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98章 回港岛。
    “里昂!怎么了,我看你最近老是心不在焉的!”还是那一间老式的意大利餐馆,还是那一张最靠里面墙壁的餐桌,胖子老板还是几十年不变地给里昂倒了一大杯牛奶,耸了耸肩膀问道。

    里昂戴着自己喜欢的灰色帽子,眼睛没有焦距地看着门外,似乎没有听见胖子老板的问话,这个胖子老板既是他的好朋友,也是他的经纪人,每一个出色杀手都需要一名精明的经纪人,里昂也不例外。

    里昂是一个不喜欢改变的人,他规规矩矩地生活了几十年,任何的小改变都会让他不安,虽然是一名杀手,但是里昂绝对是一名最守规矩的杀手,收钱做事,不该说的、不该做的,他决计不会多说半句,多做半步。

    里昂呆了几分钟之后,才开口低声地说道:“那个日本的雇主没说为什么撤销了任务吗?”

    胖子老板突然抬头非常奇怪地看着里昂,里昂不该关心这个问题,也不能关心这个问题。

    胖子老板还没有说话,里昂便又吸了一口气,点头说道:“我知道一个专业的杀手,不该问不跟动手无关的任何资料。”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瓦洛!”里昂郑重地说道,似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胖子老板摊了摊手,这本也不是什么重大的事情,他自然可以告诉里昂,只是里昂一直都表现得很是规矩,从不越界罢了。

    “听说是百乐宫赌场方面的高层出面干预了,你要杀的那两个中国人都是百乐宫赌场集团的重要贵宾,日本人在赌桌上输了面子就想拿人命来填,真是不知所谓。”胖子老板摇头苦笑了一下,然后又得意笑道:“不过我还是争取到扣下了日本人的雇佣订金,不能让你白做事!”

    里昂没有说话,默默地点了点头,这不是钱的问题,只要有命在,钱任何时候都可以再赚,相反,赚再多的钱,小命没了也是一场空,里昂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事还没完,为了平息心中的不安,里昂搬家了。

    中国餐馆枪击事件后,里昂又私自回头调查了徐一凡和彭奕行,尤其是徐一凡,这个家伙那一枪神乎其技的拐弯子弹即使是现在,里昂每每想起都心惊胆颤。

    后来,史丹菲尔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被枪杀的事件,没有人想到是单个人的行为,这毕竟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做到的,里昂却怀疑就是徐一凡和彭奕行两人的手笔,只有高手才能真正了解高手。

    当然,里昂的想象力再丰富,也不会想到政府大厦的爆炸案也是徐一凡分身去干的,因为这需要对政府大厦的内部地形,安防,警力,非常地了解才能做到,必然是一个组织的才会具备这样的情报能力,事实上,美国警方也不认为这两个案件是相关联的,捆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敷衍普通民众罢了。

    拉斯维加斯机场。

    “徐兄弟,那我就祝你跟两位弟妹都一路顺风,安全到家,欢迎以后再来拉斯维加斯做客。”龙五跟徐一凡握手笑道。

    “好呀!改天有时间再来拉斯维加斯骚扰各位。”徐一凡笑眯眯地说道。

    “欢迎,热烈欢迎!”龙五在一众鬼佬堆里不苟言笑,但是跟自己同胞一起还是很随和的。

    “我还是想不明白,昨晚的最后一副牌你是怎么赢我的,阿森洗牌的节奏,当时的黑桃a不可能派出的。”螃蟹看着徐一凡,始终耿耿于怀想不明白地叨叨道。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人类想不明白了事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件半件,你只要知道一件事,你输,我赢,人生就这么简单。”徐一凡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

    螃蟹始终不能释怀,他可以用性命担保,但是徐一凡绝对没有出千,不然绝对逃不过他亚洲第一神手的眼睛,可是徐一凡的底牌确确实实是黑桃a。

    罗森拍了拍螃蟹的肩膀,对徐一凡笑道:“徐哥,一路顺风,到时候我们兄弟俩回港岛再请你喝茶。”

    “对了,徐哥!一直没问你,你在港岛是做哪行的?”罗森早就好奇了,凭徐一凡是不是惊艳的赌术,不可能在赌界默默无闻呀!可是他跟螃蟹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号人,除非他从来不下赌桌。

