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41章 决不饶恕
    “如果鳄佬不是炽天使,那么炽天使是谁呢?”凌祖儿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光着一双美腿,捏着眉心,在书房里面转来转去地思考着。

    凌祖儿的书房很暖和,所以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长款白衬衫,地板上铺着厚厚的毛绒地毯,倒也不觉得冷。

    鳄佬跟炽天使唯一的共同点是,都见过梁伯,塚本英二的手下查到塚本雄胃里面未消化的纸片是梁伯所有的军票,所以真正的炽天使必定是见过梁伯的,也听过梁伯的事,只不过他跟鳄佬不一样,鳄佬为骗钱,炽天使是真的帮梁伯报仇。

    “杀人不为钱,只为伸张正义?”凌祖儿踱着步子喃喃自语:“又是凭空出现,之前没有半点征兆,港岛怎么会有这么多卧虎藏龙之辈?”

    凌祖儿突然眼睛一亮,一道灵光闪过,“这个家伙不会是‘v’吧!”

    “啊——!”凌祖儿突然惊叫了一声,一道黑乎乎的人影站在他房间的阳台上,两只黑洞洞的眼睛寂静地盯着自己。

    是面具‘v’,刚想到面具‘v’,面具‘v’便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家伙也不说话,差点没把凌祖儿吓死。

    “作死呀你,差点没把我吓死!”凌祖儿心里非常地欢喜,却努力板着一张俏脸,做出一付非常生气的娇嗔模样,一边拍打着酥胸,一边走向阳台,给面具‘v’打开阳台的玻璃窗。

    凌祖儿虽然习惯面具‘v’的神出鬼没,但是每次面具‘v’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还是能把凌祖儿吓一跳,凌祖儿一直想不明白,自从有了面具‘v’庞大的财力支持,自己用的都是当世最先进的设备,别墅周围的各个位置都被自己布满了警报器与监控器,却每次都无法预测到面具‘v’的行动,真是见鬼。

    面具‘v’进入房间之后,也不说话,一双眼睛阴森森地死死盯住凌祖儿,直把凌祖儿盯得有些心慌。

    “你…你干嘛?”凌祖儿被面具‘v’的眼睛盯得有些毛骨悚然,本能地扣起自己衬衫领口处的几颗扣子,手忙脚乱之后,才想起面前的这个家伙不正是自己心仪的男人吗?谁怕谁,凌祖儿也不扣纽了,反而挑衅般地挺了挺自己饱满的酥胸,毫不示弱地对视着徐一凡。

    徐一凡看着凌祖儿前后强烈反差的无厘头动作,连衣帽内冷汗渗出,突然很是赞同李心儿‘十个美女九个搞怪’的论断。

    “在忙什么呢?”徐一凡转移视线望向凌祖儿的电脑桌问道。

    “胆小鬼!”凌祖儿心里暗斥了一声,板着脸孔说道:“没什么事呀!就是正常做事呀!”凌祖儿说着眼睛担心地望向桌子右侧的一个形式移动电话,那个是她‘捞外快’联系鳄佬与李富贵的电话。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徐一凡一眼就看到了桌子右侧的移动电话,狐疑地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拔出电话里面的电话卡片。

    “新电话?”

    “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两人同时开口说道。

    “练枪——!”

    “嗯,新电话!”

    “你先说!”面具‘v’拉过凌祖儿的办公椅坐下,顺手扫了扫衣领上的灰尘,双眼审视般地看着凌祖儿。

    凌祖儿尴尬地抓了抓自己脸颊边的一缕秀发,灵动的眼睛左顾右盼地说道:“没..没什么好说的呀!就是一个普通的新电话。”

    “对了!最近新冒尖的一名出色的杀手炽天使你听说了吗?”凌祖儿手脚无措了一会儿,便灵机一动问道,说完美眸仔细地看着面具‘v’的眼睛。

    面具‘v’却不上当,声音不起波澜地说道:“别转移话题,我又不是聋子,虽然每天都在枪会练枪,但是却也听过炽天使的消息,我现在问的是这个手机。”

    “每天在枪会练枪?”凌祖儿芳心一动,她一直想查面具‘v’的真实身份,徐一凡‘无意’间的一句话包含的信息很多,凌祖儿从面具‘v’表现出来的枪法早就怀疑面具‘v’要不是在警署就是在专业的枪会,这会儿又能排除掉一批怀疑的目标了。

    可惜,这个聪明的长腿美女不知道,面具‘v’比她还要狡猾,一不小心就把真正的目标给排除出去了,她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她心目中的面具‘v’不仅出现了,而且还不止一次跟她有过交集。

    “没有呀!我就是想查你的身份,在外面找了两个帮手而已,最近出了一个炽天使的杀手,作案手法跟你有些相似,我就顺便跟进追查下。”凌祖儿撇嘴说道,然后掐断话题道:“梁伯现在怎么样?”

