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25章 鬼才要猜你
    纽约机场。

    “你不找那个骗子经纪人要回你的钱了?”方洁霞刻意地问道。

    “不用了,我要回家了,阿凡,我知道你不喜欢飞机餐,帮你点了两份中国菜。”秦熙蕾一脸甜蜜地笑道。

    方洁霞锋利的眼神射向徐一凡,再转头看向秦熙蕾,这对狗男女有奸情,徐一凡昨晚绝对不是在厅里面睡的,还说什么防备杀手‘o’,杀手‘o’刚刚逃出国际刑警,这个时候肯定是远走高飞、逃之夭夭的。

    徐一凡在方洁霞鄙视的眼光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今早方洁霞敲门的时候,徐一凡确实是在厅里面的沙发上睡着了,但是,这些都是表象,这并不能说明徐一凡什么事都没干,这家伙不过是在客厅里面查看手机系统的任务奖励,还有核对其他各项属性,看得很晚,直接就在沙发上睡着罢了,事实上,能干的事徐一凡都干了。

    “嗯!给方警官也买一份!”徐一凡笑道。

    “不用客气,我自己有钱,要吃自己会买!”方洁霞狠狠地撂下一句话后走远了。

    “阿凡,你是不是生气了?”秦熙蕾低着头,突然抬头瞥了徐一凡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呀!”徐一凡眼睛看着机场里面的人流,淡淡地说道:“我有老婆的事,你知道的哦!”

    “嗯——!”秦熙蕾脸色一白,手里捧着一杯可乐,嗯了一声之后,便没有说话。

    徐一凡也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秦熙蕾手中的可乐杯都被她揉地变形,秦熙蕾才抬头看着徐一凡的眼睛,身体依了过去,靠着徐一凡的肩膀说道:“我会是一个合格的情人的。”

    徐一凡揉了揉太阳穴,假惺惺地说道:“为什么我的魅力会这么大呢,真苦恼!”

    “哎呀!要死了,你好自恋。”秦熙蕾忍不住想要揍这个贱家伙。

    “不不不,关于耍帅这件事,我是认真的。”

    方洁霞倚在远处的墙壁,一脸不善地看着打闹着的那对狗男女。

    ……

    徐一凡一下飞机,便看到了等待多时的龙四。

    “方警官,把他铐起来。”徐一凡一脸正色地对方洁霞打手势道。

    方洁霞有些摸不着头脑,湾仔警署目前的头号重犯龙四怎么等待在机场,似乎是专门找徐一凡自首的,徐一凡在黑道上的威慑力已经达到这种让犯人不敢潜逃,自愿自首的地步了吗?

    虽然想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但是方洁霞明白抓住龙四是一个大功劳,立刻俯低身体,右手迅速解下腰间的手枪,左手掏出了手铐,警惕地向龙四逼近。

    徐一凡暗自点了点头,方洁霞能爬上这么高位也不都是靠关系与心计。

    龙四根本就不反抗,方洁霞很轻易便将龙四铐了起来。

    铐起龙四后,徐一凡拨打了一个电话:“准备好了吗?”

    “好!一切按原计划进行,我现在开始抛饵。”

    徐一凡止住了方洁霞打电话回警署。

    “不用了,车已经来了。”

    方洁霞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人竟然是徐一凡手下的反黑组小组长邱子龙,还有一个倒霉相的家伙。

    “阿头,方总督察!”邱子龙和周星星敬礼道。

    徐一凡点了点头,让周星星把龙四押上车。

    “小熙,你在机场等我,我稍后再回来接你。”其他人都上车后,徐一凡低声地对秦熙蕾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会照顾自己的。”秦熙蕾乖巧地答道。

    这个时候,港岛的机场是在九龙,徐一凡要带龙四回湾仔是要经旺角、尖沙咀过海底隧道才能回湾仔警署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方洁霞和徐一凡坐一辆车,低声地问道。

    “等下你就知道!”徐一凡没有过多解释。

    方洁霞皱起了眉头。

    “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方洁霞有些忐忑地问道,她想起徐一凡没有让秦熙蕾上车。

    徐一凡白了方洁霞一眼,心里暗暗叫道:“如果有危险,那我也就不会上车了。”

    方洁霞的感觉没有错,大路上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交通事件,堵了一条长龙,邱子龙把车子拐进了一条小道。

