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15章 被卖了的Mary
    “什么?韩琛的老婆!”徐一凡沉着脸,脑子迅速转动,衡量利弊。

    “收下她的钱,找人放风声给倪永孝,再刮倪家一笔钱,这事你自己做,不用我教你了吧!”徐一凡说着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顺手撤下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口红:“你要是再半夜打电话给我,我干死你。”

    “好呀!”丁瑶冲着ry一脸的媚笑,挂断了徐一凡的电话,心里却在算计如果拿眼前这个美丽的蠢女人卖一个好价格。

    “怎么样?其他股东同意我入股吗?”ry紧张地问道:“不用太多,哪怕一两股都行。”

    “没有问题的,股份的事要会计去统计才行,姐姐你就放心地在我这赌船上住下吧!尖沙咀倪家的人就算再嚣张,这里可是湾仔区。”丁瑶笑眯眯地说道。

    ry点了点头,她也是看中了这里是湾仔区,只有真正混黑道的人,才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湾仔区铁打一片的管辖,而且台湾三联帮的势力遍布港澳台,实在不行ry还可以借助丁瑶的能量,离开港岛。

    只是,ry可能低估了自己眼前的这个看起来笑眯眯无害,实则蛇蝎心肠的女人。

    第二天.

    徐一凡一回到警署,翻开李心儿整理好的每天工作表与情报,一下子便看见了中区出大事了。

    塚本家族什么的,徐一凡并不放在心上,可是情报上写着的一亿复仇基金却是让徐一凡愣了一下,似曾相识的感觉呀!

    “李心儿,给肖潇去电,我要这个案子的全部详细情报!”徐一凡抽出昨夜发生的塚本集团社长被杀案,递给李心儿。

    “好的!”李心儿接过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出色的心理医生兼秘书,越来越深得办公室生存要道,凡是徐boss感兴趣的东西,她也要感兴趣,第一时间猜测boss的想法。

    这个塚本集团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呢?李心儿暗想。

    中区警署。

    “袁sir呢?”程思林着急地走进重案组问道。

    “袁sir今天还没回来警署哦!”袁浩云的跟班曹米高赶紧站起来回答道。

    “现在都几点了,中区出了这么大案子,他怎么还迟到,立刻打他电话。”程思林斥道,塚本集团社长在自己公司大厦被杀,这个案子已经捅到警察总部去了,总署责令中区警署立刻拿出应对方案,程思林那边的行政忙得脑袋都昏了,袁浩云这个混蛋竟然迟到。

    “已经打电话了,没人接!”曹米高低声地说道。

    “什么情况?怎么大家都这么慌张?”说曹操、曹操到,袁浩云的声音从门口处响起。

    “出大案子了,你怎么现在才来上班,不舒服吗?穿这么多衣服?”程思林虽然嘴上埋怨袁浩云,一见到袁浩云脸色有些苍白,还是走了过去,关心地低声问道。

    袁浩云揉了揉鼻子笑道:“没什么事,可能感冒了,早上去药店买了点药吃了。”

    “哦!这几天天气转凉了,注意添加衣服!”程思林说了一些关心的话后,便跟袁浩云仔细地说起塚本集团社长昨夜的被杀案,末了还提醒袁浩云道:“署长很关心这个案子,上头给我们警署的压力很大,你最好尽快拿出一点成绩,不然……”

    袁浩云哪里要程思林提醒,塚本集团的案子没人比他更加了解。

    “曹米高,叫上第一组的所有伙计,跟我上塚本大厦的案发现场调查资料,苗志舜,你带领第二小组,去看一下遇害人是被什么武器所杀,找殓房拿资料。”袁浩云很快便开始井井有条地把工作安排下去。

    “袁sir!塚本家族的人不让我们查死者的尸体,尤其是塚本雄的尸体,他们还用外交给警署压力,要把塚本雄的尸体带回日本安葬。”苗志舜站起来答道。

    “什么外交压力我不管,现在塚本雄的尸体停放在哪里,立刻给我截住,艹他妈逼的,抗日战争老子没打上,在港岛我还怕他们,干,苗志舜你去,谁阻止你当场给我毙了,让他们知道这里是老子管辖的地头,不是他们小日本。”袁浩云愤怒地拍着桌子站起来大叫道,脸色白得吓人。

