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17章 杀手聚会
    纽约。

    枪会。

    “以后不要这样拿枪,枪口不能对着自己,明白吗?”彭奕行平静地说道。

    玛蒂达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记住了师父。”玛蒂达立正说完之后,又开始很用心地帮彭奕行收拾枪械。

    彭奕行也没有说话,他本不是多话的人,如果生活允许,他甚至可以一整天都不说话。

    玛蒂达也不是一个多话的小女孩,她除了身体是一个小女孩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小女孩的特征,早熟的她不愿意跟自己同龄的幼稚小屁孩交流,显得有些沉默寡言。

    “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学习开枪?”玛蒂达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彭奕行收回自己望向靶心的视线,看了玛蒂达一眼,玛蒂达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脚下是一双很名贵漂亮的运动鞋,那是歌莲送她的,玛蒂达一辈子都没穿过这么舒适好看的鞋子。

    “等你熟悉枪械的每一个零部件的时候。”彭奕行说道。

    “好的,师父!”玛蒂达虽然皱眉,但还是挺直小腰板叫道。

    玛蒂达非常地有天赋,短短的时间内便已经记住了枪械的每一个零部件的名称,还有各自的作用,最难得的是,她还能通过比较挑出那一块是最好的枪械零部件。

    而正是因为玛蒂达的天赋过人,彭奕行对她的期待很大,对她的要求也就更加地严厉了。

    “今天不练了,走!回家!”彭奕行看了一条短讯后,对玛蒂达说道。

    玛蒂达皱了皱小巧的眉头,默默地整理好彭奕行的枪械,一块块有条不紊地放回箱子里面,心里却在暗想,给师父传短讯的是什么人呢?肯定不会是师母。

    “嗨!徐sir!”徐一凡等人下了飞机,正押着杀手‘o’走出机场,往美国的国际刑警部门走去,突然一道惊喜的声音从徐一凡的身侧响起。

    秦熙蕾还以为自己看错人了呢,摘下自己的近视眼镜,揉了揉眼睛,再次戴上仔细看了一下,真的是徐一凡,秦熙蕾大喜过望地呼叫道。

    徐一凡皱着眉头转头,右手习惯性地翻转手掌向下,这是徐一凡最快的拔枪方式,可以让手枪凭空出现在手掌里,而且还不被人看到。

    “咦!是你!你怎么在纽约?”徐一凡想了一下,才想起眼前的四眼妹美女是谁,这不是录像带出租店见过一面的店员秦熙蕾吗,徐一凡和方洁霞等人能这么容易就拘捕到杀手‘o’,这个四眼妹还出了不少力气,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情报呢。

    只是这个案件之后一直都是归方洁霞负责,徐一凡几乎忘记了这个美女店员,秦熙蕾倒是想找徐一凡,就是不大好意思,后来徐一凡结婚了,就更加不方便了,两人就这样没了联系。

    “我…我是来找朋友的。”秦熙蕾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道,秦熙蕾很精明的一个女店员,很快就发现了徐一凡是在忙公事,尤其是看到杀手‘o’的时候,杀手‘o’被两个手铐铐着,一头很乱的长头发,显得有些狼狈。

    ‘o’这时候也看到了秦熙蕾,顿时脸色通红,一付忸怩的恶心样,幸好徐一凡转头在秦熙蕾这边,没有看到‘o’的姿态,不然非要狠揍这个孙子一顿,我们中国的美女也是你们小日本可以觊觎的吗?

    杀手‘o’一直想不明白自己的藏身之所是如何暴露的,此刻看到秦熙蕾见到自己被铐着手铐,却一点都不惊讶,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是秦熙蕾发现了他,然后举报给自己面前的这个小白脸知道的。

    “哦!那我先忙了,有时间再联系。”徐一凡看到方洁霞用很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和秦熙蕾,赶紧开口说道。

    “哦——!”秦熙蕾有些失落地答道。

    徐一凡等人押着杀手‘o’走到了机场门口,快上车的时候,秦熙蕾又追了上来。

    “徐sir,你能不能给我,不,借我点钱,我…我急钱用,会尽快还你的。”秦熙蕾又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小跑追了上来。

    徐一凡皱眉看着秦熙蕾不安的表情,这个美女店员肯定是有事,只是不方便说。

    “上车吧!等我交接完工作,一起吃个饭!”徐一凡摇头笑道。

    “好咧!”秦熙蕾给大家展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笑容,把其余的几个男士都看呆了,只有方洁霞的脸色奇怪地不是很好。

