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97章 抽身而退
    徐一凡看了彭奕行良久,终于把手上的枪收了起来。他是一个非常会权衡利弊的人,为了一个小玛蒂达伤了自己跟彭奕行的友谊不值得,凭彭奕行现在的枪法,只要他全力帮助自己,十个小玛蒂达都比不上。

    徐一凡收起了手枪,莎莲娜和歌莲松了一口气,歌莲立刻对阿ken怒斥道:“还不赶紧把枪收起来!”歌莲不认识阿ken,以为是这个家伙才导致了徐一凡跟彭奕行的针锋相对。

    阿ken看到没事了,又无端地被歌莲骂了一顿,惺惺地把枪收了起来。

    小玛蒂达也是一个小机灵,看到徐一凡不再满脸杀气地瞪着自己,赶紧站到歌莲的背后,莎莲娜和歌莲知道他们男人间还有事情要说,赶紧把小玛蒂达拉走,莎莲娜和歌莲在受伤期间,徐一凡和彭奕行都不在,连乐慧贞都有任务要去赌场酒店掩护徐一凡和彭奕行,照顾莎莲娜和歌莲的正是小玛蒂达这个懂事的小女孩,莎莲娜比任何人都更加要心疼小玛蒂达,只是徐一凡正气头上,自己不敢吱声而已。

    这会儿没事了,赶紧把小玛蒂达拉走。

    “这件事过了之后,离开内达华州吧!去哪里都好!等着这个小女孩长大变样之后再回来。”徐一凡严厉地说道。

    “好呀!去纽约,我们几个联手,一定可以打出一片新天地,妈的,我的餐馆就是被当地的黑帮给吞了的,我跟你说,我在那边有很多好兄弟的!到时候只要我们有钱上下打点,我保证很快就可以打响名头。”彭奕行还没有说话,阿ken便兴奋地叫了起来,虽然在拉斯维加斯的生活也过得不错,但是阿ken还有念念不忘自己在纽约的旧餐馆。

    徐一凡狠狠地瞪了阿ken一眼,心里暗道一声:打你妹。这单案子还没过去,现在最重要的是低调,打响名头?还有,这个混蛋刚刚竟然用枪指着自己脑袋,这笔账早晚跟你算。

    彭奕行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自然也不会赞同阿ken的意见,只是阿ken说道纽约去,他倒真的有些意动,彭奕行在拉斯维加斯枪会里面早就听一些用枪高手说过,整个美利坚最出色的枪手都是在东海岸那边的枪会俱乐部。

    “纽约不行,纽约是美利坚最大的城市,去那里不是送羊入虎口,最好是离开的美国,我建议是加拿大,当然不能现在就动身,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徐一凡立刻挥手反对道,他自己就是警察,知道警方在出了这么大的案件之后,一定会严查一段时间,不管是上头的压力也好,还是自己想立功也好,这段时间谁要想离开拉斯维加斯,肯定是首要的怀疑对象。

    “不会吧!”阿ken反驳道:“纽约那么多人,怎么就怀疑到我们身上了,再说了,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我们回主动搬到纽约去呀!反而更加没有嫌疑!”

    徐一凡愣了一下,想不到阿ken还能说出这样一番道理,这家伙的这种策略叫灯下黑,还真能起到相反的作用,有道是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美国警方还真不会想到在拉斯维加斯作案的家伙不仅没有出逃出境,还自己送到了他们的总部。

    徐一凡想着不由自主地轻轻点了点头,阿ken看到连徐一凡都点头了,更是大受鼓励开心地说道:“小玛蒂达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我知道,女大十八变,一天一个样,藏个一年半载地就没人认识她的长相了。”

    阿ken这个家伙虽然刚刚用枪指着徐一凡的头,一副你死我活的样子,但是一旦没事,这个粗神经的家伙立刻便一笑泯恩仇地帮忙想办法。

    “还是有危险,我不愿意承担这个危险!”徐一凡想了想摇头道。

    “诶!徐兄,你不愿意承担这个风险没有问题,推给我就行了,一切后果我来承担,万一出事,这件事我扛了!”阿ken拍着胸口大义凛然地叫道。

    徐一凡这时候已经知道了阿ken的性格,如果事发,以这个家伙死要面子讲义气的性格还真会一个人扛下这件事,不知道是为了缓和刚刚紧张的关系,还是有什么目的,徐一凡开口说道:“我当然相信你们,大家一起扛过枪的,但是我不相信那个白人小女孩。”

    阿ken立刻狠拍大腿叫道:“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帮她杀了史丹菲尔,报了全家的大仇,她要是不懂报恩,泄露了我们的事,这事不用徐兄出手,我亲自下手维护道义。”

    徐一凡默然地笑了笑,心里却是大笑不己,他说了这么多可不就是为了逼出阿ken的这句话,像阿ken这种爱恨分明讲原则的人,他这样说就必然会这样做。

    “这事加我一个!”一直沉默不说话的彭奕行突然开口说道。

    徐一凡点了点头,他第一次发现彭奕行和阿ken是如此地相像,虽然他们一个沉静似冰,一个热情如火,但是他们深层的思想却是一致的,坚持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莎莲娜和歌莲不知道自己的男人们在聊这些什么,都担心地看着小玛蒂达。

    小玛蒂达却是一点都不害怕,乖巧地看着莎莲娜和歌莲笑道:“莎莲娜姐姐,歌莲姐姐,你们的伤口还疼吗?我听张医师说你们要多喝一点热水的,我给你们倒水吧!”小玛蒂达说着已经站了起来。