    袁浩云刚刚的一巴掌用力过猛,扯到了肩膀的枪伤,这家伙硬是忍住,没吭一声。

    “……”苗志舜的一组人赶紧低头,灰溜溜地去执行任务去了,对于袁浩云的强硬,他们早就习惯,这种强硬是能一时爽,就是吃投诉太厉害,记录要花一辈子。

    “阿头,要不让我去殓房提人。”曹米高看到苗志舜一组人支支吾吾的样子,心里很是不爽,抬头对袁浩云说道。

    袁浩云瞪了曹米高一眼,心里暗骂道:“让苗志舜去跟日本人对着干,以苗志舜稳重谨慎的性格,就算跟日本人冲突,也只是会教训一下日本人而已,而且还会让对方找不到投诉的借口,如果让曹米高过去,自己都这样放话了,曹米高这个笨蛋真的会活活打死拦着他的日本人,到时候就真的no zuo no die了。”

    “袁sir,有一位陈家驹陈警官找你。”袁浩云刚刚把所有人都打发走,暗中换了一块白纱布,一名女警敲门进来报告道。

    “陈家驹,让他进来!”袁浩云有些摸不着头脑,陈家驹过来干嘛,袁浩云跟陈家驹的关系虽然不错,但是两人一见面就喜欢斗嘴,从没见到过陈家驹主动找上门的。

    “家驹,大嘴,有什么事吗?”陈家驹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几个中环警署的伙计,其中就有袁浩云认识的金大嘴。

    “什么事,当然是正经事啦!难道我过来蹭你这个抠货的饭吃。”陈家驹笑着给袁浩云递上一份资料,这个家伙念念不忘有时候袁浩云请大家吃饭,结果不够钱,还是陈家驹自己买的单。

    “联合破案?”袁浩云看完陈家驹递过来的资料后皱眉道。

    “是的!总署对于这个案子非常重视,通知直接发到我们警署,让我们两个兄弟警署联合办案,把这个案子搞得好好看看的,不能让日本人小看了我们港岛警方的办案能力。”陈家驹笑道。

    袁浩云心里震了一下,暗自舒了一口气。

    幸好总署是让中环的陈家驹过来联合办案,要是让徐一凡那个精明似鬼的家伙跟自己联合办案就真的糟了,虽然袁浩云觉得自己做事滴水不漏,可是面对徐一凡那种充满不确定性的神奇家伙,袁浩云是没有自信的。

    “上头都下令了,那就一起联合办这个案子吧!”袁浩云笑着让手下把自己这边查到的所有情报,都分享了一份给陈家驹等人,对自己人袁浩云都是很大度的。

    “炽天使?”陈家驹疑惑地道:“杀手在杀人之后,留下炽天使的卡片?”

    “已经查过了,是普通的算命扑克牌,旺角很多档口都有卖,没什么特别性。”曹米高摊手说道。

    曹米高不知道的是,袁浩云办公桌的抽屉里面就有这样的一付扑克牌,而且,刚好少了一张六翼炽天使。

    ……

    “凌祖儿,我是‘v’!”徐一凡哑着声音拨通了凌祖儿的电话。

    凌祖儿几乎是在电话刚响起的一刻便拿起了电话,似乎一直在等待着电话一般,凌祖儿的声音非常地激动。

    “在、在,我在,”凌祖儿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慢慢地平复了一下情绪,凌祖儿才笑道:“我当然知道你是‘v’啦,这个电话只有你知道,我也只能你一个人的电话。”

    徐一凡没有理睬凌祖儿毫无意义的话语,继续哑着声音说道:“给我查一个情报,关于日本在港公司塚本家族的,还有一件事,塚本家族的一亿复仇基金是怎么回事。”

    “没问题!”凌祖儿立刻回答道。

    ‘v’说话从来都是很简洁,感觉到‘v’要挂断电话,凌祖儿没由来得一阵心慌,赶紧说道:“你你你…你先别挂断电话好吗?”

    “……”徐一凡愣了一下:“还有什么事?”

    “没…也没什么事,就是太久没听到你声音了,有些想你。”凌祖儿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宽大衬衫,一双美丽的大长腿蜷缩在椅子上面,一边跟徐一凡说话,另一边悄然地按下了自己改装的通讯跟踪器。

    “你在港岛吗?我一个人在别墅好孤单,好无聊,有空来看看我好吗?”凌祖儿声音惹人怜爱地说道,心里却在迅速地排查‘v’的所在地。

    凌祖儿自然不会无聊,这个软弱的美女模特,在卸下自己的模特工作后,在情报收集方面表现得像一个女王,每天都忙于收集情报、分析情报,总结情报,最后归纳分类入库,这些原本要一个小组才能干的活,让凌祖儿一个人给干了,凌祖儿自然不会很闲。

