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93章 徐一凡的真正目的
    “fuck,you!”史丹菲尔看到带着‘v’面具的彭奕行走了过来,突然回光返照般地脸色潮红地怒骂道:“你他妈的到底是谁?我们有过什么深仇大恨?我杀了你全家还是害你生意破产走投无路?”史丹菲尔说着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了起来。

    彭奕行蹲下,眼睛平淡地看着史丹菲尔,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史丹菲尔快要死了的样子,彭奕行反而没有了仇恨,眼睛仿佛在看一个蝼蚁一般,甚至还有一丝莫名地怜悯。

    “fuck,说话呀!”史丹菲尔说着喘了一口气,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生命的流失,这恐怕是他人生中最后的一口气了。

    “记住!下辈子不要打女人!”彭奕行说着平静地取下脸上的‘v’面具。

    “操——!”史丹菲尔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思议,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东方人会是这种奇葩,我只是打伤两个女人罢了,值不值得你们冒着生命危险,竟然杀进重重警方的包围圈中干自己,史丹菲尔觉得自己死在这两个神经病的手里,真他妈的是一种耻辱,他却是把阿ken当成徐一凡了。

    史丹菲尔越想越气,脸色涨得通红,一口气顶在胸口没能咽下去,竟然活活地被彭奕行的奇葩行为给气死了。

    ……

    徐一凡装在门外的警报器被触碰到,立刻把‘场景扫描’收回,扫向自己的身边,很快便发现了前来抓捕他的黑狗、怀特与布朗三人,来不及拆解狙击枪了,徐一凡直接扛起狙击枪背在自己的身后,这一点点重量对徐一凡根本没有影响,也就跟背着一个空的背包一样轻松,抽出腰间枪匝里面的黑色改装枪,三步并作两步,迅速走到了门口。

    这间公寓房可能太久没有人住了,不仅房间很多灰尘,连房门都是只有一扇破旧的木门,徐一凡挑选狙击位置的时候,便是扫描到房间没有人才撬锁进来的。

    黑狗三人很快便到达了徐一凡的房门口,防暴特警的本事果然不是乱盖的,很快便查到了徐一凡的藏身之所。

    黑狗向怀特打了一个手势,怀特点了点头,站到了房间门口的中间,开始扭扭头,松松手,抖抖双脚,准备踹门。

    “找死!简直把老子当废柴呀!”徐一凡暗道,身体靠在房门左侧的墙壁,右手持枪对着木门,左右打开‘场景扫描对着门口外面定位,慢慢地挪动调整着枪口。

    怀特给黑鬼和布朗打了一个眼色,示意自己准备完毕,要开始踹门了,黑鬼和布朗慢慢地抬起自己手中的全自动冲锋枪,准备一个突袭干掉里面的杀手。

    怀特刚刚抬起一只右脚。

    “噗——!”

    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

    怀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黑鬼和布朗也是愣了一下,转头看了怀特一眼,吓得眼角抽了一下,怀特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弹孔,鲜血正扑扑地往外面涌着。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两人的反应很快,立刻端起手中的式短冲锋,对着房门就是一阵疯狂的扫射,瞬间便把房门打了个稀巴烂,这时候的房门已经不用人撞了,也不用人推,已经半开着了。

    “fuck!you!”黑狗怒叫一声,房门被打烂后,率先冲了进去,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很是昏暗,只能透过对面医院大楼的灯光隐隐看见房间里面地轮廓,布朗看见黑狗闪了进去,也赶紧冲进去掩护黑狗。

    “砰砰砰砰砰…………”

    黑狗并不笨,子弹才是最好的掩护,一进入房间不管有没有看到人便是一阵狂扫乱射,房间里面火光四溅,所有被子弹攻击到的范围,全部被打了一个稀巴烂。

    黑狗和布朗很是默契,黑狗负责开枪扫射,逼出杀手,布朗低着腰跑进房间后,隐藏在房间里面的一个拐角处,双手抱着一支汤普森冲锋枪,借着黑狗手里的式短冲锋吞吐着的枪火,寻找徐一凡的所在。

    可惜,黑狗打光了一匣子弹之后,还是没能发现徐一凡的踪迹,房间就这么大的一个单间,徐一凡竟然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黑狗!”布朗大叫道。

    他突然发现房间里面的一面窗户是打开的,而且窗户的窗框上挂着一条白色的尼龙绳,很明显,杀手是从这面窗口爬下去了。

    布朗和黑狗在黑暗中很有默契地对视了一样,立刻跑到窗口前,顺着窗口的尼龙绳往下望去。

    “噗噗——!”

