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40章 阴差阳错的巧合
    “你要干嘛?”鳄佬混迹江湖几十年,身手或许还是一样渣,但是江湖经验异常丰富,看到李富贵的眼神,警惕地退后一步大声地叫道。

    “boss,钱如果我拿不到,可以转交我家人吗?”李富贵没有回答鳄佬,只对着移动电话问了一句。

    “西南省广府黄埔村李大妈。”凌祖儿迅速报上一组地名。

    李富贵眼睛闪了一下,boss果然神通广大,这么轻易就查到了自己的底细,如同凌祖儿了解李富贵,李富贵也懂一点凌祖儿这种人,一百万对她来说不过是毛毛细雨,不足以让她失信于人,当然,为了一百万,李富贵觉得这个险值得冒。

    “谢谢!拜托了!”李富贵说完,眼睛凶光一现,平和的脸孔突然狰狞了起来。

    “唔唔唔……”

    鳄佬一听到李富贵的话语就知道要糟糕,赶紧往墙角躲去,可是,哪里还来得及,别说他高估了自己的身手,也低估了李富贵的身手,真正的功夫是杀人技,李富贵跟他说过自己在金三角当兵的过完,并不是作假的。

    虽然现代的和平社会不再需要他们这种人,但是他们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作战技能,李富贵一手抓出,已经卡住了鳄佬的脖子,一百多斤的身体被李富贵凌空单手抬起,一双小短腿离开地面乱蹬,短短两秒钟,脸色已经由红便紫。

    “啊——!”岳琪琪尖叫了一声,也不管自己的手够不够得着李富贵,便把一只手拼命地伸进铁门里面,挥爪狂抓李富贵。

    “救命呀!要死人了,阿sir!快救命呀!”那个跟着岳琪琪一起来的追求者律师吓得脸色苍白,连滚带爬地跑出拘留室走道,一边走一边大声地吼叫着,含着金钥匙的家伙哪里见过真正的杀人,真正的一言不合就取人性命。

    凌祖儿听到李富贵电话那头的动静,冷冷一笑了,哼!敢骗你姑奶奶,简直自寻死路。

    “艹,快叫李sir,是大案子!”这时候哪里还需要小白脸律师干嚎,今晚是李魁值班,这个家伙为了多立功劳,一跟李文斌的助手交班之后,便一直盯着鳄佬和李富贵拘留室单间监控视频,此刻见到李富贵突然暴起杀人,和鳄佬互相残杀,这家伙是既惊又喜,惊的是李富贵竟敢在拘留室里面杀人,喜的是这个案子绝对不简单,李魁的直觉告诉自己,李富贵手上的手机是关键,立刻拔枪往拘留室冲去。

    “小….小富,不要当…我女儿面杀…我!求..”鳄佬的眼皮很快便翻白,看着自己女儿一脸惶恐的表情很是悲凉,艰难地期盼哀求着。

    李富贵转头看向已经泪涕满面、胡乱抓着空气几近疯狂的岳琪琪,“救命呀!不要杀我爸爸!”岳琪琪满眼血丝,声音嘶哑。

    李富贵的手劲莫名地松了一下,让鳄佬有机会喘了一口气。

    “是boss要杀我,快、快把电话给我,我要向boss解释,这是一个误会!”鳄佬喘了一口气后,聚起全身的气力拼命地吼叫道:“boss,这是误会,我不是炽天使,我知道你一定查到了我就是炽天使,但是我真的不是炽天使,梁伯想杀塚本雄为他妻儿老小报仇,我接了活,然后塚本雄被杀了,但是塚本雄却不是我杀的,虽然我最后也收到了梁伯的钱。”

    鳄佬说得又快又急,而且毫无头绪,像绕口令一般,别说电话那头的凌祖儿,就是他面前的李富贵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李富贵总算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鳄佬可能是被冤枉的。

    李富贵最终还是松手了,他本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如果不是为了讨生活,他原本是可以很本分的低层工人。

    鳄佬岳鲁瘫坐在地板上,岳琪琪也是又哭又笑地瘫软下来,毫无形象地坐在拘留室外面的地板上。

    “电话,快给我!”鳄佬急忙接过李富贵手里的手机。

    “别动!”李魁一阵急奔,快速地从监控室赶到拘留室,一个紧急刹步,差点没狠狠撞上墙壁:“全部别动,把移动电话放下。”

