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60章 一笑泯恩仇
    “八嘎,废物,全部都是废物!”气急败坏已经不足以形容塚本英二此时的心情,小日本脾气还挺大,在办公室里面急躁地转了几圈之后,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碎了一地。

    “一百多人,配备的全部都是国内最先进的武器,八年,整整八年,前前后后花了几个亿的训练支出,崇武组把他们夸得多么伟大,都他妈是猪”塚本英二愤怒地有些失控,右手猛烈地拍着掀倒的桌子。

    “他们简直蠢到连猪都不如,猪砸了这么多钱,都能飞起来了。”

    “几个小时就全部失联,呵呵!”塚本英二自嘲地笑了两声:“哪怕是一百多头猪呢,一百多头猪赶进警署里面,都能够这些混蛋支那人抓几天才能抓完。”

    塚本英二激愤得有些神经质地叨叨着,门口处的管家不敢抬头吱声。

    宫木太郎没有说话,他的损失并不比塚本英二少,他们此次鼓动起来的各方势力灭掉几家警署都是足够的,这本来是一场必胜的战争,谁能想到竟然会全军覆没。

    这两个倒霉家伙并不知道,他们的失败并不是他们的实力不够强大,也不是布置不够紧密,更不是手下的无能,而是敌人太强大,而且还大大的狡猾。

    以塚本英二与宫木太郎今夜的布置与人手,别说攻下一间警署,就是拿下两间警署都是绰绰有余的,只是,他们倒霉得有些过头,港岛十八区,他们哪一个警区不好挑,偏偏惹上湾仔警署,惹上小肚鸡肠的徐一凡。

    同样是在今晚,甚至是差不多时间节点,只是不同位置,港岛的国际刑警办公楼遭到了一股来历不明的枪手袭击,抢走了大量的美金证物,仓促之间,案件很多情况虽然还没有清晰,但是国际刑警再一次被人干趴下是不争的事实,那些枪手并不比塚本英二等人厉害,却成功地劫走大量现金。

    所以,有时候不是你不够努力,而是你挑错了目标。

    塚本英二与宫木太郎不知道的是,此时,徐一凡接到了李杰的电话,已经查到了此次袭击警署的幕后黑手。

    宫木太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阴森的脸皮抽搐了一下,此次的失败,损失了多少宫木家族的枪手,宫木太郎并不太放在心上,这个家伙最担心的是,这次行动的失败,家族里面的鹰派长老可能会让自己被黑锅,宫木太郎已经在想该怎么推卸责任了。

    ……

    “嗯——!我知道了,对方实力怎么样?你一个人行不行,不然就我们两个,好!你安排吧!就今夜,搞定再回!”徐一凡悄声地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徐一凡挂断电话后,突然影帝附体,抬手向李文斌招手。

    “文斌,剩下的手尾你来处理,我头疼地厉害,记住,各个方面都要妥善打点好,我不希望看到任何的负面新闻。”徐一凡脸色苍白地说道。

    “好!没问题!”李文斌眼睛一亮,立刻抬头挺胸立正道,徐一凡的心腹手下都知道徐一凡不喜欢处理这些繁琐的手尾工作,即使这非常有利于提升自己的声誉与知名度。

    但是徐一凡不喜欢,他的手下却都非常渴望可以代劳,这种可以在新闻媒体,与上头面前露脸的机会谁不想要,可惜,徐一凡大多数是交由行政小组处理的,李文斌这次终于又逮住了一个机会。

    李文斌很明显高兴过早了,徐一凡走了几步后,又停住了脚步,转头说道:“周星星,邱子龙,你们两个今晚的表现很好,你们也留意下与李文斌一起收拾手尾吧!”

    “你们几个,马上抬李鹰去医院,都快瘸了就别装敬业了。”徐一凡看到李鹰举手,瞪了这个双脚中枪的倒霉鬼斥道。

    “yes!sir!谢谢徐sir!”周星星听到徐一凡的话后,以更大的声音激动地叫道。

    邱子龙的反应迟钝,周星星这个家伙却是机灵,留在现场,今晚可是有很多露脸的机会,周星星甚至下意识地整了整领角,紧了紧衣服,如果不是人太多,这个家伙甚至想找块镜子整一下头发,心里暗想道:要不要回办公室拿条领带下来戴下,这样比较正式。

    方洁霞看到徐一凡的脸色,以为这个家伙真的不舒服,赶上两步跟上徐一凡的脚步,低声地问道:“受伤了吗?救伤车马上就到了,要是实在难受,我办公室有一些头疼药,要不要给你拿点。”

    “不用了!谢谢!”徐一凡冷淡地说道,加快脚步,越过方洁霞的身位,迅速钻进了自己的车子里面,发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徐一凡始终觉得,今夜这种场景,方洁霞留在警署真的有些可疑,而且,她表现得太为镇定了,徐一凡自己第一次收到有枪手要袭击警署的情报,脸色都吓得变幻了几次,而方洁霞却只是点了点头,一点疑问都没有。

    徐一凡离开,方洁霞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合作的次数多了,方洁霞也知道一些徐一凡的怪癖,能不见新闻媒体就不见新闻媒体,什么露脸的机会他都不喜欢,要的是实在的好处。

    方洁霞看着徐一凡的车子开远后,转身往回走,现在现场就剩她的职位最高,连李文斌都能指挥得动,很容易就可以反宾为主。

    徐一凡离开,袁浩云、徐启升、陈家驹等人都没觉得什么,反而以为徐一凡是故意把露脸的机会多让一些给自己等人,毕竟徐一凡是警司兼行动总指挥,他要是在现场,什么火苗都会被他的光芒笼罩而失色。

    徐一凡虽然偶尔有些小肚鸡肠,但绝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因为他有仇基本上是立刻就热烈地回报了,讲究的是一笑泯恩仇,仇恨不隔夜。

    “扑克牌准备好了吗?”徐一凡一边说着一边更换夜行衣,把头发都套进帽子里面。

    “当然!”李杰已经穿好了夜行衣,给徐一凡递上几张扑克牌,图案上豁然是‘炽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