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11章 2609
    翌日。

    徐一凡洗完澡下楼之后,便看到何细辉等在楼下,这个家伙很明显等了很久了,顶着两只熊猫眼,脸色很是疲倦,看到徐一凡的车子,何细辉一个激灵,赶紧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刚刚才从人家的家里下来,徐一凡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尴尬感,抬起一只手,示意何细辉不要走过来。

    何细辉非常机灵,眼睛左右地看了一遍停车场,钻进了自己的车子。

    没多久,何细辉的移动电话响了起来。

    “跟着我的车子!”

    是徐一凡的声音。

    徐一凡一边开着车子领在前面,一边习惯性地打开手机扫描,把自己车辆中心的几百米全部扫了进去,除了何细辉的车子,没有发现有跟踪后,这才关闭了‘场景扫描’。

    “查完了?”

    “是的!洪兴的蒋天养确实是跟东星的司徒浩南达成了谈判,两家共同瓜分铜锣湾。”何细辉低着头说道:“还有,据说蒋天养和司徒浩南共同凑了一笔钱,要请一名厉害的杀手出面,解决湾仔的一系列禁止令问题,让湾仔恢复以前的繁荣娼盛。”

    “他们的目标是我?”徐一凡愣了一下,想不到这些小混混有这个胆量,不过想想他们以前为了利益都敢杀督察,现在找杀手杀警司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看来自己在湾仔的政策不仅仅是动了这些人的奶酪,甚至是撅了人家的命脉。

    杀警司?哼!徐一凡发现自己嘀咕了小混混的胆量,出来混,就是一脚踏进了阎王殿,挺狠嘛!

    “是的!”何细辉低着头,没敢看徐一凡的脸色,他能猜想得到,徐一凡脸色肯定不会好看。

    “我已经查到了,蒋天养和司徒浩南的雇佣金已经筹集好了,有没有请到杀手我就不知道了。”何细辉补充道。

    “嗯!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徐一凡过了许久之后,才拍了拍何细辉的肩膀笑道。

    “尽快开始吧!我倒有些期待跟这些家伙耍耍了,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徐一凡冷笑道,自从李鹰接管反黑组之后,可能自己真的太久没有下狠手整治黑道了,搞得这些家伙以为自己是摆设的。

    “我想要钱!”何细辉立刻说道。

    何细辉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力量太弱,急需招兵买马,招兵买马自然是要用钱的,至于收买过来的这些人可不可靠,何细辉也管不了这些了,他要先稳住自己的地盘,将来站稳了脚跟再慢慢剔除那些骑墙派。

    至于跟当地的政府部门打好关系,何细辉看到徐一凡早上才从自己家出来,就知道这关系是妥妥的了。

    徐一凡最终给了何细辉一个特制的通讯电话,而何细辉需要的钱,徐一凡自然不会直接给他,道上的人只知道何细辉那天晚上,从湾仔码头上岸,在台湾三联帮丁瑶的赌船豪赌,赢了八百多万港币,而实际上,当天晚上,何细辉早早就中途下了船。

    湾仔警署。

    徐一凡一回到警司办公室便把肖潇叫了进去问话,连李心儿都赶了出来,李心儿知道,徐一凡一般跟肖潇谈一些非正式的情报时都会这样,这倒不是徐一凡不相信李心儿,而是徐一凡的一种良好的习惯,他习惯性地只跟独特的人交流某些特定的情报,这样每一位手下都只能知道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徐一凡继续保持着最全面的全局观。

    李心儿一大早便觉得自己的boss今天怪怪的,既春风满面又有些阴狠,好像要算计什么人似的,搞得李心儿早上都战战兢兢地,免得被徐大魔王随便找个借口批自己一顿,李心儿已经习惯了徐一凡这里一份轻松的工作拿两份工资,别的地方可找不到这么舒心的工作,这次学校同学聚会,李心儿听其他师兄师姐诉苦,个个的工作都很惨,哪有自己轻松自在。

    “李鹰!怎么回事?昨晚你带了两组反黑组出发,不能尽全功?”徐一凡严厉地盯着李鹰问道,肖潇刚刚给他报告了反黑组早上叫上来的报告,报告显示,李鹰联合中区重案组督察袁浩云,双方联合出警,竟然没能完成行动计划,将所有涉案毒贩一网打尽。

