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24章 今晚吃狙
    阿ken和龙四的警觉性真的不行,闪光弹爆炸之后,这两个家伙还没反应过来,倒是把外面的美国乌鼠帮的人给吓了一跳,赶紧开枪向平房里面横扫。

    “嘟嘟嘟嘟……”

    “哒哒哒哒哒哒哒……”

    “砰砰砰砰……”

    美国因为不禁止枪的原因,这些混蛋黑帮什么样的枪械都有,当然,即使是禁枪也是只能禁止平民百姓拿枪罢了,犯罪分子想要拿枪,办法总是有的,只是不禁止枪械让他们更加随心所欲罢了。

    所以,美国的大势力黑帮,有时候甚至连州警察都不敢轻易招惹,因为人家的火力未必比你差,反而因为舍得花钱的缘故,经常在火力上压制警察。

    此刻,乌鼠帮十名黑帮分子站成一排,各自端着不同样式的枪械向平房里面扫射,瞬间便把平房打得千疮百孔,搞得徐一凡都有些心虚,阿ken那个家伙不会是就这样被坑死了吧!

    徐一凡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艹你妈!”

    平房里面传来阿ken中气十足的骂娘声。

    随后,灯光熄灭。

    只剩下隐涩的月光淡淡的映射着人影。

    “四叔,你没事吧!”阿ken和龙四趴在衣柜底下问道。

    “没事,还死不了。”龙四擦了一下冷汗回答道。

    阿ken心里有些感叹,真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他永远都无法忘记十几年前龙四在尖沙咀一带的威风,现在的龙四真的是老了。

    “四叔,枪!”阿ken从柜子里面抽出一支短冲锋递给龙四,嘴里喃喃自语道:“这些王八蛋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呢?”

    龙四脸色大变,老家伙本来就不笨,一听到阿ken的牢骚,立刻便反应了过来,是高英培,枪是高英培的,阿ken安排给自己的住址也只有高英培知道,高英培是那个内奸。

    “砰砰——!”龙四还在发愣的时间,阿ken已经忍不住出击了,被动防守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彭奕行混久了,这家伙的枪法倒是进步很多,连发两枪,竟然有一枪爆了乌鼠帮一个倒霉鬼的脑袋。

    阿ken顺势一个翻滚闪到另外一边,刚刚开枪的位置已经被一排排子弹招呼,这家伙不但枪法进步,连闪避都油滑了很多。

    烟囱之上。

    徐一凡平息了一下呼吸,瞄准,食指悄然伸出,轻轻地搭在扳机上,这是一块微力扳机,只需要轻轻扣动一下就能触发撞针,不会影响发射时枪身的稳定。

    “噗——!”

    一颗子弹像死神的镰刀一般,划破幽凉的月光悄然飞出,这是一个黑人,黑不溜秋的皮肤在黑夜里是最好的掩饰,可是开枪的家伙却是有红外瞄准器的。

    为了精准度,徐一凡用的是高精准度的小威力子弹,那个黑鬼在中弹的一瞬间几乎能听见自己后颅骨破碎的声音,然后脑袋一晕,身体一软便没了知觉。

    徐一凡的臂力奇大,子弹发射时导致的枪体震动偏差被徐一凡降到最低,这非常有利于他的二次瞄准。

    “噗——!”

    又是一颗子弹射出。

    一个白人大汉正在往前面冲刺,黑暗中突然摔了一跤,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徐一凡的子弹打中了他的脑袋。

    徐一凡虽然只是寥寥两枪,却已经干掉了两个乌鼠帮倒霉鬼,而阿ken两帮人已经在废弃工厂留下了几百发子弹,也见干倒几个人。

    “阿强,阿兵,快点搬马来洛克旧工厂支援你老大我,我被人围攻了,带齐家伙,艹!”阿ken吐了一口血水大叫道,说完丢掉了电话,拔出腰间的另一支枪,两支枪一起开火。

    阿ken刚刚透过平房弹孔往外面望去,瞄见了外面十几只枪火闪起,心里也是一震,也想不起这些是哪里的仇家,但是人家要干你,阿ken从来就不是胆小畏战的家伙,你要玩,他绝对是奉陪到底,大不了人死卵朝天罢了。

    “艹——!”乌鼠帮十几人一起扫射,阿ken很快便吃了几颗子弹,剧烈的疼痛让阿ken更加地热血沸腾起来,一支短冲锋,一支手枪,一脚踢飞了平房的铁门。

    “砰砰砰砰……”

    “哒哒哒哒哒哒哒……”

