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37章 不.接.受.担.保
    “浩云,让他们走,楼下有很多记者,刚刚连立法会的议员都打了电话给署长。”程思林低声地对身旁的袁浩云说道。

    袁浩云没有说话,眼睛只盯着塚本英二。

    “我们已经有这么百分之一百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个王八蛋杀人,如果今天还让他大摇大摆地走出警署,不止是我袁浩云一个人的耻辱,也是整个中区警署的耻辱。”袁浩云竖起一根手指,环顾了一周围过来的警员愤怒地大叫道。

    在场的几十名警员全部被袁浩云说得面红耳赤、心潮涌动,一致目带杀气地瞪着塚本英二,塚本英二后退了一步,几十双虎视眈眈的眼光任谁都吃不消。

    “程警官,这就是你们中区警署的执法行为,这就是保护市民的‘纪律部队’?”小辫子律师冷哼道,他最不怕的就是这些警察,他可以怕小流氓、小混混,但是绝对不会惧怕政府单位,因为这些人做事要讲规矩,而他们律师最擅长的就是钻规矩的空子。

    “继续,你们继续呀!”小辫子律师说着从西装内取出一个录音棒,按下了录音键。

    程思林的脸色顿变,狠狠地瞪了小辫子一眼,又转头看着袁浩云,双眼祈求地看着袁浩云,让这个家伙不要乱来,嘴上却严厉地大叫道:“谁跟你们说让嫌疑犯担保就是释放嫌疑犯人了,我们今天可以放了他,只要他犯法,明天一样可以再拘捕他,这些都是法律的正常程序。”

    程思林说完立刻转头对小辫子律师说道:“麻烦你记得嘱咐好你的日本雇主,他现在是涉嫌一级谋杀的嫌疑犯,虽然可以担保外出,但是在法院开庭之前是不可以离开港岛的,请他千万不要有任何偷渡离港的危险表现,不然我们警方有权当场击毙执法的。”

    小辫子律师的脸色铁青。

    “走——!”

    程思林却还在后面撒了一把胡椒粉。

    “记住,不管你现在是什么东西,你的祖父辈是中国人,讨生活可以,别把自己活得像一条摇头乞尾的狗。”

    “你——!”小辫子律师顿住脚步,转身一脸愤怒地指着程思林:“你——!”

    “好啦!快走!”塚本英二竖眉叫道。

    “嗨——!塚本先生。”小辫子律师顿时立正低头弯腰地叫道,一付卑微的姿态,和程思林说得摇头乞尾正好对得上,一众警员忍不住一阵哄笑。

    程思林舒了一口气,虽然不得不让塚本英二等人担保出去,但是她也不能没有任何作为,不然以后就和重案组的警员离心离德了,塚本英二一伙毕竟杀了他们不少伙计,这本来就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活,可恨那个鬼佬署长偏要指使自己来处理,幸好自己也不是任人摆布的,狠狠地骂了塚本英二等人一顿。

    “浩云,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三位议员亲自上门担保,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警队也是要依法办案的。”程思林对袁浩云说道,声音并不小,这话自然不止是说给袁浩云听的,也是说给在场的所有警员听的。

    “我真不知道法律有什么鸟用,那些小日本都明刀明枪跟我们干过了,袭警与杀警,还要走什么程序上法院审判,要我说当时就应该干死他丫的。”说话的是愣头青曹米高:“炽天使惩恶就不用这么麻烦。”

    程思林狠狠地瞪了曹米高一眼,曹米高冷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牢骚是在拆程思林的台,赶紧叫道:“大嫂,我…我不是说你。”