    鳄佬根本就不管李魁的叫声,赶紧接过李富贵手里的电话对上自己的耳朵。

    “boss,事情是这样的,你能查到我是炽天使,肯定已经查到了梁伯的资料,没错,侵华战争时、塚本雄杀了梁伯全家、梁伯以为当年的战争犯全部得到了审判,可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梁伯看到了报纸上的塚本雄、原来塚本雄非但没有被审判、反而作为日本的大英雄被日本政府大力扶持、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这时候谁还理他一个没钱没势快入土的老家伙、于是他便每天都把自己的事在老人院附近跟人家说、要找枪手报仇、我那段时间手头紧、听到这件事便想、反正他都几十岁的人了、没几年活头了、接下这单活让他有个盼头、哪天死了说不定也能瞑目、但是他要把全部的家产全部给我做报酬、我看他一个孤寡老人、无儿无女、出事都没人帮得到、突然发神经、只收了他五千港币、并留下自己的银行账户、开玩笑说等哪天收到塚本雄被杀的消息、再把剩下的报酬转账到我的账户。”

    鳄佬这次说得虽然也是又快又急,但是却吐字清晰,条理分明,大家都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把手机拿过来!”李魁拍打着拘留室的铁栏门大叫道,李文斌的重案组不比李鹰的反黑组,只关心湾仔辖区的案件,一般的重大案件在各区都是有关联的,所以李文斌要求自己的下属必须关心整个港岛的一些犯罪情报,最近最轰动的消息正是中区的‘复仇基金’案件,还有便是中区袁浩云、中环陈家驹联合办理的大厦围剿案,两个案件都有一个显眼的角色。

    塚本集团。

    李魁本能地觉得不能再让鳄佬说下去了,他也来不及去想鳄佬的电话是哪来的,现在只能先止住鳄佬的继续跟外界沟通。

    “小富!拦住他。”鳄佬往拘留室的最里面缩去,大声地向李富贵求援道。

    “嗡——!”李魁正在打开拘留室的铁栏门,李富贵突然一手击出,夺下了李魁手里的钥匙,李魁正要反手抢夺,李富贵张开自己的手掌把钥匙还给李魁,李魁大惊地后退了一步,李富贵这个家伙竟然硬生生地用手掌的力气把钥匙给掰弯了。

    “靠——!”李魁吓了一跳后怒叫道:“闪开!”这家伙也是个火爆脾气,后退一步后,双手持枪对准门锁。

    “砰砰——!”

    徐一凡手下的小组长都有练枪,李魁的两枪很是精准,破坏了门锁。

    李富贵赶紧双手抱住门框。

    “嘣——!”李魁一脚狠狠地踹向李富贵的脸面,李富贵不敢闪开,侧头避开正脸,被李魁的脚大力地踢在脸侧。

    “你快点说完呀!”李魁出脚自然不会很轻,李富贵痛呼了一声后,大声地冲鳄佬叫道。

    “嘣——!”李魁又是一脚踹出。

    李富贵硬气地抗住。

    “妈的,你这个神经病,快点闪开!”李魁愣了一下大叫道。

    这时候好几名警察也赶到了。

    “快,一起把门推开!”

    鳄佬赶紧快速地对着电话说道:“我原本只是为了骗一点小钱花、可是鬼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在我收了梁伯钱的第二天,塚本雄竟然被人干掉了,杀手还留下自己的名号,炽天使!最最倒霉的是,我同时也收到了梁伯的第二笔委托金,足足有二十万,然后便是塚本集团的‘复仇基金’,我当时非常地恐惧,boss,你想想,像我这种小瘪三小混混怎么可能敢得罪人家日本大财团,我立刻便去找梁伯跟人塚本集团解释,可是梁伯人已经不在那里了,没办法我只好混进复仇基金,看下他们查到了我多少资料,然后就是遇见boss你了,这件事真的跟我无关,炽天使高大威猛、怎么可能是我这种三寸丁的武大郎款式呢?”为了撇清干系,鳄佬不惜拼命抹黑自己。

    凌祖儿听完鳄佬的话,美丽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鳄佬这个家伙临死前的自辩还是很可信的,凌祖儿看过一张塚本集团内部拍得炽天使背面图,鳄佬的身高确实垫多少增高垫都达不到炽天使的高度。

    “去你妈的!”