    阿ken站在门口左右开弓,短冲锋在近距离这样无差别的扫射,瞬间又是三四名乌鼠帮的人躺在了血泊里。

    趁着阿ken在门口猛烈攻击吸引着大部分火力,龙四也不是盖的,老家伙年轻的时候凶悍程度不下于阿ken,这个时候被自己最信任的手下出卖,那种悲呛萦绕在胸口,龙四突然发飙。

    “哒哒哒哒哒哒哒……”

    “来呀!想要我的命,自己来拿,决不妥协。”

    龙四怒吼了一声,从破烂了的玻璃窗口出击,跟阿ken一左一右,互为犄角之势,两人自杀式的反击,霎时间竟然把直来直往的鬼佬黑帮打得有些匣懵了。

    顷刻间便是五六名乌鼠帮被龙四和阿ken扫射倒地,短冲锋枪优点是轻便和火力密集,但是缺点很明显,不持久,几秒钟就能打光一匣子弹。

    龙四和阿ken赶紧抱头鼠窜。

    闪。

    “砰砰砰砰砰——!”敌盛我衰,乌鼠帮的火力开始高涨。

    两帮人交战激烈,被枪火烧热了头脑的家伙都没有发现,有一个贱人埋伏在黑暗里偷偷地抽冷刀子,下黑手。

    阿ken和龙四的粗放式扫射,虽然能打中对方,但是不能一枪毙命,只把对方打伤躺在地上哀嚎,徐一凡的狙击技术刚刚入门,最喜欢的就是这些移动不快甚至是躺着不移动的目标,因为有足够的瞄准时间,那些受伤的家伙被徐一凡补起枪来那是一枪一个,竟然没有一枪落空。

    借着双方交火的猛烈枪火声,徐一凡这个贱人已经干掉了乌鼠帮十余名黑帮分子。

    “四叔,撑住,我的兄弟马上就能赶到支援了。”阿ken呲牙咧嘴地吸气道。

    “我没事,还死不了,对不起阿ken,四叔连累你了,是高英培那个叛徒,四叔这么多年都瞎了眼了。”龙四胸口也被打中了两枪,子弹穿透他的胸骨,老家伙体能更差,此刻脸色白得像一张白纸,呼吸声向风箱一般刺耳。

    “铃铃铃……”

    阿ken的手机铃声响起。

    “勇敢的年轻人呀!你是要金辅助呢,还是要银辅助呢?”是徐一凡的声音,这个家伙慢悠悠阴阳怪气地说着。

    阿ken听到徐一凡的话语,一头的黑线,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这是什么意思?

    “一凡,我们出事了,快来帮忙!”虽然听不明白徐一凡说得是什么意思,阿ken还不算笨,立刻向徐一凡求救。

    “不急,我知道了,打电话问你下龙四挂了没有。”徐一凡的声音依旧是不紧不慢地让人抓狂。

    “还没死,不过也快了,你最好快点。”阿ken大叫道。

    “哦!那这样算不算快!”

    徐一凡说完,阿ken听到电话里面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

    阿ken愣了一下,这么快。

    徐一凡捡便宜、抽冷刀的闷枪很快便要结束,乌鼠帮的人不是真白痴,随着自己身边的人不断地莫名倒下,一个家伙冒险地用打火机照了一下。

    “fuck,大家小心,有敌袭,是个阴险的狙击手。”一名乌鼠帮帮众惊慌地嚎叫道,枪火声刚好停顿了一下,大家都在卸弹装弹,这个大嗓门的声音响彻整个工厂上空。

    阿ken自然也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心中一喜,敢情徐一凡早就杀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徐一凡在,阿ken总是感觉自己自信心爆棚到无所畏惧,外面还有几十人,可是阿ken的表情却像是自己这边赢定了,搞得龙四很是错愣,以为这个家伙回光返照了。

    “噗——!”

    “噗——!”

    “噗——!”

    徐一凡连续三枪,又收割了三条人命。

    “快、快找掩体!”乌鼠帮的人大叫道。

    黑漆漆的夜晚,他们根本不知道那取人姓名的子弹来自何方,慌忙地趴下,这下更好,他们若是乱跑乱跳,徐一凡还真未必能狙中他们,这一停止移动,徐一凡打固定的靶子还是妥妥的滴。

    乌鼠帮大多数是亡命之徒,子弹他们不惧怕,但是看不见的子弹让人恐惧,看不见的死神才是最为可怖的,因为你不知道他隐藏在你身旁的何处,就像你不知道他何时伸出双手,掐住你的脖子一般。

    没人知道那收割人命的子弹来自何方,只隐隐能听到一声闷哼声,或者是同伴的,或者是自己的,但你听到这一声音的时候,便意味着一条鲜活的生命结束了,那种让人窒息的压抑,把每一个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有些神经脆弱的家伙甚至希望下一道闷哼声是自己的,这样自己就不必受这骇然的颤栗了。

    “噗——!”

