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92章 末日
    徐一凡的嚣张狙击,成功地引起了楼下警察的注意。

    “黑狗,你带怀特与布朗,三个人一起过对面大厦,记住,务必要解决掉这个狙击手,必要的时候果断击毙,不用活拘。”美方反恐警察队长,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白人,名字叫戴维斯,这个家伙立刻便根据现场的情况,调整战略命令道。

    “好的,队长!”黑狗敬礼答道。

    徐一凡成功地分掉反恐警察的一部分作战力量。

    戴维斯太小觑了徐一凡,自认为以三打一,对方的狙击手肯定没有还手之力,却不知道徐一凡最擅长的便是以少击多,尤其是在敌明我暗的情况下,戴维斯恐怕要为自己的自负付出一定的代价。

    因为医院大门位置的广场都在狙击手的狙击范围之内,黑狗很聪明地带着另外两位反恐小组警员穿过医院后门,迅速饶了一个圈之后,才进入徐一凡所在大厦的一楼,准备给徐一凡一个惊喜。

    只是这三个家伙不知道,徐一凡一直开着‘场景扫描’,也不知道最终是谁给谁惊喜。

    美国警方对自己的反恐警察的能力非常地信任,反恐小组进入作战区后,剩下的普通警察开始封锁两座大楼,防止有什么漏网之鱼跑了出来。

    “rick,你们两个小心点,有一组精英警察小组进入你们那边了,应该是类似于港岛的飞虎队,还有,你们的行踪好像已经泄露了,看一下大楼里面是不是有监控摄像头。”徐一凡一边扫描着彭奕行和阿ken的位置,一边提醒地叮嘱道。

    彭奕行和阿ken得到徐一凡的提醒后,转头仔细寻找了一下,果然在走廊两边的尽头发现了两个摄像头,阿ken抬起手中的手枪,很快便扫灭了两个摄像头。

    至于徐一凡所说的美国飞虎队,彭奕行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反而更加地兴奋了起来。

    徐一凡判定彭奕行和阿ken行踪暴露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楼上的一队四人组的美国警察,正埋伏堵在彭奕行和阿ken两人必经的消防楼梯门口处,整个医院大楼有四个消防楼梯,可是他们埋伏的位置却正好是彭奕行和阿ken的必经之路,哪有这么巧合。

    看来美国警方已经接管了医院大楼的监控系统,事情有些麻烦了。

    “rick,绕过去,你的速度比较快,从他们的右侧消防门出击,一定要在楼下的精英警察上楼之前,解决掉史丹菲尔。”徐一凡想了一下,给彭奕行下令道。要是别人自然命令不了彭奕行,但是徐一凡可以,彭奕行没有理由放着一个神级指挥的指令不听,当然,最重要的是彭奕行相信徐一凡。

    只是有一点彭奕行没有想到,如果只是为了杀史丹菲尔为莎莲娜和歌莲报仇,徐一凡已经确定了史丹菲尔的位置,为什么不用其他更加可靠低调的方法呢?譬如暗杀,譬如靠近伪装靠近史丹菲尔的位置再突然刺杀,每一种方法都比现在安全可靠得多。

    徐一凡完全不需要像现在这般牛气哄哄地杀进医院,要知道这样很容易把自己都陷了进去,这件事闹得越大,美国佬便会加入更多的警力进来,到时候即使得手了,能不能逃得了都还是一个问题,难道徐一凡真的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彭奕行相信徐一凡的安排,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何况直接杀上医院他更加兴奋,阿ken却是暗自怀疑过徐一凡,只是他的看法被徐一凡直接无视。

    彭奕行给阿ken打了一个手势,阿ken顿时了然,又是前后夹击,对于习惯了单枪匹马蛮干的阿ken来说,徐一凡指挥的明细分工,前后夹击手法让阿ken很是激动,原来战斗还可以这么玩的,两个人的配合行动,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阿ken甚至有一种一加一无敌的感觉。

    彭奕行下楼走了之后,阿ken取出腰间的一枚手榴弹,拉开了保险削,等待彭奕行的枪声,当然在等待地同时,阿ken这个有些小聪明的家伙故意大力地用脚踩着楼梯级上上下下,引起声响,把消防门外面埋伏的美国警察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

    “fuck,小心!有人出现在你们背后,立刻回击!”四名伏低身体,准备埋伏彭奕行、阿ken的美国警察通讯对讲机里面响起了焦急的通知声。

    可惜,彭奕行的速度实在太快,快步逼近,抬枪、瞄准、射击,几个动作几乎是同一时间完成的,再加上四个美国警察情报的失误,他们埋伏的位置是阿ken的消防门,全付精神力都集中在这边的消防门,哪里是你说转身就转身的,转身的姿势都不对。

    “嘭嘭嘭嘭——!”

