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12章 徐氏收尾手法
    飞机出去之后。

    三联帮女王丁瑶眼睛眨了一下,换上一付春风满面的表情,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什么事?”徐一凡声音平淡地说道。

    “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安排下去了,接下来我还要做些什么吗?”丁瑶口气颇有些献殷勤地说道,这是必然的,跟徐一凡合作之后,她发现港岛的黑道根本就不敢过湾仔码头捣乱,搞得她有时候几乎都把赌船生意做成了正当生意的错觉,事实上,她的几艘赌船除了报假税之外,什么营业证件都是齐全的,如果不是挂着三联帮代理帮主的名号,丁瑶早就自我漂白成功了。

    丁瑶现在是什么都可以放弃,唯独赌船的生意不让三联帮插手,哪怕是一丁点,为此,丁瑶连赌船的安保都没让三联帮的帮众负责,而是雇佣了李杰的专职保镖公司,如果她哪一天被清算失去了一切江湖地位,只有手里还握着赌船,这一条退路,就够她花一辈子了,这也是丁瑶一直巴结徐一凡的原因。

    可惜这个时候丁瑶想上岸,徐一凡却不想让她上岸了,徐一凡为什么要跟她合作,贪她漂亮?还是会伺候人?都不是,徐一凡看中的是丁瑶掌握着的三联帮势力,徐一凡这个家伙随着地位越来越高,野心也越来越大,他现在需要的是整合更大的势力,不管是明的、暗的。

    “不用,你什么都不用做,一切跟平常一样,正常的输赢入账即可。”徐一凡皱眉道,他当然得出丁瑶的担忧,丁瑶是生意越做越大,捞得钱越来越大,人却越来越胆小,想来是担心徐一凡又有什么行动,把她的赌船生意拉下水。

    丁瑶听到徐一凡让她不要管其他事,反而非常地开心,赶紧答道:“好的!没有问题!”说完似乎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问题,立刻弥补道:“你最近怎么样?有木有空过来我这边,几个月没见你了,听说你升了警司,过来我给你好好‘庆贺’好不好?”丁瑶说着狐媚的脸上荡起一丝媚笑。

    “没空,别乱风骚,看好澳门赌厅和赌船的生意,我最近不希望出乱子。”徐一凡不知道是不是响起丁瑶的风情,喉咙有些发干,不自觉地摸了摸脖子,扯了扯衬衣领角。

    “没有呀!人家现在哪敢,只对你一个人骚。”丁瑶荡笑道。

    徐一凡不想听这些没意义的话,挂断了电话。

    刚刚挂断电话没多久,徐一凡的电话又响了。

    “还有什么事?”徐一凡喝了一口冰水后问道。

    “我已经收到了回传消息,委托杀宫木弘的任务完成了,不仅如此,那个疯狂的杀手还杀进了宫木家族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扫了人家整个赌场,宫木家族在拉斯维加斯的人全军覆没。”丁瑶说着声音都有些颤抖,自从见识到如‘v’那种可以以一敌百的高手之后,丁瑶面对这种非人级别的杀手都是从心底恐惧的,这些不是你的钱和势力就可以弥补的,再多的保镖都没有,雷公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还有现在的宫木弘,这也是丁瑶依赖徐一凡的最重要原因,只有靠着徐一凡这种高手,她才有安全感。

    “干——!”徐一凡听到丁瑶的报告,不由自主地爆了一句,托尔这混蛋竟然这么吊的,要是给这家伙弄几颗导弹,这个混蛋不会把白宫给打下来吧!

    “阿凡,那尾款的事?”丁瑶有些担心地问道。

    “打给他,老规矩,钱在账户上转几圈之后,用‘针’与‘针’之间隔开再汇出。”徐一凡爽快地道,托尔这种家伙疯狂是疯狂,但是利用得好,就是一把好刀。

    “好的!”丁瑶回答得更加爽快,徐一凡的目的已经达到,她还怕徐一凡毁约不把尾数转给托尔呢,从这一刻起,丁瑶就把托尔列入坚决不能得罪的人行列里面。

    徐一凡刚挂掉了电话没多久,电话便再一次响起。

    徐一凡心里暗骂一声,这个丁瑶真是欠干了,等闲下来非干死这个骚货不可。

    “喂——!”徐一凡怒气冲冲得道。

    “阿凡,有没有空,我有事要跟你谈!”