    两声沉闷的枪声响起,布朗和黑狗的身体停顿了一下,然后软绵绵地摔到了地上,这时候从房门后的上方跳下一个家伙,不是徐一凡这个坑货是谁。

    原来徐一凡这个家伙一枪干掉了怀特之后便跳上了房门的上方,那里是人们最容易忽视的地方,而且徐一凡还在打开的窗口处悬挂一条显眼的白色尼龙绳,简直就是一开始就准备好要坑人的,这个家伙还很有耐心地等到黑狗和布朗靠近在一起了,才开枪连击射杀。

    干掉了这三个家伙之后,徐一凡又扫描了一遍自己周围的情况,确定没有威胁,这才迅速拆解掉狙击枪,把狙击枪收进次元子空间。

    “rick,搞定了没有?”

    彭奕行奇怪地接了一下电话,不明白徐一凡明明有通讯频道不用,换了一个通讯频道。

    “嗯!史丹菲尔已经死了!”彭奕行虽然疑惑,但还是老实地回答道。

    “很好!楼下的警察越来越多了,自己小心点,帮我拖延一个小时,记住,没必要跟他们在医院耗着,工具在天台,二十分钟后可以转移位置,必要的时候可以牺牲掉阿ken,我给他的安家费够他亲戚花几辈子了。”徐一凡语气低沉地说道。

    彭奕行愣了一下,看了一下还在几名缉毒警身上收集军火的阿ken,彭奕行久久没有回答徐一凡的话,虽然只是短短地相处了一段时间,但是彭奕行却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家伙,已经认同了阿ken的帮助,不像徐一凡一样,该放弃的就果断放弃利用。

    “阿rick!怎么啦!”阿ken感觉彭奕行在看着自己的后背,转头看着彭奕行疑惑地问道。

    “呃——!没事!一凡说有新一批的美国特警上楼了,让我们小心应付。”彭奕行转了一下头,没有跟阿ken对视,看着门口说道。

    “嘿嘿!怕什么!我们两个双剑合璧,什么样的敌人不能对付,徐老大就是太谨慎了。”阿ken摇手自信地笑道。

    “好!我们两个齐心协力,一定能够杀出去!”彭奕行似乎被阿ken的乐观感染,少有的豪爽说道,说完挂断了徐一凡的电话。

    电话另一端的徐一凡皱了皱眉头,来不及多想,迅速地给自己贴上一束八字小胡子,换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美国警察制服,压了压帽檐,开始走出了房间。

    ……

    拉斯维加斯市中心。

    内达华州的州警署正是设在这里,不仅是执法部门的行动组,还有监察组,市政,消防,治安、巡逻,情报,所有的部门全部都是在这栋政府大厦办公的。

    平时虽然也是人来人往,但是井井有条,不会有一丝的混乱,更加别说慌张了。

    但是今天进进出出的警察都非常地慌张,因为今晚出大事故了,据说不仅联邦fbi介入调查,甚至连反恐特警都出动了,出事的地点是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整个警署的所有警力资源都在往那个方向涌去,全力配合反恐特警的出击行动。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低着头的家伙没有往外面走,反而跟在两名身穿职业女装的ol身后走进了电梯。

    是徐一凡。

    到达十六楼后的徐一凡眼睛眯了一下,果然不出他所料,现在整个警署的所有行动小组全部都被派了出去,头上是一个监视摄像头,徐一凡皱了皱眉头,这种情况他预先有心理准备,技术再先进,也是靠人来控制使用的。