    徐一凡等人一路风平浪静地把杀手‘o’押送到国际刑警在美国的办公大楼,看到那几个跟方洁霞对接工作的鬼佬国际刑警,一脸我们美国人都是大老二的桀骜自大吊样,徐一凡也懒得提醒这些家伙小心看守杀手‘o’。

    “好了!工作交接完就可以走了!”徐一凡拉了一下方洁霞的手不爽地叫道。

    徐一凡就是这种贱人,自己吃不上的菜,也不能便宜了外人,看到负责美国国际刑警的白人警官跟方洁霞相谈甚欢,方洁霞从小学习西方礼仪,也跟人家行什么鬼贴面礼,贴得很近聊天,徐一凡就一阵火大。

    “美丽的方警官,我们已经帮你安排好房间了,要不要我带你游览一下纽约再休息呢?”白人国际刑警亚瑟风度翩翩地微笑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可以邀请方警官共进午餐呢?”

    “进你妹的午餐!”徐一凡板着脸道:“老子有的是钱,不用你们安排什么房间,站住,不用送。”

    徐一凡非常不爽地一手拉着方洁霞的手,一手拉着美女店员秦熙蕾的手,走出了国际刑警分部。

    方洁霞却是满脸的笑容。

    “那个家伙什么人?”亚瑟一脸寒意地转头问着身边的港岛国际刑警。

    “一个暴发户警官而已,不过是傍上一个有钱的富婆罢了,吃软饭的家伙。”跟徐一凡一同来美国的男国际刑警早就看徐一凡不爽了,立刻开口诽谤道。

    亚瑟脸上闪出一丝怪异的笑容,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

    “慢点吃,你不会几天没吃饭了吧!”徐一凡摸了摸鼻子,苦笑的看着秦熙蕾毫无美女形象地狼吞虎咽。

    “嗯嗯…唔唔……”秦熙蕾赶紧喝了一口汤,缓了一口气说道:“我两天没吃饭了,钱都被人骗了。”

    原来这个白痴女人竟然相信一个鬼佬所谓星探的话,辞了港岛的工作,要来美国发什么明星梦,还把自己所有的积蓄,包括警署奖励的线人费八万港币全部都交给了那个‘星探’,当做什么运作费,剩下的钱只够买了一张飞美国的长途机票后,便一分钱都没有了。

    “你都不用脑的吗?”徐一凡真心要被美女店员气死,丢人都丢到美国来了,幸好被自己遇到了,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不是,皮特说这份工作包吃包住的,我就想反正我也很少花钱,就让他当我经纪人,帮我打理也好!”秦熙蕾低着头,不敢看徐一凡的眼睛。

    “你跟那个皮特很熟?”徐一凡语气不善地问道。

    秦熙蕾摇了摇头。

    “没有!他就来我的铺头租过几次录像带,普通朋友而已。”秦熙蕾苦恼地说道。

    这个时候,服务员小姐把菜都上齐了,徐一凡却没有动筷子。

    “你不吃吗?”秦熙蕾问道。

    “我没心情吃!”徐一凡上火地道,心里暗骂秦熙蕾犯贱,港岛又不是没有男人了,徐一凡就想不明白,这些女人为什么非要来美国发骚。

    这个家伙也不想想,人家秦熙蕾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关他鸟事。

    方洁霞跟在徐一凡身边,时刻提防着杀手‘o’暴起闪人,从港岛到纽约一路都是精神高度紧张,这会儿真的有些累了,徐一凡开好房间后,方洁霞饭也不吃便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哦!”看到徐一凡真的心情不好,秦熙蕾不敢作声,只‘哦’了一声便低头静静地吃饭,看到徐一凡为自己担心,秦熙蕾心里非常地开心的。

    “你会说英语吧!”秦熙蕾吃饱之后,徐一凡问道。

    “嗯嗯!”秦熙蕾点了点头,这个女人脑袋不灵光,但是在语言方面却是很有天赋,不仅英语,好几个国家的语言秦熙蕾利用工作的空余时间,都学得七八分,交流完全没有障碍。

    “那就好!等下把行李放好后,你带我去个地方。”徐一凡喝了一口开水后说道。

    “好的!”秦熙蕾眼睛一亮欣喜地答道,她最怕自己没有任何用处,不知道怎么留在徐一凡身边,她身上一毛钱都木有,有事做自然最好。

    徐一凡刚刚到美国纽约没多久,亚洲第一杀手托尔便回到了港岛,蒋天养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他生前的雇佣杀人订金已经转到了托尔经纪人的账户上,托尔已经接了这个单子,一个以徐一凡为目标人物的单子。