    汗死,说话的是李杰。

    “重不重要?”徐一凡问道。

    李杰顿时明白,徐一凡不太有空,想了一下便在电话里跟徐一凡说了事情的经过,徐一凡顿时一阵头大,这才知道环市东仓库后山的徐少强是被李杰干掉的,幸好李杰是一个谨慎的老手,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让李鹰袁浩云等人一无所获,不过这个案子徐一凡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行了,你最近低调一点,玛丽当娜你自己搞定,我不希望做任何破坏我们友谊的事,剩下的手尾我来搞定。”徐一凡非常不爽地道,这个玛丽当娜绝对是一个大麻烦。

    “嗯——!”李杰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徐一凡的意思。

    ……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吗?”何老师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徐一凡的背影呢喃道。

    “嗯!有点小事,要出去一趟,你先睡,我晚点回来!”徐一凡俯下身子,在女老师性感柔软的嘴唇上咬了一口后,便披上一件外套,走出了卧室。

    女老师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把脸蛋缩回被窝里,蹭了几下被子又睡着了。

    要不是何细辉这个混蛋发信息过来,徐一凡才不会半夜三更离开女老师温暖的被窝爬起床呢,没办法,抱住人家老姐,总要帮人家做一点事,这跟吃人嘴短的道理一样。

    ……

    “带上耳麦,听我指挥。”徐一凡很不情愿地说道。

    飞机立刻带上了耳麦,然后带上一个蒙着脸的面罩,从车厢里面抽出一把锋利的短刀。

    徐一凡在自己个管区,实行严格的枪械管制,搞得他管区内的黑社会不管是斗殴还是火拼,都搞不到枪械,最常用的武器反而是砍刀与棍棒,徐一凡当然可以为飞机搞来一支没记录的枪械,但是那便无法把案件往黑社会仇杀上面引了。

    蒋天养做事果然比蒋天生谨慎多了,蒋天生为人托大,出入只带几名干练的手下护卫自己,为人比较低调,蒋天养在其他方面也很低调,可是在保护自己人身安全上,那是绝对不能妥协的,出入都是十名以上的保镖护卫,连晚上睡觉了都要有保镖两班倒巡夜。

    蒋天养刚刚才心满意足地躺下,他已经花钱请了一名最出色的杀手来港岛做事,要想真正意义上解决湾仔区的黑道问题,互相打打杀杀绝对不是正道,必须想办法挤掉徐一凡这个强势的秩序制定者才是正道,蒋天养花了半年的时间来抹黑徐一凡,试图拉徐一凡下台或者调走,结果徐一凡的位置越发稳当,反而步步高升,爬上了警司的高位。

    蒋天养只好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用社团里面的刀手抽生死签,蒋天养是不敢的,这事万一暴露,这个社团都是灭顶之灾,这个家伙很快便想到了雇佣社团外的专业杀手,最近最出位的杀手在只有一位,亚洲第一的王牌,托尔。

    “不要从门口进入,门口有摄像头,你就算解决了守门的两个家伙,也会被摄像头监视到。”徐一凡坐在自己的车子里面,开着手机扫描,指挥着飞机。

    “左侧,从左侧的墙壁翻进去,左侧墙壁只有一个家伙,记住动作一定要快。”

    “好的!”飞机本来就是一员悍将,有徐一凡的远程指导,更加地锋芒逼人。

    “位置不对!”徐一凡看着手机扫描里面飞机跟墙壁里面的小喽啰说道:“你后退两步,他就在你的正中间。”

    飞机有些将信将疑,蒋天养的房子周围没有高楼大厦,徐一凡是怎么看到里面的情况的,心里虽然疑惑,飞机还是后退了两步,轻轻一跃,爬上了墙壁,内墙里面真的有一个家伙,蹲在地上无聊地抽着烟。

    飞机一扑而下,从对方身后,一手捂住对方的嘴巴,另一只手已经划破了那个倒霉鬼的喉咙。

    徐一凡通过手机扫描看到一个红点迅速扑灭,心里暗赞何敏的这个老弟做事利索。

    “是谁?”蒋天养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被人暗杀,吓得从梦中惊醒,揉了揉太阳穴,幸好是做梦,差点吓死自己了。

