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63章 大赢家
    “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宫木太郎慌忙叫道,因为黑衣人的枪口已经对准他的脑袋,眼前的这个家伙单枪匹马杀入塚本大厦,宫木太郎可不认为这货是良善之辈。

    “你是什么东西,可以跟我谈条件。”徐一凡饶有兴趣地哂笑声从对讲机里面响起。

    “钱,我可以给你大量的金钱。”宫木太郎病急乱投医地叫道。

    “哦——!”徐一凡长长地‘哦’了一声之后,迅速说道:“那你可以去死了。”

    “不要,不要杀我,我已经知道你——!”宫木太郎紧急地说着,这家伙本来就是老千,突然灵光一闪,可以利用徐一凡的身份做文章,诈骗徐一凡自己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已经准备了后招,自己一死,就会有人去揭穿他身份,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可惜,宫木太郎的中国话始终不够流利,一句话还没说完。

    “砰——!”

    李杰的枪口冒烟,这是一支改装过口径的手枪,虽然牺牲了不少开枪的舒适度,但是加大了子弹的威力,李杰收起手枪的时候,宫木太郎的嘴巴还没有合上,额头上有一个硬币大小的弹孔,鲜血从脑后喷射而出,子弹已经贯穿了他头颅,希望下辈子这个倒霉鬼能够学流利中国话,或者不要作死去惹某些人。

    “一亿美金的复仇基金我就不信你不感兴趣!”塚本英二看到宫木太郎就这样死在李杰的枪口下,赶紧开口说道:“还有我们塚本家族的庞大的产业。”

    李杰没有说话,只一动不动地用枪口指着塚本英二的额头,等待徐一凡的命令。

    “一亿美金?”徐一凡掐灭了受伤的烟头:“很多吗?”

    “不——!这只是一小部分!”塚本英二以为自己的条件勾起了徐一凡的兴趣,人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何况钱财本就是身外之物,塚本英二继续说道:“只要你答应放我一条生路,整个塚本家族积累的财务都可以给你。”

    “哦!是这样呀!”徐一凡说着把‘场景扫描’定位缩小至塚本英二的办公室大小,一边扫描一边说道:“你以为金钱对我很重要?”

    “难道我的命对你很重要?”塚本英二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楞道。

    徐一凡一头的黑线。

    情不自禁地顺着塚本英二的话吼叫道:“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杰,还跟他扯个鸡扒,干他。”

    “砰——!”

    李杰收起了手枪,插回腰间的枪套里面,扔下一张占卜牌,转身下楼,塚本英二死不瞑目地瞪着天花板。

    三十分钟后,一个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家伙上楼,熟门熟路地走到一面墙壁边,双手伸出取下一面大壁画,然后壁画后面是一个将近两米高的巨大的保险柜,这个家伙在保险柜前操作了几下,竟然打开了保险柜,塚本家族悬赏一亿美金杀‘炽天使’这保险柜里面竟然真的预备好了一亿美金的现钞,托架上还有大量的珠宝和金条,傻子才会留着这么庞大的现金流,除非这是一笔赃款,徐一凡瞬间便想通了其中关节,不错,这个上来捡便宜的家伙正是徐一凡,此时警方还没有到场,徐一凡正在帮忙清点财物,当然,这家伙是为自己清点。

    既然是赃款,徐一凡就不客气了,丁瑶的洗钱业务现在是非常熟练了,徐一凡迅速转变为徐扒皮,把塚本家族的保险柜洗劫一空,搞定之后这个家伙还风骚地扔下一张‘炽天使’的占卜牌,这才很礼貌地把保险柜门合上,旋转密码恢复原样。

    一夜之间发生了三起惊天大案,整个港岛瞬间震动,港岛就那么一点大地方,加上新闻媒体发达,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让市民讨论半天,何况昨夜的那种恐怖大案。

    首先,第一件大案来自港岛的湾仔区,湾仔区近几年来经常抢占住新闻头条的位置,这一次又上了头条,当然,这一次湾仔区上头条虽然有案件本身的原因,也有政治的原因,因为三个案件,只有湾仔是警方大获全胜的正面例子。