    李鹰沮丧地低着脑袋,邱子龙站在李鹰的身后,更是不敢吭声,忙活了一整晚,邱子龙等人终于找到了徐少强隔空移动般地,穿过警方严密包围圈,凭空出现在后山的原因,原来徐少强仓库还有一条隐蔽的排污水管道,这条管道自然是不会出现在政府存档的规划图纸里,李鹰与袁浩云是照着市政局的图纸结合现场策划抓捕行动的,哪里会想到还有这样一个天大的漏洞。

    “毒贩头子死了?案中案?有什么线索?”徐一凡问道。

    李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也想知道是什么情况,可是也是一头雾水,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个案子太离奇古怪了,没有半点征兆,非常地随意,又让人猝不及防。

    徐一凡看到李鹰非常地苦恼,也不再问这个案子,开口问道:“我怎么一回来就听说铜锣湾出了大乱子,几班势力互相争夺地盘,为什么我看不到任何书面的报告?”

    “哦!是这样的,头,这些是我们反黑组故意放任自流的结果,铜锣湾的混战实际上是老牌社团洪兴跟东星在争夺地盘,一切都在我们的控制下,没有普通市民受伤,等他们打得差不多,我们就会介入重新洗牌,绝对不会让洪兴和东星的人两家自大。”李鹰淡定地解释道,他是反黑组的老元勋了,整顿这些社团行动,确实是信手拈来,妥妥地压制各方势力。

    “我怎么收到风,说洪兴和东星的人停战了?”徐一凡喝了一口茶,故意把话往自己想要的目的上面引。

    “嗯!是的!”李鹰摇头苦笑了一声:“最近铜锣湾新冒头一股势力,叫什么飞机的,很是出位,趁着洪兴跟东星火拼的关键时刻,竟然拿下了铜锣湾的控制权,不过没什么卵用,现在双方停战就是为了先敲掉这个小子,想来很快便没有这一号人了,年轻人,做事没什么头脑。”

    徐一凡假装眼睛一亮,手上稍微加点力道放下茶杯,引起李鹰和邱子龙的注意。

    “飞机?哪一帮势力的人?”徐一凡突然兴趣盎然地问道。

    “以前好像是跟着湾仔黑仔达看车的,后来来着十几个小弟到铜锣湾混,这个家伙如铜锣湾的时机刚刚好,差不多就在洪兴跟东星冲突的时间,迅速地在铜锣湾打响了名头,是一个打仔,没什么头脑,这次的事件也可见一斑。”李鹰不屑地说道,就他本人而已,自然是最不喜欢飞机这种不守规矩,整天想上位的小混混。

    徐一凡却突然开口道:“很好!就这个飞机了。”

    “啊?”李鹰愣了一下,看了看徐一凡的眼光,才明白过来徐一凡的意思,自己转了一下脑筋,越想思路越畅通,阿头不愧是阿头,想法太绝了。

    与其让洪兴和东星的人控制铜锣湾,不如打压这两方的势力,让这个新出位的飞机浮头,三方势力将更加地稳固,以后哪两边起冲突,都会顾虑一下会不会被第三方占了便宜,铜锣湾的黑道势力也会更加地安稳。

    李鹰不知道,自己阿头的意思并不只是这样,徐一凡是想让他扶持飞机,剔除掉另外两边的根深蒂固黑道势力,毕竟飞机这种没有根基的黑社会势力更加容易控制。

    不过,李鹰的想法跟徐一凡的意思大体上是一致的,都是扶持飞机这个家伙,只要飞机的手脚利落,把洪兴踢出局后,剩下两方势力,李鹰自己都会想到干脆把东星也踢出局,免得再起斗争的。

    徐一凡不想在飞机这件事情上做得太明显,只会让李鹰出面,自己不会过多的明面干涉。

    “好啦!下去写一份具体的策划方案给我,铜锣湾要尽快稳定下来,我升职警司的事,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眼红,我不希望被任何人拿这件事做话柄,明白吗?”