    “噗——!”

    “啊!我受不了了,出来,我艹你妈的,你这个恶心的蛆虫,有种就出来。”一个长头发的白人乌鼠帮帮众率先崩溃,从地上跳了起来,双手抱着一支冲锋枪往四周的黑暗里怒吼地扫射着。

    “砰砰砰砰砰……”

    “噗——!”

    猛烈的枪声顿停,长发白人好像被抽空了魂魄似的,软绵绵地躺下,如果这个时候有灯光,大家就会看到这个家伙额头上破开了一个血洞,鲜血正不断地涌出。

    “噗——!”

    “噗——!”

    “噗——!”

    死亡还在继续,不仅如此,徐一凡熟手之后,还在加快了速度。

    “跑!跑!大家快跑!”黑种人难道聪明一次,这个黑鬼小伙子不仅自己开跑,还大声地怂恿其他人一起跑,只要跑动起来,徐一凡就不好把他们一一狙毙了。

    这个黑鬼却是有点小机灵,但是可惜他没学过中国文化,不知道什么是枪打出头鸟。‘啊——!’

    机灵的小黑鬼捂住自己的脖子,眼睛瞪得大大的,躺在地上抽搐着。

    小黑鬼虽然被徐一凡击毙,但是他的作用却是很大,一下子便点醒了其他人,对,跑,情报不准确,说好的是一个中国人老家伙,结果对方不知道隐藏有多少个枪手。

    乌鼠帮五十多人帮众雄赳赳气昂昂地来,这时候灰溜溜仓皇而逃的只剩下十一二个家伙了,其他的人已经无法再逃了,徐一凡很友好地帮助美国联邦警察消灭了四十余罪犯,为美国政府省下了大量开支。

    房间里面的阿ken一直盯着外面的情况,这个家伙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闷哼惨叫声,心里就像喝了王老吉一样舒爽,这会儿看到乌鼠帮的混蛋要逃,阿ken当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你他妈的想来搞老子就来,想跑就跑,这当然不行,阿ken自然不是你想搞,想搞就能搞的人。

    “四叔,你撑住,我去追那群王八蛋。”阿ken说着一把躲过龙四手里的短冲锋,两支满弹的短冲锋在手,抖着中枪受伤的右腿,一拐一拐地追了上去。

    “嘿!孙子,你们不是要来搞老子吗?老子裤子都脱了,想跑,没门!”

    阿ken嘴里操着荤话追击着。

    “哒哒哒哒哒哒哒……”

    背后追击扫射,阿ken一下子就扫倒了乌鼠帮脚慢的四个倒霉鬼,其他没被扫中的家伙听到背后的惨叫声,更是使上了吃奶的劲力,没命地狂奔着。

    阿ken与徐一凡一明一暗地反击,只需要一个回合,乌鼠帮来人全军覆没。

    当阿ken在纽约唐人街的手下开着三辆车赶到的时候,阿ken刚好一枪解决了最后一名乌鼠帮众。

    “ken老大,你没事吧!”阿ken的手下赶紧跳下车,扶住阿ken关心地问道。

    “废话,我现在这样子像没事吗?”阿ken怒骂道,转头对另外一个矮小的家伙叫道:“小海,去把灯光架起来,赶紧打扫场子,免得那些条子找麻烦。”

    “好的,ken哥!”

    “ken老大,你不是说有很多人来踩场子吗?怎么没几个人,害我让兄弟们把全部家伙都带上了。”阿ken平时跟自己的手下打成一片,没什么威严,一个年轻的家伙笑道。

    当那个叫小海的家伙把照明灯打开的时候,不仅阿ken的一众手下心惊胆颤,脸皮狂跳,就连阿ken自己都目瞪口呆,这哪里是十几个人,灯光打开后,阿ken才发现对方起码有五十人以上。

    阿ken的手下全部既惊恐又崇拜地看着阿ken。

    虽然这个家伙胸口上中了两枪,大腿上擦了一枪,鲜血湿透了他的上衣与裤子,但是这完全不损他的英伟,终极杀人王也不过如此吧!

    真他妈的太帅了。

    “我走了,记着,这是你一个人干的,龙四你安排他回港岛吧!两天后,我要在港岛看到他,放心,我已经有证据证明他是被人陷害的了。”

    阿ken张嘴想说些什么,徐一凡已经挂断了电话。

    阿ken收回了目光,只看到一双双崇拜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