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22章 大神打架
    “喂!鳄佬,现在外面什么环境你知道了吧!你们两个给我小心点,我不想自己花的几百万保证金打水漂了。”说话的是凌祖儿。

    “boss你好!放心吧!我比你还怕是,这几天都没敢出门。”鳄佬嘿嘿地笑道。

    “不出门不行!”凌祖儿竖眉说道:“查,你那边和小富配合行动,给我查那个托尔和炽天使的信息,稍后我会给你发一份指令表,托尔的大概位置我已经知道了,应该是在尖沙咀一带,以张扬他的性格,给我查各大豪华酒店,肯定会有他的记录。”

    “什么?您不是想我们两个死吧!查托尔的行踪?”鳄佬立刻跳脚道。

    查炽天使的行踪他是一百个愿意,因为这个案子牵扯到了他,但是查托尔,他还想多活几年,托尔这种喜怒无常的杀手,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李富贵还在发呆,鳄佬可不敢接这个命令。

    “我都没怕,你怕什么鬼?”凌祖儿娇叱道:“让小富假扮炽天使,向托尔应战,给我把这把火烧高起来,我要把真正的炽天使引出来。”

    鳄佬绿豆小眼睛一亮,假扮炽天使这是一条好计,不过把托尔惹怒了还是有风险的,鳄佬转头看了一眼竖着耳朵听声音的李富贵,转念想到,有危险可以让这个大陆仔先上,自己也躲在后面当boss,这样应该也没有什么危险吧!

    夜晚来临,鳄佬收到了凌祖儿的传送资料,挑选了一下,找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合适的目标。

    “小富,过来,上头boss出任务了。”鳄佬招手叫道。

    李富贵把泡面杯里面最后一口汤喝得干干净净,听到鳄佬的叫唤,赶紧用勺子把杯子最里面的泡面碎渣挖出,舔了个一干二净。

    “二哥,什么事?”李富贵用袖口擦了擦嘴问道。

    “我什么时候成为二哥了?”鳄佬奇怪地问道。

    “老板是大哥,你不就是二哥了。”李富贵认真地说道,这个家伙现在也有一点积蓄的,却一毛不拔,整天吃鳄佬住鳄佬的。

    “靠你,叫鳄哥,这样凶狠一点,知道不?”

    “明白了,鳄哥!”

    “这是我给你挑出的今夜的行动目标,是日本仔,也算是为我们几万万同胞报仇了。”鳄佬抽出一张资料在李富贵眼前扬了扬说道。

    李富贵结果鳄佬的资料。

    “江口中二,日本籍新晋一流杀手,今年26岁,日本山口组最出色的枪手之一,1992参与……!”李富贵皱眉看着资料上图片的绿发年轻人,眼睛上画着浓浓的烟熏妆,鼻子上挂着一个挂钩,以李富贵的审美脑袋差点卡机,想不明白这是谁逼他的还是什么情况。

    “这人才二十六岁,跟我们的国恨家仇扯不上关系吧!”李富贵迟疑地说道。

    “啧啧啧!”鳄佬摇头失望地道:“你懂个屁,你看这个小王八,小日子过得,啧啧头发都幸福绿了,这些都是他们父辈从我们中国人抢过去的财富肥的。”

    “还有呀!打boss说了,宰了这个家伙酬金十万,我六你四,要不要干!”

    这一句话才是重点,李富贵的眼睛一红,好像见到杀父仇人一般。

    “干,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国恨家仇不能忘,鳄哥,地址给我。”

    “嗯——!”鳄佬表面上很满意地向李富贵举了一个大拇指,心里却给这个家伙竖起了一根中指。

    “今晚行动,我去搞支枪和一些道具。”鳄佬拿起桌子上的移动电话说道。

    “鳄哥不用的,给我一把刀和退走的地形图就行。”李富贵自信地说道,搞这样一个年轻人,李富贵自信不用枪械的。

    “你懂个屁,boss让你假扮炽天使,你见过炽天使吗?”鳄佬问道。

    李富贵摇了摇头。

    “这不就得了,大家都没见过炽天使,但是炽天使杀人是用枪的,还有在现场留下一张‘炽天使’的占卜牌。”鳄佬精明地笑道:“现在你知道我去干嘛了吧!”

