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94章 两个只能活一个
    “轰——!”阿ken扔出最后一颗炸弹后,按照彭奕行的计划冲出,为彭奕行争取时间。

    阿ken的枪法远远不如徐一凡与彭奕行,但是勇猛却是他们拍马都赶不及的,爆炸声刚过,阿ken便大马金刀地冲出走廊,双手各持一支手枪,也不管瞄准不瞄准,就开枪往隐藏在走廊两侧的反恐特警猛射。

    “砰砰砰砰砰……!”

    阿ken两支手枪连发的子弹压制得反恐特警不敢抬头,只能步步后退,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只要暂时避过这一轮射击,一梭子弹打光之后,也就是阿ken的死期了,反恐特警甚至有些想不通阿ken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自杀性攻击吗?

    “咔——!”阿ken的子弹打完。

    反恐特警小组长抓住机会迅速打了一个手势。

    “进攻——!”

    两名反恐特警的队员眼睛一亮,立刻便要突出,阿ken正在换弹夹,好机会,立刻抬起手中的汤普森制式冲锋枪,被这种枪械扫中,不死也残废,反恐特警的武器从来就不是为了制敌的,击毙才是他们的宗旨。

    “嘣嘣嘣……”

    这种大火力的冲锋枪,防弹衣都未必有多大的阻挡效果,阿ken用自己的身体还体验了一把,这个家伙自然不是真蠢,吸引敌人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是拔腿就跑,可惜后背还是被反恐特警的汤普森制式冲锋枪扫中了一颗子弹。

    阿ken只感觉后背就像是被人狠狠地砸了一锤子一般,钻心地疼,腰骨都要断掉的感觉,阿ken在奔跑中被子弹推了一把,用一种狗啃屎的姿势摔倒在地上,却也正好闪过了身后的连射。

    “嘭嘭嘭——!”

    趴在地上的阿ken吐了一口血水之后,眼睛一喜,因为他听到了彭奕行式的枪声,又快又干净利落。

    彭奕行几乎是在三名美国反恐特警突出的同时选择出击,因为要确切地一枪毙命,而且是瞬间三枪连发,彭奕行凝神瞄准了一下,这一下便差点让阿ken送命,却也让彭奕行的精准率提升了一半。

    三颗子弹,带走了三条坚韧的人命,这些都是美国政府花大价钱、大精力、长时间培养出来的出色作战特警,就这样给彭奕行给弄死了仨,在医院对面大厦,徐一凡那个卑劣的家伙也弄死了仨。

    要杀死这些反恐特警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因为这些家伙都是政府财政部门用钱堆出来的,他们身上的装备自然也是一等一的精良,身上穿的避弹衣都是最顶级的避弹衣,普通子弹也就是能让他疼一阵子,而且头上都戴着防弹头盔的,整套装备就是乌龟型防御,让彭奕行和阿ken很是束手束脚,彭奕行的两颗子弹是从他们的头盔与领角之间斜插进去的,避开头盔打进他们的头颅。

    彭奕行快速走了过去,眼睛警惕的望了一眼交叉走廊的两端,经过三名倒地的反恐特警身前时,彭奕行迅速用脚掀开一名反恐特警的身体,让他的脸部向着自己,‘嘭——!’毫不犹豫地一枪击向他的脸面。

    原来彭奕行的第三枪并没有真正击中这个反恐特警,只是打中了他的后脑头盔,子弹的冲劲把这个倒霉的反恐特警砸晕过去而已,彭奕行并不知道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会醒来,第一次学着徐一凡那么没道义的家伙一样,补发了一枪。

    “快走!他们很快会赶到的!”彭奕行捡起一支反恐特警专用的制式冲锋枪挂在阿ken的脖子上,赶紧扶着阿ken往楼上转移,这些反恐特警不仅仅是三人一组让人头疼,最让人束手无策的是,反恐特警队长戴维斯把所有的小组都散在不远的距离,哪里有危险立刻就可以迅速增援。

    “要不,我给你断后吧!”阿ken犹豫了一下道,他背后的那一颗子弹已经穿过了防弹衣,卡在骨头里面了,疼得阿ken脸色发青,脸皮不自觉地抽搐着,心里顿生一股跟对方同归于尽的念头。

    “去你妈的。”彭奕行人生第一次爆粗口:“你死都要给我撑着,一凡很快就会回援!”彭奕行口气信誓旦旦地说着,用力地撑着阿ken高大的身躯,阿ken却是不大相信徐一凡了,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楼下的警察越来越多了,若不赶紧撤,恐怕真的会走不了折在这里了。

    “莱德!奥纳!”反恐特警队长戴维斯看到自己小组成员趴在地上,立刻跑了过去,摇了两名队员的身体叫道。

    “队长,他们三个已经不行了。”戴维斯身后的一名白人特警吸了一口冷气后说道:“子弹是从他们的后脑斜插进去的,这个混蛋的枪太快了,莱德跟奥纳都来不及反应。”

    “闭嘴!”戴维斯怒喝道,他的眼光更加犀利,一眼便看出了情况,只是不想打击己方士气而已,从来都是他们以少胜多完虐敌人,哪里吃过这么大亏的。

    “他们是从这里撤走的,给我追!”