    曹米高的话却让袁浩云突然醒悟,原来操蛋的不止是自己和警署,而是这一整个系统的体制,难怪‘v’会用自己的方式来维持自己的正义,或许炽天使……

    “好啦!全部都散了,各自忙自己的事去!”程思林打断了袁浩云的思绪。

    “苗志舜,你带一组人给我盯住塚本英二,不用暗中监视,给我摆正军马对着他们,只要他们还想为塚本雄报仇,就一定会重启‘复仇基金’悬赏杀炽天使的,不求有什么别的大作用,恶心下他们也好!如果他们想袭警的话,你知道怎么做了。”袁浩云说着扔给苗志舜一杯饮料,他没有徐一凡夫妇那么土豪,只能偶尔请警署的伙计喝一下饮料。

    苗志舜顺手接住袁浩云抛过来的‘旺仔牛奶’,大声地答道:“明白!”那天晚上的的大厦混战,塚本英二的手下杀了苗志舜的两名冲锋好友,一名死党重伤,如果有机会出手,苗志舜绝对不会留情,这也是袁浩云让他去监视塚本英二的原因,袁浩云这一点识人之明还是有的。

    袁浩云说完又转头对程思林问道:“思林,你帮我问一下法务部的同事,看塚本集团的那个‘复仇基金’合不合法,如果有什么程序不对,或者模糊的地方,立刻通知我。”

    ……

    中区警署很忙,徐一凡这边却是异常地休闲,湾仔辖区,鸡毛蒜皮的小案件有军装警处理,小混混打架斗殴又反黑组,再大一点的刑事案又有李文斌的重案组盯着,徐一凡每天都是打卡上班,然后等待时间打卡下班,上班时间就是认真撸枪,跟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让徐一凡有一点不爽的是,他为了不被凌祖儿那个聪明的女人从时间上揣测道自己跟‘v’的关系,一直按压这耐心,没有变装成‘v’去找凌祖儿,制止凌祖儿冒险插手炽天使‘复仇基金’的事。

    秦熙蕾在美国被那个冒牌经纪人把钱骗光,差点走投无路在美国流浪,幸好遇见了徐一凡,并且傍上了徐一凡这个金主,跟着徐一凡会港后,在徐一凡的赞助下,花了一笔小钱在湾仔警署附近开了一间书店,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但是胜在工作清闲,而且在湾仔开店还没有乱七八糟的古惑仔收保护费,过小日子还是妥妥的。

    但是秦熙蕾真的甘心这样一辈子吗?

    连周星星那种坑货都说。‘做人如果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秦熙蕾自然不是咸鱼,此刻,秦熙蕾认真地翻看着大大小小的报纸。

    徐一凡来不及警告凌祖儿,凌祖儿很快就出事了,哦不,出事的不是凌祖儿,而是凌祖儿的‘手下’李富贵和鳄佬。

    这两个倒霉的家伙在那晚的枪战之后,连家都不敢回,他们自以为自己的隐藏是非常隐蔽的,想不到竟然会被对方识破,人家第一次扔下来一具尸体警告你,下次就指不定会不会直接扔炸弹了。

    鳄佬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回家是肯定不敢回家的了,住酒店又怕被人查到登记身份,只好带着李富贵辗转在港岛各地,每天住一个地方的不用登记身份信息的小旅馆,然后过几天的新闻报告出来,看到连亚洲第一杀手都在混战中被人干死了,鳄佬更是惶恐,直打电话给凌祖儿,说自己跟李富贵的身份暴露了,让凌祖儿给他们两个安排偷渡船跑路。

    凌祖儿也是头大,鳄佬出事第一天,她就把自己最近的所有行动都重新审查了一遍,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呀,暗中猜测会不会那个矮骡子自己疑神疑鬼,只好给鳄佬出一个好主意,然后,鳄佬和李富贵便搬到了湾仔警署附近居住。

    “《如何成为一名专业的杀手》?《杀手必修一百招》”李富贵不习惯地摘下自己眼睛上的墨镜,愕然地叫道:“你不会是以为看完这些就能当一名出色的杀手吧!”