    “知道,买枪和扑克牌!”李富贵点头。

    鳄佬竖起一根手指指了指李富贵。

    “小子还挺机灵嘛?记住呀!下手要果断干净,不要留下任何的手尾。”

    李富贵郑重地点了点头。

    凌晨一点钟。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缓缓地开进一栋大厦的后巷。

    关灯,熄火。

    “因为这栋大厦里面有监控摄像头,你只能从这后面的外墙爬上去,后备箱里面有攀爬工具,看你的了。”一道沙哑的声音从车厢里面响起。

    “不用了!”李富贵全身都罩在夜行衣里面,只露出两只黑洞洞的眼睛。

    “什么不用?”鳄佬转头的时候,李富贵已经迅速打开了车门。

    鳄佬不是很明白地眯着眼睛往外面看去,心里震了一下,我靠,眨眼的时间,李富贵这个家伙已经顺着排水管爬上了三四楼的位置,这家伙属猴的吗?

    鳄佬还在晃神的功夫,李富贵人已经爬到了目标所在的十二楼。

    李富贵穿着夜行衣从江口中二卫生间窗口爬进去的时候,江口中二没有丝毫察觉,李富贵皱了皱眉,因为他在卫生间里面闻到一股古怪的香味。

    李富贵很谨慎,耳朵贴在卫生间门口,仔细倾听了一阵外面的动静,确定了门外周围没人后,李富贵才慢慢地拧开卫生间门。

    “噢噢!爽,纪香不要停,继续脱!”厅里面没有人,房间里面传出一个声音,说得是日文,李富贵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也明白人是不会自言自语的,肯定是有两个人以上才会对话的,情报有误,这房间里面不止一个人呀!

    贪财归贪财,但是李富贵是有底线的,杀江口中二没问题,但是杀无辜的人,李富贵有些挣扎,待慢慢靠近房间,听到房间里面隐隐传出是女人声音的时候,李富贵的脸更绿了,不杀女人,这是李富贵的死穴。

    怎么办?

    江口中二的房门是半开着的,李富贵好奇地往里面往了一眼,只看见一个绿头发的家伙坐在地板上,背对着自己,双手放在自己飞胯下快速地撸动着,电视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深吟声。

    李富贵往电视上看了一眼,顿时面红耳赤,原来房间里面就江口中二一个人,李富贵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江口中二的呼吸也也来也急促,双手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有残影出现,是一个高手,李富贵判断道。

    如果是别的杀手,这个时候早就背后开枪,一枪就毙了江口中二了,但是李富贵绝对不是一个在别人背后放黑枪的家伙,所以李富贵打了声招呼。

    “喂——!”

    江口中二顿时脑袋炸裂,发愣地转头,一个一身黑衣忍者般的家伙站在自己身后,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的脑袋。

    “啊——!”

    “砰——!”李富贵照鳄佬的吩咐,果断开枪,当兵时的枪法没有荒废,近距离射杀,从上而下,一枪打中江口中二的天灵盖,李富贵转身就走,一股白色的浓稠液体从江口中二身下射出,直冲冲地射到电视机上面。

    “搞定了?”

    “嗯!一枪毙命。”

    “good!走,我请宵夜。”

    李富贵的枪声很快便引起了警方的调查,很快,炽天使出手杀了日本籍杀手江口中二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杀手界,看来炽天使不仅实在向托尔应战,而且还向托尔示威呀,你能杀其他的参赛杀手,我也不是摆设的。

    而案发现场的警察则是表情非常地怪异了,江口中二的死因是被枪杀无误了,但是这个倒霉鬼的死状太过于古怪。

    两个大神级杀手开战,其余的杀手顿时人人自危了起来,一个比一个老实,有些谨慎的,甚至选择放弃一亿美金复仇基金的诱惑,准备离开港岛,免得把命丢在港岛。

    托尔收到了江口中二被杀的情报后,一边喝着红酒配雪茄一边大笑道:“有趣、有趣,越来越有意思了。”

