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65章 修生养息
    徐一凡回到家里的时候,房间打扫地非常干净,秦熙蕾可能真的很有整理房间的天份,仙蒂那个喜欢乱扔东西的小迷糊杂乱的房间,都被秦熙蕾整理得齐齐整整,书柜、毛绒玩具、录音带都摆放得井井有条,站在仙蒂的门口,徐一凡还是第一次看到仙蒂的房间这么整齐过,抓了抓眉头,突然有些想这个捣蛋的小迷糊了,不知道在澳洲是不是也一样给她爸妈捣乱。

    “回来啦!”

    徐一凡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徐一凡不用回头就知道是秦熙蕾,莎莲娜在夏威夷,仙蒂在澳洲,这偌大的别墅里只有秦熙蕾一个人在。

    “嗯!给你打包了点好吃的。”徐一凡转头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笑道。

    秦熙蕾做什么都还行,就是不会做饭,徐一凡吃过一次之后,就发誓绝对不让这女人再靠近厨房。

    “是什么好吃的?”秦熙蕾开心地从楼梯走下大厅,这个女人虽然不会煮食,但是却非常喜欢吃,胃口开巨好,不吃宵夜是睡不着的,关键是她还吃不胖,莎莲娜也喜欢吃,但是吃多一点就容易发胖,所以再喜欢吃的美食都只能浅尝即止,如果被她知道有人再怎么大快朵颐都吃不胖,肯定羡慕死她。

    “你自己看!”徐一凡笑着把宵夜放在茶几上,自顾自地躺下沙发,闭上眼睛舒坦地伸了一个懒腰。

    自从反恐怖袭击案件结束后,徐一凡着实休闲了一段时间,朱华标要查国际刑警的账款抢劫案,徐一凡批准了,还跟国际刑警打了招呼,让朱华标带一小队重案组与国际刑警同步调查,如果是其他的上司可能会非常反感朱华标这种做事不会做人的愣头青,但是徐一凡反而愿意自己的手下多一些这种做实事的中坚分子,像刘商,这个老家伙会做人,警署上下没人不说这家伙是老好人,连徐一凡几次想逼走他,让周星星尽快上位都找不到借口,只能拖到老家伙退休,周星星现在总算上外,可是刘商这种人却做不了实事。

    朱华标的人际关系虽然很差,但是却也有三五个臭味相投的家伙一起查案,倒也不用徐一凡担心,徐一凡就当放养一样把这队人放出去。

    至于李文斌,李文斌坚持自己的判断,依然在查‘炽天使’的案子,这家伙甚至还拜托徐一凡联系了袁浩云一起侦查,毕竟这个案子一开始就是中区的,袁浩云说不定有更加全面的情报,可惜,袁浩云直接就拒绝了李文斌,开玩笑,你要查我,我还要给你提供资料,袁浩云要不是看在徐一凡的面上,直接就叫李文斌滚蛋了。

    李文斌最终还是释放了鳄佬跟李富贵,这倒不是李文斌放弃追杀‘炽天使’案件,而是继续拘留鳄佬和李富贵也没有用处,不如假意释放这两个家伙,再暗中跟踪,看能不能引出真正的‘炽天使’,为此,李文斌还绞尽脑汁想了一系列后续的应对行动策划,确保‘炽天使’一出现,就能一击即中。当然,岳琪琪并不知道这事,她还以为是自己求徐一凡帮忙起到了用处,非要请徐一凡吃饭表示感激,所以,徐一凡才这么晚回来。

    李文斌、朱华标抽掉了两个小组去做事,现在的重案组是李魁在维持着日常运转。

    反黑组这边。

    李鹰这个反黑组最大的领头人现在还躺在医院,医生说,李鹰这次很麻烦,这个家伙被子弹打中双腿,其中一个子弹压迫住什么运动神经,反正就是有变跛鹰的风险,医院现在都没敢动手术,幸好珍妮跟着莎莲娜做事,现在也是小富婆一个,不吝砸钱从国外请了一个医界大咖,现在手术已经完成,李鹰还得在病床上躺半个月以上恢复,短时间内没本法给徐一凡捣乱了。

    周星星。

    周星星其实本人并不算惹是生非的家伙,只是他本人比较倒霉罢了,一直没找对门路,如果没人非常、非常惹他,周星星相反还是非常克制的一个人,一心只想努力表现、升官发财,现在反黑组一把手李鹰受伤住院,周星星便表演得异常积极,每天一大早就警装整齐地第一个来警署上班,下班后又是水果又是花地去探望李鹰,搞得珍妮直夸李鹰有一个好下属。

