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13章 一统黑道
    李鹰的聪明超出了徐一凡的意料,一大早收到蒋天养被杀,洪兴气焰汹汹地要跟东星火拼的消息,李鹰本能地感觉到自己的三分互相钳制的计划流产了,洪兴社根本就没有蒋天养这种有手腕有魄力的人,洪兴社的没落是无法避免的了,那么就绝对不能让东星的人一家独大。

    徐一凡原本还要再给李鹰一次暗示,想不到李鹰自己便想到了扶持铜锣湾飞机上位,这个家伙年轻气盛、不守规矩,逞强好斗,本来是李鹰最厌恶的那种不知所谓的黑道头目,但是飞机有一个所有黑社会头目都没有的优点,这家伙讲义气,讲原则,死脑筋,他是港岛唯一不沾毒品生意,不搞黄色事业,不敲诈、不勒索、不放高利贷,只坚持看场子收保护费的势力。

    所以有时候反黑组想搞下飞机的势力都不是那么容易找得到借口,没有把柄抓在手,李鹰自然不会很喜欢飞机,不过现在没办法,李鹰是绝对不允许东星坐大,东星最大的生意是散货丸仔,这一块从徐一凡上任湾仔开始,便被列为禁令,严厉打击的。

    “阿龙,帮我约一下铜锣湾的飞机,我有事要跟他单独谈谈。”李鹰搁下签字笔,把邱子龙叫了过来。

    “没问题!”邱子龙大声地回答道。

    “等一下!”李鹰突然想起邱子龙跟飞机是有过恩怨、干过架的,再看看邱子龙气势汹汹的姿态,赶紧问道:“你打算怎么请?”

    “不是把那个混蛋抓回来,揍一顿先吗?”邱子龙理所当然地道。

    李鹰揉了揉太阳穴。

    “打电话,是打电话,就约在铜锣湾吧!你能不能别老说揍这个揍那个的,你知不知道你被投诉的数量已经快超过老子以前的记录了。”李鹰无奈地骂道。

    邱子龙看到老大发飙,赶紧闪人,他被投诉的数量快赶上以前的李鹰,但是解决小混混案件的数量也在追赶李鹰,这些黑道的案件,你规规矩矩地按警例做事是不行的,反而是邱子龙以暴制暴的手法最直接有效,不服就打,不管是李鹰还是徐一凡,以前不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只是现在地位不一样了,这才求稳罢了。

    铜锣湾。

    飞机的场子。

    “欢迎!欢迎!”飞机难得露出笑脸伸手向警方笑道:“欢迎李sir!邱sir!”

    李鹰和邱子龙都是便衣来的。

    李鹰并没有伸出手跟飞机握手,而是一脸沉静地往餐桌走去。

    邱子龙跟在李鹰身后,拉开一张椅子,李鹰顺势坐下。

    “想不到你这种烂仔也能出位,听说现在铜锣湾就你最嚣张,小心点你,别有什么把柄落在我手上。”邱子龙瞥了飞机一眼冷冷地道。

    飞机的场子握了个空,这个家伙虽然有些尴尬,心里却是冷哼,自己现在攀上了大树,对于这个跟着徐一凡混饭吃的家伙,飞机已经不大放在心上了。

    飞机讪讪地收起手,摸了摸后脑勺。

    “最嚣张不敢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知道两位阿sir找我什么事呢?”飞机走回餐桌前,自顾自地坐下问道。

    李鹰坐在桌子前,眼睛直盯着飞机,没有说话,没有也回视着李鹰。

    过了许久之后,李鹰才开口说道。

    “蒋天养是你杀的!”李鹰竖起一根手指,指着飞机的脑袋,语气非常地肯定。

    飞机愣了一下,眼睛闪过一丝厉色,条件反应般的抬起了右手,电光火石之间,飞机突然想起李鹰不可能知道是自己收蒋天生皮的,自己刚刚才从湾仔码头上岸呢!这个混蛋想诈自己。

    手已经抬起,便没有理由轻轻放下,飞机倒也机灵,右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你想坑我,我昨晚上赌船玩,今早才上岸,赌船有几百赌鬼,你随便找一个都能查得到。”飞机大声地叫着站了起来:“蒋天养在这个时候出事,我是有最大嫌疑,但我不是笨蛋,我要杀也不会挑在这个时间!”