    先是警务处发表声明,严厉谴责警队以及情报部门的无能,竟然让如此多的恐怖分子进入港岛而不加以控制,当天晚上这些人袭击湾仔警署办公大楼,情报部门竟然没有任何情报提示,此时,警务处已经正式把昨夜的警署枪战案定义为恐怖袭击,这个时候战果已经统计出来了,警方这边用大获全胜来形容也毫不为过,自然是把敌人越是夸大,自己也就越有面。

    警方的自我批评之后就是开始表扬了,最大功劳者,甚至是力缆狂澜的家伙便是湾仔警司徐一凡,作为此次反恐怖袭击行动的总指挥官,徐一凡当天晚上的指挥只能用神来之笔形容,每一个安排,每一个命令都是天马行空却又妙到毫巅,普通的市民可能还只是觉得徐一凡真的很犀利,步步料敌先机,真正警察单位的警员早已经忍不住拍案叫绝了,古今中外以少胜多的战争有很多,但是把每一步算计都掌控地如臂使指,就像下棋一般自如的恐怕也只有徐一凡了,而且,徐一凡在此次的反恐怖行动当中,表现出来的人脉也让警队上下震惊了一下,酒肉朋友很多,但是那些可以真枪实弹支持你的才是真正的铁哥们。

    无论是尖沙咀的陆启昌、中区的袁浩云、中环的陈家驹、飞虎队徐启升,这些家伙都是警队里面赫赫有名的重点培养警官,竟然都屁颠屁颠地亲自带队赶往湾仔警署支援徐一凡。

    徐一凡在此处案件中的精彩出色应对,警务处亲自下发表彰,竟然连记了两个一等功,处长亲自颁奖,徐一凡破了港岛华人警司立功的最大记录,成为全港所有警务人员的偶像以及年轻人的学习榜样。

    对于徐一凡的崇高表彰,整个警队都是没有怨言的,人家的成绩摆在那里,如果不是徐一凡这个神奇的家伙力挽狂澜,后果是无法想象的,那群狂妄的恐怖分子真的可能会攻下警署,让整个港岛的警队都没脸见人,到时候‘三院’问责起来,处长可能都会撑不住。

    徐一凡表彰完之后,自然就轮到了其他的警员,此次反恐怖袭击行动除了徐一凡之外,最大功劳者就是飞虎队的徐启升了,这个家伙收到了徐一凡的求援请求,自己当机立断出警支援,在当天那种其他飞虎队的高官都没有签发命令的情况下,徐启升果断启动飞虎队的应急机制,自背责任选择了最正确的行动方案,无论是徐启升的临场决策和飞虎队的现场行动,都可以列入飞虎队的教科书,徐启升竟然凭着这次的战功,直接就升了一级。

    剩下的便是袁浩云、陈家驹等人的表彰,为了粉饰警署的办案能力,警务处这一次的表彰绝对是不留余力的,不仅李文斌、李鹰、周星星等参战警官警员,连方洁霞都被狠狠地表扬了一通,赞扬方洁霞临危不乱、胆识过人。

    紧挨着湾仔警署恐怖袭击案件之后的第二个大案,便是港岛的国际刑警分部也被恐怖分子袭击了,与湾仔警署恐怖分子袭击案件截然相反,国际刑警港岛分部有一次被狠狠打脸了,不仅被恐怖分子攻下办公大楼,还洗劫了国际刑警的证物资料库,劫走临时停放在证物室的九千万美金现钞赃款,打死打伤国际刑警二十余人,现场没有留下恐怖分子的一具尸体,这已经不是打脸,这简直就是羞辱,脸都打肿了,然后还要在上面撒一泡尿的羞辱。