    邱子龙。

    这个家伙是徐一凡手下最纯粹的一个警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警察抓贼,可是他自己又是一个实战的行动派,不懂得策划,现在李鹰躺医院了,最顶头大佬徐一凡又没有什么事安排他做,这家伙便也闲了下来,邱子龙有心去道上查一些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小案,可是湾仔的小混混都认识他,本来就安分守规矩地做事,一看到邱子龙这个暴力狂来了,更是肃然,连敞开的衣领都不自觉地扣上了最后一颗扣子,搞得邱子龙想揍人都不太好意思下手。

    至于徐一凡本人是不是真的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悠闲,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或许还有李心儿和肖潇知道。

    徐一凡表面无所事事地发闲,实际却并不悠闲,这个家伙要查方洁霞和方明珠自然不会傻缺到大张旗鼓地查,这事能多悄悄就多悄悄,徐一凡甚至都没有跟肖潇说清楚自己目的,只旁敲侧击地用其他理由让肖潇找资料,至于肖潇会不会领悟到什么,徐一凡就不知道了,但是李心儿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只是李心儿的嘴巴很密,知道什么也不会乱说话,一个职业心理专家这点保密素养还是有的。

    徐一凡摇晃了一下脑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秦熙蕾正吃得欢快,抬头看着徐一凡笑眯眯地问要不要一起,徐一凡摇了摇头,秦熙蕾也乐得一个人吃独食。

    “唔唔——!浴缸我已经放了热水,快去洗澡吧!当心水凉了!”看到徐一凡上楼,秦熙蕾赶紧说道。

    “好!谢谢!”

    徐一凡抓了抓脑袋,秦熙蕾干保姆还真干上瘾了,书店被炸的事,政府已经赔了一笔钱秦熙蕾,可是也没见秦熙蕾去整理店面重新开张,徐一凡很少管自己女人事业的,也不问秦熙蕾有什么想法。

    徐一凡躺在宽大的浴缸里面,泡着热水澡,表情却很是阴森,即使肖潇只查到一点蛛丝马迹,但是徐一凡依然能从中判断出,反恐怖袭击案件跟方洁霞、方明珠脱不了关系,至少方洁霞有很大嫌疑,不然太巧合。

    徐一凡捧起一把热水使劲地挫了一把脸,他已经让肖潇停止了调查,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讲利弊,这件事,查清楚了对徐一凡自己也是有弊无利,方家在港岛政府的力量,李智龙以前暗示过徐一凡一次,要动方洁霞,牵扯的层面太广,这一次徐一凡只能忍下,但是这个家伙却是会记下方洁霞这一次。

    ……

    夜半,徐一凡突然睁开眼睛,慢慢地把手抽出秦熙蕾的枕下,走出了房间。

    “最近有没有什么新情报!”面具‘v’站在凌祖儿的阳台仰头看着星空问道:“对了,‘炽天使’的事情查得怎么样?有没有新的进展。”

    凌祖儿已经习惯了面具‘v’三更半夜的神出鬼没,也不忌讳在面具‘v’面前羞涩,一身非常性感的通透连衣睡裙钻出来被窝,揉了揉惺忪睡眼。

    “明确的证据没有,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炽天使’应该是警察内部的人,而且可能会是中高层,他可能是情报部门、也可能是行动组的,熟悉塚本大厦的地形。”凌祖儿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一边说着还一边打开一个抽屉,拿出自己调查的一叠资料递给面具‘v’,然后伸了一个美丽性感的懒腰,妙曼的身材在台灯的透射下若隐若现。

    面具‘v’心中一动,所谓的‘炽天使’是警察内部的人,会是谁呢?有这种本事的家伙。

    面具‘v’顺手接过凌祖儿资料,一边查看着、一边迅速转动脑筋。

    “对了,有一个有趣的消息,上一次不是有一批劫匪洗劫了国际刑警的档案证物室吗?新闻报道劫匪抢走了九千万美金,我有情报,这伙人现在隐匿在湾仔妈祖庙附近。”凌祖儿突然咯咯笑道。

    面具‘v’皱了皱眉,斥道:“不关你的事少插手添乱,你不是消息灵通吗?知不知道你上次插手岳鲁和李富贵的事现在什么情况?”