    “嘣嘣嘣嘣嘣————!”

    阿ken背后要害被击中,疼得使不上力气,靠彭奕行撑着走,终究还是把速度拉下了。

    戴维斯等人很快便追上发生了交战。

    “我艹你大爷的。”

    “嘣嘣嘣嘣嘣……”阿ken推开彭奕行,坐在楼梯口一边吼叫着一边开枪还击,你还别说,有道是,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阿ken完全不顾性命,冒着枪火就跟对方对射,那些反恐特警反倒真有点惧他了,人家脱下制服就是享受高福利的高富帅,哪像阿ken这个社会底层的臭屌丝,自然想多活几年,六七个反恐特警竟然被阿ken一个人给暂时压制了。

    彭奕行看到对方暂时不敢冒头,也抓紧时间,迅速地打开了通往天台的大铁门。

    “阿ken,走!”彭奕行推开门后,呼叫阿ken先撤,自己守在门口,接替掩护的责任。

    阿ken也不矫情,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却也大概了解彭奕行这个家伙是说一不二的性格,他说一起共进退就一定要一起进退,肯定不会留下自己断后的,阿ken也就不跟彭奕行争这些,挣扎着站了起来,往天台撤去。

    一众反恐特警感觉到对方的火力变小了,正要冒头反击。

    戴维斯迅速地冒头往外面窥探了一眼。

    彭奕行眼睛一锐,迅速瞄准,三点一线,扣动扳机。

    “嘭——!”

    一颗子弹呼啸地蹦出枪膛,戴维斯迅速缩回脑袋,只感觉脑袋一晕,头盔上凹进去了一大片,是被彭奕行的子弹砸中的,彭奕行的子弹虽然没能破开戴维斯的双层钢盔防御,但是那强大的冲击力却也差点让戴维斯脑震荡。

    “队长!”戴维斯身后的一名反恐特警惊讶地叫道。

    戴维斯赶紧摇晃了一下脑袋挥手叫道:“大家小心,是那个戴面具的神枪手。”

    彭奕行的枪声虽然只是寡寡的几枪,拍马都比不上阿ken的枪声密集,但是给这些反恐特警的威胁却是更加地大,以至于彭奕行的枪声停了一会儿,都没有人敢轻易冒头。

    阿ken跑上天台的时候,很快便在显眼的地方找到一支射鱼枪,箭头上已经连接好了一条长长的尼龙绳,阿ken架起射鱼枪对准医院对面的大厦。

    “干——!”阿ken瞄准了几下,愤怒地大叫了一声,徐一凡这个混蛋只放了一支射鱼枪,阿ken对自己的枪法没把握,瞄准了几次,又把射鱼枪放下,只能等彭奕行。

    彭奕行再次发了几枪,蹦飞了几名反恐特警隐藏位置的墙壁皮后,迅速后退,接过阿ken手里的射鱼枪,把枪顶在自己的肩膀上,瞄准,射击,动作一气呵成,转瞬间,箭头便已经射了出去,鱼箭的另外一头打碎了对面大厦的一面玻璃窗口,彭奕行用力拉了拉,已经卡住了。

    “快!你先走,我掩护你!”彭奕行一边说着一边绑死这边的绳头。

    紧急时刻,阿ken也不叽歪,他先过去,也可以在对面大厦掩护彭奕行过来,绑上一块滑轮,扣上尼龙绳便开始滑了过去。

    阿ken刚一滑到对面大厦,从玻璃窗口钻了进去,彭奕行那边便响起来猛烈的枪声。

    “阿rick,我已经成功过来了,快点过绳,我掩护你。”阿ken对着通讯麦克风打交道。

    阿ken在对面看不到对面天台的情况,只听见猛烈的枪声不停地冲击着耳膜,阿ken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彭奕行的枪声。

    “我艹你妈!”阿ken着急地怒骂道,不自觉地爬上了窗口,用力扯了扯绳子,彭奕行射过来的绳子是有技巧的,是斜着向下的,从医院滑过来很容易,但是阿ken想再次爬上去却非常地难,听到猛烈的枪声,呼叫彭奕行,彭奕行没有回话,阿ken更是心急如焚。

    终于,枪声停止了。

    阿ken仰头望着对面的医院天台,眼角抽搐了几下,声音颤抖着:“喂!rick,我阿ken呀!收到没有,收到立刻回我!”

    耳麦没有听到回音,阿ken急躁地用力拍了几下耳麦。

    “rick!你他妈的回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