    来了五六名警察合力帮忙,终于把拘留室的铁栏门撞开了,李富贵被撞飞到拘留室里面的墙壁上,跟鳄佬躺在了一起,李富贵脸上青紫一片、两只黑色的熊猫眼,脸颊一个大鞋印,看起来很惨,李魁手里有钱,李富贵不敢还手,而正是李富贵没有还手,李魁也不好开枪,旁边还有一个女证人呢。

    “喂喂——!”李魁气喘吁吁地躲过鳄佬手里的电话,大声地叫道。

    电话已然挂断。

    “怎么样?boss怎么说?”李富贵赶紧对鳄佬问道。

    鳄佬得意地笑了笑:“boss说对你很失望。”

    李富贵一脸地黑色。

    “但是我对你很满意,谢啦!”鳄佬突然正色低声道:“boss让我们等待命令,她在重新想一个计划,有行动会叫我们的。”

    挂断鳄佬的电话后,凌祖儿关闭移动电话,取出移动电话里面的电话卡片,用笔筒里面的剪刀把电话卡芯片剪碎。

    这个时候的凌祖儿还不知道,她的谨慎救了她一次,幸好她关机早了一点,不然就被查到自己的具体地址了。

    港岛警队总部。

    情报技术科。

    “张sir,查到了吗?”李文斌好奇地问道。

    一名三十来岁精炼短发的女警转头说道:“不好!对方已经关机了!”

    李文斌的交际果然很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跟情报技术科的警察搭好了线,竟然有关系可以进入警察总部查情报。

    “从这个电话号码的数字来看,这是一张黑卡,也就是使用者自编的号码,然后黑进了通讯公司的电话网络,截住一条频道使用,是个高手,通讯公司那么多号码使用,自然查不到区区一条线路。”张警官拿起李文斌提供的电话号码纸条说道:“如果对方晚一点收线,我就能追对方的具体地址,但是现在对方突然关机,暂时最能追踪到信号是从北角区发出的。”

    “关机就查不到了吗?”李文斌虽然聪明,但是技术上的东西不懂,好奇地问了一下。

    “做不到,不过听过美国有一种新科技,即使是对方关机,只要不把电源切断,都能追踪到目标,但是这也要通讯运营商的技术支持才行,我们部门没有这种技术。”张警官摊手道。

    “现在只能等对方开机了,我会盯着这组号码,只要对方再次使用,我会立刻跟进的。”张警官许诺道:“对了,这是什么大案子,老同学这么久了,都没见你来找过我。”

    “现在还没有头绪,等情报充足了我再告诉你。”李文斌笑道:“谢啦!有空请你吃饭。”

    张警官摇了摇头,认识这么多年,她早已知道李文斌这个人嘴密,事情没十拿九稳是不会乱说话的。

    “好呀!到时候叫上嫂子一起。”张警官笑道。

    这时候两人并不知道,那组号码永远都不会上线了,凌祖儿又拿出一张新的卡芯,插进一台黑色的盒子里面,开始编写截取新的通讯号码。

    而他们更加想不到的是,他们的行动有人在一五一十地报告给徐一凡。

    “喂!徐sir,刚刚你们警署的李文斌来过情报科查资料!”刘玲说道。

    “哦!查什么?”徐一凡笑道。

    “查一组电话号码,好像是查通讯地址的。”刘玲说道。

    “哦!是你帮忙操作吗?”徐一凡心中一动,故作轻松地问道。

    “不是,是da帮忙追查,电话号码是……,从数字上分析,这应该是一张黑卡。”刘玲详细地说道。

    徐一凡眼皮跳了一下,这不正是自己今天看到的凌祖儿的伪装号码吗,徐一凡的第一次反应是凌祖儿暴露了。

    与此同时。

    塚本英二已经带人出发,前往查到的梁伯的住处去了。

    只是塚本英二不知道的是,自己身旁的贪婪小辫子律师,不仅把查到的情报高价卖给自己,也卖给了其他的杀手组织,现在全世界有名的杀手组织都知道了梁伯的住处,还有鳄佬就是炽天使的消息。

    全世界都在搜刮鳄佬的行踪。

    鳄佬是炽天使?那个油滑的矮骡子?

    袁浩云看着自己手上的情报愣了一下。

    湾仔重案组却因为对杀手行业情报的缺失,暂时并不知道这条信息,李魁只报告给李文斌,猜测鳄佬和李富贵可能涉及一宗大案子,跟最近火热的塚本集团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