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38章 扮猪吃老虎
    “为什么不可以担保?”矮骡子鳄佬的女儿高妹问道。

    李文斌说完话便回自己办公室忙活了,只剩下自己的助手应付鳄佬的担保人。

    “嫌疑犯岳鲁涉及一宗非法藏械案件,还有,我们怀疑他跟最近的大规模买凶杀人案件有关,依照警例,我们警方完全有权力要扣留他至少七十二小时,期间不得担保。”李文斌的助手一板一眼地答道,李文斌小组的人做事滴水不漏,你想钻他的空子,很难。

    “啊?杀人案?”岳琪琪惊讶地有些手脚无措,急忙问道:“阿sir,你是不是搞错了,我爸就是一个没出息的老混混而已,偷鸡摸狗的事他有份,可是杀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他不会有胆量的。”

    “他是你爸爸?”李文斌助手低声嘀咕道,任谁第一次看到鳄佬又矮又挫,但是却有一个又高挑又美丽的女儿都会奇怪一下。

    “是的,阿sir,你们肯定是搞错了!”岳琪琪急忙说道。

    李文斌的助手耸了耸肩膀,他看过岳鲁的资料,也不觉得岳鲁有本事买凶杀人,但是岳鲁这个家伙恶行累累,犯过的小案子记录都可以编成一本小册了,拘留他几天肯定没错,而且,以助手对李文斌的了解,拘留岳鲁肯定有李文斌的想法。

    其实鳄佬的全部资料和收缴上来的那支烂枪,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重案组已经全部查清楚了,一支十几年没开过的手枪,都不知道撞针还能不能点得着子弹引线,可以定义为非法枪械,也可以定义为收藏品,只是这个模糊的界限都警方说了算而已。

    “琪琪,你别慌张,这件事如果是搞错的,伯父一定会没事的。”岳琪琪身边的一名带眼镜的小白脸镇定地说道,然后转过头对李文斌的助手问道:“阿sir,我们现在可不可以探望岳先生呢?”

    “这个当然没问题!”李文斌助手摊手说道。

    “琪琪,你们来啦!”岳鲁好像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儿会来一般,一看到岳琪琪就咧开嘴骄傲地笑道,这时候李富贵被审讯完也跟岳鲁关押在同一间拘留室,岳鲁得瑟地给李富贵介绍道:“喂,大陆灿,这个是我的女儿,高等学院毕业,英女王的御用律师,想不到吧!”

    李富贵看到岳琪琪惊艳了一下,手忙脚乱地从地板上站起,尴尬地笑了笑。

    “是想不到!”李富贵看了看岳琪琪、又看了看岳鲁,眼神很是奇怪。

    岳鲁这种眼神看多了,当然明白李富贵的意思,不爽地怒叫道:“怎么?我长得矮,不可以有一个高个的女儿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富贵赶紧摇手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岳鲁不依不饶地逼问道。

    李富贵突然想起他刚来港岛的时候,冷狗跟他说过的一段话,惊喜地叫道:“我知道啦!你以前一定是跑船的。”说完看到所有人都发呆地看着自己,李富贵更加地欣喜,原来冷狗说得是真的,一般父亲跑船的,儿女大多跟父亲不像。

    “你这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鳄佬突然爆发,掐着李富贵的脖子大叫道。

    “喂喂喂…这里是警署,不是你们随便打闹的地方。”李文斌的助手敲着门框铁柱叫道。

    “出去我再修理你。”鳄佬狠狠地瞪着李富贵叫道,李富贵还是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奇怪地摸着脑袋。

    “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阿sir,快开门!”鳄佬自豪地叫道。

    李文斌的助手愣了一下,谁说你可以走了,这是谁给眼前这个矮穷挫的底气,也懒得搭理这个家伙,跟外面的两人打了一下招呼:“你们慢慢聊吧!有事再叫我们。”说完便走了。

    “不给保释?普通案件而已哦!”鳄佬这时候才知道什么情况,转头对岳婷婷身边的小白脸男子问道:“你也不行吗?”