    徐一凡神秘地笑了笑。

    “我城管,抓赌的!以后你们会港岛就会知道。”

    “啊——!”罗森、螃蟹愕然道。

    “好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撤了,下次再会!”徐一凡摇手道。

    “一路顺风!”彭奕行喃喃道。

    徐一凡为了低调,没有让彭奕行来送他,只在电话里跟彭奕行告别了,如果不是承龙五的人情,徐一凡甚至都不希望有任何人送机,自己带着莎莲娜和乐慧贞悄然离开,可是彭奕行最终还是来了,他和歌莲没有下车,坐在机场的一个角落,默默地目送徐一凡上飞机,不管怎么说,彭奕行只有徐一凡一个真正的知心好友,阿ken自然不算,阿ken只是普通朋友。

    乐慧贞这个时候肚子已经有些隆起了,徐一凡没敢让她拉行李,两个女人买的东西着实不少,只能徐一凡大包小包地抱着拉着,登机的时候,跟一个酷似螃蟹的墨镜西装男擦身而过。

    当然,酷似归酷似,两人的气质天差地别,螃蟹是那种带有小市民痞气的小赌徒,刚刚下飞机的墨镜西装男眼睛望着天空,昂首阔步、意气风发,这才是一个王者,最激进的杀手托尔。

    这个时候拉斯维加斯是没有直飞港岛的航班的,徐一凡等人必须要先飞洛杉矶,然后再转机港岛,不过徐一凡也不是直接回港岛的,下午徐一凡和莎莲娜、乐慧贞到达了洛杉矶机场,三人没有购买飞往港岛的长途机票,而是买了一张飞往夏威夷,他们要先安顿好乐慧贞在回港岛。

    到了夏威夷才知道,乐慧贞哪里要徐一凡跟莎莲娜照顾,乐慧贞是一个好动的性子,没认识徐一凡前,就喜欢到各地去旅游度假,尤其是夏威夷这种旅游胜地,乐慧贞甚至买了一套海边的别墅,一回到家乐慧贞表现得比徐一凡和莎莲娜还要兴奋,只把莎莲娜担心地跟在后面乱转。

    徐一凡跟莎莲娜又在夏威夷陪着乐慧贞安静地小住了几天,这个时候徐一凡的假期差不多也要结束了,莎莲娜是必须要会港岛去处理一下公司的事务的,至少也要好好地安排交接一下工作,才能有时间过来陪着乐慧贞,乐慧贞自然是更加希望徐一凡陪她,可是她也知道徐一凡是不会陪她的,乐慧贞和莎莲娜都知道,徐一凡那种追求权势的家伙,巩固自己的权力永远是排在感情的前头。

    “老公,你回了港岛会不会想我!”黄昏的沙滩上,徐一凡慵懒地坐在藤椅上,乐慧贞靠在徐一凡的怀里,突然多愁善感地问道。

    都说孕妇的思绪是很奇怪,情绪是很不稳定的,徐一凡猜不准乐慧贞是什么意思,只能顺着乐慧贞的话语认真地答道:“会,当然会,我每天都会想你的。”这片小沙滩是私人别墅区,只有徐一凡和乐慧贞两个人在,徐一凡也无所谓说些肉麻的情话,反正也没人听到,别的吃不准,但是女人爱听漂亮话,徐一凡还是知道的。

    果然,乐慧贞听到徐一凡的话,转头给了徐一凡一个美丽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即将为人母的关系,乐慧贞原本很魅惑的眼眉柔和了很多,多了一些徐一凡说不清楚的成熟女人的韵味。

    乐慧贞静静地躺在徐一凡的怀内睡着了。

    第二天,乐慧贞醒来的时候,徐一凡和莎莲娜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一封信,当然还有一份莎莲娜指导,徐一凡手抄的肉麻情书,让乐慧贞读得很是开心,还好好地折叠好,珍藏了起来。

    徐一凡和莎莲娜终于回到了港岛。

    莎莲娜除了要忙自己公司工作的事情,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走通徐一凡升职的事情,与以往的升职不一样,徐一凡此时的升迁成功与否非常地重要,港岛警界大多数的优秀督察都是卡在了这一道坎上。

    徐一凡在湾仔警署不缺人脉,也不缺与上级的关系,只差上面对自己的品德审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