    当然,托尔这么急着回港岛还不只是要杀徐一凡的原因,最重大的原因是塚本雄被一个叫炽天使的杀手所杀,塚本雄有一个价值一个亿美金的复仇基金启动运作了,钱,老实说托尔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塚本雄的一个亿复仇基金,把全世界各地最出色的杀手都吸引来了港岛,托尔是一个喜热闹的人,越是混乱危险就越是刺激,托尔在干掉宫木弘的过程中也受了枪伤,骆敬华的意思是让托尔在美国那边养好了伤再回港岛执行任务,可是托尔一听说了一亿复仇基金的事,哪里还坐得住。

    本来就很混乱的港岛中区,再加上托尔这个惹是生非的家伙,袁浩云和陈家驹这一次的麻烦大了,当然,徐一凡的麻烦更大,因为托尔的目标之一便是他本人。

    港岛。

    旺角。

    一个出租屋里面。

    房间虽然很窄,但是空间利用得非常充分,床位是分上下铺的,小小十几个平方的面积,硬是挤下了六个床铺,住下了六个年轻人,最奇妙的是这个房间虽小,但是五脏俱全,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的,拉开一张桌子蹲下就是厕所,厕所上面铺上一块木板,接上煤气罐就是一个灶台,厨房厕所二合一设计。

    一个三十来岁一身老土的家伙蜷缩着身体坐在上铺,眯着眼睛缝补着自己的裤子,没有办法,这家伙的个子虽小,但是上铺的空间极其狭窄,他不缩着身体头就会碰到天花板。

    “你他妈怎么还没走?”一个脖子戴着金项链,手腕上扣着一个金色劳力士,手里提着大哥大电话的家伙走了进来,一看到床铺上的家伙便吐了一口浓痰破口大骂。

    “狗哥!”被骂的家伙缅着俩赔笑道。

    “艹你妈,我当初是看你身手好,还是同乡又没饭吃的情况下才收留你的,谁知道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废物,什么事都做不好!”狗哥骂骂咧咧地说道。

    “我叫你去收账,你他妈的收不回来,竟然还帮人修理水龙头,叫我脸往哪里摆!”狗哥指着呆愣的家伙脸骂道。

    “不是,她们孤儿寡母的,真的没钱还,而且水龙头又坏了,喷得房间都是水……”

    “那我叫你跟我一起去砍人,你他妈的把刀借给对方切西瓜,搞得老子怒气冲冲地跑过去,差点笑场,你他妈的知不知道我当时被你搞得多尴尬,现在道上都嘲笑老子这里是白痴收容所。”狗哥每每想起这件事就差点把自己气死。

    “七八十岁的老人了,我下不了手!”呆愣家伙认真地说道。

    “那你他妈的就不要跟我说,你在金三角当过兵,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干!”狗哥挥手道:“反正你滚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了。”

    “狗哥,我只想做一个大单,捞够钱了就收手,回乡下陪我妈!”

    “大单?一个亿够不够大!”狗哥冷笑道,心里暗骂:“你这个王八蛋,没有本事还好高骛远,孤儿寡母和老家伙都搞不定还大单。”

    “一个亿?”呆愣青年眼睛大亮:“狗…狗哥,这个单子能不能介绍给我。”说完咽了一下口水,只感觉喉咙干渴无比。

    “介绍给你?你他妈煞笔呀!人家要的是顶级的杀手,撒泡尿照照镜子吧!”狗哥咧嘴道:“或者你可以到塚本大厦门口去跪着,看人家给不给你机会。”

    狗哥说完转身就走。

    “我现在去桑拿,立刻给我滚,我回来之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在我这里。”狗哥说着拉开了门。

    “桑拿?狗哥等等我们!一起去一起去!”刚刚还挺直身体在床铺上扮死尸的四五个家伙立刻弹跳而起,披上一件脏兮兮的衣服激动地叫道。

    “艹,你们这些混蛋,做事没这么勤快,占便宜个个都不落人后。”

    狗哥和房间里面的众人骂骂咧咧的走远了。

    “塚本大厦?”呆愣青年眼睛里闪过一丝精明。

    与此同时。

    一间豪华别墅内。

    凌祖儿把自己的一头秀发盘了起来,戴在帽子里面,用化妆笔把自己的眉毛加粗,嘴上贴上一撇性感的小胡子,她本来就是干模特工作的,化妆手法非常地娴熟,很快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便出现在了化妆镜里面。

    一个亿的美金,是人都会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