    彭奕行一连便是四枪,近距离射击,对方又是毫无防备,这对彭奕行来说,跟行刑式的打靶没有什么不同,一人一枪,直截了当,四名美国警察全部倒在了地上,当阿ken右手一支半自动手枪,左手一颗菠萝手榴弹冲出来的时候,愣了一下,p ,又是没给老子留一个刷经验。

    一楼。

    医院保安处监控室。

    反恐警察队长戴维斯脸色郑重地看着监控画面。

    第十一号监视屏上,一个一身黑色斗篷装的男子突然出现,脚下非常果断地靠近消防楼梯间,那里原本是四名埋伏他的美国警察,戴维斯的思维非常敏锐,立刻便想到了斗篷男的意图,惊慌地大叫道。

    只听见对讲机里面传来四声清脆的枪声,戴维斯脸色铁青地从椅子上蹦地一下站了起来,喘着粗重的气,四名警装的警察已经躺在了地上,这个斗篷男子不仅下手果断,而且枪法也是异常地精准。

    戴维斯很快便明白了斗篷男子的计划,他们事先必然是知道了警察在消防间处的埋伏,不然视频中的斗篷男走路不会这么快,还那么坚决,直奔消防间而去,让戴维斯即使看到他了,都反应不及通知埋伏的四名警察。

    看到第二个身材挺拔的黑色风衣男子出现在画面下,戴维斯也是愣了一下,看来这俩个人的默契不怎么样,应该不是那种老搭档,甚至有可能是新认识的,因为风衣男冲出来的时候手里还警惕地拿着武器,说明他并不熟悉斗篷男的实力,打算支援来的。

    突然,画面里面斗篷男做了一个动作,让监控室里面的戴维斯等人更是脸色铁青。

    彭奕行转过身来的时候,戴维斯等反恐小组特警这才看到了彭奕行的全貌,一身黑色的神秘斗篷,黑手套、黑皮靴,黑色的绅士帽,脸上戴着一个嘲讽笑脸的面具。

    “v!”反恐特警小组其中一名警员低呼道,这个家伙是看过《v字仇杀队》漫画的。

    这个时候,彭奕行做了一个动作,他伸出右手脱下头上的绅士帽置于小腹前,左手置于背后,微微低头很有礼貌地躬了一下腰,俨然是一个老牌英伦绅士的作风,却也是对戴维斯等反恐特警的最大嘲讽,人家就在他们的面前干掉了他们四名警察。

    礼毕!

    彭奕行化身枪王‘v’,再一次让他们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顶级枪法,枪王‘v’迅速拔枪出匝,‘嘭——!’地一声,摄像头破碎,因为出手的速度太快,在摄像头破碎之后,监控室的人还隐隐看到了枪王‘v’收枪回匝的残影。

    另一个摄像头也被阿ken打掉,又两块监视器黑屏了。

    戴维斯等人神情很是凝重,看来这次的对手不简单,安排其他警察留下两名看着监控视频,随时报告情况,自己带着其他所有的反恐特警快速上楼了。

    阿ken跟在彭奕行的身后,手里抓着一个已经被他拔掉保险环的菠萝手榴弹,很是尴尬。

    “砰砰——!”阿ken迅速发了两枪,大声地叫道:“让我来。”

    这个家伙终于逮住一个好机会,冒险地从走廊的这边跳掉另外一边,经过一个‘t’型走廊的时候,把手中的手榴弹扔出。

    “轰——!”又是一声爆炸声响起,有没有炸死人阿ken不关心,舒爽的是终于把炸弹扔出去了。

    “rick,阿ken,楼下的支援警察已经上到六楼了,你们动作快点,不要浪费无谓的时间,史丹菲尔在你们楼上的第六个房间,房间里面有五个人,其中三个家伙对着门口,小心,不要靠近门口撞门。”徐一凡这个行动‘鹰眼’不断地给彭奕行和阿ken提供准确的情报,让彭奕行和阿ken轻轻松松地过五关斩六将,不仅彭奕行,就连阿ken此刻对徐一凡都无话可说,这样打仗实在是太爽了,步步抢占先机,这简直就是在坑人呀!搞得一向光明正大跟敌人死磕的阿坑心里都有些不好意思。

    他们两个以为徐一凡在大厦对面通过玻璃窗看到医院里面的敌我实情,然后分析,再加以策划,却也不想想,徐一凡所在大厦的一面也不可能看到整个医院的虚实,怎么可能连史丹菲尔在哪个房间都一清二楚,很明显徐一凡作弊嘛!