    “知道!”凌祖儿低头小声地说道:“鳄佬和李富贵那个傻子已经被警方放出了,不过我也被湾仔重案组盯上了,有一个叫李文斌的督察正在全力调查我,哼!他们故意放出鳄佬和李富贵,想引我现身,我才不会那么傻。”

    面具‘v’想不到凌祖儿竟然知道这事,原本他今晚过来是想提醒一下这个女人的,想不到她竟早已知道。

    “你刚刚特意提了一下洗劫国际刑警赃款那帮劫匪,你钱花完了?”徐一凡看着凌祖儿的表情,突然想到些什么,开口问道。

    凌祖儿这时才忸怩野看着自己的脚尖,凌祖儿的腿很白,脚趾也很好看,一颗一颗像晶莹的贝壳一样,她钱早就花完了,搞情报本来就很烧钱,面具‘v’给的经费原本就不多,再加上凌祖儿是遥控摄取情报,更加需要花钱雇佣大量的线人,而且凌祖儿为了保护自己身份,还要多雇佣线人和线人联系,用针来隔开自己,不然她本人根本就出门,哪来那么多情报。

    凌祖儿喜欢面具‘v’,怕面具‘v’看低自己,不好意思跟面具‘v’开口拿钱,所以一直都在留意来钱的门道,那伙洗劫国际刑警赃款的劫匪正好被凌祖儿挑中,如果面具‘v’亲自出手,再加上自己的情报,那么这笔赃款……

    面具‘v’一看凌祖儿的表情和姿态就知道自己猜中了,这女人没钱了。

    “那些是赃款,给你拿到你有办法使用吗?”面具‘v’没好气地骂道。

    “这有什么难的?”凌祖儿瞪着眼睛叫道:“黑市上半价销账,怎么也得有四五千万剩下的,我找到门路了。”

    面具‘v’愕然,这你都有路子,想当年凌祖儿多么单纯的一个妹子,现在都被自己调教坏成什么样了,一时间心情竟然有些复杂,不过九千万美金赃款洗完钱,只剩下一半,这他妈也太坑了。

    面具‘v’却不明白,能拿回一半,凌祖儿就已经非常、非常厉害了,道上的行规,一般洗黑钱都是七三开的,不是你七哦!是人家七,你三,不然,丁瑶现在为什么别的黑道生意都不插手,唯独热衷于用赌厅生意帮别人洗黑钱,因为这玩意的利润实在太大了。

    “股票、债券那些你会不会变现?”面具‘v’说道。

    “这个我要查下,不过难度可能很大。”凌祖儿皱眉道。

    面具‘v’不想谈这些,摇了摇手。

    “要多少钱,留个安全账户我,我明天给你转入。”对于花钱,面具‘v’毫不犹豫。

    凌祖儿不知道面具‘v’一贯都是这么大方,看到面具‘v’这么大方,灵光一闪突然叫道:“我知道了,警方联合塚本家族的人,撬开了塚本英二的保险柜,里面大量的股票、债券和一亿复仇基金不翼而飞,天哪,这竟然是你的手笔。”

    面具‘v’愣了一下,我都在里面放了一张‘炽天使’牌显示身份了,你还能猜到我身上。

    “啵——!”凌祖儿一看面具‘v’愣住就知道自己猜对,忍不住抱住面具‘v’的脖子,激动地在面具‘v’的面具上狠亲了一口。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听线人回报说,保险柜里面的一亿复仇基金是现钞,你是怎么做到的,天哪,竟然敢分几次搬走,真是太帅了!啵!”凌祖儿说着又忍不住在面具‘v’的脖子上留下一个咖喱鸡。

    面具‘v’回过神来,把凌祖儿推开,一边揉着脖子,一边瞪了这个激动的女人一眼。

    “我早就在想杀塚本英二的可能是炽天使,可是搬空塚本英二保险柜不像是他的风格呀,现在看来,这一切都解释得通了,boss,你真是太牛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让‘炽天使’跟塚本英二火拼,自己再收渔人之利,拿走那一亿的复仇基金,boss,我真是爱死你了,我还以为我交的三百万保证金打水漂了呢,现在已经大大地赚回来了。”凌祖儿兴奋地叨叨着。

    面具‘v’懒得跟她解释,出力的那个也是自己。