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64章 锁不住我雄心壮志
    “李sir,国际刑警的这个案子,我觉得我们需要申请跟进。”朱华标拿着一叠资料走进李文斌的办公室报告道。

    李文斌皱眉拿起朱华标的递过来的资料。

    “是他?”李文斌抬头看着朱华标说道。

    “对!”朱华标点了点头。

    国际刑警摄像头拍到的其中一个抢劫国际刑警证物室的劫犯,正是朱华标的老相识,曾经因为另外一个案子被朱华标逮捕过的罪犯,后来这个家伙在送法院受审的时候被劫囚车走脱了,想不到这个时候在国际刑警出现。

    “这个案子牵扯到国际刑警,现在时机也不对头,国际刑警就是一个大泥坑,还是算了吧!当没发生过。”李文斌揉了揉眉心,驳回朱华标的建议,李鹰带领反黑组在防恐怖袭击案件中表现出色,再加上李鹰在行动中双脚中枪光荣受伤,被警队高层注意到大加赞扬英勇无畏,据说,李鹰出院之日就是升迁总督察之时,而湾仔警署的总督察之位只剩下一个,这种关键时刻,李文斌希望能尽力挽回些什么,不想出乱子。

    “不是吧!李sir!”朱华标不忿地叫道:“当没事发生。”

    李文斌严厉地点了点头,这时候办公室正好有电话接入,朱华标还待再说,李文斌已经挥手让他出去了。

    朱华标手上拿着一叠资料越想越不顺,这么好的机会,李sir为什么不让自己调查呢,就算李sir自己不想分心这个案子,也大可让自己负责呀,朱华标现在只是一个小组长,没有李文斌的那种大局感,自然也就体会不了李文斌的处境,职位低的人比较单纯,一心只求多破案立功,哪里能体会上位者的复杂用心,职位越高,考虑的问题便越深远。

    “休看我、戴铁镣、锁铁链,锁住我的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一个平头男靠在电梯里面唱大戏一样唱道,这个家伙虽然双手被拷上手铐,有两名重案组警员押送着,那脸上得意的表情却不像是被拘捕的罪犯,反而像回到自己主场一样洒脱自在。

    “听不明白吧!小朋友!”平头男歪着脑袋看着一脸黝黑的朱华标笑道。

    “手戴手铐还雄心壮志,让我别小看你是吧!”朱华标叫道,突然一拳打向平头男的小腹,平头男手被铐着无法闪避,再加上没想到朱华标一言不合就出手,被结结实实地一拳打中,脸色变了一下,嘴上却没有哼一声疼痛,硬着忍着疼痛眼睛直瞪着朱华标。

    “天——!”朱华标学着平头男的唱戏语气哂笑了一声,这种刺头他见多了,狠狠修理一顿也就老实了,他才不把这种家伙放在眼里,电梯到了重案组楼层。

    “以后别犯在我手里,不然看你怎么飞天!”朱华标撂下一句话便走了出去,当时的他却没有想到,这个平头男竟是一个厉害角色,不仅杀警逃逸,而且还带人杀上国际刑警办公楼,劫走了九千万美金的赃款,引起整个港岛震动。

    朱华标站在李文斌的门口,想起了跟平头男的第一次相遇场景,脸上的表情变幻着,想了很久再次推门进入李文斌的办公室,五分钟之后,朱华标又一脸灰败之色地走了出来。

    三分钟之后。

    “需要什么支援?”徐一凡旋转着手上的钢笔,双眼盯着朱华标问道:“还有,这事你们重案组的头知道吗?”

    “不用什么支援,我只需要带着自己小组的警员加入调查就行了。”朱华标赶紧欣喜地答道,听到徐一凡问李文斌,朱华标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说道:“这事跟李sir打过报告,李sir,呃——!李sir暂时拿不定主意。”

    徐一凡在李心儿言传身教的熏陶下,早就成为一个察言观色的老司机,从朱华标支支吾吾的语态中,就知道李文斌是不支持这事的,虽然徐一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行了,下去忙吧!我会让行政小组的警员跟国际刑警沟通,加一组人手过去一同查案倒是问题不大,你去找肖潇商量,寻找一个合理介入案件的理由。”徐一凡挥手叫道:“至于李sir那里,我会让人去解释的。”

    朱华标听到徐一凡善解人意的安排,兴奋地立正敬礼大声地叫道:“yes!sir!thank sir!”

    打发朱华标去查这个案子对徐一凡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这家伙倒也不指望朱华标一定能立什么大功,尽力就好!