    安吉尔、史丹菲尔等人此刻背靠着一面墙壁,双手持枪,死死地对着病房的门口,只待杀手一开门,便给他们致命的一击。

    随着越来越近的枪声,病房里面的所有人都知道,杀手越来越近了,外面的警察都是白痴吗?竟然挡不住去区区两名杀手。

    当然,这些家伙埋怨归埋怨,自己也怕得要死,几十名警察都拦不住的杀手,谁他妈不怕,而且对方的目标是自己的时候,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史丹菲尔等人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

    “还是让我来!”阿ken跟彭奕行从房间的两边慢慢走近,阿ken抬起手,低声地说道,玩这些高危的活,他比彭奕行还要兴奋,尤其是在爆破这一项上,这家伙似乎很喜欢听那种让人热气沸腾的爆炸声。

    彭奕行看到阿ken又取出了一枚菠萝手榴弹,下意识地往后面退多了两步,彭奕行并不喜欢炸弹,这玩意是无差别杀伤的,彭奕行是一个崇尚技术的家伙,自然看不起这种简单粗暴的破坏方式。·

    阿ken贱笑了一声,他仿佛看到了门口两边有两个家伙在埋伏自己,这一颗菠萝弹下去,保证坑死人。

    阿ken拉开手榴弹拉环后,翻开插销,轻轻地把手榴弹夹在门锁上,然后迅速后退,同时又取出了一颗手榴弹拉开了拉环。

    “轰——!”

    爆炸声响起,医院的门为了消防安全,不过是一道道轻便的阻燃塑料门而已,哪里经得住炸弹的摧毁,立刻便被轰成碎片,碎片往两边射出,一边射向走廊,狠狠地扎到墙壁上,彭奕行和阿ken早就闪开了,另一边的安吉尔和史丹菲尔两人最是倒霉,他们两个正对着门口坐在,准备伏击彭奕行和阿ken,没想到这两个家伙不按理出牌,没有破门而入,而是无耻地投炸弹。

    房门被炸碎,碎片两边飞出,另外一边飞向史丹菲尔和安吉尔,他们两个哪里反应得及,刚刚被炸弹的冲击波震得头晕,身上便一阵剧痛传来,低头一看,胸口上插着几块门板碎片。

    安吉尔突然摸了摸脖子,一阵眩晕袭来,安吉尔强打精神看了一下手掌,竟然满是鲜血,史丹菲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被一块大碎片刺穿,可能刺到了肺部,史丹菲尔感觉每呼吸一下,肺部就巨疼,大腿上也扎了几块小碎片,但是这些都不关紧要了,史丹菲尔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安吉尔,更是下了一跳,安吉尔眼睛开始翻白,脖子好死不死地被碎片划中,史丹菲尔甚至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骨头,心里暗道安吉尔这家伙救不活了。

    爆炸声过后,阿ken又是一个漂亮的抛物动作,瘫坐在地板上的史丹菲尔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黑色的菠萝弹划着一道弧线,往自己的方向飞来,最后竟然撞了一下自己的胸膛,掉在自己的两腿之间。

    史丹菲尔心里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真是fuck了个圣母玛利亚!”史丹菲尔楞了零点一秒之后,立刻捡起还没爆炸的菠萝弹往窗外扔去,只是这个家伙忘记了,窗户不仅被他们关上,而且还拉上了窗帘。

    菠萝弹碰到窗帘弹了回来,掉到了地板上,窗帘位置埋伏着剩余的四个倒霉鬼,看到掉在自己身边的菠萝弹,差点吓得心脏停顿,幸好一个家伙机灵,学着史丹菲尔,迅速伸手,抓起地板上的菠萝弹,便要往门口扔去。

    只是,这个家伙刚刚抓去菠萝弹,便感觉到手里一阵灼热,似乎抓着死神的镰刀。

    “轰——!”又是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炸弹在那个既机灵又倒霉的家伙手里炸开了,这么近距离,不仅手掌,脑袋都被嘣飞,其他三个家伙也被炸飞,生死不明。

    彭奕行和阿ken进入病房的时候,房间里面一片狼藉,六个家伙全部躺在地上,其中一个家伙连脑袋都找不到了。

    即使病房很昏暗,彭奕行还是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地上出气比进气少的史丹菲尔,阿ken抬着手枪,戒备地看着其他人。

    彭奕行向史丹菲尔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