    “玛蒂达坐下,姐姐不渴!”莎莲娜爱怜地拉住小玛蒂达道,她已经知道小玛蒂达一家人全部被那个恶警打死遇害的事情,这个女孩才十几岁,甚至比仙蒂还要小上几岁,一个人以后怎么生活。

    “玛蒂达,你在拉斯维加斯还有什么亲戚或者远方的亲戚吗?”莎莲娜关心地问道。

    小玛蒂达摇了摇头,她倒也懂事,知道莎莲娜是想帮她,可是她老爹是贩毒的,为了避免被他们一家子连累,所有的亲戚早就跟他们家断绝了来往,那还有什么亲戚,再说小玛蒂达年纪虽然小,却是一个人精,自己也不想去寄人篱下,受人家的白眼。

    莎莲娜和歌莲苦笑着对视了一眼,她们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办法。

    “莎莲娜、贞贞!收拾行李,我们回酒店!”徐一凡走回客厅里面面无表情地说道。

    “啊!我…我们不住这里吗?”莎莲娜看了看彭奕行和阿ken,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歌莲。

    “不啦!快点收拾行李!”徐一凡虽然是跟莎莲娜说话,眼睛却阴阴地盯着小玛蒂达,玛蒂达这个小女孩倒也倔强,瞪着眼睛不服输地跟徐一凡对视着,虽然自己的小心脏在噗噗噗剧烈颤抖着。

    当时在餐馆里面,小玛蒂达蹲在餐桌底下可是壮着胆偷偷看着外面的,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枪法神出鬼没,她蹲在徐一凡的身后,瞄得清清楚楚,徐一凡只帅了一下手掌,两个缉毒警察就立刻中枪倒地了,当然,在小玛蒂达的认识里,他觉得彭奕行更加厉害,因为她亲眼看见彭奕行不闪不避,非常自信地站在餐馆中间把所有人都逼退了,而已还把史丹菲尔那种让人闻风丧胆的恶人追杀得像一条狗一样仓皇而逃。

    所以看到徐一凡的手动了一下,小玛蒂达赶紧闪到彭奕行的身后。

    “哼——!”倚在门口的乐慧贞冷哼了一声,走了过去扶起沙发上的莎莲娜,她却是非常不喜欢这个玛蒂达,认为所有的事都是这个倒霉的小女孩惹起的。

    “玛蒂达,这是姐姐送给你的,以后姐姐有时间再来看你!”莎莲娜赶紧起身,从包包里面掏出一个信封,胡乱地塞给小玛蒂达,小玛蒂达看到就一个普普通通的信封,也就手下了。

    小玛蒂达回到房间后,打开才惊讶地发现,竟然是厚厚的一叠百元大钞美元,加起来起码有两万美元,小玛蒂达赶紧把钱交给歌莲,歌莲笑着让她自己留着用,这是莎莲娜送她的,聪明的小玛蒂达马上便知道了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更加坚定了要跟彭奕行学枪的念头,只有自己强大,才能不被人欺负,这个时候小玛蒂达是这样想的。

    ……

    徐一凡现在非常急迫地想回港岛,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不管是情报还是人手,甚至是人心都让徐一凡束手束脚,非常地难受。

    但是,徐一凡又清楚地明白自己不能表现出急于回港岛的行动,至少要等恐怖袭击事件淡下来之后,才能抽身而退,所以,安排好莎莲娜和乐慧贞之后,徐一凡像一个普通的游客一般,沉迷在拉斯维加斯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赌博中。

    与此同时,徐一凡暗中用各种隐蔽的手段旁听侧打,美国警方方面对于这个案件侦查到哪一步了。

    结果出乎徐一凡的意料,拉斯维加斯的州政府似乎不想扩大事件对拉斯维加斯旅游博彩业的影响,只严查了两天便解除了警戒状态,并且压下了案件的危害性报告,联邦只派来了一组fbi探员前来配合侦查案件之外,便没有别的动静了。

    当然,这只是表面的情况,美国警方在暗中有没有其他的行动,徐一凡就不得而知了,只能谨慎为上,跟彭奕行、阿ken等人拉开距离,呆在龙五的赌场酒店继续开赌。

    “托尔!现在有一个大单,要不要接?”杀手o的经纪人,同时也是托尔的经纪人骆敬华开口说道。

    “什么大单?有没有挑战性的,现在‘o’被关在港岛警署,‘v’又了无踪迹,哎!世界突然一下安静了起来。”托尔靠在沙发上,斜着脑袋自付地说道。

    “目标人物:日本黑帮宫木家族社长宫木弘,这个任务有挑战性吧!就怕你得手之后立刻便成众矢之,日本人眦睚必报的传统你明白的。”骆敬华警告道。

    “嘿嘿!”托尔嘿笑了两声:“既然你明知道危险,干嘛还要跟我说呢,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次雇主出的钱肯定不少吧!”

    “一千万!美元!”骆敬华果断地道:“做完这一单我们就可以收山洗手了。”

    “吸——!”托尔吸了一口气,好大的手笔。

    骆敬华久久美元听到托尔的回话,抛出一个诱饵道:“宫木家族的宫木弘现在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我收到消息,‘v’最近也在拉斯维加斯出现,而且很有可能是大闹拉斯维加斯的幕后人物,你自己拿主意吧!”

    “不用说了,接着这个单子!”托尔激动地从沙发上弹跳而起,骆敬华要的是金钱,托尔想追求的却是那种高手生死对决的快感,不管是你死还是我躺下,托尔都愿意一试,‘v’无疑就是那种高手。

    徐一凡脸色平淡地站在酒店的落地扇前,看着楼下车马流水般的车辆,很快便接到了消息,杀手托尔接下了宫木弘的单子,心里暗道:看来是时候离开拉斯维加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