    不过,想念‘v’却是真实的。

    凌祖儿从来就不相信像‘v’这种惊才惊艳的人会凭空出现,他肯定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凌祖儿现在的资料库里面便收集了全世界各地最出色的枪手信息,不管是杀手还是雇佣兵,亦或是其他的行业,徐一凡的信息自然也在凌祖儿搜集的情报之列,只是她不知道徐一凡就是面具‘v’罢了。

    为了更好地查出‘v’的真正身份,凌祖儿这个女人甚至在网络上发布编写杀手排行榜,试图通过众人的力量找出‘v’,排在杀手排行榜上的第一位自然就是面具‘v’。

    虽然徐一凡不愿意承认,但是凌祖儿现在几乎成为了面具‘v’的代言人,网络上的那些误导别人调查方向的小道消息都是凌祖儿换着身份放出的,如果面具‘v’也像托尔他们一样接任务,凌祖儿很有可能也会成为面具‘v’的经理人。

    “我干你!”徐一凡看到自己手机上提醒的反跟踪警告,大骂了一声,果断掐断了通话。

    “哎呀!”凌祖儿看到自己的通讯跟踪被徐一凡挂断,气得花枝乱煽,想起徐一凡最后的那一句话,脸颊飘红地嘀咕道:“说话不算数的小人,有本事就说到做到,哼!”

    ……

    “徐sir,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出发了!”方洁霞敲门进来提醒道。

    “稍等一下!”徐一凡表情很不爽地说道,没办法,领导指派的工作,这次是为公事出差,徐一凡再一次把工作交接了下去,有了上一次徐一凡蜜月旅游撂摊子的经验,这一次肖潇、李文斌、李鹰、等人的反应非常快,很快便跟徐一凡做好了交接工作,徐一凡随时可以滚蛋。

    方洁霞看着徐一凡转身,脱下西装,小心翼翼地穿上一件白色的避弹衣,有甩开手枪检查了一边子弹,这才插回腰间的枪套,最后披上一件黑色的夹克。

    方洁霞心里撇嘴道,整个警队都说徐一凡英勇,看来这个家伙不是英勇,而是小心谨慎,当警察小心谨慎自然没有错,可是方洁霞突然莫名地想起那个狠狠地打脸自己的面具‘v’,或者只有那种真正嚣张跋扈的家伙才那么自傲与潇洒吧!

    若是方洁霞知道徐一凡不仅是穿了一件避弹衣,避弹衣里面还填充了两块厚大铁板的话,就不只是小心谨慎了。

    “走吧!”徐一凡摊手说道:“几点钟的飞机?”

    “三点,国际刑警那边安排好了,我们走特别通道登机!”方洁霞笑了笑道,为了缓和一下自己跟徐一凡的关系,方洁霞难得地打趣道:“要不要这么小心谨慎。”

    徐一凡看了看方洁霞,没有回答方洁霞问题。

    方洁霞心里一凛,不会真有什么危险吧!身体不自觉地靠近徐一凡一点。

    香港国际刑警那边也是派出一男一女两名年轻的警察,杀手‘o’被反铐着双手,被那名男警察抓住胳膊,押上了车。

    徐一凡狂汗,你们这些混蛋不是开玩笑,一只手铐,几个小鲜肉就想看住‘o’,徐一凡看到杀手‘o’闪避低头躲开的眼神,就知道这个家伙想逃脱,这他妈还用想吗?如果不是自己在,就凭方洁霞三人,出了国际刑警办公楼后,‘o’只用双脚都能打倒这三个笨蛋。

    “如果你有什么异动,我任务失败都要先一枪挂了你!”徐一凡一拳狠狠地轰在杀手‘o’的肚子上,杀手‘o’脸色大变,眼睛圆瞪,五脏六腑仿佛在瞬间移位,刺骨的疼痛让‘o’差点便咬碎了牙齿,最让杀手‘o’担心的还是徐一凡的话,别人可以当徐一凡是开玩笑,杀手‘o’却能感觉到,这个家伙是认真地。

    “你干什么?”徐一凡对面的那名男的国际刑警怒叫道:“是谁给你的权力让你殴打疑犯的。”

    “还有,你刚刚威胁疑犯!”那名国际刑警女警员补充道。

    “哦!你们谁看到我殴打和威胁嫌疑犯。”徐一凡冷笑道。心里却在苦笑,摊上两名奇葩,这次任务要搞死人了。

    “我们两个都看到。”女警员说道。

    “哦!这样呀!我们两个都没看到,二比二,打和了。”

    这下轮到方洁霞冷汗,自己好像被代表了,不过她是站在徐一凡这边的,徐一凡做事,自有他的道理,何况同一间警署,方洁霞撑徐一凡是无需质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