    尤其是同一天晚上,湾仔警署面对着上百恐怖分子的袭击,警署里面的行动应对指挥官徐一凡只剩下十几名警员可以调用,依然挡住了敌人的攻击,重创恐怖分子,一直撑到支援回到,把所有的恐怖分子一网打尽,再看看国际刑警这边,这些国际刑警简直恨透了徐一凡,因为两个的案子日期的一模一样,导致每一次提起,人们都会直觉拿这个案件跟湾仔警署的成功案例相比较,每一次都像是在胸口插上一把刀般的羞辱,然后还要再绞上一把。

    如果前面还有许多市民和某些机构对警队预先的恐怖示警存在疑虑的话,同一个晚上的第二个报道则让大家都释然了,闻名于世界的国际刑警这个大的招牌都被恐怖分子打得抬不起头,你还要警察怎么样,咱们港岛的警方已经做得够好了,非但没吃大亏,反而大胜,此时正看着国际刑警新闻报道的处长和李智龙助理处长都舒了一口气,幸好这次这批恐怖分子袭击的是湾仔警署,如果是其他的警署,后果无法想象,两人都是老狐狸,早已经拆解分析完湾仔警署的恐怖袭击案件,以这批恐怖分子的实力,十八区警署哪个都撑不住,湾仔警署那也是靠徐一凡那个好运的家伙在撑着,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是请辞的下场。

    同一天的最后一个案件最是让人喜闻乐见,困扰港岛市民和警队许久的‘复仇基金’已经彻底破灭了,这个结果港岛市民自然是拍手叫好,警方的心情这是百味杂陈很是复杂,只因这个案件是以暴制暴,塚本家族的头号大敌‘炽天使’杀上塚本大厦,把塚本英二连根拔起,虽然塚本英二庞大的律师团队钻了法律的空子,竟然公认上架‘复仇基金’这种不正当的活动,让港岛的治安很是混乱,但是‘炽天使’以暴制暴更是挑战警方的公信力与权威,所以‘炽天使’的通缉名单第一次超过杀手‘v’,排在了第一位。

    “袁sir,这两个家伙都是被一枪爆头,近距离行刑式射击,从逻辑上推断,当时这两个家伙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从伤口的创伤看,是加大口径的改装枪,很难查到记录的。”中区鉴证科的胖子鉴证专员吴云信报告道。

    袁浩云郁闷地蹲在地板上,看着一脸死不瞑目的塚本英二,再转头看着看透明自封袋子里面的‘炽天使’占卜牌证物,心里一万只草妮马来回奔腾,自己当时只是灵机一动顺手而为地,用了一次所谓的‘炽天使’来掩饰身份做事,不想被人冒用这个称号,而且用得比自己还要溜。

    “查,给我仔仔细细地查,胖子吴,给我彻查所有的指纹、监控、房间里面一根头发丝都不要给我放过!”袁浩云站起来大声地叫道:“有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你妈的!”

    此时塚本大厦已经被警方用警戒胶带封楼隔离了起来。

    袁浩云不知道,现在还不是最郁闷的时候,等到塚本家族来人打开保险柜,发现保险柜里面的巨额财物被一扫而空,只剩下一张‘炽天使’占卜牌的时候,袁浩云差点没吐血,自己不但明里背锅,在暗里也被甩了这么大一锅,这锅被得还不能吭声,只能默默承受,袁浩云发誓,一定要揪出那个冒充自己占便宜的王八蛋。

    而此刻某个王八蛋正坐在自己舒适的宽大办公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吹着一曲没人听过的轻快口哨,悠哉地看着报纸。

    “boss你的茶!”李心儿休假回来,给徐一凡泡上一壶好茶,端着放到徐一凡的桌子前,看着自己的美女秘书兼助理,徐一凡时不时地喕上一口茶,心情更爽了。

    “呃——!”徐一凡看着报纸上报道的死人相片,这才知道自己当时随口一句话,竟然让李杰干死了跟自己有过很大过节的宫木太郎,只是这个家伙这么会跟塚本英二混在一起呢?徐一凡眼睛转了转,脑袋在高速转动了起来。

    方洁霞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纠结,要不要跟徐一凡解释一些东西,但是想到徐一凡的精明,解释就是掩饰,方洁霞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寄望于徐一凡没有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