    开了二十分钟左右,前面的路中间堵了四辆白色的轿车,开车的邱子龙只能停车,方洁霞赶紧往身后望去,身后也开来了三辆黑色的轿车,一字排开,堵在了道路中间,方洁霞芳心一颤,转头往徐一凡望去。

    徐一凡也是皱了皱眉头,李文斌和李鹰那两个混蛋怎么没提醒自己后面也有车跟着的,徐一凡这个家伙却是想不到,他在自己手下的形象一向都是英明神武,果敢无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正好可以把敌人一锅端了,哪里会想到自己boss最是惜命。

    “四哥,什么时候回来港岛的,也不吩咐兄弟一声,为你接风,你看,现在被警方逮捕了吧!”白色车子里面走出一个嘴刁大雪茄的老家伙笑眯眯地道。

    是龙四的手下高英培。

    “全部滚开,不要阻挡阿sir办案!”邱子龙率先下车,指着高英培的鼻子大骂道。

    这个时候,周星星也押着龙四走了下去。

    徐一凡拉住方洁霞的手,摇了摇头。

    “有穿避弹衣吧!”

    “嗯!”方洁霞安心地点了点头。

    “你的安排充不充分的?”方洁霞始终没忍住,开口问道。

    “重案、反黑两组全部出动,你说呢?”

    徐一凡说完,也走出了车子,方洁霞紧紧地跟在徐一凡身后走了出来。

    “高英培,我龙四把你当兄弟,有什么都算你一份,连船厂的股份都有你的两成,你这个王八蛋为什么出卖我。”龙四脸色潮红地指着高英培大骂道。

    “四哥,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误解我了,我对你忠心耿耿你是知道的,我怎么会出卖你呢?”高英培往前走了两步激动地说道:“是不是这些条子离间我们的关系,四哥,你放心,我会帮你请律师的,请大律师,一定能打赢这场官司,不就是杀两个人嘛!只要是为了四哥,多少钱我都愿意花。”

    徐一凡实在看不得这些煽情的狗血画面,忍不住大声叫道:“那个什么搞三陪是吧!你他妈的都快要入棺材的人,表演欲要不要这么强,我们警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是你雇凶杀人嫁祸给龙四,龙四现在是我们的证人,只要一回到警署,立刻便要起诉你,有这表演欲上法庭再好好发挥吧!”

    “还有,你现在半路拦截我们,不就是想确认警方掌握了多少证据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只要龙四愿意作证,我们掌握的证据足够让你走不出监狱。”高英培还待再说,被徐一凡霸气地挥手打断。

    “高英培,当天杀黄国正与周督察的枪是你的,上面也有你的指纹,我两次都没有碰到扳机,怎么会这么巧合全部走火,还一枪一个准。”龙四厉声地补充道。

    “好好好好!很好!”高英培大笑着鼓掌道:“后面说话的是徐警司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真是年少无畏,早听说徐警司少年英才,不仅足智多谋,破案神速,身手更是不凡,现在看来不过如此,就是一头蠢猪。”高英培说翻脸就翻脸,笑眯眯的脸庞突然变色。

    只是高英培没有仔细发现,这个时候徐一凡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具死尸。

    高英培打了一个手势。

    十几名手下迅速拔出枪械对着徐一凡等人,方洁霞脸色白了一下,身体悄悄地往徐一凡的身边挪了一下。

    “你们敢杀警?”邱子龙厉声地叫道,满脸的不相信。

    高英培讽刺地耸了耸肩膀。

    “周督察就是他们杀的,他们有什么不敢做?”龙四冷哼道。

    周星星就比较机灵,在高英培的手下拔出枪械的时候,周星星便明白说什么都是废话,周预备役小组长身体微微一侧,尽量减小自己身体的受击面积,同时更加方便自己拔枪。

    “啧啧啧,有些事,就算你知道也不该说出来,你们知道很多原本可以活很长的人都是死于话太多吗?”高英培认真地说道。

    “少年英才的徐警司,你说呢?”高英培得意地看着徐一凡。

    徐一凡沉默。

    “四哥,你不能怪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美国佬想要假美钞,我们给他供应就是了,反正我们有船有人,再说了,这要害也是害到他们美国人,这是多么好事情,你为什么就那么老顽固,不肯把船厂让出来呢?”高英培话唠道:“如果你答应了,那就什么事都没有,我干嘛要派人杀黄国正,干嘛要杀周督察,这都是您的罪过呀!四哥!由您背锅再合理不过了。”

    “啪啪啪啪……”热烈的掌声响起。

    拍手掌的是徐一凡。

    “你说得对!”徐一凡竖起大拇指赞道:“有些事烂在肚子里面就好,你干嘛要说出来呢?送你四个大字:反派死于话唠!”