    朱华标开始介入调查国际刑警被劫案件,这伙案件的罪犯却是躲藏在湾仔区的一处旧区民房中,他们钱是已经劫到手了,不是不想尽快离开,而是湾仔警署被恐怖袭击之后,徐一凡亲自签发启动辖区内一级应急机制,频繁调动全区警力做事,湾仔开始戒严,这些劫犯根本就出不了湾仔,只能窝藏在住处,等过了这段风头再找路子离开港岛,现在只怕一出门就被人举报了。

    “现在的条子真他妈能吹,我就不信这个所谓的神奇警司这么厉害,吹牛b谁他妈不会。”一个板寸头的矮个子男把手中的杂志扔在桌子上骂骂咧咧道。

    围着桌子坐着的有四名男子,其中一名便是朱华标见过的平头男,平头男没有说什么,捡起板寸头扔在桌子上的杂志看了一下,上面的封面头条上豁然是徐一凡一脸淡定微笑的相片,警方为了宣扬警队的办案能力,本来就把案件粉饰了一番,新闻媒体倒也基本中正,但是落到这些追求销量的杂志社手里,那就不管了,极尽夸张手法,把好好的一场反恐怖袭击案件描述得像玄幻小说,徐一凡比猪哥亮还叼,几乎到了撒豆成兵的境界,难怪板寸男看不下去,这简直是侮辱人家恐怖分子智商嘛。

    “嗤——!”平头男嗤笑了一声,把手中的杂志扔到了身后的垃圾桶里面。

    “小鸟,联系好船了没有!”平头男似乎是这一伙人的领头,转头对身边的长发男问道。

    “水路恐怕走不通,除非先偷渡东南亚再转机回美国。”长发男说着拿出一张地图,打了一个手势,让另外两名劫匪扫干净桌子上的饮料、饼干、瓜子,把地图平铺在桌子上说道。

    “教授,我的目标是这里。”长发男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红点说道:“大家都知道港岛有一个启德机场,但是在石岗这里也有一个小型的军用机场,这个机场虽然停用很久了,但是最近又重新启动,九七快到了,英政府重新启动了这个机场来撤离那些英籍高管。”

    “这里是军区,我们怎么进得去?”刚刚的那个板寸头质疑道。

    “记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门是金钱敲不开的,这些英国佬,各个都在港岛捞够钱急着回祖家,肯定不介意再多发一笔横财,等上了机,再黑吃黑。”长发男指了指墙角的一堆美钞,向身旁的猥亵男说道:“只要你递出的票子足够,世界小姐的双腿都会为你张开。”

    猥亵男擦了一下口水笑了笑。

    徐一凡打发走朱华标之后,就取出一张白纸摊开在办公桌上,慢慢地缕着些什么。

    “塚本英二”、“李富贵”、“鳄佬”、“炽天使”、“复仇基金”、“杀手o”

    徐一凡在白纸上慢慢地写上这些关键的要点。

    “李富贵、鳄佬不等于炽天使。”徐一凡把李富贵和鳄佬画成一个圈,然后在炽天使中间打了一个不等号。

    “哦!对了,还有一个宫木太郎,这个家伙出现在塚本英二的办公室,肯定有问题。”徐一凡想着又在白纸上写上了宫木太郎的名字,并且在宫木太郎和塚本英二之间连了一条线。

    徐一凡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突然一双清凉的柔软小手出现在徐一凡的额头上,徐一凡笑了笑,知道是李心儿,不知道是不是日久生情还是别的什么,徐一凡跟李心儿的关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破了简单的上司与下属关系,甚至超越了普通好友,有点类似于女人蓝颜知己的那种关系,两人都是聪明人,徐一凡有时候的一些诡计很难瞒过李心儿,平时交流也是一点便互相会意,只是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去戳破这层关系。

    “案子不是结束了吗?怎么还这么烦?”李心儿一边揉按着徐一凡的额头两侧,一边引导地问道,她不仅是徐一凡的秘书,还是徐一凡的私人心理治疗师,记得在读大学的时候,她曾经跟导师说过,绝对不会爱上自己的病人,但是随着对徐一凡的了解加深,不可否认她对徐一凡有过悸动。

    “结束?”徐一凡哼了一声:“结束我就不会这么烦了。”

    徐一凡喃喃着又在白纸上写上一个名字。

    “方洁霞。”

    徐一凡想了想又在方洁霞名字后面括弧写上一个重量级的名字:方明珠。

    站在徐一凡身后的李心儿看到徐一凡写在桌子上的名字,芳心震了一下,作为一个出色的心理专家,她差不多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徐一凡的人,某些方面甚至比徐一凡本人还要了解他自己,心里不由地替徐一凡担心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不自觉间便重了一下。

    徐一凡立刻感觉到了李心儿手上的力道,猜想到李心儿不小心看到了桌子上面的内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平淡地道:“有些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不用放在心上,我只是无根据地猜测而已。”

    “嗯——!”李心儿微笑道。

    “中午吃什么,我请!”徐一凡不想在这上面多做纠缠,转了一个话题笑道:“庆祝我们的美女秘书休假归来。”这家伙嘴上说着,手上已经不留痕迹地收起了桌子上的纸。

    李心儿也不拆穿徐一凡,摇头笑道:“跟你说多少次了,我是心理治疗师,文秘只是兼职,还是我请你吧!我知道新开了一家意大利餐馆,免得你又请我快餐,算是庆祝你又立大功。”

    “了然,你请客、我买单!”徐一凡鄙视道。

    “嘻嘻!”李心儿笑道:“你明白就好,不用说出来,人艰不拆啦!小女子这一点点微薄薪水,可请不起你这个大警司。”