    李鹰点了点头,飞机的底细他来之前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个家伙昨晚确实是在三联帮的赌船通宵了一晚,据说还赢了不少钱,飞机的手下没几个能打的,如果要杀蒋天养,飞机肯定会亲自出手。

    “如果,我说如果!”李鹰俯过身体,靠着飞机的脸侧道:“如果我现在就把你拷走,然后对外宣布,我们掌握了可靠的情报,怀疑是你杀了蒋天养,意图挑起洪兴跟东星的火拼,你猜,会发生什么事?”

    飞机脸色一变,狠狠地瞪向李鹰。

    “你要屈我?”

    “我屈你不起吗?”李鹰靠着椅背看着飞机。

    “你屈我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的哦?”飞机跟李鹰对视了许久,掏出一包烟仔,自己点燃了一根,深吸了一口后说道,这个家伙跟徐一凡学到了一个道理,没有好处的事没有人会去做。

    “聪明!”李鹰突然一笑,向飞机比了一个大拇指。

    李鹰本来就是要来找飞机谈合作的。

    三个小时后。

    李鹰和邱子龙满意地走出飞机的场子,邱子龙带队到东星的地盘把司徒浩南传唤至湾仔警司,虽然证据不足,但是湾仔反黑组依然向法院起诉,司徒浩南指使人杀害蒋天养一案,消息一传出黑道,洪兴的人更是发了疯一样,这个时候反黑组自然更加不能放司徒浩南离开,不管是任何个人或者组织的担保,李鹰与保护司徒浩南为理由,一定要扣留司徒浩南足四十八小时。

    四十八个小时,足以让黑道改天换地了。

    这下好玩了,洪兴的人群龙无首,东星的人也是突然没了主心骨,虽然司徒浩南被押在湾仔警署,不可能杀上警署砍死司徒浩南,但是东星的场子却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洪兴的人立刻开始扫场。

    东星的人当然也不是好惹的,立刻组织反击,两班人马狠狠地碰撞在一起,西瓜刀、棒球棍、铁索、折凳,甚至辣椒油,狠狠地撞击混战绞杀在一起。

    哀兵必胜,洪兴这边的扛把子蒋天养刚刚被人挂了,上下一心为蒋天养报仇,东星这边的领头人司徒浩南被扣在湾仔警署,群龙无首,再加上洪兴的打仔本身就比东星的犀利,一下子便砸了东星不少地盘。

    “李sir,真的不管呀!”马路旁的一辆黑色的轿车里面,邱子龙忍不住问道。

    李鹰眼睛闪烁地望着夜总会的门口。

    “不管——!”徐一凡式的成功,给了李鹰等手下一个很恶劣的启发,唯有大乱之后才能有大治,黑道势力重新整合之后,将更加地稳定。

    徐一凡升职了警司,那么总督察那个位置便空了下来,珍妮帮李鹰了解到了,徐一凡的下一级有一个总督察的名额,他自认为自己是徐一凡手下最忠心的部下,李鹰也希望接替这个位置的人是他。

    李文斌在徐一凡手下的三个小组里面的盛誉越来越高,尤其是他们最近破获了一个跨国的大案件,李鹰必须也拿出好好看看的成绩交给徐一凡。

    如果能一举铲除铜锣湾的黑道势力,让铜锣湾进入真正的无毒品管区,自然是一份高分成绩单。

    “打死他——!”

    “砍死他——!”

    “我要——报仇!”

    “他不是死了吗?”

    “阿龙,差不多了!让伙计们准备,不要漏了打得最狠的那几个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等到马路上的几百人混战,躺在地上的人数达到一百多的时候,李鹰终于下令开始清洗行动了。

    “全部不许动!警察!”

    “艹,有条子!快跑!”

    几百小混混,反黑组只有几十警察,这些小混混要作鸟兽散,反黑组的警员当然不可能全部拦住,不过堵住其中的重要成员还是没有问题的,不管是东星还是洪兴,两个社团的精英骨干,全部都有资料在警署档案库,李鹰今天的目标就是这些人。

    洪兴与东星忙着火拼,飞机这边又是另外一番光景,飞机拿到经费后,便开始大肆扩张势力,招兵买马,港岛这个地方,拜金主义盛行,只要有钱,什么人才都能招到,飞机甚至招收了不少在洪兴和东星混得不如意的小弟。

    而这个时候,徐一凡正坐在办公室里面,享受着李心儿纤细小手的按摩,翻看着李鹰交上来的最新行动报告,时不时地端起茶杯,喕了一口茶,颇颇点头,对李鹰的反黑行动很是满意。

    “昨天方洁霞拿来的是什么报告?”李心儿看到徐一凡今天的心情很好,好奇地问道。

    徐一凡听着心情顿时变坏,把李鹰的报告合上,丢在桌子上,转头瞪了李心儿一眼。

    “八卦!”