    袁浩云看到案发现场的‘炽天使’占卜牌,脸色非常地难看,他隐隐感觉到有人在酝酿着一个阴谋。

    ……

    徐一凡回到酒店的时候,肖潇已经把港岛的资料发了一份传真过来,龙五的通缉令自然也发了过来,看着通缉令上龙四的相片,徐一凡的脸黑得不比袁浩云的脸差。

    不顾身边有方洁霞和秦熙蕾两位美丽的女士,徐一凡拨通了阿ken的电话。

    “阿ken,我艹你妈!”徐一凡怒吼道。

    方洁霞也是一阵愕然,谁能想到,刚刚一脸和善甚至有些软弱的老家伙就是通缉令上的杀人犯龙四。

    秦熙蕾则是一脸的迷茫,这个迷糊四眼妹刚刚真的只是用心地吃饭,都不知道其他人在聊些什么,不过看到自己金主在生气,四眼妹还不算太笨,赶紧给徐一凡倒了一杯开水,还用樱红小嘴吹了一下。

    阿ken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模样,直接挂断了徐一凡的电话。

    “四叔,我带你去我另外一个朋友那避一下,徐一凡这个家伙不是开玩笑,不等他火下了,让他逮到我们两个,真的会干死我们。”阿ken耸了耸肩膀,发动了车子。

    “快走、快走、阿ken,对不起,这一次是四叔连累你了。”龙四自然更加知道湾仔徐一凡的恐怖,催促着阿ken快开车,他刚刚就想借尿遁跑路了,只是心里还抱着一份别人认不出他的侥幸心理罢了,这会儿身份曝光了,龙四恨不得立时遁闪。

    一路上,阿ken好奇地问起徐一凡在港岛的事迹,彭奕行是一个闷葫芦,自然不会跟他提起这些,歌莲更是嘴密,阿ken只知道徐一凡是港岛当差的,其他的一无所知。

    这时候,听到龙四一件件说起徐一凡在港岛的丰功伟绩,不仅咂舌,呐呐地感叹道:“原来我这哥们在港岛这么吊的。”

    阿ken想起在拉斯维加斯时,徐一凡指挥他跟彭奕行,步步料敌先机地杀进约翰霍普金斯,那种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谋划与淡定,阿ken就敢肯定,港岛的那些黑帮肯定被徐一凡玩惨了。

    “我们现在联系美国这边的国际刑警帮忙追捕,应该还来得及。”方洁霞连忙建议道。

    徐一凡一口饮尽秦熙蕾倒的温开水。

    “再给我倒一杯。”徐一凡把秦熙蕾支开。

    “找国际刑警帮忙,我们湾仔警署会很有面子吗?刚刚我们跟疑犯同坐一桌却擦身而过的事要不要全世界宣扬。”徐一凡不爽地说道。

    方洁霞白了徐一凡一眼,虽然不喜欢徐一凡的语气,但是这一次徐一凡说得没错,这件乌龙事确实不方便让别人知道。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两个不熟这边的警例,很容易犯错误的。”方洁霞期盼地看着徐一凡说道,希望徐一凡能有什么好主意。

    “给——!”秦熙蕾一脸甜甜微笑地给徐一凡递上一杯温开水。

    徐一凡本意是把这个四眼妹支开,可是秦熙蕾哪里能意会得到,以为徐一凡很渴,赶紧倒了一杯温开水,便快步小跑了过来。

    徐一凡无语地摇了摇头,方洁霞也是尴尬地摸了摸自己挺翘的鼻梁。

    “来!你到酒店楼下的餐厅随便点些喝的,我与方警官有些事要谈。”徐一凡胡乱塞给秦熙蕾几百美金说道。

    “哦——!”

    秦熙蕾脸色不好地看了看徐一凡,又看了看方洁霞,‘哦’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徐一凡不明白秦熙蕾的眼神,方洁霞却是明白秦熙蕾出门时怀疑的眼神,顿时脸上飘起两朵红晕。

    徐一凡正一张张地看着肖潇传过来的资料,仔细地看着案件分析,这里面李文斌提到的疑点非常地重要,徐一凡隐隐有些熟悉的感觉,模糊地捕捉到了一些信息,但是仔细一想,又不是很清晰。

    这时候,方洁霞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你好!我是方洁霞。”

    “什么?”方洁霞一边接听着电话,一边震惊地看着徐一凡。

    “什么事?”徐一凡放下手上的资料问道。

    “杀手‘o’逃走了。”方洁霞捂着话筒对徐一凡说道。

    “干,你照我的原话翻译过去,说我艹他们国际刑警的老母。”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