    重案组。

    李文斌听说朱华标越过自己,直接向徐一凡请示自己的行动申请,而徐一凡也批准了朱华标的行动,李文斌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想到朱华标毕竟是重案组的人,他立功了重案组与有荣焉,闯祸了有徐一凡担着,似乎对自己有利无害,也就没有把朱华标叫进来批一顿。

    李文斌现在没有精力分心朱华标的案子,这个家伙现在处心积虑地在谋划一个大案子,一个所有人都暂时忽略了的大案子。

    ‘炽天使’。

    塚本英二势力以及‘复仇基金’吸引来的杀手集团虽然已经全军覆没,但是,‘炽天使’还没有归案,如果说徐一凡的此次几近完美的反恐怖袭击案件还有一丝瑕疵的话,那就是‘炽天使’没有落网,李文斌甚至隐隐地感觉‘炽天使’才是最大的赢家,利用警方跟塚本英二互掐,现在塚本英二也死了,众多杀手集团也瓦解了,‘复仇基金’更是烟消云散了。

    李文斌依然固执地认为,李富贵和鳄佬幕后的那个boss便是真的的‘炽天使’,即使不是‘炽天使’本人,那也跟‘炽天使’的关系很密切,自己如果能破了这个案子,把‘炽天使’拘捕归案,一定能超过李鹰在反恐怖袭击案件中的功劳,所以,反恐怖袭击案件结束了,鳄佬和李富贵依然被李文斌关押在重案组的拘留室。

    “鳄哥,现在怎么办?”李富贵着急地问道:“昨夜我一晚上没睡觉,听到有警察说塚本英二已经被‘炽天使’杀了,复仇基金的悬赏也自动解除了。”

    “你说什么?”鳄佬听到李富贵的话从地板上蹦跳了起来,这家伙激动地拉着李富贵的衣领,看着李富贵的眼睛兴奋地叫道:“你刚刚说什么?塚本家族的‘复仇基金’已经解散了,也就是没有杀手要杀‘炽天使’了。”

    “太好了!”鳄佬激动地搓着双手,在空荡荡的拘留室里面转着圈子走来走去,走了几圈之后,鳄佬又停下来看着李富贵问道:“你这消息准不准确的。”

    这时候岳琪琪又来探望鳄佬,岳琪琪在外面消息比较灵通,鳄佬赶紧问岳琪琪什么情况,得知‘复仇基金’真的没有了,鳄佬激动地抱着李富贵猛亲。

    ‘复仇基金’流产,也就是说没有杀手再会来杀他了,这个家伙经常接散单,给不同的枪手接活干抽佣金,非常清楚所有的杀手杀人都是为了钱的,没有了钱,鬼才愿意为你杀人,自己安全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鳄佬赶紧对岳琪琪说道:“宝贝女儿,你快去跟警方说,我要坦白,我要自首,我跟炽天使一毛线关系都没有。”

    “鳄哥,塚本英二死了,‘复仇基金’的悬赏也没有了,那我们还怎么赚钱,还有,boss可是交了几百万的担保金?”李富贵也着急了,从鳄佬的背后拉了鳄佬一下问道。

    “‘复仇基金’没了才好,什么boss,什么担保金,关我屁事,要不是为了避祸,老子会跟你们套近乎,放手,我可不认识你们这些大陆灿。”危机彻底解除,鳄佬立刻翻脸不认谁,拍开李富贵的手掌寒着脸叫道。

    李富贵愣住了,他想不明白鳄佬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李文斌听到汇报鳄佬要自首坦白一切,赶紧站起冲出办公室,亲自提审鳄佬,结果可想而知,鳄佬坦白的一切毫无价值,鳄佬把跟凌祖儿说的东西又跟李文斌说了一遍,李文斌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鳄佬虽然不是‘炽天使’,但是对‘炽天使’的了解绝对不会像现在表现出的这样无知。

    “那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不是‘炽天使’,那么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跟‘炽天使’的一系列案件没有关系呢?”李文斌威逼道。

    “这还不简单,‘炽天使’干掉了塚本英二,那天晚上我被你们关在警署,对了,还是你把我拷在顶楼的栏杆上的,我又不会分身。”鳄佬摊手说道。

    李文斌皱了皱眉。

    “那你们背后的那个神秘的boss呢?我需要这个人的所有详细资料。”李文斌看着鳄佬的眼睛问道。

    “呃——!”鳄佬愣了一下:“这个..这个我还真不是很清楚。”鳄佬的声音有些迟疑,他这时候认真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对凌祖儿真的一无所知。

    鳄佬转头看向李富贵,李富贵莫名地看着鳄佬,又转头看了看李文斌,摊开双手,一付无辜的样子,李富贵更加不了解凌祖儿的身份信息。

    李文斌眉头皱得更深了,如果眼前的这两个家伙没有说谎的话,那么,那名隐藏在幕后的boss还真够神秘的。

    是‘炽天使’?

    还是‘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