    李心儿左右转了转,趁徐一凡不留意,吐了一下舌头。

    徐一凡捏了捏眉心,头疼地道:“方洁霞拿来的是署长的命令,让我跟方洁霞组成临时合作小组,一起负责杀手‘o’的引渡工作。”

    “啊!那不是要跟方洁霞再一次合作?”李心儿不爽地道,豁达至李心儿都没有忘记,方洁霞刚进湾仔警署那会儿处处针对刁难自己的卑鄙。

    “嗯!这是方明珠上任以来第一次给我签发命令,我总不能拒绝吧!”徐一凡摊手。

    “那你不会说你很忙吗?”李心儿眼睛一亮道。

    徐一凡汗死,心里暗道:你以为别人都像我这样对你的偷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呀,这么蹩脚的理由,也就我才会给你签请假条。

    李心儿看到徐一凡发窘的表情,也能想到自己出了一个臭主意,赶紧抬起自己高傲的脑袋,望着天花板,避免跟徐一凡的眼睛对视,实在太丢人了,自己怎么会真笨呢?嗯——,肯定是徐一凡这个家伙影响自己的,肯定是,李心儿医生的诊断。

    当天晚上,不仅仅是铜锣湾大混战,尖沙咀也是黑道风云变色,因为在尖沙咀倪家人的努力下,再加上面具‘v’确确实实不关倪永孝的事,倪家人终于把倪永孝从政治部捞了出来。

    倪永孝回家后,得知韩堔已经挂掉了,韩琛的势力全部被ry接收,倪永孝哪里好忍得住,他已经调查出,当年倪坤的死便是ry出千请杀手做得,倪永孝本人即使是一个混蛋,却绝对是一个孝子,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倪永孝立刻开始策划行动报杀父之仇,ry小聪明是有的,可哪里是倪永孝这种往阴谋大师的对手,倪永孝亲自出手,威逼加利诱,ry的手下死的死,反的反,今夜便是ry的死期。

    “阿仁,你也是我们倪家的一份子,哥哥姐姐他们因为没有跟你一起长大,可能对你有些疏远,但是我一直当你亲弟弟一般,这一次,我希望你做得漂亮一点,爸爸一定会为你感到欣慰的。”倪永孝把陈永仁叫进了书房,递给陈永仁一支很老式的手枪,那是倪坤以前的枪。

    “ry姐!我是小刘!你听我说,倪永孝今晚就要做事,你快点跑!”ry刚刚洗完头,一边用电吹风吹着头发,一边拿起了手机,关了电吹风后,开始接听。

    说话的是刘建明。

    “倪永孝要做事?他做什么事!”ry不屑地道:“这个家伙为了维护自己倪家话事人的风度,不可能这么快便动手做事铲除异己的。”

    “不是的,ry姐!倪永孝已经查到是你指使杀倪坤的了。”

    刘建明的话一说完,ry立刻丢下手中的电吹风,也顾不得穿内衣了,慌忙地在睡衣外面披上一件白色的女式风衣,蹬着一双高跟鞋,逃似似地推开了一面壁画,从壁画后面取出一个大大的手提包,蹭蹭地跑回卧室,慌乱地打开床头柜,把自己的一干护照证件全部掏了出来,拉开手提包的拉链,全部塞了进去。

    跑出门口的ry已经是花颜失色了,看来她真的非常了解倪永孝,什么事倪永孝都能忍,唯独你动了他的家人,这是他的死穴,倪永孝一刻都忍不了。

    如果是韩琛刚刚死的那会儿,ry确实不怕死,但是过了悲痛的伤心期之后,现在的ry已经不想轻生了,能活着,谁他妈的想找死!逃!往哪里逃!

    发动车子行驶在尖沙咀路上的ry很是迷茫,自己现在是在警方的调查期间,正规渠道是买不了机票的,坐偷渡船是一个好主意,但是尖沙咀的偷渡船绝对不行,倪家的势力在尖沙咀根深蒂固,自己很有可能会被人卖了的,ry转头看了看放在副驾座上的一大袋现金和珠宝项链,ry更加不会相信那些船老大的人品。

    “去湾仔!”ry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