    “快戴上眼镜!”鳄佬紧张地左顾右盼了一下,书店的生意很冷清,只有收银台的一个看起来有些呆呆,美丽的近视眼老板娘,鳄佬才松了一口气:“不是让你成为合格的杀手,你这种款式,等你合格了,我也要收山退休了,让你学习一下别的杀手是怎么想问题的,下次有情况,可以先溜嘛!”

    “嗯——!也有道理!”李富贵想了一下,点头道,说完还不忘补充:“那这些书你买单!”

    “靠——!”

    鳄佬和李富贵没有在意小书店的美丽老板娘,却不知道他们杀手界的原亚洲第一杀手‘o’便是被这个年轻的老板娘识破的,秦熙蕾连‘o’家里的每一件摆设的方向位置都能记住,何况是自己书店的书,别看秦熙蕾的外貌迷糊,记性却是极佳,鳄佬和李富贵前两天来翻阅过犯罪类书籍已经被秦熙蕾注意到了,这会儿再购买两本关于杀手的书,想不引起秦熙蕾的注意都难。

    “老板娘,买单!”鳄佬大声地叫道。

    “好的,两位先生!”秦熙蕾甜甜地笑道:“方不方便请问两位先生怎么称呼呢?”

    “什么事?”鳄佬警惕地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们书店是新开张,有非常优惠的活动,两位在购买本店任何书籍的同时,只要多加十元港币就可以享受九折的优惠,同时可以登记身份,免费办理限量会员卡,以后不管是买书还是租书都一律九点五折优惠的,而且租书两本以内不用押金哦!”秦熙蕾笑着答道。

    “不用了,哥不差钱,结账吧!”听到要登记身份证,鳄佬自然不乐意,大手一挥假装豪爽,同时不忘色眯眯地盯着秦熙蕾的酥胸笑道:“美女,挺会做生意嘛!想发展我成为长久客户!”

    秦熙蕾皱了皱眉,板着精致的小脸说道:“谢谢惠顾,一百八十六元。”

    “不用找了!”鳄佬潇洒地甩下二百元扬长而去。

    这两个家伙可不知道,秦熙蕾可不止是小书店的美丽老板娘,她还是一名出色警司的情妇。

    “说吧!这支枪你是怎么得来的?”李魁拍着桌子问道。

    鳄佬一脸倒霉样地垂着脑袋,沮丧地说道:“阿sir,我已经说过一百遍了,这支枪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上面有你的指纹?”李魁拿着一支有些锈迹的点三八手枪质问道。

    “不是吧!阿sir,那现在这支枪上也有你的指纹了,如果按你的逻辑,这支枪不也是你的?”鳄佬无赖地摊手笑道。

    “可是这支枪是在你的出租屋找到的,你最好老实交代,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想动粗。”李魁被呛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善地说道。

    “现在什么时代了,你不会要揍我一顿吧!我有律师的,到时候验伤谁更吃亏,年轻人不要太冲动。”鳄佬摆谱说道。

    另外一间审讯室。

    李文斌翻看着一本《如何成为一名专业的杀手》的书籍,抬头看了李富贵一眼。

    “内地来的?”

    李富贵沉默。

    “来港岛发财?”

    李富贵依然一言不发。

    “当枪手?”

    ……

    李文斌闭上眼睛想了一下。

    “塚本集团,一亿复仇基金?”

    李富贵的眼角抽了一下。

    李文斌默然,没有再说话,站起身来把手中的问询资料拍在身边警员的手里说道:“查下他们两个的资料,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拘留到复仇基金事件平息为止。”

    “是!李sir!”警员很熟悉自己阿头的办案风格,低调内敛,起立敬礼道。

    “你不问我有什么计划吗?”李富贵突然很好奇这个年轻的警察,忍不住开口问道。

    李文斌走到了审讯室门口,转头微笑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计划,在湾仔,我都会让你的计划无计可施。”

    “李sir,有人来担保他们两个。”李文斌的话刚说完,就有一名重案组警员走过来说道。

    “不.接.受.担.保!”李文斌一字一顿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