    “对不起伯父,这家警署我也没有熟人,我等下回去问一下我爹地吧!他老人家交际比较广,可能认识这里的人。”小白脸不想被人看遍,赶紧挺胸表现道。

    “老爸!你老是麻烦别人,心里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岳琪琪生气地斥道。

    “什么别人,大卫是自己人,他不是想泡你吗?”鳄佬理所当然地说道,一付这么好的关系,不用白不用的架势。

    听到鳄佬的话,岳婷婷更加地不开心了。

    偏偏那个叫大卫的小白脸还附和道:“不麻烦、不麻烦!”

    “说我们藏械和买凶杀人,现在又放在这里爱答不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嘛?”鳄佬脑筋急转,迅速地思考着。

    “哎呀!不好!”鳄佬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变大叫了一声。

    “怎么啦!”李富贵赶紧问道。

    鳄佬抬头看了岳婷婷和大卫一眼,笑眯眯地对两人笑了笑,拉着李富贵往里面靠去,脸色一正,严肃地低声道:“麻烦了,你忘了我们进来之前,在报纸上看到的信息,塚本英二已经重启了复仇基金,这个时候我们两个被困在拘留室,一亿悬赏肯定要被别人捷足先登了,还有呀!我们两个被抓来警署,boss并不知情,boss很有可能会找其他的枪手代替我们的。”

    “妈的,这些死条子要害死老子了。”鳄佬心里咒骂李文斌等人,其实李文斌还真没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不过是当成一般的小混混先关个三五天罢了,等忙完自己的重要事,要是还能想起这个案子,再回头关注下。

    “啊!那怎么办?”李富贵这时候也紧张了起来,只要给吃的喝的,你就算关他一年半载他都不怕,可是没了收入可不行,他还指望这任务成功拿分红回老家盖房子呢。

    “诶,有了!”鳄佬的绿豆小眼睛转了转,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琪琪,我给你一组电话号码,你帮老爸打一个电话,告诉对面的人,我和小富被关在湾仔警署重案组,请他想办法把我们救出去。”鳄佬斜着眼睛左右望了一遍空荡荡的走廊低声说道。

    岳琪琪皱了皱眉,她不想帮鳄佬做任何坏事。

    鳄佬看到岳琪琪的表情,眼睛转了一下:“琪琪,爸爸这一次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都是这些条子要坑你老爸,要不这样,你帮我打电话通知对方我和小富被关在湾仔警署重案组就行了,后面的不用说。”

    鳄佬说完已经接过大卫小白脸手里的钢笔,在自己的手掌上写上了一组电话号码,让岳琪琪记下后,迅速擦掉。

    监控室,李文斌的助手看着拘留室的监视仪,快速地抄下一组号码。

    另一边。

    塚本英二的办公室。

    “塚本先生,经过这几天的不断追查,我们已经查到了军票的信息,你爷爷塚本雄先生胃里面发现的军票是一位名字叫梁伯的老人所持用的。”一脸汉奸样的长辫子眼镜佬兴奋地说道。

    “梁伯?”塚本英二奇怪地说道,他家族的世仇他都知道,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影响。

    “查到这个梁伯的具体资料了吗?”塚本英二问道。

    “当然,这个梁伯是一个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我在福利社查到的资料显示,这个老家伙的家人全部都是在那段时期被杀的。”长辫子眼镜佬暗示道。

    “八格耶鲁!”塚本英二愤怒地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这个老人不可能是炽天使,一定还有一个高人在帮他做事。”塚本英二把梁伯的相片扔在席子上叫道:“我要的是那个该死的炽天使,两个人都要死,为我爷爷殉葬。”

    “顺着梁伯的线索,我又查到了一条重要的信息,塚本雄先生遇害的第二天,梁伯的银行账户的全部财产二十万转给了另外一个人。”小辫子眼镜佬说着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炽天使!”塚本英二果断地说道,这无疑就是杀人后的报酬,梁伯就是雇主。

    “是谁?”

    小辫子眼镜佬把笔记本转了过来,豁然是鳄佬岳鲁的相片。

    “八格——!”

    港岛郊区的一间别墅。

    凌祖儿披着一件白色的大衣,一双修长的美腿卷坐在椅子上监视着小辫子的笔记本。

    办公桌上有好几台电脑,其中一台在不停地处理着数据,一排排乱码从显示器上闪过,而另外一台竟是连接着小辫子的笔记本屏幕。

    当小辫子眼镜佬打开鳄佬图片的时候,凌祖儿也同时收到了图片。

    凌祖儿恨恨地咬了一下银齿,被人扮猪吃老虎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