    高英培听到徐一凡的话,脸皮抽了几下,心里感觉大大的不妙,赶紧开口大叫道:“开枪,快开枪,全部宰了他们。”

    “砰砰砰砰……”

    “嘭嘭嘭嘭嘭……”

    “嘣嘣嘣嘣……”

    “外面在枪战,我们躲在车子里面不好吧!”方洁霞有些惭愧地说道。这时候她被徐一凡按压在车子内座椅下面。

    徐一凡耸了耸肩膀。

    “鬼叫我们是高官呢?难道还能叫我们去冲锋陷阵,当然是让那些小的是拼命,我们来领功啦!”

    方洁霞狠狠地白了徐一凡一眼。

    “我不是开玩笑的,你快去帮忙呀!”方洁霞着急地说道,虽然徐一凡的手下犀利,但是方洁霞可不认为周星星和邱子龙两人就能斗得过对方十几人,如果说警署内谁能以一敌十的话,方洁霞心目中只有一个人选,就是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家伙。

    “别动,双手举高,现在不是势必要你说话,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用纸笔记录下来,以作呈堂证供。”一段徐一凡很熟悉的口语话声音响起。

    是周星星的声音,这个家伙果然机灵,抢功劳都抢的这么抢眼。

    徐一凡整了整衣领,走出车外。

    枪战已经结束。

    刚刚还一脸得瑟的高英培众人现在只剩下高英培一个人站在对面,老家伙双手高举,一脸的死色。

    高英培的手下不是躺在地上挺尸,就是躺在地上哀嚎。

    周星星双手持枪,扎的马步非常英勇,肩膀上中了一枪,挂了彩,似乎感觉到徐一凡的眼光望了过来自己这边,周星星使劲绷出一付正义凛然的表情,刚刚这个家伙一个人就撂倒了高英培三名手下。

    李文斌、李鹰率领一众警员从路两边的掩体包围了过来,原来这些家伙早就埋伏好了,只能高英培入罪,走出车门的方洁霞舒了一口气,就知道徐一凡做事不会那么欠妥当的,原来一切尽在掌控中。

    “徐sir,方总督察!”李文斌、李鹰向徐一凡、方洁霞敬礼道。

    徐一凡挥了挥手。

    “给我一辆车,现场让方总督察指挥和做案件发言。”徐一凡低声地说道。

    李文斌和李鹰对视了一样,虽然想不明白徐一凡的意思,但是他们习惯了对徐一凡命令的无条件服用,立刻敬礼道:“yes!sir!”

    “为什么?”方洁霞心中一喜,低声地对徐一凡问道。

    这可是一个大案子,跨越美国港岛,海外拘捕回疑犯龙四,根据线索,挖出杀周总督察的真正凶手,破了杀警案。

    方洁霞心思百转,瞬间便想出几份报告,每一个能引起湾仔警署的再一次震动,新闻媒体肯定会争相报道的,这么大的功能,徐一凡的意思是让自己领首功?他不要?。

    方洁霞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如果这个案子的功劳归到自己的名下,那么自己恢复警司的事……

    “我说我现在不想出风头,你信不信!”徐一凡接过李鹰递过来的车钥匙,眨了眨眼睛,低声地对方洁霞说道。

    方洁霞眼睛眨了一下,这种政治上的猫腻,方洁霞比徐一凡还要敏感,立刻便明白了徐一凡的处境,这个好运的家伙刚刚升了警司,如果现在又迅速破了这种大案,立刻便会成众矢之。

    “可是为什么是我?”方洁霞不明白的是这点,美眸示意地看向李文斌和李鹰。

    “呃——!”徐一凡意味深长地拖长的声音,吊住了方洁霞的胃口才笑了笑:“你猜!”

    说完不给方洁霞发问的时间,开着车子离开了。

    “鬼才要猜你呢!”方洁霞脸颊红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