    蒋天养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冷汗已经湿透了背心。

    “是谁?”蒋天养后背一阵阴凉,脸皮抽搐了几下,慢慢地转头,看见房间里面多了一个全身黑衣的家伙,这个家伙头上罩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只露出两只眼睛。

    “铜锣湾,飞机!”飞机不是话唠,说话的同时,人已经扑了上去。

    “麻痹的,不是做梦!”蒋天养临死前脑海里回荡着这个念头,在梦中和现实中被飞机干死了两回。

    “好像是老大的声音?”蒋天养门外的手下听到了声响,立刻大叫着冲进了蒋天养的房间,飞机赶紧撒腿就跑。

    “老大,老大!”

    “老大被人杀了!”

    “玛德!快追,砍死那个王八蛋。”

    跟在蒋天养身边的都是他的心腹手下,立刻红着眼疯了似的追斩飞机。

    “不要着急,跑慢一点,他们落后你四五十米,追不上你的。”徐一凡悠哉地说道:“千万别跑太快,让他们追丢了。”

    飞机一边拼命地奔跑,一边转头看了一下有十几个持刀的大汉追斩着自己,心里悲呛地狂叫,真是白瞎了自己美丽迷人的姐姐,他就这样坑你亲弟弟的。

    “右拐,按照原计划,进入巷子,骑上摩托车,不要骑太快,但是也不要太刻意放慢速度让对方跟上,做出慌不择路、仓皇而逃的姿态。”徐一凡说着发动了车子,慢慢地跟在后面。

    飞机最终成功地把蒋天养的手下引进了东星的地盘,扔下摩托车后,按照徐一凡的指示,绕过三四条黑暗的小巷子,徐一凡的车已经在巷口等待了。

    姐夫与小舅子俩人消失在黑夜里。

    何敏也不知道徐一凡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大早起床,只感觉自己胸前的一对傲人饱满被徐一凡的坏手从身后握住,听着徐一凡轻微的鼾声,女老师闭上眼睛跟徐一凡懒了一下床之后,轻轻地掰开徐一凡的手掌。

    飞机这个家伙则在北角码头吹了几个小时寒冷潮湿的海风,打了第十一个喷嚏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丁瑶的赌船,赶紧发动游艇,悄然地靠上赌场。

    徐一凡起床,双手扑了个空,积极向上的女老师已经去上班了,徐一凡揉了揉眼睛,走出房间,看到了餐厅里面的煎蛋与牛奶。

    铜锣湾的黑道炸开了锅。

    港岛最古老的黑道社团之一,洪兴社的扛把子再一次被人暗杀了,他们上一任被暗杀的扛把子是蒋天生,现在是蒋天养,如果加上在赤柱蹲苦窑的靓坤,短短几年间,洪兴已经换了三任龙头了。

    蒋天生被杀,对方做事干净利落,连警方都查不出凶手,可是这一次的蒋天养被杀,洪兴的老油条们一看,就能看得出是江湖仇杀的刀手做的,再加上蒋天养的手下信誓旦旦地说,凶手跑进了东星的地盘。

    洪兴从昨夜便开始调兵遣将,东星这边自然也是非常地紧张,不过司徒浩南听说是蒋天养被人干掉了自己,突然大笑不已,听手下汇报说洪兴的人怀疑自己找人暗杀蒋天养,要找自己算账,司徒浩南一点都不慌张,洪兴社自蒋天生挂掉后,早就分崩离析,蒋天养有本事、有手腕,又把洪兴社给暂时团结了起来,现在连蒋天养都挂了,洪兴社再这么得瑟,司徒浩南不介意一举打垮他们。

    江湖硝烟,一触即发。

    但是这些不管徐一凡的事,要头疼也是李鹰的反黑组头疼,徐一凡用煎蛋沾了沾何老师调制的黑胡椒番茄酱,咂咂嘴,又喝了一口牛奶,一副悠然自得得欠揍样。

    温柔娴淑的何老师厨艺自然不是莎莲娜等人比得了的,反正徐一凡每次都吃得添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