    “什么梁伯?”徐一凡愕然道。

    “哦!没事了!”凌祖儿有些沮丧地说道,这个死家伙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也不知道是真愕然还是假愕然。

    “你以为我是炽天使?”

    “不是吗?”

    “废话,我那么差劲吗?”

    “哦!那就机会来了,塚本家族一个亿美元的‘复仇基金’!”凌祖儿兴奋地叫道,面具‘v’亲自出手,她又一百万个信心,面具‘v’可不是什么渣渣鳄佬和李富贵组合可以相提并论的。

    面具‘v’久久没有说话。

    凌祖儿也感觉自己说错话了,不敢再多嘴。

    两人相对沉默。

    “你认为我是为了钱做事的人?”面具‘v’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凌祖儿低头道歉道,她当然知道‘v’不是这种人,是自己得意忘形了。

    面具‘v’没有再纠缠于这个话题,从怀里取出一张小纸片拍在桌子上。

    凌祖儿看向桌子上的小纸片,俏脸顿时煞白。

    “这…这是哪里得来的。”凌祖儿迟疑地问道。

    “你太小看警方与政府的势力了。”面具‘v’冷哼道:“至少有两批人查到了你的频道,湾仔警署和情报技术科。”

    凌祖儿脸色一变:“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哼!自以为是,总部情报科甚至已经定位到你的范围就在北角郊区了。”面具‘v’严厉地说道。

    “那…那怎么办?”凌祖儿惊慌地叫道,双眼无助地看着面具‘v’。

    别看凌祖儿在暗中指使鳄佬与李富贵等人指挥若定的样子,那是因为她在暗处,远离一线,真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凌祖儿立刻被打回原形,本质还是那个胆小的软弱女子,有点像后世的那些键盘侠喷子。

    “收拾一下,换地方!”面具‘v’果断地说道:“他们现在应该是以为你是幕后的炽天使。”

    李文斌确实怀疑电话控制着李富贵和鳄佬行动的幕后boss就是炽天使本人。

    “可是、可是!”凌祖儿犹豫地说道:“他们会不会没有查到我的准确位置。”

    凌祖儿搬来到这里住了一年多,这座房子很得凌祖儿的心意,把它当家一样布置,好多家具摆设都是凌祖儿花心思挑选的,现在突然要放弃,凌祖儿真的很难割舍。

    “没有什么可是,我一点风险都不愿意承担,你明白吗?”面具‘v’瞪着凌祖儿阴狠地说道。

    “好吧!”凌祖儿点头,她当然明白,自己的存在已经构成了面具‘v’所谓风险的一部分,哪里还敢多说话。

    两人开始清理别墅的痕迹。

    另一边。

    塚本英二等人找到了梁伯,却只看到一块墓碑,梁伯已经死了,袁浩云亲手安葬的,梁伯走得时候很安详,念念叨叨地说有脸去见自己的家人了,临死之前还抓住袁浩云的手念念不忘地感谢鳄佬,袁浩云曾经问过梁伯,塚本雄已经死了,是否可以忘记这段仇恨了,梁伯回光返照般地清醒了一下,一双老眼凶狠地瞪住袁浩云的眼睛,连袁浩云这种无所畏惧的家伙都有些不敢直视梁伯的眼睛。

    老家伙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便断气了,但是袁浩云知道老家伙意思。

    ‘决不饶恕’

    “可能是假的,挖开看一下?”小辫子律师叫道。

    “八格耶鲁!”塚本英二突然怒叫了一声,一把抓起小辫子律师的领角,把矮小的小辫子抓了起来。

    塚本英二操着古怪口音的中国话叫道:“入、土、为、安,我虽然是他的仇人,但是也知道不该打扰死人的亡灵,你这个混蛋要掘死人的坟墓。”

    塚本英二说完一脸狰狞地转身离去,其手下迅速跟上,只剩下被塚本英二摔瘫坐在地上的小辫子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嘴上骂骂咧咧地叫道:“八格你妈的小日本鬼子,我这样建议还不是为了你好。”

    小辫子说完转身捡起自己的眼镜,抬头的时候,看到梁伯墓碑上的相片,这时候本来就是晚上,月光又阴森森的,光芒照在梁伯的相片上,仿佛只盯着小辫子一般。

    “啊——!”小辫子凄厉地惨叫了一声,连滚带爬的逃走。

    第二天,徐一凡照常回办公室上班,突然收到何细辉报告的一条信息,在铜锣湾发现杀手‘o’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