想伸出脑袋望一下外面,窥视狙击手的位置,谁知道自然一枪就打在了自己脑袋的位置,幸好自己动作慢了一拍,要是刚好赶上不就被爆头了,吓得安吉尔赶紧缩回身体,背靠着墙壁,暂时不敢冒头。

    徐一凡狙击的子弹打偏自然也有打偏的好处,那便是更加方便于他的定位,把枪口往左侧微调了半分,徐一凡用‘场景扫描’过对方没有远程的狙击枪,这才悠哉地继续狙击,不然早就变换位置了,一个出色的狙击手,不仅要有出色的枪法,还要善于隐藏自己的位置,不要为对方轻易找到,徐一凡现在的狙击枪法虽然很渣,但是对于隐藏,这个家伙却是专家级的。

    “嘭——!”

    “啊——!”一声凌厉的惨叫声响起,史丹菲尔惨叫着从病床上跌滚了下来,重重地跌落在地板上。

    “关灯,我艹你姥姥**的,快点把灯熄灭了!”史丹菲尔惨叫着,本来就被彭奕行的子弹射中几次的大腿,再一次被徐一凡射中,不同的是,这一支狙击枪的威力更加变态,不仅一枪洞穿了史丹菲尔的大腿,还溅飞了一大片皮肉,若不是史丹菲尔刚刚吸了一点粉,此刻早就疼晕了过去,根本不可能趴在地上翻滚着干嚎。

    当然,也正是这个倒霉的家伙吸了一点粉,导致精神非常地亢奋,更是能感受到大腿的剧烈疼痛,那痛彻心扉的一枪完完全全赤裸裸地冲击着史丹菲尔的痛觉神经,简直是痛不欲生,想昏死过去算了,可是他精神又无必清醒地承受着这非人的痛楚。

    史丹菲尔全身冒汗地颤抖呻吟着。

    医院的走廊里面突然走出两个家伙。

    一个家伙身穿一身黑色的风衣,眼带墨镜,黑布蒙着脸,身后背着一杆大枪,两只手上还各抓着一支黑色的手枪,眼睛警惕地看着左右。

    另外一个家伙更是奇特,一身黑色的斗篷,黑皮靴,黑手套,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绅士帽,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脸上戴着一个嘲讽笑脸的面具。

    这是化妆舞会吗?

    几个经过的护士、病人奇怪地猜想道。

    “什么人?站住!”

    不仅史丹菲尔在这家医院抢救,其他几名受伤的巡逻警也在这家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抢救,他们的朋友,同事都来看完他们,还有调查这个案件的内达华州警察,还有联邦fbi探员,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第一次有这么多警察聚在一起。

    可是彭奕行会怕吗?

    彭奕行只有怒火,还有兴奋。

    至于阿ken,不要在乎他的想法,这家伙就是一个大龄愤青,徐一凡都没开始挑拨,这家伙就拍着胸口表示,什么都能输,中国人的尊严不能输,干他的美国佬。

    看到两名军装警察示警,彭奕行和阿ken无动于衷,继续往前走着。

    “fuck you!立刻停住你们的脚步!”一名军装警大声地苛责道,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弯腰把手搭在自己腰间右侧的枪套上。

    彭奕行摇了摇头。

    “垃圾!”这种姿势拔枪,而且枪套的扣子还没解开,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彭奕行自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右手在腰间一抹,也没见他有什么大的动作。

    “噗噗——!”两声。

    两名弯腰的军装警动作停顿了一下,脑袋朝下慢慢地倒下了,阿坑愣了一下,一枪毙命,两个军装警全部被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