    徐一凡站在拐角处打开‘场景扫描’查看了一遍十六楼的情况,走廊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大厅前台有一个人,可能是值班的警员吧!徐一凡暗自猜测,看来解决掉值班的家伙就可以长驱而入,毫无阻挡了,徐一凡的目标正是拉斯维加斯警署的缉毒局办公室。

    侦查完毕的徐一凡收起了手机,往后退了几步,在走廊里面披上了一件跟走廊、地板相似颜色的衣服,然后开始加速,一道残影划过,徐一凡便消失在了监控摄像头底下。

    徐一凡果然是熟悉警队运作的老司机,整个警署的监控视频确实是有人看着的,只是这种枯燥的工作怎么可能会真的有那么积极的家伙会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看着几十个显示屏,肯定会有疏忽的时候,徐一凡的速度又是极快,‘唰’地一下便闪过去了,这个时候监控显示屏的渣刷新率,差点便没跟上徐一凡的速度,再加上他披着同周围颜色相近的衣服,监控显示屏只是闪了一下而已。

    何况看负责盯着监控的四个家伙正在玩牌,更加没有看到什么情况了,徐一凡很早便知道,任何政策的初衷都是好的,但是落到执行的环节便会慢慢变质,这几个看监控视频的家伙便是如此,试问设计监控视频的家伙怎么会想到,专门监看视频这么简单的工作都会有家伙怠工呢。

    徐一凡的速度太快,没刹住脚步,一下子便直接冲进了玻璃门打开的缉毒分局,值班的前台警员感觉到一阵风吹过,抬起头看了看,刚好看到了徐一凡,徐一凡也看到了她,是一个长相颇为清秀的白人女警员。

    “啊—!”女警员张开小嘴,尖叫声才刚刚出了嘴唇,便被徐一凡的大手给捂了回去,用力一扭,一名美女警员便这样香消玉损了。

    徐一凡从来就不是怜花惜玉的家伙,尤其对方可能会威胁到他的时候。

    打开手机,顺着红点继续寻找,很快便找到了缉毒局的证物室,还好,证物室虽然上了锁,但是却是普通的铁锁,这自然是难不到徐一凡这个惯于作弊的家伙。

    五分钟后,徐一凡推开了证物室的大门。

    看着一排排的箱子,徐一凡再一次对照手机上的红点,很快便抽出一个铁皮抽屉,把铁皮抽屉里面的证物一件件地取了出来,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一支淡黑色老式的‘点三八’手枪。

    这竟然是徐一凡的警察配枪。

    徐一凡这个家伙在餐馆的时候,被愤怒冲昏头脑地把自己的‘点三八’配枪当成砖头砸向史丹菲尔,把配枪遗留在现场,为了掩护莎莲娜等人的撤退,没来得及捡回配枪,当时现场有很多只手枪和弹壳,全部被赶到现场的缉毒局警察给收了起来,因为时间太紧急,他们还没来得仔细清点,只把所有的可疑证物全部放在一起,等第二天再仔细清点分类调查。

    徐一凡的‘点三八’配枪是有编码的,根本就不经查。

    原来这个家伙同意彭奕行大张旗鼓地杀进医院为歌莲报仇,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引起警署混乱,自己趁机浑水摸鱼,取回自己的配枪,难怪这个家伙会这么着急地报仇,连隔一个晚上都等不了,原来是担心自己的配枪会被登记在案,他要尽快抹掉这些记录。

    徐一凡的‘点三八’配枪是有属性的,所有他的手机可以定位到这一支手枪,把‘点三八’收起来之后,徐一凡开始翻看铁抽屉里面的登记本,果然只登记着手枪6支,连手枪的型号都来不及详细写上,更不要提枪身的编码了。

    徐一凡还是不放心,打开证物室的入库登记本,查看了一下今天入库证物的资料,这里的登记更加模糊,只有一包证物字样,看来是真的来布置查点分类,徐一凡这才满意地走出证物室,随手在证物柜上贴上一块定时炸弹,关门走出缉毒组。

    索性其他办公室也没有人,徐一凡走楼梯下楼,顺着楼层在消防、交通、治安、情报等部门的办公室都免费赠送了一颗定时炸弹,这才满意地走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