    “yes!sir!”李鹰和邱子龙大叫道,两人都明白,徐一凡是拿他们两个当心腹手下,才会跟他们说这事,顿时心里多了些许压力,做起这件事来更加地认真谨慎,生怕再出现什么失误。

    何细辉做事自然是干净利落的,收到徐一凡的传讯后,何细辉下午便大张旗鼓地过湾仔码头,上了丁瑶的赌船豪赌,一付暴发户的嚣张模样。

    “喂!阿凡,吃饭了吗?下午回来吃晚饭吗?”徐一凡第一次听到女老师这么柔软温柔的声音,坐在办公椅上,有些慌张地地瞥了认真做事的李心儿一眼。

    徐一凡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汗死!才下午四点多。

    “呃!我现在还在上班,你已经下班了吗?”徐一凡压低声音问道。

    “没呢?在给学生们监考考试,抽空给你打电话,你要是过来吃法的话,我好准备些你喜欢吃的菜。”何老师温柔地说道,徐一凡几乎能想象得到,女老师在那一头的脸蛋肯定是红坨坨的。

    再好吃的菜也不好天天进补呀!徐一凡暗道。

    口是心非的家伙嘴上却道:“嗯!你几点钟下班,我去学校接你。”

    莎莲娜去夏威夷照顾乐慧贞,徐一凡确实是要扫快餐的。

    “叩叩——!”

    徐一凡还在给女老师灌甜蜜的情话,不识趣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徐一凡挂断电话,非常不爽地大声叫道。

    进门的是徐一凡的死对头。

    方洁霞。

    方洁霞一脸迷人微笑的走了进来,徐一凡嗤之以鼻,跟李心儿朝夕相对,徐一凡对方洁霞不管是物理上还是魔抗力都是几乎免疫的,这个女人笑得越甜,心里的诡计就越毒,却不知道,方洁霞的笑容也就对他展现而已,其他人,方洁霞一律都是黑着一张脸。

    “徐sir!我又来找你商谈关于杀手‘o’转移美国国际刑警的案件了。”方洁霞笑道。

    “没得谈,我本人对方督察你的能力是一百个相信,这个案子你来搅和,哦不,口误!”徐一凡尴尬地摸着鼻子笑了笑:“这个案子你来负责,我相信一定可以完美结案,大涨我港岛警方的国际形象。”

    方洁霞白了徐一凡一眼,也不发作,对于有能力有本事的人,方洁霞的容忍度还是比较大的,要是那些没本事又装逼的家伙,方洁霞早就一个茶杯飞过去了。

    “徐sir,我首先要先跟你说声不好意思,我本来也不想这样的,这个案子对我太重要了,希望你能理解我。”方洁霞说着往徐一凡的桌子上放下一份文件。

    “这是什么意思?”徐一凡不明白地摊手道。

    方洁霞不说话,示意徐一凡先看桌子上的文件。

    徐一凡翻开桌子上的文件,一脸的寒气。

    ……

    “你就是飞机?”丁瑶斜着一双妖媚的眼睛瞥了飞机一眼,虽然不知道徐一凡的真实想法,但是消息灵通,心思更加灵通的丁瑶综合所有的信息后,隐隐能猜到,眼前的这个飞机头的年轻人以后恐怕会成为铜锣湾的黑道话事人。

    “是的!”飞机站得笔直,低着头不卑不亢地答道。

    三联帮丁瑶的名号他自然是如雷贯耳,只是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徐一凡的人。

    “游艇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记住,凌晨五点我们的赌船会经过北角回湾仔码头,你到时候北角上船。”丁瑶不知道飞机跟徐一凡的关系如何,不想跟这个家伙说太多话,只照着徐一凡的安排做事。

    “多谢!”飞机依旧是低着脑袋简洁地答道,他也不敢跟丁瑶有过多的交集。

    “这是2609房间的钥匙,钱已经准备好在房间了,剩下的你自己搞定!”丁瑶说着扔给飞机一个钥匙。

    “谢谢!”飞机抬头双手接过飞来的钥匙,赶紧退出房间,惊鸿一瞥间,丁瑶一身性感妖艳的红色连衣裙下让人干渴的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